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革新保台派」的终结

许剑虹

 

这一次的六都大选结果,虽然尚未决定整个中国国民党的命运,但是却似乎可以去定以马英九为代表的「革新保台派」,在传统蓝绿板块即将崩盘的今日台湾政治生态下即将难以避免的走向终结。简而言之,就是那个延续蒋经国路线的中国国民党,在这一次的选举中已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全军覆没,未来的台湾将不会再有任何一个捍卫传统中华民国立国精神的政党存在。

然而在讨论这一个问题以前,我们还是要先了解一下到底什么是「革新保台派」,乃至于从1971年开始,「革新保台派」在台湾乃至于中国国民党的政治发展史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什么是「革新保台派」?

「革新保台派」诞生于风雨飘摇的70年代,也就是中华民国先后历经钓鱼台事件、尼克森访问中国大陆、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中日断交以及中美断交等一系列外交挫折的时代。随着中华民国作为中国合法政府的代表地位,在国际社会上遭到了全盘否定,传统中国国民党的国家论述无论是在海外华人社会,或者是在台湾岛内都遭遇到了全面性的挑战。

首先,在以美国与欧洲的海外华人社会里,出现了以推动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并且推动台湾「回归」大陆,接受中国共产党统治的「中国统一运动」,主要参与者为信奉毛泽东思想的台湾与香港「左派」留学生。与此同时,还有另外一批反对国民党,但是也不想接受中共统治的台湾本省籍留学生与知识份子,也开始在日本与美国推动以让台湾走向与中国大陆永久分裂为目地的「台湾独立运动」。

面对此一腹背受敌的情况,曾经与「左派」还有「独派」一同举办保钓运动,但是在信仰上却仍旧追随中华民国的留学生们愤怒了,开始组织起各种行动起来捍卫国家的尊严。这一群支持政府的「右派」学生,于1971年12月2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召开了「反共爱国会议」,并且通过决议组织「全美中国学生反共爱国联盟」,以与「左派」还有「独派」进行斗争。许多先后在中国国民党、新党与亲民党等泛蓝政党担任要职的人,包括马英九、沈君山、李庆华、苏起、张京育、关中、魏镛、陈长文、焦仁和、赵少康与郁慕明等人,都曾经是这个「全美中国学生反共爱国联盟」的会员。

自从这个简称为「爱盟」的团体在美国诞生后,「右派」学生们便顺应着时代的潮流,在保卫钓鱼台与联合国席位的争夺战中与「左派」学生们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双方时常在美国的街头上演全武行,不打到对方头破血流誓不罢休。接下来,面对首要盟友美国与中共建交的趋势,参与过「爱盟」的归国学生们又在岛内发起「团结自强」运动,以提升国人对政府的认同与向心力,帮助台湾人民渡过了那一段风雨飘摇的历史阶段。做为政府的靠山,「爱盟」的学生也针对台独人士发起了「爱乡更爱国」运动,呼吁台湾同胞们在热爱乡土的同时,不要忘记自己身为中华民族一份子的荣誉与责任,应该坚决拥护「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政策。

然而,由党国大老第二代,乃至于中层还有基层眷村子弟所组成的「爱盟」,在台湾的政治发展史上扮演的角色,并绝对不是,或者至少不只是中国国民党在海内外的「打手」而已。尽管「爱盟」成员们坚决的与中共还有台独站在对立面,但同时他们也绝对不是类似于宋美龄与沈昌焕等党内老一代的「保守主义者」,因为这一群有海外留学经验的知识分子,也非常明白国民党的传统意识形态已经跟不上时代。比起亲身经历过国共内战的父母辈而言,「爱盟」世代们显然更知道随着中共日益走向改革开放,乃至于美国在外交上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汉贼不两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亲眼目睹南越政府因遭到美国抛弃而覆灭,并导致大量越南人民沦为船民的他们,更加了解一个政权的统治者若要是不能够与自己统治下的老百姓站在一起,就难以避免遭到唾弃的下场。在这样的思维主导下,他们虽然嘴巴上仍喊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但内心却早已经知道保住台湾这块「复兴基地」,才是维系中华民国生存发展的根本道理。而若想要已经承认中共的美国,继续坚定的依循《台湾关系法》的精神守护台湾,国民党就必须要进行大幅度的政治改革,由原本的列宁式刚性政党路线往欧美国家的自由主义柔性政党路线调整。

