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天安门母亲”促当局承担屠杀责任

 

“六四”26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中国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星期一(6月1日)通过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发表纪念“六四”惨案26周年的文章,敦促当局勇于担负前领导人犯下的屠杀责任。

本周四是“六四”26周年日,由“六四”难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群体本周一发表题为《中国领导人不可能逃避“六四”大屠杀的历史责任》的文章说,“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世纪,但真相至今仍未大白于天下,死难者依然含冤于九泉之下,难以安息。这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也是整个文明人类的耻辱。

该文回顾了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共统治下造成无数无辜死亡者的事件,以及近20多年里,六四难属们的抗争和受到的打压。文中引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3月就日本领导人应对日本侵华战争承担历史责任的问题时所说的“对于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天安门母亲”追问:“那么,同样道理,当年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在自己国家里犯下的一系列人为的乃至杀人的罪行,他们的后继者是否也要担负起由此带来的历史责任呢?”

“天安门母亲”群体代表尤维洁星期二表示,他们希望中国现任的领导人能够正视六四事件:“这么一场震惊中外的大屠杀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这是执政党的责任。我们每一年都会发出我们的声音。因为现任的国家领导人,已经不是当年的执政者。总理李克强曾经讲过,对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不仅要继承前人所创造的成就,也应该担负起前人对社会,民族犯下的罪行所带来的历史责任。作为我们难属,希望他们有勇气、担当,真正面对26年前的大屠杀”。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自数日前开始,也受到当局24小时监控。记者周二多次致电丁子霖,但电话无人接听。

六四难属张先玲星期二表示:“我们作为一名难属,首先我们对亲人的怀念和对这种屠杀的愤慨,一直没有改变。我们这些亲人含冤于九泉之下,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作为领导人,到现在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真的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对于我们家属来讲,很失望。另外,我们也说过希望不要变成绝望。但是我相信事情早晚一天会真相大白”。

26年来,中国当局对六四难属的控制没有放松的迹象,当局对“天安门母亲”群体的监控转入了“新常态”。文章披露,公安一般通过窃听“天安门母亲”一些主要成员的电话、手机掌握情况,采取措施;然而,自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居然把窃听器置入“天安门母亲”某成员家里,直接录下各人谈话的内容。对此,难属们义愤填膺,纷纷予以谴责。

张先玲说:“我说,你们这样看着我们,只能说明你领导人毫无改变。而且你是封锁不住的,现在国外掌握的资料,比我们多得多。今年又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什么大家对反法西斯战争胜利隆重纪念,就是希望这种法西斯罪行不要重演。在国内杀人比法西斯更罪加一等。你这是屠杀无辜的老百姓。既然法西斯罪行不容掩盖,六四杀人也不容掩盖”。

对于有难属家被安装窃听装置。张先玲还说:“比如我们到丁子霖家或有朋友去她家之后,他(当局)就把她家的电话线利用作为窃听器,他们去她家的时候,电话突然不通了,拿起电话也没有声音,这个时候,他可能加入了某种窃听设备。其实方法很多,可以利用你的电话,也可以利用你的手机,高科技的发展为这种卑鄙的手段服务,我也觉得很可怜”。

张先玲的儿子王楠,遇难时19岁。89年6月4日凌晨遇难于天安门西侧南长街南口,子弹从左上额射入,左耳后穿出;现骨灰存放于北京西郊万安公墓。张先玲说,本周四上午九点至九点半,她将与其他难属在万安公墓会合:“今天我们还(和警察)交涉,要求这么几条,一是你们不要干涉我们的集体祭奠;第二,你不要到人家的家里去,要求人家坐你们的车。真的关心,你可以问一下去墓地有没有车,要是没有车,你可以提供非警车,你要好好问人家”。

记者:这一次,他们准备面包车,还是什么车?

回答:不知道,各家是分开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