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扩缩鸟笼死保专制

费良勇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这个鸟笼的面积在扩大,高度却急剧降低,也可以说几何空间扩大了,言论空间压缩了,自由度大幅减小。一国两制已经被中共半吞噬,香港被纳入鸟笼之内,不再是自由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综合实力增强,中共对海外华人,特别是华文媒体的监控也更加严厉,甚至收买和干预外文媒体,鸟笼有向全球扩张之势。另一方面,中国媒体被死死控制在专制道上,绝不容许越轨,舆论空间被强力挤压,网络遭到难以想象的严密封锁,全社会各方面的弦都绷得紧紧的。何时弦断笼破,中国人才会被解放出来。

1. 香港不再是自由港

以前许多异议人士在居住国拿不到中国签证,可以在香港拿到签证回国。如今这条路已经被彻底堵死。有些异议人士还可以进入香港,但不能进入内地。有些异议人士连香港都进不去了,甚至不被容许在香港机场转机。

香港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正在经受温水煮蛙式的煎熬。若再不反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73岁的香港晨钟书局总编辑姚文田先生2013年10月被中共当局诱捕,2014年5月以“走私罪”重判10年。这是一起严重侵犯人权、破坏一国两制、干涉香港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重大事件。中共指控姚文田携带违禁品,真实原因是多年来晨钟书局出版了一系列批评中共当局的著作,如余杰的《河蟹大帝胡锦涛》,张伯笠的《逃亡者》,封从德的《六四日记》,胡平的《数人头胜过砍人头》、《独立中文笔会文库》系列丛书等,特别是计划出版余杰写的关于批评习近平的书《中国教父习近平》。

2014年8月31日,中共当局公布了其橡皮图章“全国人大”常委会“一致通过”的有关香港特首选举的决定。该决定完全无视香港人民开放选举的要求,妄图将中国内地假选举那一套搬到香港,激起香港人民的极大愤概和强烈抗议。9月28日,“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的公民抗命活动迫不得已而全面展开。香港当局的催泪弹驱散行动激起更大民愤,导致占领扩散至更多地区,演变成“雨伞革命”,持续了大约80天。占中运动向全球展示了香港人民追求真普选、追求自由民主的信心和力量,揭露了中共及港府自食其言、玩弄基本法的险恶用心和伎俩,赢得了全球民主国家对香港民主化的高度关注和支持,但也显示出香港民主化的艰难曲折。

2. 对异议人士的镇压日益严厉

习近平当局对异议人士的镇压,越来越野蛮残酷,越来越肆无忌惮。习近平政权已经摆出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同三年前相比,中国言论自由的空间变得更小,出版和网络的审查更加严厉,出入境控制更加严密,街头抗议活动几乎遭到全面取缔。以前有人身自由的异议人士如高瑜、许志永、伊力哈木·土赫等如今都身陷囹圄。

新公民运动的主要创始人,中国著名青年法学家、宪政学者和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许志永,倡导以非暴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要求中共当局给予国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并惩治腐败。2014年1月26日,中共当局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为名,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

中国维权运动的杰出代表曹顺利女士被中国警方非法拘押6个月后,于2014年3月14日被迫害致死。曹顺利长期致力于改善中国人权状况。她多次运用法律手段在个案中帮助上访和其他维权人士。她以公民身份参与联合国就中国人权状况进行的普遍定期审议过程,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交了详尽的中国上访者状况的民间社会报告。她的工作获得国内和国际人权界的充分肯定,但招致中共的刻骨仇恨。

习近平当局严禁谈论六四,参加六四纪念的人士会遭到跟踪、警告、抓捕甚至判刑,或者被关进精神病医院。2014年5月6日,一些维权人士因参与在北京私人家中的一场低调的六四纪念研讨会而被捕,他们中有著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学者胡石根、研究员徐友渔、自由撰稿人刘荻和大学教授郝建。因参加八九民运曾被关押的著名记者高瑜女士原打算参加这个研讨会,但她在4月24日就被非法秘密逮捕。

2014年下半年以来,中共当局发动了新的一轮对异议人士的镇压行动。声援香港佔中运动的一大批艺术家和市民被逮捕。郭玉闪,寇延丁,薛野等一些社会公益活动人士相继被拘押或者被限制出境。这些人士都是温和派代表人物,主张不触动当局的底线,但还是遭到镇压。凡是不对当局内俯首贴耳者,无论怎样温和,都会遭到镇压。

2015年4月 17日,71岁的高瑜女士被中共非法关押一年以后,被中共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重判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中共所说的“国家机密”就是习近平的所谓七不讲,即:不能宣传西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新自由主义、新闻自由、历史虚无主义,不得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归根结底就是死保中共一党专制和既得利益,欺骗和奴役人民。可见中共做贼心虚,不敢将“七不讲”拿上台面,也表明中共死不改悔。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只不过是中共专制的遮羞布。

2015年3月25日,四川异议人士陈云飞与其他20多人在四川新津县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后,在返回的路上被一百多名持枪特警拦截后拘押,3月26日,他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被刑事拘留关押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陈云飞曾在2007年六四18周年当天,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广告,因此遭到当局的打压,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处以监视居住半年。他也曾数次试图到北京祭奠赵紫阳而受到成都警方的控制和警告。

中共当局的所谓依法治国,最显著的特征就是给异议人士安置刑事罪名,不以政治审判而以刑事诉讼的方式来履行。中共这种做法既有利于避开外界对其侵犯人权的谴责,因为以政治和思想原因治罪被国际社会视为严重侵犯人权,也可以将异议人士污名化和妖魔化,欺骗舆论和民众。不过,中共的把戏已经被看穿,不完全凑效。