也就是在这些党内青年世代政治精英大力推动下,蒋经国才于1986年6月的国民党12届3中全会中提出了「革新保台」的战略,等同于正式宣告中华民国的国策由「光复大陆」转变为「固守台湾」。一年后,蒋经国总统宣告台湾、澎湖、金门与马祖地区解除戒严,开放了党禁与报禁,并且允许老兵返回大陆探亲,开启了中华民国的民主转型之路,这在笔者看来,毫无疑问是「革新保台」派对国家发展最大的贡献。随着时间的发展,1949年随蒋中正到台湾,还念念不忘「反攻大陆」的党国大老们逐渐雕零,由「爱盟」成员所组成的「革新保台派」成为了中国国民党内外省精英的主要代表。

走向分裂的「革新保台派」

尽管「革新保台派」获得了国民党的重用,然而蒋经国于1988年去世的时候,却还是因为年纪还太轻,乃至于政府方面更重视接纳本土精英以延续中华民国在台存续正当性的原因,他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获得总统职务。随着中华民国国家统一委员会的成立与《国家统一纲领》的制定,以陈长文、焦仁和与苏起为主的「爱盟」成员,都在李登辉的领导下,直接的或者间接的为两岸政府的重新接触立下大功。若要是没有这一批当年在海外,直接与「左派」学生互相呛声的「爱盟」学生努力付出,就不会有1990年的《金门协议》的签署,也不会有1992年的香港会谈与1993、1998年的两次辜汪会谈。言之,海峡两岸之间能够在台湾提出与中国大陆所默认的「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共识下,展开接下来一系列的经济发展与文化交流,从而不至于脱节于后冷战时代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潮流。

不过,这一切的光景都在李登辉于党内挑起「主流」与「非主流」之争后而宣告结束,因为原来走「革新保台」路线的国民党中生代精英们,也开始出于不同的考量,而选择与「主流」或者「非主流」站在一起。包括郁慕明与赵少康在内等意识形态上,比较倾向国民党传统路线的「革新保台派」而言,李登辉出于党内斗争的目的而向民进党与分离主义妥协的行为,早已违反了其身为中华民国总统与中国国民党主席所应有的民族主义立场。

因此,在1993年新党脱离了中国国民党以后,追随「非主流」的「爱盟」人士也跟着脱离了「爱盟联谊会」,另外在台北成立「中华民国反共爱国联盟」,以延续其当年在海外对抗台独的精神。然而,包括马英九在内的大多数「爱盟」人士仍然选择留在「主流」的「爱盟联谊会」,效忠李登辉政府,因为他们比任何人都了解,在后冷战时代的台湾,去过度强调民族主义对于维系中华民国的生存发展是一点价值都没有的。

毕竟,随着中共不再追寻共产主义的路线而改走市场经济,想要让台湾人民持续支持国民党政府的方法,就是想方设法的凸显他们与大陆人民的「差异性」,而不是「相容性」。本来在保存中华传统文化方面,就已经比大陆还要良好的台湾,若还要持续推动中华民族主义的教育,并且让台湾老百姓产生与大陆人民「同仇敌忾」心理的话,只会让70年代海外留学生大规模「向左转」的情况在国内重新上演而已。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当时山姆.杭廷顿(SamuelHuntington)的「文明冲突论」(Clash of Civilization)对美国决策者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所以一个强调中华民族主义的台湾,将落入遭到重要盟邦抛弃的下场。出于这些考量,「革新保台派」虽然大多数都来自于外省籍家庭,而且也都有浓厚的中华民国情节,然而为了让这个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国家继续存在,也只能持续对李登辉的「去中国化」与「本土化」政策视而不见。可惜的是,他们对李登辉的容忍,最后还是让台湾因为在1999年搞出的「两国论」而同时与中共跟美国的关系陷入紧张,同时也让国民党因为分裂而输掉了2000年的总统大选。

