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带血的善款不是为恶的特权

 

关于王箐女士与其他三个女孩子受到吴宏达未遂性侵和性骚扰的消息,令我感到极度震惊!

王箐女士的丈夫,是当初89学潮西安的学生领袖杨海先生,而受到吴宏达性骚扰的女孩子的父亲,一个是已经离世的大陆民主先行者、民主党组党先驱,一个是仍在极权统治着监狱的民主志士。

严格的说,王箐女士12年带着孩子们逃离大陆,前往美国,可以说是受到托孤重任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初到美国又肩挑托孤重任的妇女,为了保护好自己要监护的女孩子是多么的艰难和担负着多么重的压力。因为,那些女孩子不仅没有受到家庭宠爱幸福环境,更多的是因为父辈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付出牺牲和自由的同时,也牺牲了家庭的完整和幸福。可以说,这些女孩子更需要我们大家关心爱护,以安抚她们幼小心灵曾经所受到的伤害。

但是,吴宏达利用自己掌控的人权基金做了什么呢?他不仅仅是以救主的姿态发放那些带血的善款,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他利用那些善款当成了可以随意凌辱妇女和幼女的权利。

我个人完全相信,王箐女士的证词,虽然,从法律上而言。吴宏达现在不能定义成为罪犯,但是,至少,在这个事情上,我们需要,并且必须追查一个真相。———成斌麟
 

 

“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公告005号

——向王菁女士的慰问致敬信及对吴弘达丑恶行径的公开谴责案

 

我们——“中国政治犯关注” (China Political Prisoner Concern) ,简称CPPC,是由一批中国大陆人权捍卫者和海外义工组成的人权机构。其服务宗旨是:争取中国大陆每一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都获得自由,关注所有中国政治犯、良心犯、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其亲属的艰难生存境遇。

自2014年2月1日建立以来,截止2015年2月22日,我们已经整理了上千万字的资料,发布了231名中国大陆政治犯共计50万字的简历和上千幅照片。

看到王菁女士发给我们的公开信后,我们深感震惊和愤怒!

王菁女士在大陆时,我们中的许多义工与她有过交往,深知她是一位极其温柔、善良和富有正义感的女人。而今天我们才知道,她为了救助已故中国民主党创党元老的遗孤、大陆著名政治犯子女默默付出了如此巨大的辛劳、努力和牺牲,而同时,又遭受了吴弘达如此邪恶的逼迫,与王菁女士相比,我们为中国政治犯所做的工作真的不及其贡献的万一!

在此,CPPC全体国内志愿者和义工向王菁女士表达最崇高的敬意和感激,对其在看护中国政治犯子女时所遭受的逼迫表达最诚挚的慰问。对其公开信所有诉求予以全面的支持!

同时,CPPC全体国内志愿者和义工对吴弘达的丑恶行径予以最严厉的公开谴责!

吴弘达的丑恶行径哪里仅仅是对王菁女士和她所看护女儿们的欺辱,这分明是对那些为中国自由民主事业奉献了生命的先贤烈士的欺辱;这分明是对所有为中国自由民主事业仍身陷囹圄的政治犯得欺辱;这分明是对我们所有的仍在大陆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的民运人士的欺辱!

吴弘达近些年来一直丑闻不断,我们当时甚至倾向认为是中共给其泼污水或内部利益争斗所致,但今日看来,吴弘达的确是一个内心极其邪恶、人格极其卑劣、手段极其阴险,口称善身行恶的无耻之徒,是必须受到法律和道义严惩的奸恶小人!

吴弘达的丑恶行径绝不仅仅是对大陆民运人士的欺凌,更是对海外民运事业和声誉的肆无忌惮、凌辱和破坏!

在此,我们——CPPC全体国内志愿者和义工,呼吁所有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海外民运人士,都站出来以各种方式对吴弘达的恶行予以公开谴责,对王菁女士及其养护的孩子给以最有利、及时的保护与帮助,绝不能再让王菁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女孩子去独自面对和承受这一切!

