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从“街头政治”到专业辩护

——从陈光武的公开信说起兼及聂案辩护的问题

陈国恩

 

【按】聂树斌案听证已经结束,舆论依然议论纷纷,焦急地等待结果。陈国恩此文从技术上对某些律师的言行和辩护技巧进行了分析和批评,角度独特,条理清晰,批评也算中肯。虽然其结论未必能得到人人赞同,仍是一篇值得一读的文章。

聂案之情节曲折、相关人物形象之鲜明等,比一部公案小说或者侦探小说还精彩,我就权当一部小说来研究,提出一些问题。文学研究中,有一种文学社会学的研究,此之谓也。

陈光武辱骂洪道德的公开信,存在几个不符合其律师身份的明显谬误。一是忘记了律师的角色,这种道德审判的做法,显然不是一个律师的正常表现。法律有道德内容,但道德抵不上事实和法律。比如一个杀人犯家有老母,太可怜,这是道德的视角,但还得枪毙他。律师不在事实和法理上说话,来进行道德谴责,说明已经放弃律师的责任。二是妄称代表全世界人民,说“全世界人民都在骂你”,说句粗话,真是他娘的。陈律师公开信的跟帖,有不少恰恰是骂博主的,更不用说在其他博主那里有更多的谴责陈律师失职甚至指责道德问题。即使你的跟帖全都骂洪道德,给你一种错觉,但凭着律师起码的理性也应明白,“全世界”能轻易说的吗?毛泽东当年也只说是全世界革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有定语“革命”,缩小了概念的外延,因为他知道还有帝国主义反对他。三是从洪道德的名字入手,嘲讽他无“道”无“德”,这种作文水平,不及自考大学生,唉急啊,你能说服人吗?

当律师最忌这种失态,但查根源却也属必然,是辩护失当后的一种无奈。看河北方面在听证会上提出的材料,引用陈光武律师所指责的洪道德先生的意思,就是整个逻辑和证据链是自洽的,尽管有一些形式上的瑕疵,但没改变案件的性质(是不是有误,可以讨论,最后听法庭的),网上许多人也持这种看法,当然也有相反的声音。作为辩护律师,在听证会后本不该再来炒作,这会让人觉得你在听证会上的表现欠佳,即使面对反方的声浪需要加以平衡,也必须以格外理性的声音,用过硬的事实和扎实的推理说服网民。可惜,陈律师除了重复听证会上的老调,只是一味的说,难道不是这样的吗,“够了,足够了。你们还要什么?河北高院判决聂树斌犯罪还有什么事实和证据没有被推翻?”足够了,是你说了算数?还有什么没有被推翻,你说推翻就推翻?这样当律师也太容易了吧?我真替聂家着急!

其实,陈律师的这些证据和推论,只是街头政治常用的方法。在街头政治中,广场狂欢,人们极易受到情绪激荡,人群最后甚至会被引向哪个部门去打砸抢。操作方只要提供一种片面的证据,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像台湾阿扁和民进党搞的两颗子弹,不需要严密的证据和细致的说理,就能成功。网络炒作,显然是数字化时代的新版街头政治形式。比如,只要拍个唐慧下跪照上传,一个正义母亲的形象就站起来了。几个律师举个“绝食四小时”的牌子,就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网民来痛骂政府腐败。只要通过访谈说夏俊峰在办公室的8分钟里是在被打倒于地的情况下往后盲捅才致城管死亡,属于正当防卫,夏俊峰就成了英雄,本来人人喊打的城管就成为该杀的了。但是,唐慧下跪后来证明带有表演性质,她对女儿有失教之责,她获得了大量的资助秘而不宣。律师绝食四小时当然更荒唐——我昨天凌晨二时睡,还“绝食”8小时呢。夏俊峰的正当防卫没被认定,陈有西律师当然不服,但他事后称夏是最高法刀下冤鬼,我写过文章公开批评他的有违律师伦理,而且他的辩护策略存在严重问题。但这些理性的意见,在广场狂欢中是不被重视的,而街头政治的特点就是事情过去,人们醒悟过来,而操控者的目的已经达到。