重新整合的「革新保台派」

伴随着陈水扁的上台与李登辉辞去党主席,「爱盟」的成员们又重新在「泛蓝」这一个新的共识下团结在一起,一同与以民进党、台湾团结联盟还有建国党为首的绿营争夺台湾的执政权。表面上,这些分别为国民党、亲民党与新党工作的「革新保台派」因为反对民进党的台独路线而走在一起,甚至与过去的头号大敌人,也就是中国共产党都暂时放下了意识形态的差异,携手合作抵制分离主义。可实际上,「革新保台派」的初衷并不是要推动所谓的「第三次国共合作」,因为他们深知这样的结果只会导致中华民国的灭亡,因此「革新保台派」在海内外所参与跟推动的「反独促统」运动,从头到尾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对于「革新保台派」而言,他们所最害怕的仍然是中华民国的灭亡,尤其更害怕陈水扁以中华民国总统的身份,大力推动海峡两岸的交流,甚至于直接促进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统一。自从陈水扁在2000年5月20日发布了「四不一没有」的宣言后,这位民进党出生的总统透过展示北京方面写给他的纸条,乃至于不断提出想与中共领导人江泽民见面的方式,希望加强海峡两岸的接触与和解。然而,对于「革新保台派」而言,他们所最害怕的其实并不是民进党走激进台独路线,因为留学美国且熟悉国际事务的这批精英比任何人都了解,台湾如果真的走法理台独路线,会遭遇到来自于美国的压力。

事实上,他们所最害怕的,是台湾在民进党的领导下成功的与中国大陆实现和解,无论其最后的结果是台湾在获得中共的默许下取得一定程度的独立性与国际地位,或者是在「一国两制」的条件下走上统一。「革新保台派」比任何人都知道,他们无论在中国大陆还是台湾都是属于少数的「西化派」,无法如同共产党或者民进党那般,与来自基层的草根取得太大的社会共鸣。

所以假若民进党真的与共产党取得了和解,这首先意味着他们这一批「外省精英」在两岸谈判中扮演的角色会因为中共领导人不需要他们而被牺牲掉,同时他们在未来台湾的一切民主选举中,也可能会遭到选民的全盘唾弃。因此,这段时间他们的任务,就是极力避免民进党政府与中共达成任何的和解与接触,以确保中华民国这个「革新保台派」费尽一生心力所捍卫的国家同时在台湾与大陆失去存在的价值。

在许历农与梁肃戎等经历过国共内战,并且与许多老一代中共「建国元老」们有「共同语言」的国民党大老们的来回奔波下,意图说服大陆相信以陈水扁还有吕秀莲所代表的民进党,是顽固抗拒统一的死硬台独份子。这一招对于参加过青年军的江泽民,乃至于许多早年曾经走过「第二次国共合作」,有过与国民党共同抵抗日本侵略者记忆,并且渴望「第三次国共合作」的中共老干部非常奏效,很快的就让大陆做出了疏远民进党的选择。

遭到了对岸的疏远后,感受到自己遭到「泛蓝」阵营联合中共出卖的陈水扁,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条道路,那就是回头去拥抱「深绿」的台独支持者,开始与中国大陆还有岛内的「统派」势力进行针锋相对的对决。考量到当时美国总统小布希(George W. Bush)已经在计划包围中国大陆,「革新保台派」自然不会让民进党利用这个机会,去取代昔日的国民党成为自由世界在亚洲围堵中共的战略伙伴地位。于是,中国国民党、亲民党与新党利用了在立法院席次上的优势,多次的杯葛了美国向民进党政府建议的「六千一百零八亿」军购,其目的并非真的要停止台湾对美国的军事采购,而是要阻碍民进党与华府建立起有效的军事合作关系。

从美国人的习惯来看,作为执政党的民进党显然比作为在野党的泛蓝阵营有更多的责任与义务确保军购案的推行乃至于建军计划的实施,因此「革新保台派」的做法,也确实很成功的降低了小布希政府对陈水扁政权的期待。也只有留学过美国,深深了解美国人逻辑思维的「革新保台派」,能够在确保华府不至于完全抛弃台湾的前提下,成功的让美国政府减缓了对民进党政府在国防建设上的支持。