在此,我们——CPPC全体国内志愿者和义工,呼吁所有有正义感和责任感的海外民运人士,动用自己的一切有利资源向雅虎董事会、美国国会转交王菁女士的公开信,引起他们的足够重视,立即展开对吴弘达恶行的调查和听证,终止其对雅虎人权基金会的控制,从而铲除其能够有恃无恐作恶的基础。

最后,我们再一次向王菁女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再一次对吴弘达予以最强烈的公开谴责!

“中国政治犯关注”(CPPC)

2015年03月03日





(附):王菁女士发来的公开谴责信

 

就吴弘达利用其对雅虎人权基金/劳改基金的控制权欺辱、性侵大陆民运人士妻女的事件而致美国国会、雅虎董事会、各妇女儿童人权保护组织及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公开信

美国国会、雅虎董事会、各妇女儿童人权保护组织及海内外民运人士:

(因本公开信会涉及个人隐私,基于保护儿童权益,本公开信将隐匿所涉及人员的姓名,而相关证据只会提供给各相关的法律、政府和人权机构。文中我将我所监护的两个孩子称为小甲和小丙,我的女儿称为小乙)

我是王菁。是中国大陆民运人士杨海的妻子,是中国大陆两位著名民运人士女儿在美国的合法监护人。

在此,我向你们,就吴弘达利用其对雅虎人权基金/劳改基金的控制权欺辱、性侵大陆民运人士妻女的丑恶行径进行公开的指控。(注:雅虎人权基金责成劳改基金会对两位大陆民主异议人士之女小甲、小丙予以援助,而吴弘达是劳改基金会的最主要负责人)

我丈夫杨海目前在中国大陆西安。是八九学生,原青岛海洋大学(现中国海洋大学)86级环境生态专业学生。因1989年组织青岛学运、青岛高校自治会,1990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并开除学籍。随后20多年,我丈夫一直坚持在国内从事民主维权事业。我丈夫和现在我所监护的两个孩子的父亲是朋友和战友。这两个孩子的父亲,现在一个身陷囹圄,一个已经离世。

我携女儿小乙于2012年5月底前往美国,现住在美国东部。小甲、小丙现在也在我处生活、学习,我得到她们父母的委托授权,是她们在美国的唯一合法监护人。小甲是2013年2月1日来到我处,小丙是2014年8月28日来到我处。现在我监护着我女儿小乙、小甲和小丙。小甲、小乙目前是17岁,小丙目前是16岁,她们在我的监护和照顾下生活都很快乐,学习也都优秀。

2013年4月,我丈夫曾去信吴弘达希望给予小甲援助,他随后答应。2013年6月—7月,吴弘达就连续不断拨打电话邀请我带孩子去东部,当时他说如果我搬到那边去住,就可以在经济上得到他更多照顾。当时我丈夫不让我去,因为在三藩市我和孩子们的各项申请已都办妥,尤其是我身患疾病,已申请到了当地的免费医疗(医疗白卡)。

但是吴弘达一直电话不断,说他在国会有很高知名度和人气,给我和孩子们许诺了一些很好的条件,诸如我的租住地、工作、医疗申请等等都不成问题,包由他帮忙,最后他说在他那边还有一位六四伤残者的女儿小丁也需要我照顾。考虑到小丁也是六四受难者的孩子,需要照顾,我就同意了,并带孩子们去东部。

2013年8月8日,我就带着俩孩子来到美国东岸,而几乎与此同时吴弘达却又将小丁送回三藩市,这样原本许诺的援助条件一下子缩减一半,这令我十分纳闷和不解,但是我没有和他计较。2013年9月始,吴弘达劳改基金会开始给小甲每月800美元援助。

但是万没料到,吴弘达品德极其卑劣,竟然欺负我不熟悉英语、在美国东部人生地不熟、一个女人带着俩女孩子的弱势,在我初来乍到东部一个月之际,对我施行了严重的性侵害,我对他的好感顿时化作厌恶和憎恨。

