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琳致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公开信

 

据悉,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先生将于2015年6月18日至21日对中国大陆进行正式访问。联合国的微信公众号上说欢迎大家向潘基文秘书长提问,他“将每天选取他最感兴趣的提问进行回答”。

难道潘基文先生当联合国秘书长、到中国大陆进行正式访问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个人兴趣吗?

近些年来,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越来越恶劣。很多人仅仅因为发表与政府不同的观点、表达诉求就被中共当局抓捕、关押。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竟因此被判刑十一年,至今身在牢中;八十多岁的铁流先生也因发表言论被判刑;近期五个女权活动人士也因为表达维护女权的诉求被无理关押一个多月;王登朝、刘远东、许志永、郭飞雄、唐荆陵、浦志强、李化平、袁小华、袁兵(袁奉初)、黄文勋、王清营、袁新亭等等一大批人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判刑,其中很多人被长期关押不予开庭审理、判决,有不少人在被关押期间遭到非人道的虐待,郭飞雄连续六百多天不准放风,王清营、黄文勋等人遭到殴打。在香港占中活动及各地的工人、农民、学生、市民的维权活动中,中共当局实施暴力镇压,不少人被抓捕、拘留、判刑,有的被打伤,有的被打死。山西的周秀云被警察野蛮打死后,警察竟然还当众踩住她的头发。黑龙江庆安县的公民徐纯合带着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三个几岁大的小孩欲搭乘火车,被警察无理阻截、殴打,并在不符合开枪条件和程序的情况下开枪击毙。众多公民要求当局公布徐纯合被击毙的原始视频竟被当局拘留。很多案件的开庭不准公民旁听、围观,还将前往旁听、围观的公民抓捕、拘留。等等等等。

不仅普通公民的权利受到侵犯,甚至律师在代理案件中的权利也被剥夺、受到侵犯。一些律师被非法剥夺阅卷、辩护权利,甚至无故取消资格,甚至遭到无理关押、殴打。唐吉田、王成、江天勇、张俊杰四位律师到建三江为被迫害的公民代理案件,被建三江公安人员非法羁押多日,每人被打断六根肋骨。徐纯合的亲属委托的代理律师谢阳近日在广西南宁代理案件时被打断小腿。马连顺、唐天昊、游飞翥、葛永喜等几位律师前往庆安代理徐纯合案件,竟然被当地警方拘留,并遭到酷刑虐待!

连律师的权益都受到侵犯,这个国家还有什么法治可言?

这些事件已经传遍全世界,难道联合国机构、潘基文秘书长一点都不知道吗?那么联合国机构和潘基文秘书长是如何关注世界人权问题的?如果知道,那么采取了什么实质性的措施?事实上基本上没有。香港占中活动持 续几个月,联合国机构一直没能采取实质性的措施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权。

请问潘基文秘书长在六月份访华的时候会对这些问题感兴趣吗?当然,很可能你根本就听不到这些问题,因为中共当局一定会严加控制不让你听到。

潘基文先生从2008年开始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已经八次访问中国,可是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这难道不是您的耻辱吗?您竟然还好意思再到中国来?您到底是到中国来促进中国的文明发展的还是来游玩的?是来骗取中国人民的钱财的吧?

有一句名言说:在显失公正的情况下保持沉默,就是站在邪恶的一方。潘基文先生您是要站在邪恶的一方吗?

中国当前最大、最紧迫的问题就是人权问题,中共不仅制造了中国的人权问题,而且还阻碍了其他国家的人权问题的解决。联合国如果在这方面不能采取实质性的措施予以明显改善,那么联合国机构就没有必要存在了,联合国就不要再高谈什么文明进步了,不要再打着这样的旗号招摇撞骗、搜刮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钱财。中国和世界人民不需要一个与魔鬼做交易的联合国。

中国大陆的秦永敏先生因为向中国政府申请成立民间人权观察机构却多次被限制自由,去年底被当局带走后至今不知身在何处。在各国设立人权观察机构这本来就应该是联合国份内的事。不要说什么有难度,不要说没钱,既然你们不懂该怎么做,既然你们做不好,那就让贤,或者解散联合国。

如果本人因此而失去自由,则更加证明联合国机构的无用、无耻!