走过冷战时代的苏起,抓住了华府恐惧台湾拥有核子武器的心态,透过公然在立法院指控陈水扁正在研发核子武器,以作为与美国谈判并争取其遭受贪污指控的亲属获得政治庇护的筹码,近乎瓦解了华府与台北之间一切的政治互信。  失去了北京与华府这两大外力的支持,惊慌失措的陈水扁唯一的选择,就是更激进的走台独道路,发起各式各样的统独与入联公投,以巩固「深绿」基本盘的支持,从而让民进党政府的格局越走越小。在2007年,也就是民进党政府即将下台前的一年,原本在李登辉时代代表「非主流」与「主流」的「中华民国反共爱国联盟」与「爱盟联谊会」终于达成了和解而重新走到了一起,为「革新保台派」的重新执政做最后的准备。

从执政到瓦解的「革新保台派」

2008年,以马英九为代表的中国国民党重新获得了执政,象征着「革新保台派」击败了台独基本教义派,取得了空前的胜利,然而这样一个伟大的胜利,却也因为「革新保台派」与台湾基层社会脱节太久,而逐渐退色。「革新保台派」的人,绝大多数都是70年代到美国留学,80年代回到台湾担任公职,然后于90年代负责主导两岸事务的政治精英,他们身上有着老一代国民党本土派,乃至于任何一位民进党人都不可能拥有的国际观。由于在「革新保台派」接受教育,乃至于返国出任公职的时代,正是美国再冷战中凭借着意识形态的优势战胜了苏联的时代,因此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历史终结论」对他们的思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大多数「革新保台派」都相信,只要台湾能够在他们的手中继续深化并发展普世价值,进而建设为如美国前总统小布希口中「自由民主的灯塔」,最后势必会以优越的政治制度,吸引大陆人民的支持而成为国共斗争的最后胜利者。自从2005年连战访问大陆以来,越来越多厌恶中共一党专政制度,并且向往中华民国的年轻一代大陆「国粉」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也确实让「革新保台派」没有理由不相信这一点。然而,他们同时也深知2008年与1978年的时空环境已经不同,毕竟大陆已经成为了世界上仅次于美国与日本的第三大经济体,台湾若想要避免在逐渐走向统合的全球经济体系中求生存,就不可能不与中共打交道。

所以,马英九还有苏起等在李登辉时代追随「主流」路线的「革新保台派」与包括胡为真、冯寄台、袁健生、李大维以及沈吕巡在内的外省二代少壮派,为台湾打造了「不统、不独、不武」,在政治上以维持现状为诉求的两岸路线。

对外,他们则走「亲美、和中、友日」的路线,明确的告诉华府、北京与东京的决策者,台湾将会在经贸与文化上加强与中国大陆的来往,但是在政治与国家安全事务上,仍然会紧密的追随美国。从外交路线的角度来看,「革新保台派」与李登辉的外交路线最大的差异,就是在于日本在两岸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相对降低了许多,这可能与他们的父执辈参加过抗战,乃至于本身组织过保钓运动的历史有关。这也是为什么马英九政府在执政初期,都曾经因钓鱼台主权争议乃至于台湾的主权地位与日本产生过激烈碰撞的原因,不过出于维护美国重返亚洲的政策,双方仍然没有全面闹翻。

然而,马英九这套在大方向上正确的两岸、外交与国防战略,却无法弥补「革新保台派」对国内事务的陌生与无知,自然而然让他们从一开始,就与台湾社会,尤其是中南部的草根阶级还有年轻族群产生隔阂。传承了父执辈灵活外交手腕的「革新保台派」,同时也遗传了许多老一辈的「大老心态」或者「贵族心态」,对待被他们视为「精英阶级」以外的人,尤其是年轻族群,呈现的都是一种十足的傲慢姿态。若「革新保台派」是以傲慢的姿态,对待年轻一代的绿营支持者的话也就算了,他们最大的问题是对待支持国民党的年轻人反而更为疏离,甚至没有想过培养接班人的问题,也就难以让「革新保台派」最后变得一点也不「新」。

一个同时是「革新保台派」优点,也同时是他们缺点的问题,就是在于这批精英太过于重视西方人那种「一切按照规则来」的处事模式,所以并没有利用自己掌握执政优势的机会,去大幅度调整教科书里面的「去中国化」教育。所以,在马英九执政的七年多时间里,年轻族群所接受的教育,可能比李登辉与陈水扁时代所接触的历史教育还更贴近所谓的「本土史观」,这也很自然的让「八年级」与「九年级」世代的青年与国民党的思维越走越远。

