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冯海光

 

自中共“党王朝”专制复辟以来,中国正常的社会发展史被严重扭曲,从民国的一个基本成型的共和国蜕变到了一个貌似先进、实则倒退的“毛氏王朝”之中。而十年文革,把这次历史大倒退的危害发挥到了极致,中华文明、经济和环境毁之殆尽,致使生灵涂炭,人神共愤,全面凸显了这个党王朝反人类、反文明、反历史的反动本质。

80年代由邓小平主导的所谓“改革开放”,本质上是一场在经济领域重启商品经济发展道路的实验,但中共为这场经济改革设立了“四个坚持”的先决条件,致使这场很多人寄予厚望的改革,最终以89民主运动被血腥镇压为收场。

江泽民作为所谓的第三代中共领导核心,贯彻“闷声大发财”的路线,以进一步深化改革为“遮羞布”,行瓜分国有经济命脉之实,使中国的经济走入了所谓“权贵资本主义”道路,但其实质仍然是一个与资本苟合的以权力为本位的专制社会。

胡锦涛是一个“维稳不求变”的守旧派,当中国社会这个积压了各种问题的高压锅在吱吱作响时,连他也管不了的中共各级贪腐集团,一面强力镇压人民的各种反抗,一面温和安抚,时不时用些胡萝卜政策,使“高压锅”里的中国民众长期陷在互害模式的死胡同中,假劣毒食品泛滥,令人发指的各种人间悲剧和啼笑皆非的人伦丑剧不断上演。

代表着“太子党”的习近平上台,对旧有的官僚腐败集团强力执行“王氏反腐”,小至苍蝇,大至老虎,以“新四人帮”为代表的官僚系统遭到了“大清洗”式的重创,很多依附江泽民势力的官僚家族纷纷倒台,好像给民众带来了中共要建立“廉政中国”的假像。而实质上,习王反腐依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清除异己的循环表演,习作为想干点事的所谓领导核心必然拿腐败旧臣开刀,再说“消藩反腐”之风刮得越大越狠,还可博取一个“清廉为民”的好名声,在如今地方势力猖獗的中国已势在必行,所以闹得一时间中国“毛氏极权”满血复活之声,不绝于耳。

反腐只是道场,前面的路怎么走才是关键,什么才是打开中国进退危局的钥匙?在现有的腐败社会结构下,习近平与李克强妄想在经济上建立一套接近欧洲民主社会主义道路的市场经济模式,这绝对是一场完美主义的幻想,在权力坠落与经济重振的赛跑中必定失败。有的人说,习近平最想模仿的是“新加坡”模式,在独裁下搞市场经济,也有人说他最想当普京,他自己在见普京时还自吹他与普京很像,种种迹象表明,他不是想当“酋长式皇帝”李光耀,就是想当我行我素的普京大帝了。不管当政者做什么黄粱美梦,吹嘘什么大国崛起,提出什么几个自信,事实上,只要不放弃党专制,中国共产党提出的所有改革口号和意识形态新概念,都是自我欺骗与自我麻醉,而且越是寄希望于体制内的自我反腐和自我修补,越会加重这个旧体制的整体危机。

今年二月底,记者柴静自费拍摄空气污染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对中国人深恶痛绝的雾霾情况进行了深度报道,引起无数民众的共鸣与中共当局的恐慌,片中对中国形成严重空气污染巧妙地进行了多方面的原因剖析,但即使这样一部以个人名义推出的记录片,其对“雾霾”形成及其无法治理的大多数原因,也只能停留在表面层次。

现象背后是本质,目前中国形成这种空前绝后、不见天日的雾霾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三,首先是根本性的政治体制原因,中共的专制政治体制决定了中共现行的任何一部法律,在立法时没有民意基础,在实施上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连国家宪法上规定的人民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护,更何况一本所谓的“环境保护法”,在地方势力和官僚体系的阻扰干预下,形同虚设。权大于法,依赖官僚的政治专制体制,才是使中国的环境污染达到史无前例、触目惊心、民不聊生的根本原因。政治天空的“雾霾”状况才是空气严重污染的致命因素。

