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怎样观赏中共权斗大戏

程凯

 

目前上演的中共党内权斗大戏,为中共建政六十五年权斗连续剧中最精彩、最有观赏价值的一集。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除了正在戏中斗个你死我活的中共领袖们外,我等皆属看热闹的。看热闹也得会看,在此我提供一些心得。

一:不可选边站

过去的戏码,如:毛泽东斗刘少奇、林彪,邓小平斗华国锋,江泽民斗陈希同,胡锦涛斗陈良宇,双方力量悬殊,输赢无悬念,而且大家都把赢者当作正面角色,输了的都是反角。这次不同了:不但看不出最后谁输谁赢,而且当人们知道习近平反腐不是为了推行政治改革,唯一的目的是巩固中国贪腐之源的中共一党专政,是为了清除异己、让贪腐首恶的中共太子党永远掌握最高权力,那么这出戏就不再是正义与非正义的主题、也没有正面角色与反面角色之分了。怎么分得清习近平与他的对手谁是令狐冲谁是任我行呢?怎么能断定到最后习近平一定完胜,他的对手一定呜呼哀哉呢?别说中国人,就连一向谁上台就看好谁的美国头号亲北京学者沈大伟,这次也舍习近平而去,断言习近平最后以身败名裂而谢幕。

习近平正全力打击的所谓“新四人帮”真的怙恶不悛吗?近日中共的检察院起诉周永康,有一条说他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如果他泄露的是习近平、温家宝等权贵家族在海外拥有巨额资产,那不是罪反倒是功劳。最近我听北京的朋友说:徐才厚是因为主张军队国家化、反对党指挥枪,而受到习近平的整肃,这就可以解释习近平为什么一上台便召开新古田会议,比任何时候都强调党指挥枪了。我又听北京的另一位朋友说:令计 划是因为与习近平结了私怨才落得今日下场:话说习仲勋二零零二年五月去世,多年之后他一家仍拒绝迁出中南海。其实习仲勋与老伴早已长住深圳,占用深圳新园迎宾馆接待国宾的独栋小楼。令计 划当上中办主任,采取行动清理中南海的拒迁户,收回了包括习家在内的住房,习近平记恨在心。

我没有为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说好话的意思,我只是说:中共的权斗,是邪恶对邪恶的争斗,你选择站在任何一边,都是站在邪恶一边。他们之间的权力和利益之争,谁胜谁负,跟中国的民主与人权进步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是看热闹的,何必选边站呢。

二:慎防被忽悠

中共的权斗大戏,的确精彩纷呈、高潮迭起、引人入胜,很容易看得眼花缭乱,被戏中的情节忽悠。我们中的任何人都没有获得真实资讯的管道,包括研究中国高层政治的学者,也都与普通网友一样,主要靠从互联网上获得资讯,所谓消息灵通人士,也不过比常人多听到一些京城耳语。网上资讯之纷乱前所未见,有多少是真实的有价值的消息,有多少是各派政治势力为抹黑对手而捏造的事实、施放的谣言、编造的故事,都未可知。比如说到周永康,他明明是在政治斗争中被打倒,他的对手却从不讲周永康的政治路线错在什么地方,人们也不知道作为巨贪他贪了多少。最广为人知的是他临到被抓捕的前一天,还开车到一间地下停车场找央视女主播车震。我相信周永康是个淫官,但我不相信周永康大祸临头性欲仍旺盛到这种地步。津津乐道于周永康车震,就放过了对周永康践踏法治与侵害人权罪行的清算,这正是周永康的对手所希望的。又比如说徐才厚,网传他把几卡车的人民币藏在总政治部大楼地下室,让一位女兵保管,他长期奸污这位女兵却不兑现答应给女兵的好处,结果被女兵用卡车把人民币拉走让他吃了哑巴亏。我相信徐才厚贪污数额巨大,但难以置信他贪的人民币有几卡车之多,而且愚蠢到把钱藏在总政治部办公大楼里。

我们听到的消息,多数都是权斗的双方通过非正式管道散布出来忽悠民众的,即使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也不可信,如今的中共官媒与靠捕风捉影、制作耸人听闻的标题吸人眼球的低俗网站都在同一个等量级上。如果周永康、徐才厚、令计 划与习近平、王岐山换个位置,污秽的传言也必然绘声绘色发生在习、王和任何一位现任当政的正人君子们身上。比如近来胡舒立、郭文贵隔空开战了,扯出了一个私生子,扯出了王岐山,接着说不定还会扯出什么人,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假莫辨。所以我说,观赏中共权斗大戏,宜头脑冷静清醒、切勿入戏太深,慎防被忽悠。

三:摒弃旧思维

要使自己成为真正冷静的观察者和思索者,就得让自己从既有的惯性思维中解脱出来。多年前,上海芭蕾舞团来美国演出文革八个样板戏之一《白毛女》,我前去观看。我竟然如同文革时看这出戏一样,差点为戏中的喜儿、杨白劳、大春掬一把同情之泪。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位美国老太太,散场后问我:做善事、借钱救济穷人成为罪人,借钱不还、造反杀人反倒有理,中国人是这样的吗?我与这位美国老太太的差距在于:我即使已经从中共体制内走了出来,但头脑中因长期浸淫于党意识、党文化中形成的惯性思维仍然作祟,因此我与美国老太太对中国的事情的感受就大不一样。

惯性思维,使我们无法成为中共权斗大戏的冷眼旁观者和冷静思索者,反而在这出丑剧中扮演助纣为虐的角色:我们曾欢呼一九四九年诞生了一个新中国,其实那是千年专制以共产革命的名义,扼杀了一个诞生仅三十八年的民主制度,实现了专制的复辟;我们曾谴责林彪反革命集团,其实他们是中共党内第一次凝聚的试图结束毛泽东专制统治的进步力量;我们颂扬在六四屠杀后中国的改革开放,其实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给中国、给中华民族的精神、道德、经济、社会、生态环境造成的破坏远超过文革的几十倍、几百倍。

长期浸淫于中共的党意识和党文化而形成惯性思维的中国人,智商低下。中国人唯有摒弃惯性思维,才会具有对中共权斗冷眼旁观、冷静思索的能力。但中国如果继续处于中共极权统治之下,中国人获得高智商几乎不可能。自中国发生全民被毛泽东驱使为他一人疯狂的文化大革命,已证明中华民族是个只具有惯性思维的低智商民族;自中国出了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 划,又出了习近平、王岐山,再次证明中国人的品格与智慧毫无进步。而我,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对自己并无奢望,什么时候能像那位美国老太太一样,一眼看明白中国的一场大戏,就算是没再继续糊糊涂涂的活着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