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老农民》的播放是一个政治信号

吴大江

 

电视剧《老农民》在毛左一再要求停播禁播的情况下继续播放,这绝不仅仅是实事求是,正视历史,更重要的让毛泽东回归本真,预示着中国将要抛弃过去的老路,真正走向光明的民主法治了。

如果谁不信,咱们拭目以待!

电视剧《老农民》是部敢于正视历史的精彩好剧。

这几天看电视剧“老农民”,虽然刚看了三十几集,但感想不少……

电视剧《老农民》,精彩。剧中的地主儿子马仁礼,有文化,办法多,善良、诚恳,任劳任怨,在反还乡团战斗中冒着生命危险搬救兵;在抗旱斗争中搞水车帮助村里渡天灾;正确预报天气保住了村里即将丰收的麦子;三年自然灾害,找出家中埋藏的金条,顶着私卖黄金坐大牢的危险,买回农民的救命粮…………然而,就这样一个青年,一顶地主阶级的帽子,使他几十年在麦香村不断地挨批挨斗,低三下四,见人矮三分,过着窝窝囊囊、担心害怕的日子……即使是贫农出身,身为麦香村大队长,坚决听党的话,拥护社会主义的牛大胆都由于没有粮食吃,娘被饿死……——造成这些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然而,自1949年至1979年的30年中,中国从土改、镇反、反右、大跃进到文革,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运动,不仅使“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的普世价值观成为一纸空文,还致使马仁礼这类无辜的人在政治上处于社会的最底层,被压迫和奴役,造成无法数计的冤假错案,使成百万、成千万的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细究起来,除了没有民主、法治和缺乏程序正义外,很大的一个原因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

阶级斗争理论是窝里斗、祸国殃民的理论!如前苏联1934年联共(布)十七大代表一千九百六十六人中,有一千一百零八人因反革命罪被捕,他们绝大多数悲惨地死于集中营和监狱中;有人作过统计,苏共一大至十七大历届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总数共二百八十四人,除去大清洗(1936~1939年)之前自然死亡的四十五人外,剩下二百三十九人中,被枪决或死于狱中的有一百八十八人,自杀的八人,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的二十二人,只有二十一人安度晚年;在苏共第20次党代会一个特殊委员会下令内政部进行统计的数目表明,按照秘密警察档案仅在1937年至1938年一年中斯大林本人就签署了681,692人的处决。在柬埔寨,红色高棉奉行阶级斗争理论,建政不到15年就屠杀了一百余万阶级敌人(柬埔寨当时的人口不到八百万)。在中国,反右运动导致数十万知识被整肃,大跃进造成数千万老百姓被饿死,文革上至国家主席开国元勋,下至平民百姓,遭受迫害和被殊连的人达一个亿。可见,阶级斗争理论是政治灾难的根源,是祸国秧民的理论。

阶级斗争理论不仅是窝里斗、祸国殃民的理论,而且是一个在片面、偏见的基础上杜撰出来的,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伪理论。

阶级有两种涵义:一种是指利益阶层,一种是指利益集团。现实中,作为利益阶层的阶级是客观的存在,作为利益集团的阶级是不存在的。

阶层是由分工引起的。人们进行分工的目的是使自己获得利益这是分工系统中各阶层(阶级)利益的共同点。这就是说,在分工系统中,各阶层阶级有着共同的利益是占主体的。例如,各阶层阶级之间协作好,效益就好,这样不仅资本家赚的多,工人的工资福利待遇也会高,如果各阶层阶级之间闹对立斗争,弄的效益不好,那么大家的日子就都不好过。可见,各阶层阶级之间的关系不是敌对的。当然,围绕着利润的分配,各阶层阶级之间还是存在利益的对立冲突有时甚至还会引发斗争的,但这种对立冲突和斗争如同“家庭内部纠纷”一样,完全可以通过协商妥协解决,并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关系。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之所以不存在,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不是指阶层,而是是指利益集团。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虽然没有对“阶级”这个概念作出过明确的定义,但从他们在论述阶级相互关系的过程中,特别是列宁对阶级这个概念的定义中,可以明确得出他们对“阶级”的定义是“利益集团”。列宁为阶级下的定义是“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全集》,中文2版,第37卷,13页,人民出版社,1986版)中国马克思主义者的阶级概念实质上是建立在列宁的“利益集团”基础上的。这种以“利益集团”为基础的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不存在的。

