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共态度强硬 香港普选排除对抗者

 

中国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到广东深圳与香港立法会议员会面时直言,香港的特首普选制度是要将与中央政府对抗的“死硬派”排除在外。

5月31日,中国中央政府代表官员与香港立法会泛民主派议员的闭门会议在深圳进行,会后双方均表示没有改变任何立场:北京政府为2017年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定下的“8·31”框架不会改变,而一直要求撤回框架的泛民主派议员则表示将会在立法会表决中坚决否决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

王光亚表示香港特首普选的制度就是将与中央对抗的人排除在外,即使他们当选,中国政府也会不予任命。

泛民议员代表之一、公民党党魁梁家杰表示中央令泛民派议员别无选择,只能否决政改。

香港政改方案计划将在6月中下旬进行表决:按政府现在提出的方案,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经由中央定下的1200人提名委员会提名,再接受香港500万选民选举产生,获选者再接受北京中央政府任命。在与泛民议员闭门会晤之前,王光亚等北京官员先与全体议员见面。建制派议员退场后称会面有积极意义。

其中香港经济民生联盟(经民联)议员林健锋说,北京中央已经抛出了橄榄枝,但也表明不会在“最后一分钟”撤回规范香港普选计划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议,要求泛民不要误判形势。

王光亚表示,香港分歧的重要原因在于香港有小部分人“始终坚持反对中央”。“香港回归已经18年了,到现在之所以还出现众多这种政治上的分歧和矛盾,”王光亚说,“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香港有那么一小部分人或者一小部分政团不是以国家和香港的利益为依归。”他表示种现象在香港的主要表现就是“无论谁当选行政长官,都要反对”,并指这小部分反对派与外部势力勾结。

“这部分人是谁,你们比我看得更清楚,”王光亚说。他表示中央设计的普选框架,从一开始就是要筛除对中央对抗、破坏“一国两制”的人。

“我们是不能看到这些人当选,”王光亚说,“他们一旦当选行政长官的话,对国家是个灾难,对香港是个灾难,对‘一国两制’也是个灾难。”

王光亚表示,泛民派议员始终坚持以“捆绑”的方式坚持否决普选方案,“这个当然是很不幸。”他表示香港社会的多数都是希望2017年能够实现普选,接受并支持香港政府提出的方案,希望香港社会的正能量能发挥作用,并呼吁社会各界发出理性的声音。不过,王光亚向记者表示目前不应该对政改表决结果作假设性的提问,同时重申,无论政改结果如何,“一国两制”和维持香港繁荣稳定的政策方向不会改变,中央政府“仍然会继续作出不懈努力”。

公民党议员梁家杰在会后面对记者者说:“经过四个小时的会面,我们见到的只是双方的立场很清楚,但互相不能说服(对方)。”

“所以我们没有什么悬念的了——中央就是‘一意孤行’去筛选,不给香港人真普选,泛民议员也别无选择:坚定否决政改方案。”

民主党议员黄碧云则表示与中央官员会面是交换意见,而双方的“鸿沟相当大”。

香港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重申:“‘8·31’方案是中央非常重要的决定,不存在还没有实施就修改的必要性。”他表示此次政改表决是“拥护不拥护‘一国两制’的试金石”,因为这是全国人大在征询广泛意见之后根据基本法作出的符合香港利益的决定。

“为什么一定要拼命地反对‘8·31’决定呢?”李飞说,“那就是不尊重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决定。”

“你反对这样的一个决定,你到底把‘一国’放在什么位置上呢?就很清楚嘛。”

他又表示所谓“白票守尾门”——即空白选票比例过高时选举无效——不可行,这一点包括泛民派议员也知道。

现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则表示,特区政府不会延迟把政改方案交由立法会表决的时间。他表示“8·31”决定不会撤回或修改,现在是时候作出决定,到底是按中央框架实施普选还是沿用1200人的选举委员会来选行政长官更好。梁振英同时重申,香港的特首普选不能按照外国的方式进行,而根据“一国两制”和基本法,香港也不能单方面决定任何行政长官任命办法的修改。

“2007年以后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不是香港单方面决定的,不仅是行政长官同意,三分之二的立法会议员通过就可以,还需要人大常委会批准的,这个是我们宪制的安排。”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