2013年9月9日清晨7点许,小甲、小乙上学刚走约半个小时,吴弘达就突然打电话来,问孩子们上学去了没,我说走了;他就说,那你在家等着,我马上就过来,有要事商量。因当时我对其不良居心毫无戒备,所以他来之后我还很善意热情地接待他,却未料他趁我不备很快即对我进行了严重的、无耻的、下流的、令人作呕的性侵犯。在我的激烈反抗下,在上帝的拯救下,吴弘达最终未能完成对我的强奸,灰溜溜地离开我的住所。

但此事当即给我心理造成极大的伤害和压力,令我倍感耻辱、恐惧和焦虑,随后旧病复发,吐血不止,住进了医院并做手术。术后,肝腹水导致我肚大如鼓,身体极度虚弱,行动都很艰难,几乎无法行走,令我痛苦不堪。当时,我甚至认为自己的生命马上就会终止,极其后悔来到东部。当时我在想,假如我死了,我的女儿和小甲该怎么办?我要活下去!

要感谢仁慈的上帝!在家人和美国教会的关心、爱护和支援下,我度过了我生命中最艰难黑暗的时期。那个时期的痛苦与艰难,历历在目,恍如昨天。

由于吴弘达那次对我的性侵害最终未能得逞,加之我吐血住院,他随后行为上收敛了许多,每月来送小甲的支票,通常坐上大半个小时就走了。我以为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过,此事就此打住,我没有向他人提起。但是,从那时起,我就对吴弘达一直存在着高度戒备的心理,不能再让他对我有丝毫伤害,而对孩子们的保护我更是无微不至。

2014年4月,浙江民运人士为已故著名民运人士之女小丙的事情,联名写信请求吴弘达给予资助和帮助出国留学。他一开始回信答应了,并亲自致信小丙说:“收到所有的来信,我们做了两次全体会议讨论,目前的结论如下:1、你不是成年人,不是大学生,你是未成年人;2、我们可以按排经费,至少$25,000一年;3、我们可以找到学校;4、按美国法律你必须有法定的经济,安全,医疗的人担保;5、按美国法律你必须有法定监护人。”

但是答应之后,吴弘达就没有任何消息。最后,小丙是国内民运人士通过相关朋友的协助,至8月底才来到我处的。2014年9月,吴弘达劳改基金会开始给予小丙每月700美元的援助。

而到2015年1月15日,吴弘达发来email,称从2015年1月起正式终止对此两位孩子小甲、小丙的援助。在我监护期间,吴弘达给小甲援助的时间为2013年9月—2014年12月,给小丙援助时间为2014年9月—2014年12月。

现在,有一个问题或许大家都要问:吴弘达为什么要突然停止对两个孩子的援助呢?

此事的导火索起因于2014年12月20日11点许,他打电话要求独自带小丙去他家被我断然拒绝所致。而之所以被我断然拒绝,是因为自2013年8月我们搬到美国东部以来,吴弘达除对我曾构成过性侵害外,也多次对受我监护照顾的三个女孩多次出现猥亵举动和性骚扰行为。其居心不良我已明显察觉,我对他对孩子的不良动向已十分警惕。

吴弘达常见而明显的不良行为如下:

(因涉及孩子隐私,我只能概要说明,具体证辞在我及仨孩子给法院的证词中!)
1、在三女孩不愿意的前提下,执意闯入闺房,查看挂有内衣内裤等隐私类物件的衣橱等处。

2、趁机摸三女孩的脸和屁股。

3、趁三女孩午睡时闯入闺房,强行揭其被子看等等。

4、执意要独自带三女孩出去吃饭或玩耍,且坚决不让我同去。

5、2014年感恩节期间(11月28日)带孩子出去玩时,坚决不让我跟随、拒绝告诉我和孩子要去的地点、要玩的内容及返回的时间,而且,在游玩途中故意吓唬三女孩,在返程途中刻意让车兜圈子,延迟回家时间,直至天黑。

