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希望纵然虚妄,理念不可放弃

李怡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5月31日在深圳恐吓民主派议员,说若他们否决政改,选民必然会对他们「票债票偿」。 6.18立法会投票后,张主任就变换嘴脸了,在与建制派议员茶叙时,不讲「票债票偿」了,因为再讲岂非要选民用选票惩罚临阵逃跑的建制派?他忽然讲狮子山下精神,要香港人「在狮子山下且共济,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专权政治的掌权者,永远都只会叫臣民放开对统治者的矛盾,而他们紧握臣民咽喉之手却从不放松,他们是绝不与老百姓「共济」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香港兴起的狮子山下精神,基础是自由、法治,提供对几乎所有人的机会平等,人们只要努力,就大都可以过安稳日子。这是放开矛盾且共济的基础。

狮子山下精神变味了

九七以后,狮子山下精神的社会基础就变味了。 「一国」的侵凌,文化酱缸和权贵价值观的冲击,使香港社会越趋不公。以前只要努力,就可以立业置家,社会总有向上流动的空间,现在,几十年不吃不用都买不起房子,四十岁也无能力结婚,双薪家庭顶多只能养育一个子女。而官员囤地,特首秘捞,政府亲疏有别,警廉选择性执法,年轻人没有出路,一般市民同高官、权贵、中共关系户有放开矛盾且共济的基础吗?

中共和港共对权力紧抓不放,对普选问题梁振英的回答最清楚:北韩、伊朗、中国的选举是普选,英国的选举不是普选。中国特色的普选体现在8.31框架中。原以为可以挟民意让政改闯立法会,即使过不了关,至少以赞成票占多数来攻击泛民,岂料出了「甩辘」事件,和接着建制派的连番丑态,「票债票偿」很可能变成惩罚建制派也。拿狮子山下精神来消费,反映中共港共的黔驴技穷。

香港支持民主的市民,讪笑了「甩辘」事件,算是维护了香港人的尊严,守住了香港法治,但并没有得到政治权利。经过雨伞运动,经过各种抗争,许多人付出努力,被抓被打,到现在,成果可以说归「零」。年轻写作者陈雅明在面书上说,七一「这个日子无比沉重,沉重却又来自使人绝望的无力感······教人灰心、甚至死心。在雨伞革命后,全港陷入这样灰茫茫的低气压,仿佛只有等待死亡」。

7.1游行人数较少是因为两年来的抗争许多人累了,也因为没有成果而灰心,更因为在中共强势之下看不到出路。不过,却有许多新的设想在萌芽。民阵游行提出了「建设民主香港」和「修改基本法」的诉求,在本土的论述中,除了城邦、联邦、港独、全自治之外,也有关于「归英」的论述。

在现实与理想间徘徊

所有这些设想,碰到中共民族大义的铁板,不用说都是不现实的。现在香港无论是要推动民主的政治人物,还是爱护香港、想要守护香港原有价值的市民,都徘徊在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中。多数较年长的人,基于现实的考虑,不愿理会所有中共不可能接受的诉求,更莫说去为此抗争了。但年轻人则没有包袱,只要是他们认为对的事就去争取,去奋战。事实上,人类社会的许多人民权利,都是在许多年轻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情况下实现的。

在各种论述中,香港人向往怀念最多而最少人提出来的,就是「归英」。因为不仅中国绝对不允许,而且英国也不考虑,因此是双重不现实。最近一本名为《论归英——回到英治时代》的书要出版,印1,000册都要靠预订来集资。但7.1游行一直有龙狮旗挥舞,报纸的7.1报道许多人的焦点都是在缅怀英治时代的美好岁月,终于有五个人合写了这本书,从国际先例、历史、文化等角度细致论述「归英」的优越性、必要性,以及较低的可行性。如果说这绝不现实,那么要求香港实现真普选也不现实。但作为对当前香港困境的一种讨论,至少可以让香港人、大陆人和全世界认识到香港前途问题的迫切性。

修改《基本法》在许多成年人看来,自然也不现实。但《基本法》规定的50年不变,到2047香港的命运会如何,现在的年轻人可以不顾吗?我们这一代能不为下一代绸缪吗?

笔者想起去年台湾太阳花运动时,一位年长的企业家说的一段话:年长者的用处,是挺起胸膛,挡在孩子面前,将武器扔向敌人,而不是将脚边的石头捡起,砸向这些孩子。这段话希望为民主奋战终生的成年人记住。台湾企业家又说:「阻挡人类前进的,是放弃,而不是绝望,促使人类前进的,不是希望,而是意志」。希望纵然虚妄,理念却不可放弃,尊严更必须坚持。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