第二、从经济上来看,中共改革开放30余年来, 唯恐经济慢下来后导致政权不稳,片面追求GDP发展,盲目的重复建设,极力推行土地财政,大搞房地产开发,滥发货币掠夺百姓,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以及民众健康,来换取粗放的经济总量盲目扩张和出口畸形经济的膨胀,这种以牺牲自然环境和子孙后代的福祉为代价的GDP经济扩张模式,是造成当今中国环境污染的主要原因。经济领域的腐败和非人道,必然导致环境污染行为上的肆意妄为和治理上的无法无天。

第三、从文化上来分析,中国人历来尊崇自然,有着良好的宗教信靠,但中共奉行的马列毛思想鼓吹暴力破坏,藐视自然与神灵,在“十年文革”中,中国几千年来留下的文物遗产和自然环境,遭到了大规模的彻底破坏,而在鼓吹“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当今中国,拜金主义、利己主义以及地方主义,肆虐横行,物欲横流,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仅谈不上互相关怀,而是陷入互相伤害的疯狂状态,在这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社会里,何谈为了公益为了环保而自觉少开或不开机动车的善举,这种民众的自私自利与当权者推崇的党文化是一个硬币的两个面。

同胞们,雾霭问题只是中国严重的社会经济政治危机的一个缩影,是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社会治理全面失败的一个表象,雾霭问题看似一个环境污染的社会问题,但它却从多个方面折射出了中共在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全面衰败的概貌,试想中华大地的每一寸土地,早已经被中共专制铁蹄践踏得体无完肤,哪还有一方自由生活的乐土?人们赖以生存的空气、饮水和土地,经过这几十年所谓的高速经济的碾压,已经变成一个不能呼吸、不敢喝水、不敢饮食的人间地狱,而在这连饿狼野鬼也难已生存的恶土上,人们连思想的自由、言论和表达的一点自由也没有,这样一种从生存权到发展权都被这个罪恶中共政权严重压制的状况,必须得到彻底的改变!

今天要想找到中国出路问题的钥匙,要想彻底的解决中国发展模式的两难困境,要想彻底的治理雾霾,“还我蓝天”,“还我河山”,就必须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何谓“蓝色革命”?蓝色革命有三个基本的目标,第一就是要粉碎中共的专制政治体制,建立三权分立,主权在民的中华联邦共和国,使中国的政党选举、立法、言论自由置于一个有效的法律之下,让每一个从政者和公务员都处于选票、舆论和司法的监督之下,这样国家的政治天空才能如蓝天一样的清明透彻,而不是像中共当今的官场如同严重雾霾的天气一样,“伸手不见五指”。对现在的中国而言,其目标就是结束历代以个人权力为中心的皇权专制制度,建设以公民权利为基础、体现公共权力受托、委托关系并将公共权力置于全民监督之下的现代民主宪政制度。

第二个目标,市场经济的民主社会必须要摒弃官僚集团盲目追求GDP的经济发展模式,避免盲目扩张粗放经营,不再把经济发展建立在以牺牲环境资源和子孙后代的福祉为代价,通过确立私立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以及知识产权法的严格实施,激发人民的创造性,建立起以信息经济为主导,工农业为基础的蓝色科技经济。蓝色革命过程中要大力使用最新的网络和社交平台等蓝色科技,使中共这个依然只依赖暴力的统治集团,在信息经济的平台中丧失其统治的基础和合法性。

第三个目标,必须从文化上彻底的根除中共红色文化的影响,把马列毛思想扔进历史的垃圾堆,让中国的思想重新回到以普世价值为基础的蓝色文明,在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出版自由等各方面达到世界级水准,让中华文明在与民主自由价值接轨中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芒。

“红天当灭,蓝天当立”,中国历史已发展到这样一个时刻,这个社会已经被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拖到了一个千疮百孔、腐烂变味的死胡同,任何试图回归旧体制以及拿未来变革所需要的新手段来拯救,都只会使这个死胡同里变的更加肮脏和充满血腥,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破胡同前面的通道,向世界各地的茉莉花和橙色革命学习,发动人类最后一场蓝色的“大革命”,冲破这个笼罩在中国人民前进路上近七十年的中共专制铁幕!

只有这样,我们建立民主共和国的梦想,才有可能看到光明和未来!让我们海外民主运动同仁,与中国劳苦大众一起,同仇敌忾,团结一致,一定在2021年之前,完成蓝色革命的第一阶段的任务:结束中共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宪政的新中国。

不管多难,天会再蓝!!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