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郝柏村:中共自称是抗战“中流砥柱”有欠公道

 

本身是一名抗战老兵的台湾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日前在台北接受专访时表示,中国大陆官方在抗战宣传上把国民党和共产党相提并论,同称为抗战的“中流砥柱”是不公道的说法。他还指出,在抗战中,“毫无疑问,正面战场是决定性,敌后战场只是一个补助性的。” 而且从比例上来说,“抗战正面战场95%,敌后战场5%”。

今年8月将96岁高龄的郝柏村在抗战期间是一名炮兵,曾经参加过1938年的广州战役和1939年的皖南战役,后来还随中国远征军开赴印度。近两年来,他非常关心还原抗战历史真相,曾先后3次到访中国大陆,走访当年抗战遗址。2013年,郝柏村还发表了一本书,名为《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一九三七-一九四五》。在新书发布会上,他公开强调说,“八年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没有第二个人”。

在接受专访时,郝柏村再次批评中国大陆官方,“对49年以前的抗战历史,不但是隐瞒,而且是扭曲”。他举例说,他曾到过上海宝山淞沪战役纪念馆参观,发现那里对松沪战役的描述99%都是假的,完全没有提到中日双方在战役中投入了100万人参战,其中中国军队70万人、日本军队30万人并造成近40万人伤亡的事实,而只是称有数支游击队向日军投掷手榴弹。

郝柏村还反驳中国官方有关抗战时国民党将领投降有多少人的说法,称是把汪精卫的伪军算在了国民党军队的头上。他对BBC坚持说,在八年抗战期间,没有一位国民党将领向日本人投降,也没有国民党军队被日军俘虏,有的只是全体阵亡。反而在当时的太平洋战争和苏俄战争中,经常看到成千上万的官兵举手投降的场面。

抗战领导权

至于近年来中国官方及一些官方学者形容,抗战期间有两个领导,一个是领导正面战场的国民党,另一个是领导敌后战场的共产党。对此,郝柏村表示,他虽然同意抗战时期有两个领导的说法,但认为这个说法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首先,在七七事变和上松会战后,共产党发表了一个《共赴国难宣言》,而《共赴国难宣言》就是承认抗战是由蒋委员长在重庆的国民政府领导,而且表示共产党要服从军事委员会的指挥。

他举例说,中国大陆官方经常宣传的“平型关大捷”是在八年抗战惟一一次由中央政府指挥、并有八路军参加的一次会战,当时林彪只是八路军的一个师长而已。而当时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是阎锡山指挥太原会战,共有三个集团军分左中右参战,左翼是国民党的杨爱源、中间是国民党的卫立煌、右翼是共产党朱德,所以林彪是朱德右翼的一个师,他们抄了日本人的后路,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而真正的中央战场则是郝梦龄(国民党第九军军长)阵亡的地方,同时在平原也有国民党军队一个旅四千人全部阵亡。为此,日本人事后还在现场竖立了一个碑,以示对中国军人的敬意。

不过,在中国大陆官方,有关平型关战事的描述说,当时八路军奉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等等。对此,郝柏村用“岂有此理”来形容。他补充说,这个会战是归阎锡山指挥的,毛泽东怎么能够指挥一个师呢?这都是内行人一看都很清楚的。

“安内攘外”政策

郝柏村在专访中还为蒋介石在抗战初期实行的“安内攘外”政策辩护。他说,“在九一八事变以后,中国北伐刚刚统一,那个时候的所谓中央,也就是国民党真正控制的只是江苏、浙江、安徽三个省,”其他省份则分别由当地的军阀控制,而且这些军阀还暗中与汪精卫与日本人勾结。而共产党则在江西瑞金成立了中央苏区,一度还几乎打到江西省会南昌。此外,中国在九一八事变的时候连币制也不一样,各地都用不同的货币,一直到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在英国帮助下发行法币,中国的币制才得以统一,而交通贸易上的障碍也很多,因此,蒋介石才提出一个「安内攘外」的政策。