随着美国因推行「重返亚洲政策」,而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日益紧张,原本希望以《东海和平倡议》来打模糊战的马英九政府,也终于面临到被迫在钓鱼台问题上,选择与中共或者日本站在一起的问题了。马英九政府从「革新保台派」在「保台重于统一」的思维逻辑下,藉由与日本签署《台日渔业协议》的模式表态与美国还有日本站在一起,但是却因此得罪了岛内的「深蓝」族群还有大陆的「国粉」。大陆的「国粉」支持国民党的原因,就是在于国民党提供了他们一个反对共产党的同时,不至于去背叛中华民族主义与维持国家领土统一的选择,而马英九在钓鱼台主权问题靠拢美日的选择,在这些人看来是背叛民族大义的。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马英九虽然让大陆人民有了来台湾观光旅游乃至于求学,学习台湾民主经验的机会,但是却没有在行动上根本遏止有台独倾向的群众歧视对岸来台人士的歪风,从而让「国粉」们对中华民国由原本的拥护走向唾弃。同时,许多的「深蓝」人士,包括以新党主席郁慕明为代表的原「非主流」系统的「革新保台派」,在目睹大陆自1979年取得的各种军事与经济成就后,也慢慢调整了昔日的「亲美反共」思维,主张走「国共和解」的路线。毕竟不是每一个「革新保台派」的人,都如同马英九一样把民权主义主义看的比民族主义还要重要,尤其是看到美国的民主制度在小布希时代所经历的一系列衰退与台湾的政治乱象以后,更是加深了他们「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看法。

所以,以新党为代表的「国共和解派」,虽然没有与「革新保台派」正式撕破脸,但是却也开始频频对马英九的「不统、不独、不武」还有「亲美、和中、友日」战略提出挑战。与此同时,马英九又因为想要实现「党内民主化」的目的,而于2013年9月向立法院长王金平动刀,从而得罪了以连战、江丙坤与吴伯雄为首的国民党「本土派」人士。

从这些角度来看,马英九政府其实早在2014年3月份的「太阳花」学运爆发以前,就已经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界,哪怕过去曾经跟着他一起在海外与「左派」还有「独派」斗争的同志都已经与他翻脸。因此,当蔡英文暗中所推动,由林飞帆与陈为廷所主导的学生运动占领了立法院与行政院时,没有太多的蓝色政治人物出来为马英九护航,反而还是要靠来自于美国方面的支持与维护,才让政府暂时稳住阵脚。尽管马英九政府在以包道格(Douglas H. Paal)为首的一批前美国驻台官员与学者的支持下,暂时压制了「太阳花」的学生,但是却同时也凸显了「革新保台派」到了这个时候,背后也只剩下美国人支持的尴尬局面。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在于过去「革新保台派」在阿扁时代,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曾经无所不用其极的阻碍民进党政府推行针对大陆以及美国的政策,给予了蔡英文利用民粹主义打击马英九政府的一个正当性。过去在陈水扁执政的八年内,「革新保台派」曾经大力反对民进党政府的六千一百零八亿军购,然而到了马英九执政的前四年,台湾就已经对美国购买了近五千亿军购的武器,难免让理性与客观的人士质疑起这些精英的「双重标准」。

因为民进党没有什么手腕去离间这些「革新保台派」与美国的关系,而且他们也没有在立法院内掌握席次上的优势,因此采用民粹手段去离间国民党与中共政权的关系,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选择与做法。虽然「太阳花」学运最后没有成功的推翻马英九政府,而且这也并非蔡英文号召此一学生运动的真正目的,然而民进党所采用的这个手段,还是在最后瓦解了台湾民众对国民党政府最后的一点信任。台湾人民开始相信,两岸的交流不是不可以推动,《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也不是不能够签署,但是就是不能够让代表权贵而且又不知基层疾苦的国民党政府去推动与签署。这样的一个思维,充分的反映在2014年的六都选举上,其结果不只是造成主张「亲美反共」路线的「革新保台派」被歼灭,就连主张与大陆扩大交流的「国共和解派」与本土派,都一同遭到了重创。

