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人权至上是宪政民主之根本,民主专制之分水岭

锺国平

 

随着习近平上台,与所谓反腐风暴同时进行的是对民间"自由意识形态"的严厉打压和对人权的任意破坏,其规模与严厉性到了三十多年来的最恶劣的程度。最为极端的案例就是中共以其内部的九号文件属国家机密为理由(“党”的文件变成了“国家”的机密),拘押将该文件曝光的资深记者七十一岁的高瑜女士,并判七年重刑。此判决遭到了国内外社会的严重关切与严厉谴责。在这样的背景下,环球时报4月22日发文称"言论自由与国家安全决不能对立",高瑜侵害了国家利益,与言论自由无关。

对此,许多人发表文章对该文进行批驳,有两篇短文还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1、指出"环球时报的文章偷换“国家”和“政权”概念,自然也就毫无逻辑和说服力。政权不等于国家,政权的强大建立在文明进步的基础上,文明的前提是创新,创新的条件是自由宽容。能够被言论自由毁掉的政权,一定既不宽容也狂悖无道。" 2、指出"言论如果能破坏一个国家的安全,可见这个国家已经不安全到了何种地步,说话就能把它说死,你说还安全吗?" 两个批驳不可谓不严厉,可惜无一切中要害。

首先第一个回答认为"国家"不等于"政权"。这个观点是值得商榷的。政权本质上就是一个国家的代表,它代表国家行使主权。例如,美国总统,既是政府首脑又是国家的代表,这是美国总统的法定职能,因此美国总统发言就是代表美国发言。否则,一个在任的美国总统若随意发表个人意见,那他是难以胜任美国总统的。因此,我们不能否认政府意见就是国家意见,这其中不存在偷换概念的问题。只不过,类似于中国这样的完全丧失民心的政府,其意见不仅不代表人民的意见,而且国家意志与人民意志是冲突和敌对的。对此,我们只能说,政府已经成为人民公敌,使国家遭到绑架。其次,政权不一定必须建立在文明进步的基础上,它作为国家的代表行使国家主权,无论文明进步是否被政府当作自身的使命,政府都一定存在,否则就没有行使国家主权的机构。而"文明进步"作为抽象的概念,任何政府都会声称自己在维护与促进文明进步,不仅中共这么说,连当年希特勒政权也决不会说自己是反人类的,也照样会披上"文明进步"的外衣。第三,创新并非文明的前提,而是文明的结果。例如,文明程度高的社会,其创新多且强,文明程度低的社会,创新少而弱。事实上,文明是一种存在,其发展不需要前提,因为只要有人群有社会的地方,就有人类文明,历史学和考古学都证实了这一点,它好比人有求生与发展的本能一样,不需要有一个前提理由才会活着,而且文明的发展并没有一个象中共所吹捧的马克思主义所宣称的"普遍规律",不一定每个文明都朝文明进步的方向发展,历史上有些文明停滞不前,有些文明中途消失,只有少数文明在一定阶段是朝着文明进步方向发展的,而整个人类发展常常是由少数文明推动的。

而第二个批驳则更加显得苍白了。作者结论是,"这个国家已经就不安全了",那么这个结论不正好合了环球时报之意吗?环球时报就是要说"国家安全"受到挑战,而你在此说,这个国家不安全,那等于是支持了环球时报的说法,即为了国家安全,有必要限制言论自由。这无异于无意中在帮着环球时报说话了。

虽然我们明知环球时报的文章有错误,为什么我们却难以有效驳斥它,那么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从问题实质上看,环时的论调就是,"涉及国家利益的时候,就没有个人自由"。稍加解读一下就是:"在个人自由与国家利益之间,国家利益必须保障,而个人自由必须让位"。取与舍非常清楚。在这个问题上,中共的立场至今始终一贯,那就是:为了国家利益,个人必须牺牲一切,包括但不限于个人的自由权利,中共索要的更多。

这样一看、这样一想,“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是不是根本对立”的那个“扣”,是不是就可能解开了?

