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杨恒均的“宽容和解”会议场外二三事

李一平

 

今年5月3号,一份海外华文小报《世界华人周刊》主办了一个会议,邀请一众自由派知识分子谈论中国政经形势。会议的海报是这样写的:“实业不济、股市虚高、环境恶化、官不聊生,听听自由派名家怎么说;包容与和解、宽容与对话,是中国社会成功转型的金钥匙。”这份小报虽然名不见经传,其主编却是大大的有名:“民主小贩”杨恒均。

杨恒均先生过去几年来写了不少博客文章,在互联网上宣传民主就是好。这些年民主思潮势不可挡,涌现大量具有民主思想的网民,杨先生在这批人中赢得了不少粉丝。但是最近几个月时间,“民主小贩”有点不误正业,大声叫卖“宽容和解”,引起骂声一片。

宽容和解本来都是好东西,但不是绝对真理。比如说,一个强奸犯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去对受害者说宽容和解,你怎么劝都没问题。若受害人不肯原谅,她是正常人,若肯原谅,她就是圣人。

但是如果强奸犯正在强奸时候,你跑过去对受害人说:“包容与和解,宽容与对话是结束强奸行为的金钥匙”,不仅受害人会骂你缺德,所有正常人都会产生向你竖中指的冲动。

目前中国的现状就是权贵正在强奸民众:强拆房子,殴打小贩,歧视民工、操纵股市、垄断市场、牟取暴利、毁坏环境、瓜分国资、滥发纸币、权贵家族集体向外转移资产、武警弹压维权者、酷刑侍候良心犯等等都是强奸的动作。这时候,杨恒均要老百姓宽容,自然会受到一些抵制。维权人士叶海燕的一篇文章代表了这种意见。

http://twishort.com/YQbic

万能的网民甚至挖掘出杨恒均过去的国安干部背景,以此解释杨恒均的反常行为。大家可以参考张鹤慈先生有篇文章: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28722

这次会议温哥华会议的主题又是“宽容和解”。杨恒均拉来一众自由派公知谈论中国形势,但是协办单位却是温哥华华人社区中的亲共团体,受邀听众多是常去温哥华中国领事馆混吃混喝的侨社代表。这种组合非常稀奇,因此我在会议开始之前,写了一篇《大外宣海外设陷阱,众公知集体赴鸿门》,道破杨的目的是借众自由派公知的声势来推广伪类“宽容和解”论调,消解国内逐步上升的革命思潮。

这篇文章在网上发表之后,杨恒均的搭档张辉很快联系上我,邀请我去参加会议。我问让我上台发言吗?他说不行,我说那我就不去了。后来一位本地社区活跃人士、作家黄先生告诉我正式会议之后,他要组织一些本地自由派人士与几位与会的公知私下座谈,邀请我参加,我欣然接受了。

我大约在正式的研讨会结束之前1小时左右到达会场。黄先生把我介绍给杨恒均的搭档张辉。 张辉与我互相寒暄几句之后,马上就给我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他说,“我给何清涟老师讲了一件事,现在也讲给你听听。何老师和她儿子十五年前在北京大学西大门外出了一场车祸。何老师一直认为是特务干的,认为普通人没那么大本事,把两个人撞飞出去好几米远还不出人命。其实特务哪有那么黑啊!是我妹夫干的。何老师当初移民就是因为这件事,我这次跟何老师说清楚了,不是特务干的,肇事者是我妹夫。”

用这个故事做开场白,稍有社会阅历的人都明白是在提醒我小心车祸啊!本想听他继续讲讲细节,但很明显他是个非常有经验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点到为止。然后马上把话题转到会议主题上来,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宽容和解”,不能再继续互相斗下去了,这次会议非常有意义之类的话。

听他讲完我哈哈大笑,然后回应了一下,“我这个人讲规矩,要文斗就来文的,要武斗就来武的。至于宣讲“宽容和解”,我就要提醒你一下,也请你转告杨先生,风险也不小。给你举个例子,几年前韩寒讲民主的时候,可是几千万粉丝的大众偶像;后来出了三篇反对革命的文章,很快就被网民当成了假货加小丑。逆潮流而动,跌得会非常惨。杨先生这几个月到处宣讲宽容和解,小心跟韩寒一样。听说现在他的“羊群”(杨的粉丝群)的根基有些不稳,要小心哪!”

说完之后还拉了一下家常,我问他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他说在加拿大住了好些年,但是美国政府就是不让他入境,认为他是中共的人。然后他说他其实不是中共的人。我听后会心而笑。既能把自己的身份亮明了,又不落下口实,看来是张先生非常喜欢运用的一种说话技巧,短短几分钟内就用了两次。

张辉介绍了新华社驻温哥华的负责人给我认识,他的名字我忘了。他说:“你这篇文章可把我害苦了!”我笑问此话从何说起,我写篇文章而已,怎么会伤害新华社?他也不正面回答,我只能这么猜想他的意思:新华社也是主办者之一,我这篇文章对会议起到了负面作用,让他们没法子作为宣传“宽容和解”的一个工具。 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张辉又对我说,“XX明年就要退休了,拜托你不要给他找麻烦了。”我说,“哪有这么严重!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就跟上级说李一平胡说八道不关你的事,你们上级也知道我一向喜欢‘胡说八道’的”。

然后张辉又去把杨恒均找来。大家握手寒暄之后,杨恒均说:“你的《变局策》在国内影响很大啊!”我说:“哪里哪里,被封死了,只能在民运维权圈传播。你的文章可以到处流传,影响才叫大啊!”

杨恒均说:“会议最后是听众提问,每人只能一分钟,你可以上去提个问题。”我说:“算了吧!”

杨说:“你可以上去提问的,但是一分钟时间我看你能提什么问题呢?”

我哈哈大笑,告诉他放心,我这个年纪的人写写文章就算了,不会赤膊上阵踩场子。

这时作家黄先生提议照个相,我就和两位照了一张。从照片上的表情看,两位都紧绷着脸,似乎还在因那篇文章在生我的气,只有我笑容满面,倒像是已经“宽容和解”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