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高瑜重刑——被碾碎的良心难以愈合

何频

 

隐藏得最深的政治幕后交易,也会在前台暴露出来。从对著名记者高瑜的重判,到大大缩小对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罪名的起诉,再次说明“依法治国”隐藏着的前提是“依党治法”,不但不会改变周永康时期政法委对司法的控制、干涉,而且更会将法律运用为打击自由记者、异议人士,保护利益集团的便利工具。

可以说,这是党内又一次权力斗争的结果;也可以说,这是中国当下的政治定向;还不如说:习近平并没有离开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延伸的轨道,只是可能错得更远,更难纠正。

在这个背景下,讨论司法的技术细节对审判毫无意义。法官只是党的道具,党同时还控制检察官、警察、鉴定等等一切,审判结果需要的每一个条件,党需要什么,这些部门、系统都可以百分之百满足(党的语言是:圆满完成任务)。所以,一个党的领导说,高瑜将党的“七不讲”泄露出去,每一讲让她付出一年的代价!这就是高瑜刑期七年的理由。这是荒谬的传闻吗?结果已经荒谬,过程能不荒谬吗?

解读判决书

从对高瑜的判决书看,对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未随意定性为“敌对势力”、“反动势力”,而是民间媒体。既然如此,想必中共对明镜媒体的情况是了解的,既不属于任何政治组织,也没有政治资金支持。他们同时也应了解到,明镜在过去几十年间,独家披露了多少高层内幕,包括中共十六届到十八届人事安排,包括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中共高官被调查的进展等等,证明了明镜的消息来源之广泛、层次之高,绝非高瑜案中所涉的那种发放层级较低的文件所能比。

但讨论高瑜案情的意义是,使那些对“依法治国”抱有幻想的人,对政治改革抱有期待的人,或者对中国的了解还处于模糊状态的人,这是一个足有说服力的案例。

首先,这份判决书引用的证据错误百出。例如,说明镜新闻网是1991年创办的,说何频1996年曾经回国……这种很容易就能核查的信息都与事实不符合,我们还有什么理由相信整个判决书是严肃的、可信的?

其次,高瑜案件形成的证据不合法。众所周知,高瑜的最开始的所谓“认罪”是在引诱、胁迫下进行的,居然将侦查、预审的刑事案件这些属于国家秘密的事项,非法地提供给中共自己的宣传工具——央视片面播放,这本身就是滥权、违反人道、侵犯公民权利的。竟敢如此胆大妄为的执法人员,你能相信他们的其他采证不是伪造、构陷?

第三,能将这样一宗北京市尚在预审的案件在拥有几亿观众的中央电视台上播放,基层办案人员有这个权力、能量吗?毫无疑问,只有中央高层人员枉法操纵才能如此。法庭为什么一再推延审判?肯定是判决“证据不足”。从判决书看,又看不出后来补充了什么证据。我们可否如此推论:在高层权力强迫下,法官才作出了判决。

第四,我本人和《明镜月刊》、明镜新闻网,是高瑜案件的被卷入者,应当被视为关键证据来源之一,而且现代科技条件下,联络轻而易举。但是,北京警方、检方从来没有找过我们。相反,我们主动通过律师,经美国公证员、纽约州务卿办公室认证下作出了证词,证明明镜所刊文件,并非从高瑜处获取,但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的公证人员拒绝接受。我们又委托美国律师用特快专递的方式,将美国合法认证的证词寄给高瑜委托的律师,请其交给法庭。然而,判决书居然说:“未经法定形式予以认证”,“不予采纳”。

第五,退一步讲,即使判决书相信的证据是合法、有力的,法庭这个判决也是不能成立的:

数位中国勇敢、专业的法律专家已经指出,所谓“七不讲文件”并不涉及国家军事、经济、政治的保密信息,只是一份政党的意识形态宣传指引,不能认定为“国家秘密”;

高瑜本人非中共党员、非中共高官,不具有拥有、泄密党或者国家秘密文件的能力。

关键的是,这样一份所谓“七不讲文件”公开,对国家、社会、公民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伤害的程度又如何?判决书毫无令人信服的说词,却妄为对一位71岁的老人下重手。如果不是法官丧失了起码的法律道德,那就是这宗案件从一开始便是中共高层蓄意制造的政治冤案。

谁制造冤案?

那么,谁要制造这冤案?是周永康的残余势力故意给习近平难堪?是刘云山、刘奇葆等宣传大臣,以髙瑜警示天下记者,绝不允许不和党唱“同一首歌”?还是习近平本人要立威,拿下高瑜,逼迫全体人民做同一个“中国梦”?

也许,我们某天可以查出这宗冤案的制造者,最终将其送上被告席,可难以愈合被碾碎的良心。在历史长河岸边,三次为了争取新闻自由而入狱的高瑜已经是一座摧毁不了的丰碑,铭刻着:最勇敢、最伟大的记者。

重判高瑜,这不仅意味着高瑜个人付出代价,她的儿子付出代价,也不仅仅令所有新闻工作者震惊和悲伤,甚至也不只是习近平的领袖形象受到重创。更重要的是显示:这个国家的政治和法治并未因为周永康之类政法大员落网而变得清明。相反,党内的权力倾轧和交易,经济的持续下滑,民众的不满躁动,所有人的不安全感……这一切都使中共决定更严厉地压制自由的呼声,更顽固地拒绝政治改革、拒绝向文明政治转型。

最终的代价会有多大?谁来支付这个代价?这是中国人不敢问的问题,很快会让全世界的人都难以回答。

(2015年4月17日,纽约)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