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曹长青:以色列选举结果扇奥巴马一记耳光

 

今天结束的以色列议会选举,结果是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联合党”阵营胜选,标志这位现任总理将会继续组阁。这是65岁的内塔尼亚胡第四次出任总理(1996年当过一次,2009年出任,2013年连任)。如果今后四年他能做满总理任期,将执政13年,成为以色列历史上第二长时间的总理(仅次于当了14年总理的以色列建国之父本·古里安)。

这是内塔尼亚胡最艰难、也是最关键的一次选举,胜利结果不仅对他本人、对以色列的安全、对整个中东局势都意义重大。

这次虽是以色列自己内部的选举,但不仅美国和欧洲等都非常关注,而且几乎是奥巴马等左派们、以色列内部的左翼,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人政党等,联手进行的推翻内塔尼亚胡右翼政府的一次对决。

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利库德集团面对空前的挑战:在国内,有老对手左翼工党,还有曾从利库德集团分出去的前外长领导的一个党,上述这两党组成联盟,联手对付内塔尼亚胡。他们两党本来政见不同,但目标一致:结束内塔尼亚胡内阁。

这次以色列选举的投票率高达72%,比上次(2013)增加了4个百分点。有专家说,今后以色列选举难有这样高的投票率。就是因为这次左右两派都是空前动员。左翼工党们,用巴士车等,一车车运载当地的阿拉伯人去投票所。阿裔投票率空前高。

在国外,以色列最大盟国的美国的总统奥巴马,也是一心希望内塔尼亚胡下台。为了帮助以色列的左派们,奥巴马在内塔尼亚胡来访美国在国会演讲时,不仅拒绝亲临会场,甚至表示不曾收看其国会演讲(电视),更离谱的是,他竟拒绝跟来访的内塔尼亚胡见面,理由是不影响以色列的选举,因很快要投票。但在选前两个月,奥巴马的前竞选顾问就带团到以色列,帮助当地的左翼政党出谋划策,对付内塔尼亚胡,想复制奥巴马当年打败美国共和党的招数,来击败以色列的保守派。

奥巴马总统的故意冷淡,加上内塔尼亚胡在美国国会演讲表示不同意奥巴马跟伊朗在核武问题上交易,都等于给了以色列左派政党攻击内塔尼亚胡的理由,说他“损害”了以美关系,伤害了以色列的最大保护国。

选前的民调,几乎都是内塔尼亚胡落后。左派气势如虹,好像志在必得,连在美国的左报《纽约时报》都有点“啦啦队”的胜选气氛。该报发了好几篇报道及评论,分析内塔尼亚胡下台后的以色列局势等。

在选前两天,内塔尼亚胡的民调仍是落后。但这位被誉为“强硬派”(对伊朗和哈马斯们)的总理,却毫不退缩,反而发表了更硬气的选前讲话,说只要他当总理,就不会有一个“巴勒斯坦国”。意思是他本人坚决反对,会全力阻止。而且对德黑兰发展核武,奥巴马要跟伊朗签约退让,内塔尼亚胡也不点名地批评。

了解伊朗问题的保守派学者早就指出,奥巴马此举是姑息伊朗,因为德黑兰虽信誓旦旦他们发展核子是民用,但是他们却不允许国际社会检查。明摆着是在耍弄、欺骗世人。在这种情况下奥巴马却执意跟伊朗签约,等于公开绥靖,如同当年面对德国纳粹崛起的英国首相张伯伦,最后受害的将是以色列的安全,中东的稳定,和美国的全球利益。

面对奥巴马的一意孤行,美国有47名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联署了致伊朗政府的信件,公开宣示,2016年美国就要换总统,届时奥巴马签的妥协协议会被废除;警告德黑兰的毛拉们,不要高兴得太早。

在这样一个左翼内外联手,尤其是跟美国的奥巴马们的联手,加上以色列内部的阿拉伯人(他们有投票权,并组成阿拉伯政党)几乎倾巢出动反对内塔尼亚胡的情形下,这次以色列的国内选举,几乎成了一场西方左、右派的对决。在西方媒体上也都是如此,美国左派媒体旗舰《纽约时报》连篇累牍唱衰内塔尼亚胡,而保守派的福克斯电视和《华尔街日报》的评论等,几乎一面倒支持内塔尼亚胡。

在这种背景下,内塔尼亚胡的胜选,等于是给美国左派,尤其是给奥巴马总统,搧了一个耳光。所以选举一结束,内塔尼亚胡在就在自己的脸书上说,他为以色列人民感到自豪,因为他们在一个面对真实的时刻,能把重要的和不重要的分开,并选择重要的——那就是(以色列的)真正安全、社会经济发展和强势的领导力量。

从这次以色列选举,还可看出其它一些问题:

第一,以色列是西方民主国家中非常左倾的国家。在面对外部阿拉伯世界那样敌视、包围,甚至要把以色列这个国家从地球上抹掉的毛拉势力现状下,以色列的内部选举,却多次都是强调跟巴勒斯坦和伊朗等妥协、和解、谈判的左翼势力当选,媒体也是左翼占上风。像这次选举中获得第二大党地位的老牌左翼工党,在以色列建国后的55年中,就前后执政了长达44年!