6、带我们到他家里吃饭时,要求女孩们喝酒(美国法律规定,21岁之前不得喝酒),遭到我的制止和三女孩自觉的抵制;强行要求我们四人在他一个人住的新家里过夜,而与此同时,他家的洗浴间、厕所均无法锁上,甚至连门都无法关紧;在遭到我坚决的反对下,他虽同意让我和小乙可以回家,但非要让小甲和小丙留宿陪他过夜,令小甲和小丙十分惊恐,直到我和孩子们都坚决要一起回家,吴弘达才送我和孩子们回家。

鉴于吴弘达以上多次、明显的不良行为和倾向,自2014年11月29日凌晨起,我已彻底决定:决不允许吴弘达在不经我同意或我不在场的前提下,单独带走任何一个我监护照顾下的女孩。但是,很快我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4年12月20日上午,吴弘达在明知我是小丙法定监护人的前提下,避开我连续给小丙打了三次电话,但是小丙都没接,并告诉了我。我就回电给吴弘达问打电话找孩子有什么事?吴弘达就说他要很快过来,带小丙到他住处去。我说,有什么事就请你到我家里说,或者我带着小丙过去谈。吴弘达执意说不行,他要单独带走小丙。当他说到这时,2013年9月9日吴弘达性侵犯我时,那一幕,那张淫荡、猥琐、卑鄙、下流的丑恶嘴脸一下子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就断然拒绝了他的这个要求。

我不允许吴弘达单独带小丙出去的决定,令他异常生气,大发雷霆。先是发email指责我,并威胁说不能让他随意带孩子出去就要停止援助,在遭到我坚持原则的回应后,吴弘达最后发信声明:已终止对小甲小丙两个孩子的继续援助。

对于吴弘达终止援助一事,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在小甲、小丙接受其资助的过程中,我和孩子们已对吴弘达的许多行径十分反感、厌恶和恶心,因此对他已有提防,我决不会因为他的援助而在原则问题上有一丝一毫的让步和妥协。

而对此事件,我正在采取进一步的法律行动。我的行动得到了我所在的美国教会以及许多朋友、律师的支持,对此我深表感激。

鉴于吴弘达诸多恶行以及对我和孩子们的侵害,在此我对吴弘达给予最强烈、最严厉的公开谴责!

吴弘达,一个在道德上极其堕落的伪者,竟然能够操控上千万美元的雅虎人权基金,并利用这一基金的控制权做了许多假公济私的坏事,这是美国社会各界都必须引起重视的事件!

最后,我,一个疾患缠身、远离故土家乡、远离我最挚爱的丈夫和父母亲人的女人,因蒙了上帝的恩典,而自觉自愿地借着微薄的力量,肩负着对三位中国著名政治民运人士之未成年子女的照顾和监护责任,而他们的父亲们无论如何都是这个时代里中国大陆民主事业中最杰出的英雄。

鉴于此,我做出如下六点呼吁:

一、我呼吁美国国会就此事件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同时,立即终止给予吴弘达及其劳改基金会的一切资助。

二、我呼吁雅虎董事会就此事件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同时,立即终止吴弘达对雅虎人权基金会的控制和影响。

三、我希望得到美国妇女儿童人权机构的帮助。

四、我希望并呼吁所有受过吴弘达伤害的人和了解他恶行的人,都和我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指证他,不能再让这个无耻邪恶的流氓为所欲为,伤害更多的人。

五、我希望海外民运各团体秉承自己的良知,拿出勇气,对吴弘达的恶行予以公开的谴责,不能让他再继续败坏海外民运的声誉。

六、我希望海内外所有民运团体及个人都来更多关注中国大陆政治犯及其未成年子女们的艰难生活境况,政治犯本人需要关注,他们的子女们同样需要关注,因为关注他们子女的真实生存困境,就等于关注和支持大陆政治犯本身。

最后,在此,我站出来,面对所有的公众、媒体和法庭,公开对吴弘达的恶行进行上述指控。如果国会或者雅虎董事会成立专门的调查委员会,我和我的女儿们愿意就此事件进行作证。

所有的证据都已准备完毕。我的20000字证言、孩子们的证词以及各种证据已经整理就绪。

作为基督徒,面对上帝,我起誓:以上陈述事实都是真实的!


王菁 2015年2月25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