如果还是不明白?那请容我们继续论说下去。

为了让众人服从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中共一直引导与宣传"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国家",否则就是个人主义自私自利。至今这一原则仍然得到几乎所有的中国人支持,有如当年的德国人支持希特勒的民族主义那样坚定和虔诚。而这恰恰才是中共得以立足的根本。在现实生活中,虽然中共宣传的马列主义已经破产,目前所宣传的替代价值观——传统道德和爱国主义,其目的不过是要将西方价值观及普世价值排除在国门之外,但是中共却仍维持着对中国的有效统治,原因就在于在意识形态上,这个"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国家主权(含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仍然得到极为广泛的认可。人们还是认可:“国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的价值观。因为这一价值观广泛被接受,环球时报的这篇文章才能站住脚,因为大家一般都不会挑战"国家利益高于个人的自由权利"的说法。

更有甚者,绝大多数人不仅主动地接受这样的观点,而且还用一种看似有哲理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套话来说服他人:“自由是有条件的”、“自由不是绝对的”。诚然,宪政民主下的自由也不是绝对的,它有限度,但是此套话绝对不会告诉你这个条件及这个限度究竟是什么。环球时报适时利用这个空子指出这个限度就是"国家安全",并指出高瑜越过了自由的限度,即国家利益,因此,问题演变为国家安全问题而不是自由权利问题。


然而,在宪政民主之下,自由权利的限度不是国家利益或国家安全,而是其他个体的法定的同等自由权利(即在尊重自己的同时,也必须尊重其他任何一位个体, “即便挥拳,也不可以碰到他人的鼻子”),用高瑜这个案子来说,只要高瑜的行为不妨碍其他个人的自由权利,她的自由权利就不可以被剥夺,也就是说,环球时报以国家利益、国家机密为自由权利的界限与条件根本就是与宪政原则相冲突的。

由此可以推断为什么九号文件要出台:其真正目的无非就是让学生让大众继续远离宪政下的这些概念,让空话套话继续成为他们编造谎言混淆是非的工具,以剥夺公民的自由权利。"自由是有条件的、自由不是绝对的"这种断章取义的谎言,不仅给中国人民加上"自由"的枷锁,而且还绑架了这个国家。

而情况更是远不止于此,我们的自我意识也在这谎言宣传中丧失殆尽,最终我们使自己沦为统治者的工具而不自知。在集体主义精神鼓励下,我们将"牺牲小我、成就大我"作为"高尚情操"与"爱国情怀",并以"位卑未敢忘国忧"来进行所谓的自勉与互勉。我们总是深深地认同"维护国家统一"、"维护国家利益"与"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的"大局"。 随着集体主义观念的形成,我们否定了人类最基本的本质特性——自我意识。自我意识是自婴儿出生就能逐渐形成的特质,而我们在集体主义教育之下却将它埋葬。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拒绝个人主义,将之等同于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但实际上,个人主义指的是以独立的人格通过自我奋斗去发挥自己的潜能,实现自我价值,它与利己和利他没有丝毫关系。举一个我们所熟悉的概念为例:“美国梦”就是个人主义在美国的体现。

长期以来,我们无法区分集体主义与西方的团队精神究竟有什么不同。我们不了解:所谓的集体主义就是,以"牺牲自我"、"忘我奉献"和所谓的道家的"无我"的"最高"境界来消灭自我意识和否定个人的自我价值,从而使集体的利益得到保障;而西方的团队精神决不要求任何个人为团队牺牲,而是以合作为手段促成团队成员实现自我价值。

为具体说明集体主义与团队精神的差别,我举个简单例子:某团体要搞活动,在确定活动时间的问题上,集体主义精神要求活动时间必须是最适合团体的整体时间表的,如果个人的安排与它有冲突只能由个人自己重新安排自己的时间,哪怕是安排的结婚日,个人也得更改自己的计划;而如果是团队精神下的团体,它不会先确立好时间,而是由大家提议时间,最后选择每个人都能接受的时间为团体活动时间。

这里可看到两种方式的差别:

1、集体主义从不考虑个人的意见与安排,理所当然地顺从集体计划的时间,这就是集体利益优先原则;而个人主义下的团队则不会预先确定时间,由成员们自己提议时间,相互协调各自的计划表,最后得到一致意见;

2、集体主义的团体,其时间的确定往往由领导说了算,确定后没有修改余地,因此,集体下的个人必须本着集体利益为重的原则,牺牲自己的时间和社交活动,由此,个体意志被消灭掉;然而个人主义下的团队只有召集人,却没有领导,团队决定由团队成员自愿提议,大家讨论确定,谁都不需要牺牲自己的个性成全不存在的集体意志,因此,经过每个个体赞成的方案成为团体的意志,它包容了个人的意志。

