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汇点:原罪背后】前言 — 一场民主运动的诞生与落幕

 

民主党成员狄志远在接受「港人讲地」访问时,说了这一番话:

「国际标准、真或者假(普选),只是争拗过程中自己摆出来的贴纸。好像老师,(学生)字写得不漂亮,就贴个猪仔上去,但是小朋友字写得不漂亮,有主观的因素,但客观事实是否不漂亮呢?…在此呼吁,大家饮杯冻水,坐下来,回到初衷,初衷是推动民主。」( 狄志远 )

「汇点最多贱人!」嘘声随即在网路上、舆论间不胫而走。确实,狄志远曾是这个叫做「汇点」的组织一员。翻查名单,可见名字还包括刘乃强、王卓祺、张炳良、冯炜光、高达斌 ….

于是你或许会推测,「汇点」是今日建制派 / 伪民主派的温床。可是当你再多看两眼,却又会看到另一组名字:马国明、何芝君、杜耀明、吕大乐、戴耀廷….

于是你疑惑了,「汇点」到底是甚么?是甚么让这些人走在一起?他们又是否真的有一致的初衷?

让他们走在一起的道路,叫做「民主回归」。

道路的终点,在去年的 8 月 31 日。

「人大决定,标志着八十年代以来「民主回归论」所代表的改革主义路线 — 一种对中国改革抱有希望、对香港回归后逐步发展民主的乐观思潮 — 已经正式寿终正寝。」(方志恒)

「人大决议后,主流民意已不再相信两者兼容的任何可能。『占中』与其说是新生代的『民主醒觉』,同样也可说是『民主回归梦醒』。」(邹崇铭)

「香港的民主运动,到头来要由二十多岁的牵头;深入香港肌理的『民主回归』毒素,要由年轻人来清除。四十岁以上的『民主回归』一代,能不羞愧吗?」( 孔诰烽 )

「831之后,泛民的民主回归论、温和谈判路线已经破产,争取三十年,原来是一声骗局。」(无待堂)

「或许,『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也是民主回归派落幕的时候,由新一代,或许更激烈、更强硬、更对抗的社运所取代。」(蔡子强)

而起点则是在 1983 年 1 月 2 日。那天是星期天,天朗气清的香港吹着飒飒凉风。下午二时三十分,一共二十三人聚首于何文田公主道 54 号社区组织协会 (SoCO) 会址,讨论「汇点」成立大计。他们有些还是学生,有些则已是大学教授、社工、商人。这些人包括曾澍基、刘乃强、黎则奋、张玉堂、杨森、毕浩明、何芝君、马国明、杜耀明、吕大乐等。

他们成为了汇点的首批会员,也成为了首批有组织性推动香港「民主回归」的一行人。

一个星期后的 1983 年 1 月 9 日,汇点正式成立。如果你从那年一直数到 2047,数到一半恰恰就是 2015 了。而这些知识分子在 1983 年不会料到,「民主回归」的路走到这么一半,便已宣告落幕。至于那作为首个倡议者的汇点,则诚如叶健民那句半自嘲的话:「汇点是我的原罪」[1]。

很难怪汇点会被视为一种「原罪」。且看创会主席刘乃强:

所谓「香港的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是冷战思维下的产物。世上哪有一个社会可以完全不变,而且还要「五十年不变」?假若「不变」真的可以达到,港人又是否真的希望如此?

—《我们不是为了两制而两制》,刘乃强,《大公报》 2014年12月22日

创办「爱港之声」的高达斌接受《立场新闻》访问时则有如下讲法:

「民主从来不是香港核心价值,法治先系。…(港英时代)香港人就系你有你做港督,我有我做平民,我唔犯法你唔好理我。(香港人)无要求过选港督喎,你咪派来啰,你定法例我遵守到一定遵守,守唔到你拉我,我无办法,所以香港唔系讲民主,系讲法治同自由。」( 高达斌 )

