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不要把习近平想得太复杂

胡平

 

不要把習近平想得太複雜。比如說他是不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等等。他沒那麼複雜,他做的就是他想做的,不是什么“假動作”。他做的很多事歸結起來,軌跡還是很清楚的。

習近平兩年來權力變得那麼大,并不是突如其来,事先无法预见。其實早在2011年我就断言未来十八大贏家通吃,習近平权势会远超江、胡。道理很簡單,习近平背后沒人监军,下面沒人扣底,那權力可不就更大了?不像江胡,江澤民權力大,但邓小平留下一張摳底的牌,邓小平指定隔代接班人胡錦濤,江泽民不敢動,他的权力就给限制了。胡錦濤更不用說,胡锦涛背后始终站着个江泽民,权力从来就没大过。习近平就不同了,習一上來江胡兩派元老的實力互相抵消,其余的高官一看这架势,知道以后这天下就是习近平的了,于是西瓜偎大边,提前投靠到他那边去,勢頭一下就出来了。

在外交上,本來二十幾年中國實力在增長,說來也不是习近平的功勞,习近平接手的時候就是個崛起的中國。“韜光養晦”這詞兒用得很對,暫時不出頭不是說永遠不出頭,實力強了自然就要出頭。现在中国的实力比以前強了,不管是不是習近平,換任何一個人上來外交方面都會比原來強硬。

习近平的反腐来势凶猛,超出很多人的想象。但实际上这场反腐也有很多偶然性,是王立军夜投美领馆,推到了第一张骨牌。沒有王立軍跑进美领馆就不會引爆薄熙來,沒有薄熙來出事就不会扯出周永康,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也就会很不一样了。这些都是十八大前发生的事,如果這些事都沒發生,習近平敢不敢搞這些人,搞不搞得动,真的很難說。

中共官场的全面腐败自然是从江泽民时代开始的。当时流行两个为腐败辩护的理论:一个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一个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这两个理论固然可恶至极,但却道出了实情。

本来,大部分中共官员对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是很抵触、很不满的,因为改革要求他们把原来无所不包的权力让出一部分给社会、给市场。可是现在他们发现,他们可以在改革的名义下化公为私,把公产变成自己的私产,于是一个个都成了改革派。这就叫“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另外,正因为现政权给了大小官员贪污腐败、大发不义之财的大好机会,于是就赢得了他们对现政权的支持维护。这就叫“腐败使我们的政权更加稳定”。

江泽民當然得鼓励官员们悶聲發大財。如果他在那時就象习近平现在这样反腐败,官员们不好借改革发财,那谁还会积极改革呢?改革怎么深入得下去呢?另外,如果江泽民那个时候就反腐败,官员们凭什么要维护你,凭什么还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呢?1989年以後黨內空前人心浮动軍心動搖,當時那些官員,傾向民運同情民运,认为共产党没前途的为数不少,和毛邓两代强人相比,江澤民只能是个弱主,他凭什么能把大家都攏住?那時候可不就是拿錢來收買么?讓你當官,有大好的發財機會,大家悶聲發大財,降低了各種理想主義和政治野心的衝動,才讓江坐下來了。胡錦濤呢,不管他能力有限也好,權力有限也好,這個局面势必會一直延續下來。

等把這段時間過去之後,共産黨當然會想到对過分的腐敗要加以一定的遏制,對利益分配格局要加以一定的调整,對貧富差距要加以一定的緩和——不是說前幾任沒做好,實際是前幾任在給習近平積累,不靠那種辦法根本積累不起來,如果沒有一个長時間讓官員儘量利用權勢發大財,在经济上共产党的改革走不了那么远;在政治上,共產黨的统治恐怕过不了1989之後那道關。現在情況變了,那個階段過去了,做某種整頓變得有可能了。

