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个中国:在一与二之间

苏起书房

 

众所瞩目的民进党主席蔡英文美国行终于开始了。她到华府以后回避不了的关键问题就是「一个中国」。

这个名词诞生于一九七二年美国与中国大陆的上海公报。四十几年来它成为绝大多数国家的既定政策。一位对台湾两党都十分友好的美国前任官员还曾在李登辉时期私下劝说:台湾最好不要试着撼动「一个中国」,因为它就像「一个上帝」一样。

简单的说,全世界现在针对「一个中国」有三种不同的立场。北京的主张是「一」。过去很长的时期它都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自二○○○年起,为了符合台湾「对等」的愿望,中共把下半句改成「大陆与台湾同属于一个中国」,但上半句仍维持「一」,至今不变。

第二个立场就是民进党主张的「二」。不管是一九九一年的台独党纲,一九九九年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或二○○七年的正常国家决议文,都使用同样的关键句:「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也就是说,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是与中国分属两个不同的国家。

第三个立场介于「一」与「二」之间。这是今天大多数国家的政策,也是国民党的立场。根据驻美代表沈吕巡的早年研究,各国政府在与北京签署建交公报时,有的完全不提台湾定位,只谈建交。谈到台湾定位者,有的完全接受北京立场,如葡萄牙、玻利维亚等十国就「承认」(recognize)「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或「一省」。

但也有不少国家虽然接受「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却借着不同的动词把北京的立场打了个折扣。譬如,英、澳、纽、马、泰等八国就使用法律意义及语气均较弱的「认知」(acknowledge),而不是「承认」。加拿大、巴西、智利、义大利、比利时等十五国说「注意到」(take note of)。日本与菲律宾表示「理解与尊重」(understand and respect)。荷兰用「尊重」(respect)。美国不仅使用「认知」,而且使用较模糊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不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这些国家都没有百分百接受北京的一中立场。它们都是不同品牌的「一中各表」。

一九九二年国民党与北京达成的「一中各表」共识,比上述国际品牌更模糊,因为它没有单一文件,只用口头表述。但由于「一中各表」与「一中」仍有连结,所以中共愿意忍受,而这个「创意性的模糊」从此开启了两岸对话。 二○○五年起国共两党的「九二共识」,比「一中各表」还更模糊,因为北京一向坚持的「一中」字眼居然消失了。跟「一」与「二」之间的其他品牌相比,「九二共识」应是离「一」最远的。

现在蔡主席领导的民进党依旧坚持「二」,拒绝「一」,也拒绝「一」与「二」之间的所有选项。这就使得民进党不仅与北京遥相对峙,与各国也有差距。过去美国官方就曾多次公开表示「不支持台独」,偶尔说「反对台独」,有一次逼急了还直接说「台湾不是主权国家」。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许多人最担心的是「二」会冲撞「一」,像当年的陈水扁总统那样。蔡主席不久前说的「维持现状」,是否暗示她承诺「二」不会再冲撞「一」,目前仍不清楚,需要她本人进一步厘清,而且将来还需要很多的作为与不作为来证明。毕竟陈总统当年温和的「四不一没有」没存在多久就被激进的「一边一国」取代了

另一个可能当然是「一」会去冲撞「二」。这在过去也有先例,但自北京强调「和平发展」后,可能性已经降低很多。未来如果「一」与「二」僵持对立,摩擦不断,谁也无法预测北京会不会改变心意。十天前美国国务院恢复多年前对北京经常做出的「弹性与自制」的呼吁,已露端倪。

各种迹象显示,美国现在最担心是第三种可能,即「一」与「二」之间会因为没有连结而中断对话。既然对话是两岸现状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中断,「现状」自然就被改变。更糟的是,以目前美中关系的敏感性及两岸关系的密切度来看,台海可能陷入难以管理的极不稳定状态,甚至拖累攸关全球互动的美中关系。最近几个月美国抓住不同的机会多次称赞或呼吁两岸「对话」或「沟通」,正反映它内心对将来两岸对话可能中断的焦虑。

如何让「一」与「二」能够找到连结点而继续对话,应是蔡主席此行最大的挑战。

(作者为台北论坛董事长、国安会前秘书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