中国广州公民 徐琳
2015年6月8日

电话:13751710325 邮箱:yasenwang9@gmail.com

 

 

致海外华人的呼吁书

 

本人在此呼吁海外所有心存良知、真正有心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作贡献的华人同胞,在所在国、地区的政府和联合国机构门前举牌、游行示威(病重的可在家举牌拍照),或向政府议员、联合国官员递交文书,等等,以各种方式要求联合国向中国大陆派设人权观察机构。同时,也希望发动世界各国人民以上述方式表达类似诉求,要求联合国加强在促进世界人权状况改善方面的工作。

如果这点事都不愿意做,那么以后就不要再假惺惺地装作在为中国的人权、自由民主事业做事,不要再打着这样的旗号骗取海外的经费,不要再在海内外民主圈里搅合。


徐琳
2015年6月8日

 


关于致潘基文公开信的说明

 

本人发出致潘基文的公开信后,有个别人对这个做法的作用表示质疑,一是认为联合国已经被中共当局收买了,起不了什么作用;二是认为要去了解联合国的运作机制、按它的运作机制去采取行动。对此,我的看法是:一、不管联合国是不是被收买了,它毕竟还是一个世界性的最高机构,美国、英国、法国等民主、文明国家在里面起着重要的作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人民是正义的,也是有尊严、要面子的,如果我们对他们都不抱希望,那么我们什么都不用做了,只有甘心做奴隶了。尽管他们之前所做的不尽人意,但只要大家团结一致去施加压力,相信他们会发挥应有的作用。退一万步说,即使这样做起不到作用,我们也不能保持沉默,至少我们要表达出我们的愤怒!二、联合国运作机制难道是不可改变的吗?是不是我们在跟中共专制斗争的时候也要按中共的运作机制去采取行动?如果任由他们这样继续玩下去,那么我们就只能任凭摆布了。我相信只要大家一致强烈要求,就会改变它。不斗争,就永远都没有改变。

一直以来,国内外的很多同仁都苦于不能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经常陷于一些观点之争,做事也是各做各的,既有经济上的困难,还有风险,加上还有特务的捣乱,效果都不太好。有些人认为需要成立组织,但在国内成立组织有风险,还有派性之分,国外虽没有什么风险,成立了不少组织,却也没能发挥多大的作用。这主要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途径。我认为这个针对联合国的公开信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谁都能做,也应该去做,它避开了派性之分,成本、风险也不高,也不怕特务的捣乱,国外的同仁可以去举牌、游行示威,可以去向联合国或各国政府官员递交文书,国内的朋友转发就行了,当然敢举牌就更好。诉求就是要求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越是中共不想做的事情,就越是它的痛处,我们就越要用力抓住。只要大家都抓住这一件事情去做(当然也不是说其他事情就不要做了),影响大了,我相信会有效果的。即便这个事情不能落实,也能迫使中共在其他事情上作出妥协。美国等等民主国家一贯标榜、声称维护正义,难道他们真的不要脸吗?对这件事不予理睬,他们以后还好意思那样标榜、声称吗?我相信他们不会像中共那样无耻。

本人早就声明永不参选政府的行政长官职务,我没有任何的个人政治企图。此生只为自由民主,砍头也不回头!

由于各种原因,很多人的维权、与专制斗争的事迹没能写进公开信中,在此表示歉意。

凡是不支持这个事情的,海外人士不去举牌、游行示威或做其他相关事情的,以后不要再在民主圈里面混!不要再打着自由民主的招牌骗人!


徐琳
2015年6月9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