3、由于集体主义的团体为金字塔结构,一切安排都由领导说了算,所以领导很方便地将自己的时间表作为做决定的基础,最后确定的活动时间一定是符合领导个人意志的,即,集体意志本质上是领导的意志,这是腐败的温床;而个人主义下的团体,其组织为扁平结构,每个人的意见都具有同等重要性,最后决定只能是各成员协商的结果,不是任何一个人的意志的体现。

当自我意识在集体主义中被泯灭之后,人对个人价值的认同变得极低,自称“人微言轻”是人们的口头禅(而这在自由主义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人将"国家利益"、"民族价值"放在至高无上的重要地位:为它生为它死。在不关乎自己的事情上,集体主义者总显得很正义,从不考虑任何其他个体可能受到的冤屈和不幸。例如,大陆根据中央经济发展计划,各城市也出台相应的城市建设规划,这种规划牵涉到经济计划和政府预算,因此也就牵涉到拆迁工作进展与拆迁补偿。于是,凡是不同意政府计划实施的个人都会遭受严重的打压。然而普通人看到的却只是高楼大厦、高速公路、花园洋房,并为“日新月异的市政美化工程”感到自豪,却不知这背后多少人被迫牺牲自己的生计与性命。

由于大家都认同国家利益为第一利益,所以,当环球时报抛出"国家安全"之类的借口时,我们最多只会说,高瑜的行为没有危害国家安全。言下之意:如果个人权利真危害到了国家安全,那么我们也没话说,国家可以处罚行为人。但这个观点是不对的,个人的自由权利根本不可能侵害国家利益,因为国家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个人的自由权利的,这既是事实,也是宪政民主的原则。我们想一下:个人自由权利不过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与匮乏的自由。请问这样的自由中有哪一个可能威胁到国家?

在宪政民主国家,自由是一种权利,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而国家领土却并不神圣,历史上,西方国家经常以国土为交易、赔偿、支付、拜爵等手段,因为它就是具有商品价值的财产,与生命无价的个人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二者孰轻孰重,从基本的人道主义精神就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来。这就是为什么说,国家利益必须排在个人权利之后,因为生命乃万物之灵,是最尊贵的,生命有其独特的人格尊严。几乎所有宪政民主国家,在历史上都有失去领土、战争赔款、被他国统治的历史,但是,他们不将这些与"荣辱"相结合,也不因此唠叨历史人物爱国或卖国,更不将被他国统治的历史贴上耻辱的标签。因为生命是第一位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只有公民的自由权利,它是生命的尊严。

宪政民主、普世价值之所以在今天如此普及,就是因为这样的信念支持着人们不惜一切代价(包括丧失国土)去捍卫自己的自由权利而来的。在1215年的的英国,贵族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而进行反叛,使英国永久地丧失了诺曼底这块原属于英国王室的大片领土;1688年的光荣革命导致爱尔兰人的反叛,最终南部爱尔兰人脱离英联邦而独立。法国为了实现民主宪政,历经90年的波澜起伏,期间多次对外战争也经历多次战败,并失去大片北美殖民地领土。

但在中国,我们既希望争取自己的权利,同时又无法面对宪政民主的最根本的原则,即"人权至上"原则,也有人称之为"人权高于主权"原则。民运人士甚至采取回避的态度,美其名曰"人权与主权没有冲突:没有主权就没有人权。"实际情况真是这样吗?错,没有主权不表示没有人权,香港就是一例,人权在港英时代远比现在有保障得多。

宪政从定义上就是保障个人权利的法律制度,从未将国家利益与个人权利并列放在首位。1215年的大宪章坚持的就是执政的合法性必须是维护个人权利的社会契约。"宪章"的本意是"权利授予书",意思是,社会地位高的人(君主)签署正式文书授予比自己社会地位低的人特定的权利与财产。由于贵族们的土地财产是国王封的,而没有协议的情况下,国王可以随时撤销分封。《大宪章》规定:国王不得任意撤封贵族和没收其家庭财产(之后延伸到每个国民),而必须遵照法律程序。它是一部保护"个人人身财产安全的协议",这就是约翰·洛克所谈的"社会契约"的雏型。1688年的英国光荣革命在当时遭到一些人的质疑,认为这是非法剥夺王权的政变,而英国哲学家约翰·洛克为这场革命提供了最为完美的注脚,指出这就是社会契约,它使得君主统治具备了合法性。社会契约,而不一定是一部被称为宪法的法律,才是宪政的真正的核心。社会契约的根本原则就是人权至上,人权保障是统治者合法存在的前提,故而国家利益只能也必须排在个人权利之后。