中国共产党在香港人心愈低下,「民主回归」的罪孽在这代人眼中,便愈深重。

「假如没有回归,香港就不会有水货客」

「假如没有回归,香港就不会有染红的机会」

「假如没有回归,香港就不会有 23 条、国民教育、831……」

「为甚么当初要支持回归?」

为甚么当初要支持回归?有趣的是,当我们为此专题进行资料搜集工作时,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人言人殊 — 虽有人出于民族主义的热情,却也有人视 97 香港前途问题为本土民主化机会的「民主契机论」,又有人纯粹出于左翼反殖的思考,或者出于对当时殖民政府的施政不满。就如创会成员之一马国明说,殖民地政府所给予的,实际上是一个有自由无民主的社会。没有民主的自由,没有维持下去的可能。因此,他支持民主回归。

只是如今回头看,很多人会认为,汇点当年提出「民主回归」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四个字:中共统战。

「(民主回归)应该是有点蕴酿,有一些学生以外的人,可以有效的带出这些想法的人(影响了我们)。那么他们的想法从哪里来?其实是有协调的,我觉得这是中共统战的其中一个方式。」(罗永生)

「(民主回归)那是大量游说和统战的结果,目的是要制造有利收回主权的舆论。」(徐承恩)

「当年的『民主回归』派,早已觉悟『民主回归』由始至终只是中共统战的手段。事到如今,人大常委会即将颁下政改决定前夕,中共牌已摊。回看历史,就算不读1944年的《新华日报》,过去三十年已足够让香港人明白,背信弃义,就是中共本质。」(陈沛敏)

无论是因为被统战还是出于个人对民主或民族价值的追求,总之在 80 年代初,汇点于当时香港「维持现状」与及「主权换治权」的主流声音中,以「民主回归」作纲领,开始走他们所相信的民主之路。

然后,他们这个组织将会尝试草拟基本法;将会在 1984 年把这份基本法带到北京,与鲁平会面;将会在 1985 年从议政团体演化成政党,参选区议会;将会在 1987 年产生组织内首个全国政协委员;将会在 1989 年经历六四,讨论以挤提方式拖垮中共政权的可能性;将会在 1992 年在讨论彭定康「新九组」方案时,决裂;最后在 1994 年与港同盟合幷,加入民主党,完成它的历史任务。

许多年后的今日,汇点人已各走各路,位置几乎包括整个香港政治棋局:从政府高官(张炳良)到占中领袖(戴耀廷),从建制护法(刘乃强)到民间进步学者(马国明),从白宫发言人(冯炜光)到政治评论家(黎则奋),从蓝丝领袖(高达斌)到国教绝食者(何芝君)……

本来同出一辙的人们,为何思想价值在今日会如此迥殊?他们在汇点存在的十年间,经历了甚么?思想有哪些转变?是哪些人变节了吗,还是哪些人坚持?或者是哪些人变通,抑或哪些人固执?

而更重要的问题是,谈汇点,对今日的民主讨论,有何意义?

「占领运动」结束后的一个奇怪现象,是出奇的宁静。究竟运动应如何走下去?理论上应该是最热的辩题,但结果大部分讨论都缺乏针对性,讲的统统是「政治正确」的虚词。这似乎是这个运动的特点,很重视道德,会讲很多遍要坚持下去,但却很少谈怎样坚持?凭什么来坚持?坚持做些什么?

— 吕大乐, 《社会要面对实实在在的政治》

诚如吕大乐所言,雨伞运动后,很多人说要撑民主,很多人说要继续坚持。但怎样坚持?凭什么来坚持?坚持做些甚么?如果雨伞运动是你参与香港民主运动的起点,那你必须知道将要走的道路何在。如果你曾经相信「民主回归」而终于因为 831 而失望,你更需要知道,新一条路在哪里。

没有人能明言路在哪里,但最少在面向将来前,必须先回望过去。在《立场新闻》新专题「汇点:原罪背后」中,我们透过翻阅文献,与及大量前汇点人访问:马国明、何芝君、高达斌、黎则奋、杜耀明、李华明、叶建源、叶健民、卢子健及多名不愿具名的核心成员,尝试梳理那关键十年的历史脉络、肌理,加以组织、回顾,重新述说这一段重要历史。

然后,我们可以开始谈,在香港的民主道路上,今后我们将坚持些甚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