首先,资产阶级不是占有无产阶级劳动的阶级。马克思主义认为资产阶级是依靠资本进行剥削不劳而获的寄生虫阶级。这是是一种极端的偏见。让事实来说话,让我们看看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先说台湾的首富王永庆,他父亲王长庚以种茶为生,生活颇为艰辛,15岁小学毕业那年,王永庆便到茶园当杂工,后又到一家小米店做学徒,第二年,他用父亲借来的200元钱做本金自己开了一家小米店,以后靠自己的奋发努力慢慢发起来了。再说香港的首富李嘉诚,其家境贫困,16岁就到茶馆里当烫茶的跑堂,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后来到一家塑胶厂当推销员,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最后慢慢发起来了。看看社会上的那些大小企业主,有那个不是想方设法,起早贪黑幸辛辛苦苦的操劳呢?他们的原始资本是靠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积累起来的。那种把资本家说成是不劳而获的阶级的说法根本是不符合事实,不能成立的。资本家不仅是劳动阶级中的一员,而且是劳动的组织者,领路人,是劳动者中的精英。从社会物质生活的角度讲,资本家阶级的贡献远远超过工人。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是互利互惠双赢的关系。阶级斗争理论则认为资本家阶级是剥削阶级,是工人阶级养活了资本家阶级,事实真是这样吗?如果非要说谁养活了谁的话,那么认真考究起来,不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而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这是因为工人的劳动价值是由资本家决策出来的。价值是衡量人们需要满足程度的标尺,是由市场的供求决定的。离开了社会中人的需要(市场需求),任何的劳动都是没有价值的。工人劳动的本身不是需要,所以没有价值。工人的劳动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产品有价值,是产品的价值赋予的。资本家的经营决策决定着产品是否适应市场的需求,从而决定着产品是否有价值及价值的高低,这也就间接决定了工人的劳动是否有价值及价值的高低。可见,一个工人是否能就业,是否能拿到工资或较高的工资,是由资本家经营决策的产品是否适应市场需求决定的。

其次,阶级不是“利益集团”。集团,是为了一定的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利益集团,是为了一定的利益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显然,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为了一定利益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其内部没有组织关系,所以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是利益集团,更不是两个利益根本对立的集团。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为了争夺市场,资产阶级不仅不是一个利益集团,而且内部还存在着利益冲突。可见,把阶级说成是“利益集团”是不成立的。由于马克思主义的以“利益集团”为定义的阶级不成立,不存在,因此其所谓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现实中,资本家与工人、雇员的关系大都是和谐的,不和谐的只是某一时期某一局部的个别现象,这些现象并不能代表整个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关系。这就是说,现实中只存在某个企业或行业中的资本家与工人、雇员的斗争,并不存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集团”意义上的斗争。不能把个体或局部当成整体。如果有个人看见周围几对夫妻离婚,就断定说“天下的夫妻之间都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都必然会走向离婚”;对此,大家都会认为这个人看问题片面极端,说的是脑残智障的疯言疯语,事实上,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就是建立在这种片面极端基础上的,就是一种脑残智障的疯言疯语。

如果非要说以“利益集团”为基础的阶级斗争存在的话,那么自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到法治社会建立起来之前,这种斗争确实是存在的,但这种阶级斗争只存在于政治领域而不是经济领域。这种斗争就是统治集团阶级与平民百姓阶级的斗争,因为统治集团阶级是个组织体,是个利益集团。这种阶级斗争是人们社会科学知识低下的产物。这种阶级斗争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阶级斗争问题,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阶级斗争。如在这种阶级斗争中,即使统治阶级被推翻了,由于社会分工的需要,人们还是要组建出一个统治集团阶级,如此,阶级斗争还会继续下去。只有在人们找到并掌握了以分权制衡的社会科学知识,建立起以权力制衡权力的体制,建立起了法制社会后,方告这种阶级斗争的结束。法治社会用分权制衡的法律链子把国家权力机关的领导人即统治阶级锁起来,使他们失去了按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的使用特权为自己谋取利益权力,使他们成了民众的仆人,因此也就不存在这种阶级斗争了。可见,要消灭统治集团阶级对平民阶级的压迫、奴役和剥削,不能靠什么阶级斗争和实行什么阶级专政,只能靠民主法治。

应当看到,阶级内涵的“阶层”与“集团”的区分,意义重大。作为利益阶层的阶级斗争,可以用人的利己本性,人们的普世价值观来看待,而作为利益集团的阶级斗争就不能用人们的普世价值观来看待了,这是因为利益集团必然有其固有的价值观即阶级价值观,因此就只能用阶级价值观来看待了。如马克思主义者们就把剥削、压迫、奴役等损人利己的观念归结为资产阶级思想即价值观。这完全是一种违背事实的偏执说法。事实上,那些损人利己的观念并不是资产阶级的特有的价值观,而是人们在受到道德教育和自我修养方面的不足而产生的一种利己观念,它存在于任何的阶层、阶级之中。

