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姜力钧:关于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岳鹏等人对我刑讯逼供的控告信

 

全国人大常委会:

张德江委员长:

我是姜立军,辽宁省调兵山市环卫处干部。2014年5月16日晚被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被羁押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一监区十八监室。

本人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并张德江委员长实名控告举报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岳鹏等人,对我进行残酷刑讯逼供,其事实如下:

2014年5月16日晚,我被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队长岳鹏等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绑架,并在我家中搜查数时,之后我被岳鹏等人用大巴车劫持到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地下室,车辆行驶两个多小时的途中,我被一位江(音)姓副支队长拳打脚踢数次,旁边有两人夹住我,我双手背拷着,不能动弹,只能任其殴打。

夜里11点多钟,我被江副支队长,岳鹏等人带进地下室进行审问。我双手双脚被拷在老虎凳上,岳鹏,江副支队长,朱某,段某,“大程子”,王克麟,李伟等人对我进行轮番殴打,几次把我打昏过去,致我头部,胸部,肋下,膝下,脚踝等多处外伤,双手腕被手铐勒进肉里,血痕累累。至今我右臂和右下肢麻木酸胀,右眼疼痛并视力下降,双手腕勒痕结疤清晰可见,拇指不能受力,甚至连盒饭都端不住。岳鹏等人要我按照他们事先准备好的笔录材料供述,否则就拳脚相加,并用“苏秦背剑”(岳鹏语)-----双手一上一下被手铐从后背拷紧,跪在地上,几个人一起向上拉,直到双臂疼的难忍的残酷方式折磨我,直到我哀嚎惨叫向他们求饶,并答应按他们要求做笔录,才肯放手。那位姓江的副支队长还安排人买来大头针,准备往我的手指缝里钉。岳鹏问我:“姜立军,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干你吗?”我说不知道,他说:“你他妈的得罪了我们老大。”我问你们老大是谁,他说是许文有(沈阳市公安局长)。岳鹏问我认不认识马志国,赵红炎(两位上访的老警察),我说认识,他说:“他们以前都是我们同行,但你知道我们是怎么折磨他们的吗?我告诉你,我们把大头针打进他们手指缝里,让他们说啥他们说啥。我们能这么对待他们,对你他妈的还能客气吗?”他用钳子在我手上夹一下,问我疼不,我说疼,他说没事儿,我们给你打大头针的时候还用酒精棉给你消毒,岳鹏告诉我“如果你不按我们的要求去说,我不但给你“苏秦背剑”,还给你打大头针!”

岳鹏等人用上述种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我,还几次威胁要抓我儿子。从5月16日晚到5月18日下午,他们不允许我吃饭,睡觉,上厕所,直到18日下午,在被他们折磨了40多个小时后才允许去撒尿,一位姓段的警察说:“如果再让你坐几个小时,你就得尿血,到时候人就废了。”

5月18日晚上8点多钟,我被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当时值班医生对我进行验伤,我在验伤报告上有签字。我被值班管教送去一监区十八房,当时房内值日生张艳军,李旭生等人对我身上的伤进行检查,并汇报给值班管教:头部额头有肿块,右前胸瘀紫,肋部擦伤红肿,膝下有瘀肿,爽脚踝内侧有血痕,左右腕被勒伤,右腕血痕极深,房内其他人也都看见。

5月19日上午开始,岳鹏等人开始对我进行轮番审讯,每天至少两只至三次,每次都是把我带到看守所楼上临时设立的审讯室——刑讯逼供室里,把我拷在老虎凳上,双手背拷,轮番对我进行辱骂和拳打脚踢。

5月23日晚8点半,岳鹏,王某(王队),“大程子”,王克麟把我带到三楼审讯室,拷在老虎凳上。王队对我说:“姜立军,我现在实话告诉你,你已经把天给捅破了,你现在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没有任何出路。今天许局长(沈阳市公安局长许文有)和大伟厅长(辽宁省公安厅长王大伟)专程到部里汇报了你的案子,郭部长非常重视,他们又向孟书记做了汇报,孟书记说马上向习总汇报你这个案子。实话告诉你吧,习总如果不高兴,我们就干掉你!我们现在对你毫不客气,就是坚决镇压,我们能容忍杀人犯在中国存在,但不能容忍你姜立军存在!”

岳鹏说:“姜立军,你不老实我们就干死你,我跟你说,别以为我们不敢,我们现在把你干死,你就是畏罪自杀。再不老实我就把你儿子抓起来,我们就去隔壁收拾他,让你亲眼看着!”

