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以平常心看待香港的“政改之争”

淳于雁

 

扰攘近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香港“政改方案”之争,终于到了明天(6月17日)要在立法会上,进行投票表决的日子;结果是通过还是被否决,即见分晓。按照立法会规定,“政改方案”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票,才能通过,颁布实施;否则,就会遭到略超三分之一的反对票,否决阻止,功亏一篑。

根据目前立法会的情况,全部70个议席中,爱党爱国的建制派拥有43席,占61.4%,不够三分之二;爱港爱国的民主派拥有27席,占38.5%,超过三分之一5.2% 。“泛民”议员只要有24票反对,就足以否决“梁土共政府”的此项方案。

为此,香港当局动用巨大的财力、人力、物力,“中宣部”发动控制的所有传媒舆论,开展大量的动员宣传,大造声势,宣称其“政改方案”如何一人一票,比西方国家的选举更为自由民主云云。与此同时,当局向反对派“泛民”阵营,施展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又打又拉的各种手段功夫。甚至传闻有人向反对派议员“开价”收买,只要投赞成票,可得港币一亿元至三亿元的酬劳。急得立法会议长民建联的曾钰成,赶紧发表声明,指出收钱投票是犯法大罪,会受到法律追究,审判制裁。那些被收买的议员届时将身败名裂,人财两空。不过,“泛民”阵营一再重申,如果当局不重新讨论,修改方案,他们坚持在立法会投反对票否决。

在当局大力灌输“袋住先”(粤语,“先收下来,放进口袋里,以后再说”)的影响下,有许多市民认为可以先接受“政改方案”,所以赞成立法会通过该方案的民调,一度领先压倒否决的声音。当局便藉此向“泛民”议员施压,要他们“顺应民意”,放弃否决。但是,“泛民”阵营按照中央的政治恶性“惯例”,向广大市民揭示“袋住先”就要“袋一世”的反制。加上5月31日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王光亚等涉港主管官员,在深圳会见香港议员们时,不是了解交流,征询意见,而是官腔“训话”,令议员们大失所望;不但“泛民”议员很反感,就连“铁杆儿”建制派的新民党党首叶刘淑仪,都认为是“演戏”。民调开始转变,否决“政改方案”的声音,不但拉平了与支持通过的比率,且有超前的趋势,使这场香港“政改方案”之争,充满了错综复杂的变数。

其实,根据《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合乎有效国际法律的核心方针政策,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国大陆是社会主义一党专政的极权专制社会制度,香港是资本主义多党竞争的民主自由社会制度。按邓小平多次阐述,除了香港的国际外交和国防事务,由中央管辖,其他各领域的内部事务,由香港特区政府,依照香港人民的意愿来处理,中央不会派一个官员来干预。江泽民也说过,“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因此,在香港出现对选举问题改革方案的分歧矛盾,是很正常的事件。就像在澳大利亚联邦国会,执政党的提案,遭到反对党的抵制和否决一样,这是常态。立法会明天表决的结果如何?很简单,通过就通过,否决就否决。没有什么了不起。表决以后,大家重新一起来过。这才是真正的:Hong Kong!

遗憾的是,当今的大陆“中央”,嘴上唱的是《基本法》的调,做的却是破坏《基本法》的事。北京当局现在派来数以千计的“京官”干预香港的各方面事务,除了“马照跑,舞照跳”,他们不管,其他都有渗透插手。董建华、曾荫权当政时期,情况略好;到了梁振英这个“土共”分子出来被任命为“特首”,几乎一切都要看“西环”长官的脸色行事,听命于本来任务只负责联络工作的“中联办”。这是香港家喻户晓,众所周知,有目共睹的现象。

香港立法会即使否决了梁振英政府的“政改方案”,相信并不会如他们恐吓的那样,以后香港再没有一人一票普选的机会了。这次“泛民”要求的真普选和梁振英班子提出的假普选“政改方案”的分歧,涉及2016年立法会选举与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候选人的产生方法。这个方案对立法会议员候选人提名采取筛选和“特首”条件资格的诸多设限,违反了《基本法》赋予香港的那“一制”,所以遭到民主派的反对,提出否决。否决成功的话,那就当然只好重新来过,今后双方继续寻求大家都能接受的改革方案。梁正英当局恐吓这次如果不通过他的“政改方案”,以后香港就与普选“绝缘”,岂不暴露了这次的假普选就是一个终极阴谋?他们要彻底摧毁《基本法》“一国两制”的狼子野心,何其毒耶!

奉劝梁振英之流和建制派的朋友,大家还是本着“一国两制”的精神,尊重香港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民主法治为好,以平常心看待明日立法会投票的结果。

2015年6月16日, 写于澳大利亚悉尼北郊之“不老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