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什么是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新的价值体系和新的思维?

公刘

 

最近,徐文立先生在主持《个人权利及国家利益的冲突与抉择探讨系列》的讨论时,有一段按语,很有见地和现实指导意义。他说:“我赞成,倡明新的价值体系和新的思维应是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首要使命,不然我们总是在中共的遗毒中翻滚而不能自拔。”

受到徐文立先生的启发,我发表了《走出大屋顶,走进互联网——民主运动新思维》一文,与徐先生的出发点不尽一致,只是借题发挥而已。

水平有限,文章对我的观点并没有很好的说明和展开。我要说的是: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个具有巨大的不确定性的时代、这个快速变动的时代,只有自由人的自由联合,才是我们的立身之本。

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结盟策略已经失效,在大结盟、大平台、大组织、大屋顶前,每个人想的不是自己能为大屋顶做些什么,而是考虑自己在这里能成就自己什么。“在中共的遗毒中翻滚而不能自拔”中,有的结盟者需要的只是自己扬名立万的空间,当欲望不能满足的时候就勾心斗角,就分裂。二个组织合并以后分裂成三个组织的故事年年有续集。不能一概而论这些结盟者中没有人有高尚的理想,而是他们逃脱不了互联网时代的宿命。

互联网时代决定了人不能再依赖大组织,个人的成长(或成功)、个人的价值确认,才是真正的靠山。在一个漏洞百出的大屋顶下面抱团取暖,既没有坚实的地基,又没有可靠的四梁八柱,更没有挡风遮雨的墙壁,只有与大屋顶同归于尽的命运。谓予不信,请看海外民运的所谓大结盟、大平台、大组织、大屋顶所倡导的行动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

香港的占中运动,总体上来说,是符合互联网的时代精神的。成就这场声势浩大的不合作运动的,只是一个志同道合的小团体:香港三子。参与这次运动的苹果日报黎智英、退休的枢密主教陈日君、学联的几位领导人,只是几个U盘,插入不合作运动的主机,用他们在U盘中储存的资源和信息,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徐文立先生说:“倡明新的价值体系和新的思维应是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首要使命”,倡导新的价值体系和新的思维的使命靠什么人来完成呢?靠坐而论道的知识精英吗?靠财迷心窍的难民博士吗?靠知识结构陈旧的民运大佬吗?统统的不是!

陈忠和先生在欧洲六四26周年纪念活动的《六四26周年纪念研讨会》上说:“年年纪念“六四”,我们开始有老生常谈的感觉,今年不同,我们读到了美国留學博士古㦤等人给国内同学的公开信,使我们受到极大的鼓舞,让我们看到中国民主运动的希望,我们应该虚心的、老老实实的向他们学习,鼓励和支持他们走上第一线,做他们的坚强后盾。”

80后、90后的中国年轻人,才是“倡明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新的价值体系和新的思维”的最佳人选,他们太多的历史沉积,没有没有太多的思想束缚,基本上是互联网的弄潮儿,敢想、敢说、敢做,甚至不守规矩。

世界上许多奇迹往往是有一群不守规矩的人、名不见经传的人创造的。我们都知道美国的迈阿密,这个国际性的大都市,在金融、商业、媒体、娱乐、艺术和国际贸易等方面拥有重要的地位,许多世界级的大公司、银行和电视台的总部所在。1959年古巴革命将富尔亨西奥•巴蒂斯塔赶下台,菲德尔•卡斯特罗开始执政,大量的古巴流亡者开始前往佛罗里达。仅1965年,就有100,000古巴人从哈瓦那来到迈阿密。流亡者中有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他们的财产大部分已经失去,更多的是底层群众。目前,迈阿密地区有大量合法的和非法的阿根廷人、巴哈马人、巴巴多斯人、巴西人、哥伦比亚人、古巴人、多米尼加人、荷兰人、厄瓜多尔人、法国人、海地人、牙买加人、以色列人、意大利人、墨西哥人、尼加拉瓜人、秘鲁人、俄罗斯人、萨尔瓦多人、南非人、土耳其人、委内瑞拉人等等(自由百科)。就是这些人创造了一个美国仅次于华盛顿、纽约、洛杉矶的繁华的大都市。

例子可能不是很恰当,我想说的是,不要在老圈子里寻找新思维、新出路,走出大屋顶,走进和联网,也许是中国当前宪政民主运动的有益的尝试。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