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比北洋军阀残暴得多

——六四惨案和三一八惨案的比较

费良勇

 

1989年6月4日,灭绝人性的大屠夫邓小平调动数十万正规军,使用坦克机枪达姆弹血腥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数千人死亡,数万人受伤,制造了震惊全球的六四大屠杀。整个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学生和市民的行动完全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没有冲击任何中共党政军机构,没有任何过激言行。学生们1989年4月17日提出了如下七点诉求:

一、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功过是非,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

二、严惩殴打学生和群众的凶手,要求有关责任者向受害者赔礼道歉。

三、尽快公布新闻法,保障新闻自由,允许民间办报。

四、要求国家领导干部向全国人民公开其本人及家属的实际财产收入,严查官倒,公布详情。

五、要求国家有关领导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误对全国人民作出正式检讨并追究责任,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

六、重新评价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并为在期间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彻底平反。

七、强烈要求新闻机构给予这次民主爱国运动以公正如实及时的报道。

六四大屠杀以后,中共进行了大清洗,逮捕了数万名参与示威抗议的学生和民众,其中许多工人在经过简单的审判后就遭到处决,数千人被判处有期徒刑。许多受到牵连的学生和大学教职人员被永久政治污名化并且不再被重用。数百名学生领袖和异议人士借助香港所组织的黄雀行动或者其它渠道而逃往美国、英国、法国以及其它西方国家。中共还撤销了一些支持民主运动的政府官员的职务。将近四万名政府官员被调查其在八九民运期间的作为,超过三万名中共党员的职位因此被迫调动,估计超过一百万名官员的政治可靠程度受到重新评估。同情学生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遭到罢黜并被软禁致死。在1980年代逐渐开放的人权民主政策遭到取缔。中共政府污蔑八九民运为“反革命暴乱”,禁止关于“六四”的一切讨论或者悼念行动。六四大屠杀以后,世界各国纷纷谴责中国政府以武力对付示威群众,许多西方国家决定实施经济制裁和武器禁运政策。

中共政府没有抚恤过一个死难的学生和市民,没有医治过一个伤者,没有救助过一个伤残者,还污蔑死难者是暴徒,并长期跟踪监视、恐吓迫害死难者家属。中共禁止各大学给死难者开追悼会,禁止媒体报道六四屠杀消息。全北京全中国没有公开唱出一首纪念六四惨案的哀歌。没有任何政府机构为大屠杀调查取证。中共花瓶图章“人大”和“政协”为死难者鸣不平的屁都没有放一个。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26周年了,中共依然每逢六四如临大敌,严禁谈论和纪念六四。无数仁人志士因纪念六四、抨击暴政被中共关押和流放。全中国没有建立起一个六四死难者公墓和纪念碑。中共专制集团没有一个人引咎辞职。邓小平至死没有半点忏悔。中共至今还认为血腥镇压是必要的。六四大屠杀以来,中共的腐败按几何级数增加。当今中国,官场腐败、教育腐败、医疗腐败、军队腐败······全社会大腐败。中国的污染触目惊心,许多地方的生存环境已经遭到毁灭性破坏。

北洋军阀政府是如何处理三一八惨案的?

1926年三一八惨案,起因是北京学生和市民反对八国最后通牒,要求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不平等条约。游行队伍冲向国务院,要求开门放队伍进去,执政府卫队长下令开枪,学生和市民死难者47人,150余人受伤。

惨案发生后,全国哗然。3月9日,各地舆论纷纷谴责国务院门口屠杀。3月20日,国务总理贾德耀引咎辞职,执政段祺瑞明令抚恤死者,医治伤者。3月23日,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三·一八死难烈士追悼大会”。鲁迅题写挽联:“死了倒也罢了,活着又怎么做。”后又就此惨案连续写了七篇檄文。由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的哀歌唱遍京城。段祺瑞政府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正式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311条之重大嫌疑。”《泰晤士报》称這次事件是“兽性”的“惊人惨案”。鲁迅称这一天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中国知识分子和媒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社会良知,报道真相。三一八惨案是为民国史上前所未有政府屠杀徒手学生和平民最大惨案。北平市政府随后修建了三一八烈士公墓,近万人参加了隆重的公葬典礼。多所大学修建了三一八惨案烈士纪念碑,如刘和珍、杨德群纪念碑、韦杰三纪念碑等等。

香港凤凰卫视2011年8月2日《腾飞中国》节目中说:“惨案发生之后,段祺瑞很快就赶到了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并终生食素以示忏悔。《炎黄春秋》2009年第5期杜婉华的《另一个段祺瑞》引述段祺瑞外孙女张乃惠的话说:“母亲告诉我,惨案让我外公极度悲愤不安,……他让人立即调查死难者的名字,给予优抚。他还在悼念三一八惨案死难同胞大会上,当众长跪不起。”这里指的是,三一八惨案发生五天后(1926年3月23日)段祺瑞在北大举行的“悼念三一八惨案死难同胞大会”上向死难者下跪。虽然有人指出,这两种说法都不可信,段祺瑞吃素只是与信佛有关,并非为三一八惨案忏悔。但无论如何,段祺瑞不是下令开枪镇压民众的责任者;段祺瑞明令抚恤死者,医治伤者;段祺瑞政府召集非常会议决定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段祺瑞没有干预政府机构对惨案进行调查取证;段祺瑞没有禁止媒体报道惨案真相;段祺瑞没有阻止民众悼念死难者。这些都是铁的事实。

将三一八惨案和六四惨案稍微对照一下,人们必然得出结论:与段祺瑞和北洋军阀政府比较,邓小平和中共统治集团的手段残酷得多,人格卑劣得多,道德低下得多,人道欠缺得多,言行无耻得多,罪孽深重得多。

2015年5月25日 写于 纽伦堡

(全文大约2200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