有读者或许会问为什么英国没有一部成文的宪法,那是因为宪法的本意是:一个国家或其他组织在被统治和管理以前确立的最根本的原则。英国建国于1066年,光荣革命的时候已经有600多年历史了,它不同于1789年的美国,美国是第一个形成成文宪法的宪政国家。当时的美国正在组建一个全新的共和国,因此,在这个共和国政府成立前先行确立了组建政府的法律——宪法,用以确立人权至上的法则。在美国,正是由于反联邦主义者的质疑声音,美国才得以在美国政府组建以前,将权利法案纳入宪法之中,明确将人权作为最高法则,即,宪法中的任何条款不得冲撞权利法案,未来制定的任何法律的任何条款也不得冲撞权利法案。

因此,无论是否有明确的成文宪法,一个宪政国家的首要法则就是"人权至上",使国家得以成立,政府得以获得合法的统治地位。也就是,宪政从最一开始就是一个国家的被统治者在确立被政府合法统治以前制定的以人权至上为根本原则的社会契约,从定义上看,宪政根本就不曾包含"国家至上"的专制统治的原则。正因如此,自由权利虽有界限,但从来就不是国家利益和国家安全。

那么一个宪政国家如何在面对外来威胁的时候保护自己国家的主权呢?这是由各国根据自身相关法律程序在人民授权之下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来实现的。也就是说,在战争状态下,某些自由权利可以根据法律暂时让位于国家利益,以维护国家主权。但是,这并不包括不在本土发生的战争,例如美国历经的多次海外战争过程中,美国本土从未宣布战争状态,因此,人权不因为海外战争而遭到限制。

在中国大陆,政府随意以国家安全、国家机密、国家利益为由剥夺公民自由和权利,在未进入实质上的和法律上的战争状态下,以一般法律取消宪法规定的公民的集会游行示威的权利、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权利,更以各种连法律都算不上的"文件"直接践踏公民的自由与权利。这就是发生在高瑜身上的事件。中共所谈"高瑜事件关乎国家安全,而与人权无关",这种说辞是典型的专制独裁政权对公民权利的剥夺与践踏。

为什么中国有宪法却无人权呢?因为中国的宪法不是国家成立以前由人民制定的以"权利至上"为根本原则的社会契约,而是中共暴力推翻前政权,擅自组建政府后,自己主导制定的出卖人民权利的"民众卖身契",这一契约表面上为了国家与民族,但是在这个借口之下,不仅民众利益被出卖,而且人民的自由与尊严也在"爱国主义"的美丽外衣下被剥夺得一干二净。

有人,包括民主人士,会以"国情论"来宣示西方的宪政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人的"主权第一的意识"无法放弃,因此中国要主权也要人权。这样的人可能不在少数,然而,谁也没说过要人权就不要主权,说的只是主权第一是抵触宪政民主的。国家利益与个人权利,虽然多数时候可以不冲突或者并无直接关联,但是,人权与国家主权只能有一个是第一位的,那就是人权。当自由人将权力交给政府之前,人权第一就是政府的承诺和自由人的要求。从宪政出现至今的300多年的历史看,以人权至上的宪政制度从英国到美国到法国,一步一步地稳步传播开来,至今已经受到90%的国家认可,这不正好说明以人权至上的宪政不会破坏国家安全吗?还有什么样的国情比这个更严重?

这300多年来,我们看到的不是宪政国家的安全与利益遭受损失,相反我们看到,在专制国家,人权遭到践踏而国家利益并未得到保护,因为国家利益只是政府领导的个人意志与利益,是腐败的根源。中共领导层利益集团,除了以国家利益为借口迫害公民剥夺全民权利之外,所做的全部是以执法名义损害国家利益、损害民族利益和危及整个民族未来的前程。

富豪榜上的人,他们的财富根本比不上邓小平、李鹏、习近平、温家宝等领导人家族的财富,真正上富豪榜的应该是中共领导人!这样的国家利益和所谓主权你为什么要维护?高瑜的生命尊严、自由权利为什么要被他们侮辱?

至此,笔者为全文作出结论,就是:人权至上的制度才是真宪政民主制度,主权至上的制度就是赤裸裸的专制制度。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