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徐文立:中共政权的实质是什么?

——兼议贝淡宁教授建议中共改名的文章

 

中国的执政党共产党刚刚过了它94岁生日。在“七一”那天,中国股市不顾党的脸面照跌不误,而网民也在议论:94岁的中共是不是太老了。英国《金融时报》则刊登了在北京清华大学哲学系任教的加拿大籍教授贝淡宁(Daniel Bell)的文章,他建议中国共产党应该改变名称,文章立即引起了不少评论。

在今天《中华世界》节目中,我们邀请在美国的著名中国政治异议人士,在布朗大学任教10年的徐文立先生,请他做一些分析:

首先介绍一下贝淡宁本人和其文章的要点:从2006年起就在清华大学教书的贝淡宁教授曾著有《中国模式》一书,他在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中首先表示: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不会崩裂,他甚至预测到了2035年时,在中国执掌大权的仍是中国共产党,但这个执政党会改叫别的名字,例如“中国精英联盟”,因为这个组织现在“既不共产主义也不是一个政党”,更像一个英才统治组织。

法广:徐文立先生,不管他的建议有没有合理性,他还是看到了一个中国人可能熟视无睹的事实:中国共产党是名不符实的,其中的虚伪很多,比如共产党是以工农为基础的党等等。请您谈谈自己的看法。

徐文立先生:刚才你说到中国老百姓“熟视无睹”,而这个外国人却看到了中共名不符实的情况。其实我觉得:中国老百姓只是不说,而这个外国人把它说出来而已。中国老百姓其实非常清楚:中共始终是名不符实的,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的政党,虽然这样说不太好听。

我们看问题要看实质,远的不说,我就从中共建政以来的两个事实说一下:50年的时候他们有个工资标准,党政分了若干级别,从最低一级到最高一级相差了28倍,跟当时农民的收入相差50倍。但被他们指责为腐败政府的国民政府官员级别相差只有14倍,被他们骂的“无地自容”的西方政府官员级别相差最多不过20倍,比中共的28倍少得多,有的只有1倍。其实中国共产党在等级差别上远远大于当时的“国民政府”和西方国家政府。这是中国的一位著名学者杨奎松文章披露出来的。

再说一个我自己的亲身经历:1961年三年“大饥荒”的时候,(他们把“大饥荒”叫做“自然灾害”,其实是“大饥荒”),当时饿死人几千万之多,城市人为了一口饭也会争破头的。我当时是十几岁的孩子,饥饿的状态至今历历在目。我那时在长春上初中,我有一个朋友,他的父亲61年的时候到北京开会,他的父亲不过是吉林军区的一个政委,大校级。他在北京的西直门总参招待所住着,我去看他,他们就告诉我:“今天因为你来看我们,我们可以加一个菜和一瓶茅台酒”。其实那个菜已经很丰盛,他们还要加一个。在洗手间是用布擦手,我到了西方之后知道:就是在高级俱乐部也是用纸巾擦手的。可以看到:就在全国人民都在挨饿的时候,军队上层是怎么一个状态。

中共是高度严密的组织,要求高度保密,整个社会都保密。所以一般民众不能了解:在改革之后的“腐败”,其实在改革之前就存在了。这个党其实是一个门阀和皇权专制的党,在经济上是权贵和精英结盟的。现在人们看到了这个党的贪污腐败和权贵经济,但他还把自己称为是工人阶级的代表,先锋队,这简直就是笑话。

“无产阶级先锋队”,这个说法本身就很可笑。大家都知道:什么是无产阶级?那就是流浪汉,难道中共成为了他们的先锋队?而且代表工人阶级?现在的中国工人阶级和以前的工人阶级也没有多大区别,都是在社会最底层的打工仔,是为上层门阀和权贵服务的,中共不会代表工人的利益。所以中共始终是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党。

中国有句老话:名不正言不顺。共产党的统治始终是不顺的,特别是现在他成为权贵集团代表的时候,他依然说他代表全国人民。在“三个代表”之前,他们也这样说。老实话说:这是一个非常无耻的状态。

法广:贝淡宁认为,中共坚持把自己叫做共产党似乎令人费解。因为在组织结构和党统领国家这个意义上,中共属于“列宁主义”,但它不具备“列宁主义”的其它一些重要特征,而且,列宁主义式的政治动员在中国早已成为历史。不过,人们从中国最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法”中,可以看到:中共不仅仍然需要“列宁主义”的政治动员,而且也需要类似文革中无产阶级专政的强力手段,来维持手中的政权。所以仍然需要保持共产党这个名字。而建议改名的贝淡宁也同意:中共现在可能还没有到要改名的时候, 因为这个类似“精英联盟”的组织现在还需要从中共历史中汲取意识形态合法性。您有什么分析呢?

徐文立:我觉得这位先生在中国呆的时间长了,可能被洗脑了,看不透中共的实质。中国共产党无论如何不会接受把自己称为精英联盟的党,这样的党就不会成为7000万或6000万党员的党。精英总是整个社会的少数,中共不会这样定义自己。可能这位先生是看到:中共一些权贵俘虏了一些精英,组织成联盟来统治这个国家。如果是这样,倒比较符合现在中共的实际。

中共实际上也不被当年的共产国际和斯大林认可,是一个列宁主义的党,他们认为中共是不够格的,只不过他们的统治手段严密程度像一个列宁主义的政党。中共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尝到了用市场经济发展的甜头,同时又高度控制社会来为他们的权贵利益服务,这是它的实质,是一般人不太容易看透的一点。

从习近平的作为就可以看出来其实他们是打着各种旗号为权贵服务的政治集团。他反腐,反来反去只是反他的政治反对派,和对其最高权力有威胁的那些人,并不是真正法治下的反腐,是有选择性的反腐。一些最重要的权贵他是不动的:邓小平家族,江泽民家族,等等,他是绝对不动的。反来反去,他是为了维护自己需要维护的政治集团和政治利益,这才是他的实质。他并不是为中国老百姓服务,也没有什么崇高理想。

特别是像习近平这样的知青出身,并没有受到良好的人文教育而自己很蛮干的一个人,你可以看到他一系列的蛮干:所谓的“一带一路”,自己的国家并没有真正治理好就向外冲,到处招事树敌,“一带一路”在泰国受到挫折,在缅甸,在斯里兰卡,在希腊,在墨西哥,一系列的碰壁。不仅在经济上,甚至在军事上扩张的态势,想成为世界霸主的梦想。这种红色的梦想是非常可怕的,而他并无能力做到这一点,就变的更可怕。

法广:您在美国,能不能介绍一下美国政界媒体等方面对习近平上台两年多的评价?

徐文立:我不可能一下子进行全面准确的评介,但我大慨知道:开始人们对习近平是抱有一些好感的,但习近平的许多做法,不仅美国政界,就是一般民间也是蛮担忧的。不过,美国政界反而有些高兴,因为他们觉得习近平愚蠢的做法把世界上,特别是中国周边的小国都赶到了美国的怀抱。

习近平又是一个先倨后恭的人,在一系列问题上可以看得出来:在钓鱼岛问题上,他表现出强硬的民族主义姿态,但当美国表示钓鱼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之内的时候,习近平马上退缩了。在南海也是这样,美国和越南稍微强硬一些之后,他马上把钻井平台往回撤。从国际领域的许多方面你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开始傲慢,后来只好悄悄地,臊不打眼地向回退的政治人物。从这一点意义上我也要给他一点肯定:他不是一味进,完全不知道退的政治人物,如果他完全不知道退,就会在世界上更加碰壁。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