人们会问,网络上的“街头政治”怎会成功?我说是因为片面维稳的环境!在这个环境中,某些政府部门存在腐败,上面强调保一方平安,搞一票否决,地方官员最怕出现群体事件,所以只要让唐慧上街见人下跪,不管她有没有理,最后就逼得法院的判决要先让她同意。真正是世界奇闻,中国司法的耻辱!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一批律师学会了抱团,不断地复制“飞行集会”、“开螃蟹宴”、晒一亿代理费的协议,通过花样翻新的作秀,为自己争来了名律的头衔。

但我不得不说,这些律师在扭曲的时代被误导,他们的才智被浪费了。到了正常的法制环境中(有人会说,现在正常了吗?我可以回答,像山东的公开听证会,就是相当正常了),那套街头政治的手法变得不灵。就拿这次聂案的听证会,律师的证据和推理,不像在网络上,只要煽情就有不明就理且对社会早有成见的网民跟进帮腔甚至辱骂,你得提供严密的论证,决不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哗众取宠能做到的。当然,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运用得好,仍然奏效,只要是关键性的。但问题是现在的所谓关键性,不是你说了算,而要让大家认可。如果换到网络,你只要晒一张雪地行刑的照片,你肯定得到无数喝彩,但现在你得接受检验,而且许多人用常识也可以怀疑你说的可信度。因为在众人围观中行刑的时间作假太难,你要破解也就太容易了。我建议你登个广告,请当时在场者出来作证,不必10万巨奖,就会有人出来,说不定司法系统内部就有人向你提供线索,比如现在反腐中就有不少内部揭发的案例。你不去做这方面的工作,却要到网上来炒作,可惜。其实这也是出于无奈,我个人的浅见,雪地行刑的可能性不大。你这不是办法的办法,在网上有效,到听证会就瞎火。

再比如,有网民说:“被枪毙那天起码有几十人见证了是在雪地里,可你就找不出一个人来证明!!他的牢房里住着26个人,这26个人你不找,却找了个隔壁牢房的人来证明刑讯逼供。”这确是很好的建议,赶快去找枪决时的围观者和那26个人。问题是,你提供这样的旁证材料,在街头政治中会有效,网民会喝彩。在片面维稳时代,你通过网络也可能成功。但是今天,很遗憾,你的证据也要接受检查。我不得不说,这后一个所谓刑讯逼供证据,如果一旦认定是伪证,不仅你全部辩护的证据链断裂,你的法理逻辑基础也面临崩溃,而且甚至有犯法之嫌了。

这就是街头政治与专业辩护的差别。但问题是为什么搞成这样?我认为陈光武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你们的视野太狭窄,在街头政治中培养起来的习惯害了你们,没有意识到现在是听证会,不是你们驾轻就熟的网络混战。你们本应做足功课,进行专业的演练,而不是街头革命家那样扯嗓门喊就行了。事实上你们准备严重不足,提出的所谓疑点,在对手的文雅而且严谨的解释中,至少逼得你要写公开信来痛骂洪道德:你如果有理,用得着这样着急吗?我真的觉得这次恐怕对不起聂家了——但这又涉及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就是我昨天文章中写的,律师要对自己有准确的定位,不是“所有的官员都贪,我代理的官员都冤”,这种极不正常的试图由律师绑架法律的手段,在正常的开放的法律环境中,不灵了!

这是好事,不仅让广大网民进一步明白:律师的角色很重要,但律师本身不是法律;律师得维护正义,但律师的辩护不一定代表正义;律师运用法律保障司法公正,但律师是生意人,有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律师要回归法律,到法庭上依法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但在网络上炒作,大家可要小心了,而且(是相对前一个“不仅”啊,一个长复句,哈哈),更重要的是这标志着一个司法建设的新阶段已经到来(我认为)。在这个新阶段,律师不能凭律师的身份证实自己天然正义(本来就是伪命题,但许多人曾盲信),律师也会造谣(我就留着王才亮律师造我谣的证据,他作为律师还被新浪裁决终审“败诉”,我不是差辱王律师,其实他也做过好事,我只是要证明律师也会犯错,说得过分,甚至犯罪,对他们的话你得分析,不能轻信),律师得凭真本事吃饭,得回归专业辩护,用证据说话,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手法得慎用,因为对手也可照办。最重要的还是,律师不是万能的,不可能把杀人犯辩活,他得受法律和事实的规范。所以喜欢政治操弄的律师、喜欢用打烂仗的律师千万要小心了,你用抹黑的手段虽能激起无知(不了解情况)网民的喝彩,在听证会这样的场合却不会奏效,甚至反而会害死你的委托人。

