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走出大屋顶,走进互联网——民主运动新思维

公刘

 

人类正在从工业化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面对正在到来的互联网时代,中国民主人士和他们所倡导的民主运动,应该有认真的思考,找出自己的定位,找出民主运动新思路。

新的时代将彻底改变人类行为(或行动)的方式,任何大组织正在逐渐瓦解、消融,而个体生命的自由价值将得到充分释放。

我曾经读过曹思源先生的《现代文明一百例》,书中谈到现代政党的构成:大意是现代政党是一个松散的联合体,而不是像过去我们从共产党教科书里知道那类纪律严密、意志统一的组织。对照我们生活在西方的民主政治,情况正是如此。曹思源先生写这本书的时候,互联网时代刚刚开始。

如今,互联网时代正在到来,个人逐渐不再依附于任何大组织,基于理念,基于兴趣,基于专能,一种“U盘化生存”的生存状态正在形成。个人如此,民主运动也是如此。“占领华尔街”、“香港占中”就是明证。没有强有力的组织或组织者,靠的是互联网的动员和号召。不管胜败如何,确实曾经是波澜壮阔的存在。

李一平先生和他的二个伙伴,在国内倡导的“同城圈”,也是顺应互联网时代的大势,所做的一个很好的尝试。正像国内某自媒体人用互联网用语表达的:“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

说到民主运动的新思维,不得不说说海外民运的老格局。海外民运的某些领导人还沉湎于大一统、大屋顶的旧思维,他们仍然幻想建构一个海外民运的大屋顶。魏京生先生的海外联席会议,十几年前曾经就是一个大屋顶,几何海外的各个民运组织都是它的成员,我参加过波恩的联席会议,那可以说是盛况空前。十几年下来,萎缩得目不忍睹。有许多原因,最根本的是时代进步了,互联网时代摧毁了这个大屋顶。

海外凡是十几个、几十个组织联合举办的大活动,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比如“全面倒共,天下围城”,最后连一个中共领事馆都围不成。为什么?因为参与者的信息和行为模式都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到碎片化了。

海外有符合互联网时代精神的、个体的、小群体的运作的成功案例。比如德国的费、潘、彭三人合作的“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已经成功举办六届。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成立的时候,几位领导人和骨干都强调不要追求人多,要理念相同、有兴趣和专长的。这是符合时代精神的。他们没有兴师动众地聚集在世界哪个地方开会,互联网时代,打开视频,套上耳机,该讨论的问题都讨论了,该见的人都见了,又不是阅兵式,摆什么谱。联想起王希哲先生的曼谷会议,如果通过互联网召开,说不定国内外左中右的意见人士会出席得会更多,影响会更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