进入「后革新保台」时代

马英九,连带胡志强等众多国民党第二代外省精英的失败,象征着国民党「革新保台」路线的彻底失败,虽然还有一个郝龙斌能够在党内发挥一些作用,但是想要在2016年赢得选举几乎已经不可能。王金平虽然看似在选举中毫发无伤,但是他所领导的国民党「本土派」,乃至于整个中国国民党是否还能够生存,端看其2016年的立委选举表现,若要是连立法院都失守,这个华人历史最悠久的政党恐怕将正式宣告终结。

然而,无论中国国民党是否会灭亡,至少可以确定「革新保台派」在这一场选举中已经全军覆没,并且随着第三代外省青年走向「本土化」的发展路线而永远不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平心而论,「革新保台派」毫无疑问是中国自19世纪末展开洋务运动以来,素质最高,能力最强而且又手段最灵活的一批政治精英,有许多主观与客观的原因让他们得以有机会超过自己的前辈。首先,中华民国政府虽然已经于1949年因失去大陆而退守台湾,但是在「革新保台派」成长的岁月里,却仍旧保有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且是世界所承认的中国正统代表,因此他们显然较清朝末年的洋务派更有大国的自信。其次,美国出于其建国的理想主义精神,乃至于吸收外国学生为其本国服务的现实主义目的,对于由国民党派送到美国的第二代外省精英进行全方面的培养,让他们能够在一个比欧洲更自由、多元与开放的环境中学习新的知识。

尽管在「革新保台派」归国服务后,还有许多国民党的年轻干部或者支持者前往美国就学,但是随着中华民国再国际上的地位日渐滑落,乃至于美国将重点培养对象转往大陆学生,台湾想要继续产生这类精英的机会已然减少。而随着马英九的「革新保台」路线走向失败,未来的国民党就算还能撑过2016与2020年的挑战,可能也不会再像过去一般如此重用有留美经验的外省青年了。

当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影响力,至少在经贸与文化交流上的影响力超越了美国以后,拥有在对岸留学经验的新一代青年,将可能取代过去的「革新保台派」,成为台湾各大党派的「当红炸子鸡」。作为中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西化派」,「革新保台派」保卫中华民国,并且希望以台湾作为向华人世界输入民主、自由、人权与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实验基地,出发点绝对是良善的。从台湾的角度出发,推行政治靠美国,经济靠大陆,乃至于走「不统、不独、不武」的维持现状政策,也是没有错的,然而「革新保台派」却在推行这些战略的手段上完全失败。

「革新保台派」之所以失败,就如同1949年国民党在大陆失败的原因一样,在于过度的迷信西方的政治体系与价值,而忽略了自己脚下所踏着的土地,无法与基层还有草根的群众发展出相互依存的关系。他们并不是没有百般尝试让那些国家立场上与自己南辕北辙的绿营青年接纳自己,然而不懂如何与基层草根打交道的「革新保台派」,采用的手法却极为笨拙,最后不仅没有拉拢到敌人,反而还把朋友给通通得罪光了。就连对「第三次国共合作」一度抱有深切期待的中国共产党,也逐渐发现原来国民党高喊了那么多年的「反台独」口号,不过就是想要让自己能够继续赚大陆的钱去购买美国高额武器的一种手段而已。共产党逐渐的发现,只有透过把民进党塑造成死硬台独份子,想方设法的让共产党与民进党无法接触,国民党才会基于大陆的「统战需要」而有生存的机会,进而在大陆的官员还有两岸的民众之间找到「左右逢源」的机会。

有了这么一翻新的体悟,习近平当局自然而然做出了对马英九政府保持距离的机会,同时也更不愿意给马英九前往北京出席APEC会议,以消费大陆来塑造自己「历史定位」的机会。尽管到了最后,民进党是用极为卑劣与无耻的手法,在2014年的六都选举中赢得胜利的,但是若要是了解在陈水扁执政时代一些「革新保台派」的作为,人们要用对这些精英产生同情似乎也有点困难。即便,「革新保台派」们存有一个延续自父执辈的一个最高贵理想,那就是让国父孙中山先生的理念再度回到大陆去,然而他们恐怕在客观上恐怕无法阻挡中共的崛起,乃至于外省世代在台湾逐渐雕零与消失的政治现实。