由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是利益集团,因此没有各自的思想和价值观,人们也没有阶级的思想和价值观。阶级斗争理论认为资产阶级是剥削阶级,其世界观就是自私自利,不劳而获和损人利己。这个观点根本不能成立!“自私自利,不劳而获”是人从生物趋利避害本性带来的天性,是每个人都具有的。人们劳动是为了收获。劳动是手段,收获是目的。如果目的不需要手段就能达到,那么手段也就是多余的了,否则人们为什么要千方百计进行技术改造,减少劳动量呢?至于说“损人利已”,这与一个人的阶级地位没有关系,是由其道德的知识和修养决定的。在现实中,损人利已并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它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级和阶层。这里举个事例来说明。2001年美国总统签署了一项法案,从法案生效日起,遗产税逐步递减,到2011年全部取消,可当美国一些富豪听说遗产税要被废除时,异口同声地表示抗议,120名美国富翁联名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声明,呼吁政府不要取消遗产税,他们在请愿书上写道,“取消遗产税将使美国富翁的孩子不劳而获,使富人永远富有,穷人永远贫穷,这有悖于社会公平,也违背了美国的创业精神”--这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世界观是“损人利已”的吗?反过来,再看看被阶级斗争理论认为最先进最革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在中国,那些利用职权压榨百姓,用公款吃喝玩乐出国旅游包二奶,将贪污受贿的巨款转移国外的大量犯罪分子有哪个不是出自所谓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这能用阶级性来解释吗?

人是没有阶级性的,因此人的阶级立场在客观现实中根本无法操作划分,因为人的思想观念不是由其所处的经济地位决定的,而是由利己的需要和道德的观念决定的。如果以所处的经济地位划分阶级,那么谁能为终身靠股息吃饭的恩格斯划分阶级成分?阶级的划定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操作。许多人之所以奉行阶级斗争理论,一是可以忽悠绑架民众跟自己走,二是可以排除异己。阶级斗争理论是他们独裁权治排除异己的理论棍子,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把阶级敌人的帽子扣在他头上然后予以除之。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是违背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因此奉行阶级斗争理论的人都是不承认并且反对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丧失必然导致人们愚昧野蛮残忍如同野兽。人们都说二战时德国纳粹的和日本法西斯屠杀犹太人和它国民众所犯的罪行野蛮残忍令人发指,但被阶级斗争理论煽动起来的人所犯的野蛮残忍罪行更甚。例如柬埔寨前红色高棉屠杀了占当时总人口八百万中的一百多万。例如前苏联为了解决城市中大量乞讨流浪儿童问题,1930年5月斯大林批准了关于解决城市乞讨儿童的35条,使这些儿童达到12岁即被枪决;1937年至1941年间有一千一百万人被杀害,之后又有数百万人死于集中营,其中数千人死于可怕的医学实验。再如在中国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革时代,遭受迫害和被株连达一个亿;如北京大兴县1966年8月27日至9月1日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分子"及其家属共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有22户被杀绝;如湖南零陵地区全地区“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致伤致残2146人,死亡人员按当时的阶级成份划分,包括“四类分子”3576人,“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有“历史问题”的贫下中农1049人,其他成份411人,其中未成年人82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出生刚刚十天;当人被迫害死后还被开膛破肚寻找发报机(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处决政治犯吋怕其喊口号将其“割喉”(张志新);处决政治犯在处决前进行“活体取肾”(黎莲)或处决后还没有死时“活体取肾”(李九莲);据《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7月至8月一个多月中,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甚至刮起骇人听闻的吃阶级敌人人肉的风潮,如1968年6月15日武宣县五星大队民兵李坤寿、彭振兴、李振华等将刘业龙、陈天掌等4人打死,用尖刀挖死者的肝,割死者的肉,拿回大队部去会餐品尝,从是日起至8月底止该县有75人的心肝和肌肉先后被野蛮者吃掉……1968年4月25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全社被杀害180人,其中刘维秀、刘家锦等人把刘振坚打死后,对其未满17岁的女儿,进行轮奸,然后打死,并剖腹取肝、切乳房、割阴部……一个研究广西大屠杀的研究者感到非常奇怪,他所访问的当年的那些食人者,没有一个忏悔的,众口一词地说,当年就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绝对想不到,施暴者过了30多年,进入了21世纪,仍然理直气壮……这些人的人性,没有复苏……国人没有反思,就走不出食人部落,人人就都可能食人,人人也都可能被食……

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一个敌对的利益集团,由于阶级没有各自独有的价值观,因此马克思主义者们所说的阶级和阶级斗争是不存在的,所谓的“阶级敌人”不过是他们排除异己的棍子,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他们为了抵制民主法治,为了维护自己的特权专制利益而制造出来的幌子。

应当看到,自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虽然经济上得到了很快的发展,人民生活得到了较大的提高,但由于政治体制还是建立在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上,使得特权横行,腐败盛行,群体性事件彼伏此起一年比一年多,社会矛盾日益加剧激化,而要改变这种状况,实现社会的安康和谐,唯有从政治上彻底抛弃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

“老农民”今天放到第44集。这部电视剧真好。好就好在实事求是,敢于直面正视当时中国广大农民没饭吃,出现饿死人的历史——这和以往大不在样,是有自信和力量的表现。

平等、自由、民主、法治取代特权、独裁、专制、权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向。当今习主席上台刚两年,除了以摧枯拉朽之势用毫不留情的铁腕惩治腐败令人称道外,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把实现依法治国提到日程上来了。我相信这预示着中国将走向平等、自由、民主、法治——真是可喜可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