习近平现在还面临一個確定接班人的問題。這個問題八年前就提出來了。胡锦涛是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胡之后谁来接班呢?胡不会让江指定,江不会让胡指定,于是就僵持在那里。这就有了那场摸底投票,习近平就是凭着得票比李克强多,名列前茅,江、曾力推上位,胡不好阻拦,只好接受。但对这个投票结果也要分析。就像从十三大开始的差额选举,那是一種沒有競選的選舉,雖然有差額但差額很少很少,這時候人們選舉投票劃鈎,不是選上自己喜歡的人,而是選下自己不喜歡的人,所以在十三大的選舉中,朱厚澤和鄧力群兩个代表人物都被選下去了,因為左派討厭朱厚澤,就把他名字劃掉了;右派討厭鄧力群,就把他名字劃掉了,別的人他懶得劃,也不認識誰是誰,于是就都留下來了。李克强大家都知道是胡锦涛属意的接班人,树大招风,因此有不少人会投他的反对票,把他的票拉低。当时习近平不是处在这种树大招风的地位,敌人少,所以得票会比较多。

過去国人就爱说選舉不好,選舉容易選出老好人,有個性有棱角的選不出來。这是因为那种选举沒有競選過程,和真正的选举是完全不一樣的。十八大之前的令計劃他们也搞了一次投票,他要不是后来翻船了,那次选举结果就成为下一屆提拔上位的參考依据。我相信令計劃不是自己想搞就搞得起來的,他沒有那麼大權力。这种摸底投票是有先例的,過去的那個先例也是僅做參考。那次令計劃張羅的投票,令计划自己得票很高,把自己選上去了。这其实一点不奇怪。因為投票的人都看到你權力那么大,離最高层又那么近,很得信任的样子,在台上也很活躍,還年輕有為,一般人就顺水推舟把你寫上去了。

如果这次投票没当成搞政变给否定掉,再加上上次那次摸底投票就兩次了,就变成傳統变成先例变成惯例了。以後遇到要換屆,就先搞一次摸底投票,搞一次虽然沒有法律效力但是有參考意義的選舉,按说这對以後確立接班人是有好處的,总算立个规矩嘛。可共产党就是害怕搞成一套规矩或惯例。它担心,一旦搞成規矩搞成惯例,会下的各种拉票就會出現——因为會上沒有拉票的機會。以前的摸底投票是突然襲擊,事先誰都不知道,没机会彼此通气串联,但如果大家都知道,就像美國每四年选一次总统,那么大家在底下一定会施展各种手段,拉帮结派,請客送禮的、攀兒女親家,各種拉票手段都上來了。当局既害怕公开的竞选,又害怕底下的串联拉票,不敢把这种办法当成规矩当成惯例。

习近平自己是靠着那次摸底投票上位,但是他不愿意在他上位之后继续这种办法,因为这种办法的结果在他控制之外。他想自己确定接班人。现在習近平一定在考慮確定接班人的問題,他肯定是共產黨里話語權最大的,比較說了算的,但这就像香港人選特首似的,习近平只能在给定的那幾個人中間選,因为要能成爲下一屆的接班人總要一定的資歷,而夠資歷的人都不是他的親信,他的亲信又個個都不夠資歷。习近平现在的权力还比不上毛邓,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破格提拔。他还不能把自己喜歡的人一下子提得那麼高,而現在有資格在下一屆做王儲的人他又沒有一個喜歡。这是他的一个大麻煩。

有人说,习近平大权独揽,又不想受任期限制任满退位,最好的出路是在第二任期间开放民主,这样,他就能接着当总统了。其实,这种观点在江泽民时代就有人提出,平心而论,那时候江泽民的机会还更好些。

我對習政權的前景是很不看好的,從我們的價值觀來說,我很不看好。我看不到任何朝我們希望它發展的可能性,相反,他沿著壞的方向發展的可能性比很多人想像的更大。习近平现在的很多做法,倒不是要真正的回到那个红色的时代,我把它叫做染红。他是在把中国再染上一层紅色。比如说,他可能通過稅收辦法讓窮人多點福利,现在穷人的福利太少了。另外让各级人大多几个工人農民的代表,現在太少了,都是官員和老板,和多年宣传的工农当家作主那一套相差太远了。雖然工人農民也讓他不太放心,但他還是可以在這方面做些調整,增加几个席位,讓你看起來和毛時代稍微像一點了,不像現在全是官員和老板。习近平不會回到毛澤東時代,他回不去也不想回,但是他会試圖把早已變得面目全非的共產黨再染一層紅色——不是真的紅,這可能是他這些年要做的,這可能就是他心目中的“红色江山”“千秋萬代”。很明显,它和我們追求的宪政民主根本是两回事。

(这是作者在去年12月19日在纽约中国研究院一次讨论会上的发言,根据录音整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