我在“犹太人为什么多是左倾”一文中探讨过,所以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是以色列的知识分子多造成的。毛泽东说“知识一多就反动”,用到西方世界是,只要一有知识,就多往左边偏:喜欢唱道德高调,强调均贫富,鼓吹群体主义和社会主义等,而反对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在对外政策上则是不辨是非、不懂邪恶,总是希望跟邪恶谈判,指望邪恶能妥协让步。

所以美国两位重要的哲学家西尼.胡克(Sidney Hook)和安兰德(Ayn Rand)曾不约而同指出,西方左派是人类自由的凶恶敌人。安兰德痛斥左派知识分子是“为虎作伥的爪牙”(jackals);曾是左派,后来醒悟的胡克(曾任纽约大学教授)说得更精确:西方左派是自由的掘墓人。

众所周知,以色列人重视教育,该国的知识程度高,知识分子成堆,于是这个国家自然左倾。在这种左倾国家右翼要当选,是非常不易的。如果以色列外部没有伊朗、哈马斯、阿拉法特们,以及他们的火箭炮攻击,自杀炸弹袭击等,内塔尼亚胡们当选的可能性就很小,更别说连任。

第二,以色列实行内阁制。我在以往的文章中也谈过,内阁制为政治分肥、政客交易提供了绝佳的制度性条件。因为它产生太多的政党,导致国会选举经常是哪个党都拿不到过半的席位,只得靠拉小党组“联合内阁”;而哪个小党倒戈,就导致内阁失败,就得提前大选,劳命伤财。而且在组“联合内阁”时,几乎就是公开的政治交易、利益分肥。这样一定把原则理念打折扣。

像以色列这次选举,总共有24个政党参选,竞争国会的120个席位,平均下来,每个党才5席。选举结果,内塔尼亚胡的利库德集团才拿到30席,第二大党左翼工党联盟拿到24席。其他席位,由20多个政党瓜分。第三大党(由该国阿拉伯人组成的)“阿拉伯政党联盟”则拿到13席。

内塔尼亚胡说这次选举是右翼的重大胜利,就是因为除了他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之外,还有其他10个右翼政党参选,都拿到一定的席位。这样他就可以拉到超过120席一半的61席而组阁、出任总理。

第三,2013年内塔尼亚胡连任总理之后,可任期四年,应到2017年进行新的议会选举。但去年12月,内塔尼亚胡宣布提前大选,因为他算计有胜选的可能,这样他就可以把总理位置坐到(从今之后四年)2019年。像不久前(也是内阁制的)日本首相安倍同样,经过政治评估,认为提前国会选举可以使他的首相任期再延长四年。另外以色列和日本的政治现实都是:虽然保守派执政,但在国会席位却只是微弱过半,希望通过提前选举来赢得更多席位,以保证推行更有力的政策,使议案过关。而像美国这样实行总统制的国家,就没有这种小党分肥和交易问题。总统制就是两大党、两大政治理念集团的对决,没有第三势力或小党的空间;而且是赢家通吃,由此政治局面非常稳定,不存在提前选举,更无跟小党组联合内阁问题。总统只要不因涉嫌犯罪而被弹劾,就会一直做到任期结束。而像以色列,内塔尼亚胡2009年当总理至今才6年,已经举行了三次全国大选,既劳命伤财,又政治不稳定。日本就更糟糕,内阁更换频繁到如此地步:从1885年伊藤博文内阁开始,到今天安倍内阁,前后130年,产生了97届内阁、62位首相,平均两年一个!而意大利更糟:自二战后至今70年,已产生65届政府,差不多每年一个。所以仅从以色列、日本、意大利等国家的频繁选举、政局不稳,加上政治分肥、利益交换等等就可以看出“内阁制”的严重弊端。

虽然内塔尼亚胡连任总理已成定局,但在这种内阁制下,参加联合政府的哪个小党发难或背叛,内塔尼亚胡的总理宝座都会不稳。再加上美国的奥巴马们、欧洲的左派们,更有德黑兰的毛拉们、阿拉伯世界的极端伊斯兰们、巴勒斯坦的哈马斯、黎巴嫩的真主党们、ISIS(伊斯兰国)们等等,都在虎视眈眈等待(伺机蠢动)内塔尼亚胡的倒台倒霉,所以这位以色列右翼总理,等于成为全球左派和邪恶势力的眼中钉,他的内阁存活长度,将成为当代左、右派政治,尤其是对抗伊斯兰主义的一个刻度计,非常值得关注。


2015年3月17日(以色列选举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