郝柏村还批评当时中国共产党虽然发表了《共赴国难宣言》,接受国民党的领导,但实际上并没有履行承诺,而且经常自行其是。而且,中共(抗战时)打国民党的远比打日本人多。

他还提到“新四军事变”(即中国大陆官方所称的“皖南事变”),表示,后来国民党顾祝同把新四军解决了,完全是因为新四军违抗军令所致。他说,原来新四军部署在江南,当时国民政府不能一面剿共、一面抗战,于是把新四军调到黄河以北去,让他们在河北平原、山东平原和山西去发展,但是新四军不答应,仍然留在江南捣乱,并在“黄桥事件”中消灭了国民党的89军。

不过,郝柏村认为,当时蒋介石处理新四军军长叶挺还是特别对待的,只是把他关押在重庆,而没有像对原山东军阀韩复渠那样,以“违抗军令、临阵脱逃”的罪名被枪毙,并且在抗战胜利后把叶挺放了,只是后来叶挺不幸遇到空难而死亡。

国民党抗战历史

不过,有历史数据显示,国民党在抗战宣传时也曾经没有完全反映历史真相。其中包括在1938年6月9日,为了阻止日军装甲部队的进攻,国民党政府曾利用炸药炸毁河南郑县附近花园口黄河南岸的堤防炸毁造成决堤,造成河南、安徽和江苏三省44个县市因此受灾,89万多人死亡、391万人逃难,经济损失失10.9亿元。当时国民党的宣传称是日军轰炸造成决堤的。

对此,郝柏村承认,的确最初国民党政府在描述花园口决堤事件是没有说真话,但他辩护说,这完全是因为“战时宣传”的需要,因为当时只能让老百姓恨日本人,而不能让他们恨政府,所以才这样宣传,所以这不算是故意隐瞒,而且战后已经说明真相。

郝柏村指出,如果徐州会战没有黄河决口,那河南和安徽都是平原,日本人的装甲部队就会一直冲到西安,所以黄河决口,日本军队就不能过来了,那比一百万兵力还要重要。他同时也表示,老百姓的牺牲是很惨,但这种牺牲,他是为了国家,为了整个中华民族牺牲,是同军队牺牲的价值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怀念他们,纪念他们,永远不能忘记。

当被问到在台湾的官方抗战资料或者历史书中,似乎也没有完全提及到中共曾经也参加抗战,没有八路军或新四军的任何描写,甚至没有提过中共一些将领也在抗战里阵亡的历史,郝柏村表示,“也许是没有”,但则解释说,这是因为“我们根本没有这些数据”。

他还坚持说,国民党方面从来没有故意隐瞒抗战真相,但承认会有“数据不正确”的情况。他也强调说,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最重要的就是要还原历史真相。

美国的抗战功劳

近年来,还有一种说法认为,抗战胜利既不是共产党的功劳,也不是国民党的功劳,而是美国的功劳。因为美国在日本投掷了原子弹,结束了战争,再加上美国也给国民政府很多军援和财政支持,所以对于中国抗战来说,最大功劳的应该是美国。

郝柏村形容这种说法是“颠倒事实,是灭自己威风的一种说法。”

他解释说,在抗战期间,中国牵制了一百万日本军队。如果中国当时变成日本的附庸了,日本不仅可以把这一百万军队派去打苏俄、打南洋,而且还可以征用中国的兵去帮日军打仗。

他认为,日本人后来失败,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未能解决中国战场。他还披露说,日本在珍珠港事件之前曾派野村吉三郎到美国去谈判。当时日本为了同美国妥协,答应说日本在中国大陆停战六个月,而美国也应该不干涉日本。当时美国准备接受,被蒋委员长知道,马上告诉罗斯福(美国总统),对不起,如果你们妥协了,日本人不打了,我不停战,后来罗斯福没办法,最后才发生了珍珠港事件。郝柏村说,如果蒋委员长那时候停战的话,停战就停战嘛,那美国人根本不会跟日本人打起来。

郝柏村还指出,抗战期间中国获得的援助很少,除了驻印度的两个师之外,其他要等到德国投降后,美国才慢慢开始援助中国。此外,如果英美法不认同中华民国在抗战期间对他们的贡献,他们也不会邀请蒋委员长参加开罗会议,也不会承认中国是世界四强之一,也不会让中国变成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吗。因此,郝柏村认为,在二次大战期间,中国抗战的贡献是非常大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