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查建国十论颜色革命

 

一,“革命”是对旧体制的根本性变革,“改良”是对旧体制的修补性完善,“改革”是中性的,革命者和改良者都用“改革”一词。革命是渐变与突变两个过程循环进行,渐变是突变的准备,突变是渐变的结局,是飞跃、是民众的狂欢盛典。

二,改良或革命都是暴力和非暴力混杂的。暴力和非暴力都有可能成为历史发展的正能量或负能量。

三,我是非暴力主张者。我讲的非暴力就是和平革命、颜色革命,就是国民用宪法保障的公民选举、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去推动政治体制变革。

四,我对暴力的认识是:1,国民有权利用暴力推翻暴力专制,但视客观条件也可有权不用;2,专制者怕国民暴力,但却视暴力为自己的护家法宝,靠此夺权保权;3,对国民和平革命,专制者必用暴力镇压。对此,国民用暴力反暴力的正当防卫不可避免,也合理合法;4,在民众奋起和平抗争时有少数人过激使用暴力,这或是火山压抑过久的喷发,或是鱼龙混杂的常态。

五,革命必然打乱旧秩序,革命高潮时较大规模的动乱不可避免。动乱有痛,但长痛不如短痛。“稳定压倒一切”是反革命口号,动乱必历史倒退、血流成河,新专制者必上台都是反革命者吓唬百姓的宣传。时代不同了,人心不愿大乱,若乱也是短时的、局部的、低烈度的、可控的,必付的代价。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六,中国民主转型四条路:一是蒋经国之路。盼明君、寄望于朝庭。可惜在大陆产生蒋经国式人物的主客观条件都没有。既使出现救党的戈尔巴乔夫,也会被灭党的叶利钦取代;二是渐进改良路。上层改良方向与下层革命方向相背,矛盾只能积累,最终的爆发将断送改良;三是暴力革命路。时代变了,在中国大陆将不会重演“枪杆子出政权”的旧戏;四是颜色革命路。这是大江东去,挡不住也躲不过的中国宿命。

七,颜色革命前提有四:一是事件频发、矛盾激化;二是启蒙普及、异见集团迭出;三是经济下行、决策失误;四是上层分化、国际压力。

八,颜色革命特征有三:一是网络化、扁平化、青年化;二是民变、军变、政变;三是突发性、广泛性、深刻性、不可避免性。

九,一党制是颜色革命的对象,是中国所有问题结症。批一党制理论、一党制历史、一党制代表人物是当前民主转型的重要战场,是划分所有政治派别的标尺。当今中国政治界百家争鸣,毛派、邓派、民主派之争是主流。中国大陆从毛极权时代进入邓后极权时代,三个“三十年”本质一脉相承,表现各有特色。现救党理论繁杂、镇压反对派不留情,中国民运进入低潮。但树欲静风不止,我们是乐观派。

十,时逢中国几千年未有历史大转折时期,沧海横流英雄辈出。国内外民运一体,港台藏疆内地一体,各宗教与非宗教者一体,异见人士与维权群体一体、体制内外民主自由派一体,各尽所能、多角色合力,水到百度就要开。



附件:蒯十点

主题:蒯大富前几天在同学会上讲话要点(简称蒯十点)蒯大富虽然讲得很实用主义,但他讲得实在。不管是左派也好,右派也好,都不是什么玩意儿,都是别有用心的。中国一旦乱起来,那就是大乱,香港、台湾的某些人急吼吼地巴不得要浑水摸鱼,还有西藏、新疆,那些说得头头是道的家伙会去打仗吗?大陆的许多仇富者巴不得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而且大有人在。到时候恐怕不仅我们的养老金无处去拿,就连那房产和存款都保不住。无房的想要抢房的正等着呢,谁让你有几套房呢?都是快要见上帝了,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

蒯大富前几天在同学会上讲话要点(简称蒯十点)

1.不同意说中国已经是资本主义复辟、权贵掌权。中国依然是人民民主专政,依然是共产党掌权。不是人民怕贪官,而是贪官怕人民。

2.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反对革命,特别是反对暴力革命。

3.中国肯定要实现宪政,但这个过程会很长,可能至少要50年以上。所以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

4.中国不是稳定压倒一切,而是反腐败压倒一切。腐败才是一切不稳定的因素。

5.中国需要改良,需要渐进,就像英国的“光荣革命”一样的,不要法国大革命。

6.我还是很欣赏美国的民主,但在世界上美国的霸权主义很厉害,所以也不能全相信美国的民主,在世界问题上,美国也不都是正确的,美国肯定是搞霸权的。对中美关系我主张和,不主张打。中美之间只要不打仗,就会有50年到100年的世界和平,全世界的物质财富就会极大丰富,全世界人民就不会遭殃。

7.中国公民及共产党员应该拥护中国共产党,拥护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在一起的,毛泽东是和中国的命运连在一起的。所以不 能反毛,不能反共。我同意把毛泽东的像从天安门上撤下去,但毛泽东不能彻底反掉,否则中国天下大乱。谁最希望中国垮台,第一个是美国,第二个是中国的权贵阶级。共产党如果垮台,我们这些人的养老金到哪里去拿啊?现在彻底反华,反共的人把中国共产党说得是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好像执政就没有了合法性。中共下台中国肯定垮台,中国人民肯定还要遭殃。所以我主张保持毛泽东的地位,保持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核心地位,中国不能垮。

8.我特别不希望中国的公共知识分子在中国搞“茉莉花”革命,实际上他们就是想让中国共产党垮台。如果一定要搞,第一他们不可能成功;第二 “茉莉花”革命很可能变成“映山红”革命,完全变成红色革命。

9.香港的泛民主派想在2017年掀起一个重大行动,通过选举得到一个和中央对抗的特首。这将会是香港人民的灾难。香港的“民主派”太膨胀了,用毛泽东的一句话来说,中国共产党只要动一个小指头,他们就完蛋。中央肯定不会容许一个反共,反华的基地在中国的大门口。

10.对中央领导人,像习近平,胡锦涛,朱镕基等,我们应该厚道一些,给这些人工作留有余地,不要什么事请都批评,什么事请都讽刺挖苦。要多提好的建议,不要出难题。像习近平提出的实现“中国梦”,我也觉得要实现“中国梦”,千万不要把中国搞乱。最希望把中国搞乱的是美国。

最后,我在文革中确实做了很多很多错事,对不起很多同学和老师,尤其是刘冰,罗征启等老师,包括在座的泉樱学长,真是很对不起,在此诚心地道歉。

希望大家保重身体,剩者为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