那么,假若民进党的蔡英文在2016年获得总统地位,是否会继续接替马英九走「革新保台」的路线呢?或许蔡英文本身是有这个想法,但是各种主客观的条件似乎不会允许她那么做。客观条件方面,现在的国际局势与2008年又有了非常大的差别,中共似乎比当时又更强大了一些,而本来想要「重返亚洲」的美国又因为伊斯兰国的叛乱而必须要回头去处理中东事务,台湾的重要性也自然会大幅度的下滑。

虽然马英九在执政时代,为台湾奠定了一些经济上的成就,但是这些成就在还没有累积到让台湾足以有与大陆分庭抗礼的能力时,就已经遭到了民进党从中作梗而不得不半途而废。陈水扁恶搞了八年没有把国家搞垮的原因,在于他还有两蒋遗留下来的一些老本可以吃,而未来蔡英文执政后,她则似乎只剩下马英九的老本可以吃,让台湾想要维持政治上的实质独立国家地位更为艰辛。最后,则是蔡英文虽然有留学英国的背景,但是她背后的幕僚团队的国际事务历练还是远远不如「革新保台」世代,而「太阳花」学运的世代又是台湾教改下的牺牲品,更是没有任何的能力与经验协助民进党发展外交与建设国家。

所以,笔者的结论是整个「革新保台」的路线到了2014年已经正式宣告走到尽头了,未来无论国民党能否继续存在,都不可能再依靠这个路线来带领台湾,更何况是从来就与这条路线相背离的民进党了。

结 论

人们可能会痛恨「革新保台派」的骄傲、自大、狗眼看人低与崇洋媚外,甚至难以理解这批人为何如此缺乏「世代交替」的观念,但是却不可否认他们在台湾是最后一批还算既有「中心思想」,又有政治手腕的一批人。与「革新保台派」同时间登上历史舞台的民进党人士,如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游锡坤与吕秀莲等人虽然也有非常强大的「本土意识」,但是他们在外交与两岸议题上的操纵,就显得非常差劲。至于更年轻的「太阳花」世代,则是一群标准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虚无主义者」,因为直到今天都还没有人知道这些人的「中心思想」到底是什么,若要是笔者硬要找一个属于他们的思想,可能也就是「打倒马英九」而已。这些年轻人甚至也并不是所谓的「大福佬沙文主义者」,这点从他们为了想办法瓜分本省人连胜文的选票,不惜以制造假历史呼吁网路上的泛蓝网友把选票投给外省人赵衍庆的行为,就可以看出倪端。

「革新保台派」在海外参与保卫钓鱼台运动,并目睹中华民国被赶出联合国的画面,并因而产生的「国破家亡」使命感,在「太阳花」青年的身上看不到,就连老一代党外人士蹲国民党苦牢的经验,他们也不曾有过。就笔者来看,「太阳花」世代不过就是一群「被宠坏了的小孩」而已,「革新保台派」那种敢于前往海外扩充知识,并且在必要的时候站出来,在外国人的土地上捍卫中华民国的勇气,他们是绝对没有的。相反的,「革新保台派」的各种缺点,包括骄傲、自大、养尊处优、爱斗自己人、互不相让,甚至于看不起基层草根的缺点,却在「太阳花」世代的身上全部被展现了出来。

当然,「太阳花」世代一样也是崇洋媚外的,只不过他们所追寻的国家已经变成了日本,而且信仰的也不再是的自由主义,而是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的民粹主义。与大家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的地方是在于,「太阳花」其实在用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式,把台湾更为快速的与中国大陆推到了一起,并且极有可能在最后成为两岸走向统一的幕后第一大功臣。

毕竟无论是谁来执政,台湾在经济上对大陆的依赖会越来越加深,而失去了「革新保台派」这批代理人的美国政府,都难以继续像过去一样大规模的影响台湾岛内的政局发展。假若蔡英文或者其他的领袖,真的脑子不清楚到要重走阿扁路线,那最后的结果也是迫使中共依据《反分裂国家法》对台湾出兵,到时候笔者可不认为这些只会在网路上嘴炮的「太阳花」世代,真的敢站出来与解放军战斗。

