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曾节明

 

早在桂林当记者的时候,我就通过“自由亚洲”电台知晓了徐文立的大名:1998年大陆中国民主党组党者、“民主墙运动”的发起者、《“四五”论坛》的创始人——“四五”论坛是中共国最早、也是迄今为止坚持最久(坚持了一年多)的当代中国民运民刊;徐文立名副其实算得上共产党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人物。

我一直未能接触徐文立,直到流亡泰国,2009年年末的某一天,当时同样流亡泰国的桂林老乡、大陆民主党人李志友,传达了徐文立对我的问候和欣赏。

这样大名鼎鼎的人物主动结交我,我在出乎意外之于,自然有几分涕零之感。到美国后,与徐文立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还于2013年在纽约市碰了面。

与徐文立交往,就象品尝上等白露秋毫,清淡却余味绵长,甘醇入心、磬香满鼻,于初始的平淡无奇中,逐渐感受到徐文立的一些不凡的韵味来:

首先是恍若隔世的“穿越感”。徐文立是我迄今为止我所接触到的中国异议人士当中,共产党党文化痕迹最轻微的人,无论是行文演讲、还是举手投足、接人待物,甚至开玩笑。。。他都极少沾带党文化色彩,而满溢着儒雅之风;他的衣着天生得体,无论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的确良衬衫料子裤,还是今天的夹克和风衣。。。他都能穿出今天大陆中国人普遍穿不出的翩翩风度来。老徐通身的气质,竟与影视小说中的大陆民国士人仿佛似之,有时真让人纳闷:文立兄究竟是来自中共国,还是来自“两蒋时期”的台湾?

徐文立这通身的气质,在“民主墙”的同时代人中,显得特别的另类,他着着实实恍若来自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社会,是不小心坠入时间隧道、从上世纪三十年代钻到七十年代来的一位大陆民国士人。

但,这儒雅彬彬仿佛从上世纪的民国大陆钻时间隧道来到当下的徐文立,生于1943年的安徽,完全成长于毛泽东时代中共国的心脏——北京,这就是徐文立最堪称奇的地方之一。四十年代出生的大陆人,受共产党党文化的浸淫是最深的,所经历的毛泽东思想改造,也是最长、最剧烈的,为什么这些没有在徐文立身上落下深刻的痕迹呢?

对此,徐文立回答说:这是因为他父母和家庭的影响——他父亲是满腹儒家学养的军医,他母亲的传统修养也很好。

但我总觉得:徐文立天生就是“旧中国”的人;因为说影响的话,家庭的影响远不敌社会的影响,譬如现在我儿子们变化:虽然我在美国家里拼命提倡汉语汉学,但我的长子基本上熔成美国人了。徐文立天生就是某位“旧中国”汉儒的苗子,所以他对毛泽东和共产党,有着天生的抗体。

惊奇之二是,徐文立接人待物得体且细致入微,确有周恩来的遗风。早在中国时,陈尔晋就通过SKYPE对我说:当年搞“民主墙运动”时,他吃住都在徐文立家里;徐文立很有周恩来的优点,如果他们联手合作可成大事。。。。。。

2013年三月底,我的确在纽约市目染了一回老徐“民运周恩来”的风采:徐文立穿米白色风衣戴贝雷帽,风度翩翩、精神矍铄、精力旺盛,两只眼睛确如周恩来一样炯炯有神,看人目不斜视。。。公共场合老徐谈吐儒雅流利,收放进退自如,彬彬有礼,举止活跃,张弛有度,天生外交家的气质。。。在民运会议上,即便遭人公开发言批评,也始终面带微笑。

老徐曾特意打电话给我,叮嘱我居美常识:不要忘记报税,只要工作且如期报税,每年可挣到四个点,攒到四十个点,今后就可以在美国领取到较高的退休金了。

前不久老徐介绍我结识一位台湾国民党前辈,特意嘱咐我:前辈年事已高,不常查电邮,以亲笔写信联系为妥。。。。。。

这些细致入微的人性化的作风,难道没有一点周恩来的影子吗?

我以为,以周恩来比徐文立,并非全然贬义。周恩来固然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罪恶弥天,但周恩来之所以罪大恶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信仰的大错——周毕生信奉马列主义,而不是周恩来本来就是个坏人。明眼人不难察觉,同样是犯罪,周恩来与毛泽东是有重大差别的:毛泽东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其人坏得透彻,没有后悔,没有人格分裂;周恩来在犯罪的时候是有歉疚的、有后怕的、内心是有挣扎的。。。这就说明周恩来本来不是坏人,可惜信奉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具祸害的歪理邪说。

尽管上了共产极权的贼船,周恩来身上仍保留好许人性化细致入微的作风,我以为,这种人性化的作风是装不出来的,而是儒家熏染的结果,无比遗憾的是,因为周恩来信奉的主义和从事的万恶事业,此种人性化的作风,反而成了成全极权暴政的迷魂散、润滑油。

徐文立,就象投身共运之前的周恩来。

惊奇之三是徐文立的敏锐:徐文立有如家书的社会思想论述,深入浅出、亲切质朴、闪烁着“大道至简”的神采,老徐行文,没有某些民运学究的华而不实的学术词汇堆彻、没有莫名其妙的体系构建、没有引经据典、故作高深的“洋迷信”、学院式的卖弄。。。却有着常人所不及的独到发现,能够看到众人看不到的地方。。。总的来说,徐文立不是任何新体系的创建者,而是一个具有敏锐眼光的继承者和践行者。

写于2015年四月一日下午于春暖纽约州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