现在可以说到聂案中陈光武们辩护中存在的教训了,实际上是一个总结,供专家和律师们参考:

1、政治操弄的方法落后于专业审理的时代。这个“新阶段”的听证会是要拿证据和严密的推理说话的,不是政治操弄的虚张声势或者说危言耸听地搞个暗示活摘器官就行,你们得花功夫找人证实确是冬天枪决,把这个搞实,“政府”就丢脸了,你们甚至“革命”有功,至少帮了法轮功的忙。但很显然,这个思路本身对刑辩律师来说已经偏了,很危险,而不仅仅是技术性问题。因为它证明的不是聂无罪,而是“政府”有问题。这真正的是发昏!更为重要的是,在专业听证会上,与即使存在的政府责任问题无关,既然敢召开听证会,就不会怕你政治抹黑,你的蛊惑人心无效。对手真正害怕是你的事实和证据。这第一点,是根本性的,有此才有下述具体的失误。

2、这个行刑时间的“作假”,你们其实证明不了司法部门的失误,因为这样的失误太低级,一个聂树斌谁会愿意承担这样的惊天罪行倒行逆施,而且这骗得过数十上百个人吗?你们到现在为止也只就照片说照片,找不到一个证人:别说司法腐败的套话,相信真有其事,这个火是用纸包不住的。不信?建议按上文的方法登广告找证人。你们为什么犯这个不合常识的低级错误?说穿了还是你们习惯了的打烂仗思路害的,以为这样能鼓动人心,把自己置于道德的高地,但问题是参加听证会的,已经不是街头愤青,也不是网络暴民了!

3、正因为这样的烂仗思路,你们自作聪明地在听证会前到网络预热,提前公布所谓的疑点,以为先声夺人,实际的结果恰恰为河北法院提示了准备的重点,能在听证会上给予有力的回击,结果是你们自作聪明丢了大脸,丢脸后又在网上辱骂洪道德,连内裤也不要。

4、许多所谓证据,在河北方面的解释下,已经证据链断裂,申诉的法理基础几近崩溃。比如出现了疑似“伪证”和妄加推测的雪地处决,本来要证明你们有理的“证据”反而成为证明你们作假甚至瞎说的证明,你们还得反过来证明你们是对的,我祝你们取得成功。

5、听证会后再来网络炒作,违规公布档案,托付“后事”,营造悲情,但常识告诉人们,你有理为什么不在听证会上提?这一怀疑,反而把你们置于被审判的尴尬地位。我希望你们总结经验,能想出翻过来的妙招。

6、在网上开始辱骂洪道德先生,这是让我最难堪的,你有理用得着这样辱骂吗?即使骂,也把文章写得好一点,结果却搞成一篇中学生也不如的烂文,让我们学文科的十分难堪。

总而言之,律师不能认为自己万能,做人其实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狂妄。谦虚使人进步,说话留有余地,哪怕是律师要讲得过分点,也要步步为营、事事有据。这需要有开阔的视野,丰富的知识,敏感的嗅觉,精湛的判断力,密切掌握社会情势,透识人心变化,特别是做人要厚道,就像著名律师说过的,律师首先是做人的问题,道德低下的只能成为讼棍。再就是到了专业化的时代,网络炒作千万谨慎,别想炒别人却把自己炒熟了!最后一句,我对聂案的结果不持立场,等待法律的判决;我关心的是律师伦理和人文承传。以就事论事的态度说,我希望陈光武律师们能取得成功。谁不想成功呢,尤其是律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