岳鹏,王队,王克麟,大程子四人把我衣服扒光,一丝不挂拷在老虎凳上,还用床单把我手腕,脚踝缠住,他们两个人按着我的头,两人轮番用凉水从高处往我的鼻子和嘴里灌,我被他们呛昏两次。晚上11点半,他们把我送回监房,我由于胸闷,头晕,请来值班大夫。我向值班大夫介绍他们折磨我的经过,并请大夫做个记录,张大夫说,没有明显外伤,我无法做记录。我问张大夫:“他们如果用这种方式把我弄死怎么办?”张大夫:“他们不敢,他们把你弄死,自己也进来了。”

5月26日晚上8点多,岳鹏,李伟等人把我带到二楼一间审讯室,他们让我做视频录像。岳鹏称公安部领导要看看我对案件本身的认识,市局领导也要看,如果态度诚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在镜头面前痛哭流涕,就考虑对我从轻发落,我对岳鹏说,由于连续提审,我好几天没休息了,也没考虑好怎么说,等明天再录吧,岳鹏不干,说今天必须录完。我说我是在太困了,有没想好怎么去说,等明天的吧,岳鹏不答应。他说材料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就按我给你准备的说,接着他就给我念了两遍他事先准备好的材料,让我背下来对着镜头说,我说我没有精神,今天说不了,他就从兜里拿出来一个小瓶,里面装的药水,岳鹏说是提神的,他在我头上,手上,脸上,抹了很多,逼着我在录像机前按照他给我念的材料做了录像。晚上10点多钟回到监室,我感到头昏眼花,胸闷恶心,房里的其他人也闻到了药水的异味,也感到恶心呛人。,当晚,我一夜未睡,还去厕所吐了好几次,第二天还神情恍惚,恶心呕吐,药水的味儿早晨还留在监室里,呛人难受。

5月20日晚上8点半,我被岳鹏,李伟,王克麟,伊鸣带到看守所的二楼,在他们临时设立的审讯室里,岳鹏强制要我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我不从,他们就再次把我扒得一丝不挂,拷在老虎凳上,双手腕,脚踝被用床单缠住,李伟和岳鹏使劲按住我的头,让我仰脸,王克麟把一大桶水往我嘴里和鼻子里倒,我挣扎,岳鹏使劲按我在老虎凳上,致我鼻梁磕破血流不止,他们还不罢休,直到我心脏病发作休克过去。我不知道昏过去多长时间,醒来时听见岳鹏一边掐我人中一边大喊:“姜立军,你妈来看你来了!”他一遍接一遍喊,直到我睁开眼睛,能正常呼吸,我看见大夫再给我做心电图,测血压,还看见那位江副支队在给谁打电话,他们给我穿上衣服,把我扶进一张沙发里休息。整个刑讯逼供的过程,伊鸣没有参与。

大约晚上10点多,他们把我送回监室,值班管教问我鼻子怎么出血了,我说刑警支队打的,那位管教说受伤了要做记录的,我对他说了声谢谢。

从5月18日晚我被关进看守所开始,岳鹏,朱某,段某,“大程子”,王克麟,唐宁,王某,李伟等人每天都对我进行轮番审讯,以岳鹏为主,不分昼夜,每日至少两三次,一直持续到6月22日前后,他们每次都对我非打即骂,用各种语言侮辱我,并以背拷的方式折磨我,稍有不从便对我拳打脚踢,岳鹏还多次要挟我说要抓我儿子。

在看守所楼上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是,岳鹏经常说的几句话就是:“X你妈的姜立军,不说我就干你,这招要是你不服的话我就再给你换一招,我就不信你不说。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干死你,你也是畏罪自杀,我照样穿警服,当队长。你看,赵红炎马志国他们到处告我刑讯逼供,领导把我怎么了?我不照样党队长收拾你吗?”

沈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岳鹏等人对我进行多次残酷的严刑逼供,其手段残忍暴虐,毫无人性,致我右臂,右腿麻木酸胀,双手腕因被拷进肉里导致神经受损,拇指不能用力,甚至连盒饭都端不住,右眼疼痛不止,视力明显下降。岳鹏等人的行为严重违反警察法,并已构成刑事犯罪。

因此,我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张德江委员长对我的实名举报控诉给予重视,并牌调查组调查核实岳鹏等人对我刑讯逼供及严重侵犯人权的犯罪事实,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清除中国司法系统的害群之马。

姜立军(姜力钧)

2014年10月21日于沈阳市第一看守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