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施明德宣布参加2016台湾大选

 

台湾2016年“大选”前戏启幕,民进党蔡英文一马当先,国民党3人勉强迎战,今天,一条“鲶鱼”闯了进来。曾担任民进党主席、红衫军倒扁总指挥的施明德21日正式宣布参选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施明德公布一篇长达10页的《和解是台湾唯一的路》参选承诺书,提出6大台湾迫切须要解决的问题,并指出台湾已在“当机”当中,必须重新开机,选出一位有领导力的“总统”。而他也承诺,若未来当选,将聘请各党派、以及39岁以下的菁英约占1/4席位,共组大联合政府。

曾担任民进党主席、红衫军倒扁总指挥的施明德21日正式宣布参选2016台湾地区领导人。

据报道,今日记者会选在台北徐州路市长官邸沙龙举行,背板选用已逝广告人孙大伟钦亲自拍摄,红衫军静坐是人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办公室前、振臂高呼的画面,周围布置施明德参与民主运动的黑白照。讲台正上方更挂上民进党中央党部全体党工1996年赠给施明德,一块刻有”大和解为台湾“的匾额。

施明德表示,今天是他离开监狱25年的日子,他说,他用25年时间才走到这个位子发表今天谈话,“我要向全国报告,我将争取2016的总统职位,要跟全国人民一起奋斗,让台湾走出困境、迎向未来。”

施明德说,他和许多台湾人民一样,对一次又一次的政党轮替感到失望,权力与利益的盘算充斥社会,人民不再享有对黎明的盼望,因此他决定责无旁贷待台湾走出来,在选战中与政客对决。

施明德还强调,台湾必须走出困境,不容再任由政客与财团蹂躏、争食、撕裂,最后被并吞。他说“面对独裁恐怖,面对贪腐无能,我曾义无反顾地站出来。此时此刻,我想到犹太国的本古里安,西德的艾德诺,南非的曼德拉,中国的邓小平,南韩的金大中,当国家走不出困境时,他们不得不再奋起。如今我责无旁贷!”

据调查,如今台湾前1/5的富人,拥有全社会74.7%的财富,中间族群分得25.3%,最穷的族群只拥有0.04的财富,且富人当中的前10%有钱人拿走了全台62%的财富,而前1%有钱人竟拥有高达全台32%的财富。因此,施明德强调,“我绝对不会容忍政府、政策割肉喂虎,让富者益富,贫者益贫!”

施明德提出台湾6大理想诉求:“社会大和解、政治大联合”、“两岸关系必须凝聚台湾共识”、“当选总统,立刻以内阁制精神组织新政府”、“台湾迫切需要罗宾汉总统”、“贪腐是台湾的癌症”、“立法院已堕落,新法典必须诉诸人民公投”。

不过,台湾“总统副总统选举罢免法”规定,依联署方式申请登记为“总统”、“副总统”候选人者,应于公告次日起45日内,完成最近一次“立法委员”选举选举人总数1.5%(约30万)联署。

由于施明德系出民进党一脉,有媒体猜测施明德参选会瓜分绿营选票。对此,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蔡英文20日淡定回应,她表示,她谨慎、认真看待每个可敬的对手,也会把每个参选人当作一面镜子、一种惕励,她也希望在这个选战中,大家都可以提出对人民有利的主张。

被问到施明德是否冲着她而来?蔡英文回答,“不知道耶”。至于施参选是否会瓜分绿营选票?蔡英文说,没有特别去想过,“我们还是全力以赴”。

台湾“行政院前院长”谢长廷昨天表示,国民党现在找不到候选人,如果施明德跟国民党结合,就比较担心,民进党应该要很谨慎。他也妙喻,“施明德是五段的人在下棋,我只有二段的功力,很难猜测施明德的棋步。”




施明德竞选宣言

红衫军围城时,很多人曾期盼我占领总统府,基于对民主体制的忠诚,我拒绝了。今天,我却要谦卑地向台湾人民报告,我终做为殖民地的后裔,我的祖先当过“清国奴”,也被骂过“皇民、日本狗”。年少时我立志要结束台湾的殖民地命运,使台湾成为自由、平等、博爱的国度,因此走过悲壮的戒严统治,也曾经在民主化之后渴望我热爱过的党─民主进步党,执政后能建构民有、民治、民享的大社会。

然而我和许许多多台湾人民一样,失望了。

一次又一次的政党轮替,看到一批又一批背叛了理想的政客,他们让国家在撕裂中失去了方向,台湾没有了领导。权力与利益的盘算充斥社会,人民不再享有对黎明的盼望 。

台湾必须走出困境!国家不容再任由政客与财团蹂躏、争食、撕裂,最后被并吞。面对独裁恐怖,面对贪腐无能,我曾义无反顾地站出来。此时此刻,我想到犹太国的本古里安,西德的艾德诺,南非的曼德拉,中国的邓小平,南韩的金大中,当国家走不出困境时,他们不得不再奋起。如今我责无旁贷!

在革命的道路上,我曾闪过独裁者的刀锋,终于必须在选战中与政客对决了。 我向全国人民报告,台湾有急迫的六大问题必须举国一起面对。我们不愿面对,这些问题就会变成危机。我们必须诚实以对,我相信倾全国人民的智慧与勇气,我们一定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一、 社会大和解 政治大联合

面对历史,我们都必须做诚实的小孩。我们必须承认在过去七十年间,台湾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压迫、剥削,恐怖独裁统治,省籍对立,反抗和对立。虽然戒严令早已废止,我们早已走进二十一世纪,“外省后代”和“皇民后裔”哪个家庭没有这种血缘?但是政治的操弄,特别是选举的伎俩,台湾社会仍处处隐藏着“不是压迫者的敌意”和“不是受害者的仇恨”。这些仇恨和敌意如癌症因子般常常随机突发。

在我担任民进党党主席时,我深深觉悟:一个有仇恨的个人,不会有快乐的人生;一个有仇恨的社会,不会有希望的明天。我大力提倡放下仇恨,抛弃敌意,台湾社会应该大和解。当年,国民党和部分民进党人竟然都基于党利对我大肆挞伐、诬蔑。蓝绿恶斗从此更加激化,国家意志和国家政策完全无法理性形成。台湾一直只有党意和党策,政权轮替再轮替,局势依然如故。

现代台湾人民都有原生的血统,这种血统不应该成为原罪,背负历史的罪愆!没有人必须被如此对待!和解是台湾唯⼀一的路。

台湾必须有人领导走向和解,就像南非有屠图、曼德拉和戴克拉克。心中有恨、有敌意的人,不可能引领人民走向未来。囚禁四分之一世纪后,我深深体会到恨像两刃刀,给了你求生的力量,但也割裂你,痛撤心肺。恨是无形的心囚,有恨的个人,有恨的国家,都只会自囚,自我毁灭。个人和国家都必须解放、释放。

和解是台湾唯一的活路!

但是,和解不是口号。社会的和解必须全面展现在国家机器的权力和利益的分享共治。人才和利益属于国家,不归一党所有。如果我当选总统,我领导的中央政府及国营事业,将以政策和能力导向,聘请国民党、民进党、其他人士及三十九岁以下的菁英大约各占四分之一,共组一个包容各党各派和老中青世代的大联合政府。唯有全国人民同心合力才能把台湾高高抬起!透过大联合政府,引发各政党良性改造、重组,让台湾的政党呈现新风貌,彻底终结台湾有史以来“一党独治”的垄断统治,告别“一党总统”的时代,做真正的国家总统。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