3. 禁止私下发牢骚

2015年4月6日,著名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在饭桌上的唱段被新浪微博用户上传,视频中毕福剑唱着《智取威虎山》中《我们是工农子弟兵》的选段,唱一句点评一句,其中说道:“可别提那个老屄养的,可把我们害苦了”、“地主招你惹你了”等多句嘲讽害死饿死八千万人的流氓暴君毛泽东。毕福剑随即遭到中共整肃,并被限制出境。“谁表现出讲人话的苗头,就会被赶下讲鬼话的舞台。”事实上,威虎山的土匪干的坏事远远不及井冈山的“共匪”所干的坏事。毛撒旦实乃万恶之首恶,万匪之匪首,万魔之魔王,万灾之祸根。无论怎样嘲讽谩骂,都不为过。这个家伙比希特烈还坏得多,害死那么多人,搞得民穷国弱,还卖国求荣,人们笑骂几句还不行吗?

毕福剑在一个私人场合、酒后吐真言,说的都是事实。中共整肃他,表明中共随意侵犯隐私权。习近平政权连人们私下发牢骚也不容许。这实在太卑鄙太恶劣了。

笔者2000年和2002年曾回过中国,发现到处都有人发各种牢骚,甚至直接骂李鹏、江泽民、毛贼等。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人们至少可以在小范围内随意发牢骚了。如今习近平政权重新禁止人们发牢骚,这是一个大倒退。

4. 阻止去毛化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曾长期遭到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打压和整肃。习仲勋是中共高官中罕见的比较正直、富有人性和同情心,不整人害人的人。但有其父无其子。按理说,从家庭角度,习近平应当是痛恨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但习近平从小受毛泽东思想洗脑,对毛泽东那一套轻车熟路。他上台以后更想到,如果不是毛泽东带领中共打下江山,他也不可能成为中国王。从权力政治出发,他也需要抛弃家仇,收买拉拢毛派和邓派人马,并利用毛泽东思想欺骗奴役人民。所以,习近平大谈后三十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为毛泽东歌功颂德。这就出现了逻辑上的巨大混乱。明明是抛弃了毛泽东阶级斗争那一套,才取得了后三十年的建设成绩。目前中国问题多多,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没有彻底抛弃毛泽东罪恶思想,没有肃清毛泽东的流毒,没有抛弃一党专制。

由于习近平的纵容和支持,中国不但不能去毛化,毛左势力反而日益坐大。极端的毛粉把毛撒旦看做一个神圣不可侵犯如耶稣基督或穆罕默德似的宗教崇拜偶像,对反毛者群起而攻之,甚至进行死亡威胁。极端毛派掌权,可能会建立起“伊斯兰国”那样的“毛恐国(毛撒旦恐怖主义专制国)”,将反毛者砍头示众,杀绝一切反毛者,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人。毛左派和反毛派极端对立,情绪会越演越激烈。一旦剧烈冲突起来,非常可怕。

5. 全方位思想钳制

中共从国民党失败、苏联解体东欧变色和其它颜色革命中总结的重要教训之一,就是要加强言论控制、钳制人民思想。中共以前号召人民关心国家大事,现在竭力阻止人民参与政治,鼓励民众吃喝玩乐。专制说教充满了从小学到大学的课本。报刊、网络、文学、艺术、电影、电视、甚至科学研究等都受到中共严格控制。互联网给言论和新闻自由带来极大便利,被视为上帝赐给人民颠覆专制的武器。但是,中共借助于网上柏林墙封锁自由民主网站和信息、豢养众多网络五毛,时时刻刻删除不利于中共专制的信息,发出大量维护专制的跟帖,并采用实名制上网等各种手段,将网络严密地监管起来为专制服务。

中共公开在国内大学甚至香港大学招聘和培训五毛,要求五毛们甘当中共特务、线人和打手,监视网络和民众。经中共的灌输洗脑,许多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的思想已经死亡、自由思维的能力丧失,主动迎合中共。中共如此专制腐败,据说60%的大学生竟然争相入党。入党为了什么?没有一个是为了共产主义理想。都是为了求职升官发财。有男生毫不掩饰地说:入了党,就有机会挣更多的钱,找更多的漂亮女人。

许多人拼命为中共说话。例如说:六四镇压是中共不得已而为之,没有当年的坦克清场,就没有今天的经济发展;没有中共的专制,中国就会四分五裂;在英国统治下,香港没有民主,如今香港正在实现民主,将会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中国将来也会走向民主,只是现在还不行,目前搞民主会天下大乱;腐败难以避免,西方也有腐败,美国原来比中国更腐败;反腐只能慢慢改变,为了国家的未来,民众必须容忍适度的腐败;你不把矛头对准共产党,你就有足够的自由了,自由求职、自由赚钱、自由玩乐、自由出国;中国的笼子够大了,还在不断变大,在笼子里面也可以安居乐业,富足幸福;作家不愿意为歌颂中共而写作,可以为市场而写作,但不得为自由而写作;中国的事情够多了,领导人够忙了,我们不应当为领导人添乱······

如果不保持清醒的头脑,认清中国的现实,一厢情愿对中共报有幻想,不追求真相,不触及禁区,不碰撞鸟笼边界,自欺欺人现状不错,任由中共镇压思想叛逆者,中国人将永远生活在鸟笼中,被放上砧板宰割时,最后还要说一句:“感谢党!”

2015年5月10日 写于纽伦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