讲完了「革新保台派」与「太阳花」世代,笔者要在这奉劝传统上支持国民党的网友们,要试着去习惯一个没有「蓝色」的台湾,因为「百年老店」这一次可能已经真的到了要打烊的边缘。就算国民党真的在2016年执政,那个国民党也将是由王金平领导下,全面走李登辉路线的「台湾国民党」而已,所谓继承了孙中山与两蒋路线的中国国民党,大概也已经到尽头了。未来的台湾,可能会要沦落到依靠像柯文哲一样所谓「不蓝不绿」的人物挺身而出制衡民进党,而那些坚决希望走两岸统一路线的「深蓝」人士,则可能会提早挥舞起五星红旗。

居然这是笔者最后一篇关于2014年大选的文章,笔者就用一些近年来关于两岸关系的电影,来描写一下未来国民党、共产党还有民进党关系的写照吧,这样大家看了可能会更明白。还记得海峡两岸刚开放的时候,有不少描述老兵返乡探亲的电影,如由孙越以及江霞主演的《海峡两岸》,都是描写在台湾晋升到高位的国民党军官,或者家境相对富裕的外省基层老兵,如何回到大陆故乡去接济受难亲人的故事。

一直到于2011年上映的电影《面引子》中,来自台湾的老兵所扮演的角色,还是经济实力上比较雄厚,与「接济」他人的男性,或者刚性角色,而大陆的亲属,无论是老兵的妻子或者儿女则扮演「被接济」的女性或者柔性角色。从这些剧情中,我们不难发现比大陆早走了三十年市场经济路线的台湾,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是以一种「胜利者」与「接济者」的地位,去看待饱受文革摧残的中国大陆,而那正是「革新保台派」们呼风唤雨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北京虽然对于台北的成功或多或少有些不服气,但是却还是选择默认了这样的事实,毕竟当时急需台商投资的中国大陆,也确确实实扮演着「被接济」的角色。

然而,在今年上演,同样描述两岸交流的电影《车拼》中,传统上的外省老兵与其大陆妻子的角色,在故事里面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陆的年轻男性与台湾女性。台湾籍导演万仁在这部电影中,刻意的安排男女主角分别作为中共8路军与台籍日本兵的后代,刻意以全新的「红绿」对决视角取代昔日的「国共」斗争,以诙谐幽默的手法重新诠释当下的两岸关系。最让笔者感到讶异的点,不仅是在于支持中华民国的「蓝色」势力被全面消音,台湾过去所扮演的「接济者」,乃至于男性的「刚性」角色,也与大陆过去所扮演的「被接济者」与女性的「柔性角色」有了完全的对调。这一次,我们看到的是穿着一身西装绑着红色领带,或者胸口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勋章的老8路,大摇大摆又气焰嚣张的在台湾的大街小巷里面挥洒钞票的画面。而台湾的老父亲,除了能够在嘴巴上用大陆同胞所听不懂的闽南话去占对方的便宜外,对于经济实力远比自己强,而且接触过更多世面的对岸红色家庭,显然是难以招架。

更重要的一点,则是台湾女主角那位当过日本兵的祖父,不只曾经以日本军的身份参加过对抗8路军的战斗,到了抗战胜利后又被国军收编,而在徐蚌会战中与男主角的祖父兵戎相见。最后,女主角的祖父又遭到了解放军的俘虏,又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身份参加了韩战,直到后来因为被美军俘虏,才以「反共义士」的身份回到了台湾,但却还是免不了遭受白色恐怖的摧残,在监狱待了将近十年才被释放。

从这样的描述中,导演似乎隐隐约约的向两岸的民众传递一个讯息,那就是无论是支持共产党的大陆人民还是支持民进党的台湾人民,彼此之间会互相仇视,都是来自于国民党的误导与教育。要是再讲的更白话一点,《车拼》的意思就是告诉我们,有能力决定台湾与大陆未来政治走向的,除了台籍日本兵或者所谓「皇民」的后代外,就是只有8路军的后代而已,而绝对不会有国民革命军的后代。

在这个「革新保台派」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刻,笔者认为无论我们是否喜欢,《车拼》都非常能够诠释海峡两岸现实与未来的政治发展,因为没有国共斗争包袱的台湾「本土派」,可能真的会是促使台湾「回归祖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年12月3日 台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