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主时刻表”的黎明

曹长青

 

台湾又要总统大选,不管选举结果如何,都是台湾的胜利,因为这是人类民主进程足音中的一部分。但台湾却有总统参选人指责说,台湾“把民主价值变成了与大陆十三亿人民对抗的工具。”这一派胡言,整个颠倒了“民主价值是结束共产专制的工具”这个最基本的概念和事实!

天下有人相信台海两岸的分歧是台湾人民和十三亿中国人的对抗这种混话、鬼话吗?天下还有人不知道台海两岸的对抗是民主和专制的对抗吗?没错,有,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这岂止是国民党的奇耻大辱,这简直是中华民国民主进程中的闹剧、笑料!

但无论有多少闹剧和笑料,台湾的选举是人类民主长河和历史潮流的一部分。这个历史潮流,虽在人类千百年的历史上都步履蹒跚,极为缓慢,但在最近的45年,却是快步如飞,且一往无前。

民主时钟已到凌晨6:59

在研究人类战争和民主方面,夏威夷大学的拉梅尔教授(Joseph Rummel)是公认的专家和权威。去年3月去世(82岁)的拉梅尔一生都致力研究战争和死亡,写过24本专著,包括《权力杀人》、《致命的政治:苏联的大屠杀》、《中国的血腥世纪:自1900年以来的大屠杀》、《政府造成的死亡》等。

研究战争和屠杀,使拉梅尔更确定,政府是主要杀手,人类的主要大众死亡,都是权力者造成的。而要防止权力者和政府杀人,实现世界和平,就要建立民主,推广民主,使整个人类都生活在民主制度之中。由此拉梅尔教授提出“民主和平理论”(democratic peace theory),设置了“民主时刻表”,用钟表方式标示人类民主的步伐和进程:

拉梅尔指出,人类在渡过了千百年黑暗的时代之后,直到1800年,全世界才有3个民主国家:美国,法国,瑞士。他把法国列入民主国家,可能是因为法国大革命推翻了君主王朝。但法国的罗伯斯比尔时代,是以“泛民主”实行暴民政治,根本不是民主,而是更恐怖的专制。

如果去掉法国,实际上二百多年前,人类只有两个民主国家。而瑞士的民主,也不典型。所以更切实地说,只有从1776年美国的独立,人类才真正开始了民主进程,实行了投票选举,三权分立,多党制,新闻、言论、宗教和结社自由等。

到了1900年,全球的民主国家有13个。也就是说,经过了整整100年,人类才增加10个民主国家。按照拉梅尔的“民主时刻表”,那个时候虽不是半夜时分最黑暗的时刻,但“民主时钟”也只走到刚过午夜的一、二点钟。

到了1950年,世界有了20个民主国家,占全球人口的31%。在拉梅尔的“民主时刻表”上,钟摆到了凌晨3:43分。

到2000年,全球已经有120个国家实行了多党选举,民主人口增至占全球58.2%。“民主时刻表”的指针摆到凌晨6:59。拉梅尔说,这是民主的黎明。

这份民主时刻表展示,人类民主的步伐,是近年才疾速飞走的:1800年有3个民主国家,1900年13个,1950年20个,1970年30个,今天已经约有130个。也就是说,从1970到2015年的45年之间,实行多党民主选举的国家增加了100个!

民主的潮流和逆流

美国另一个研究民主浪潮的知名学者是哈佛教授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他宏观研究了全球的三次民主浪潮(和两次民主倒退):

第一波民主化发生在1828到1926年之间,源于美国独立和法国大革命;第二波民主化发生在1943到1962年之间,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第三波民主化始于1974年的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该国中下层军官和平民发动政变,推翻了20世纪西欧历史最长的独裁政权(42年)。

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延续时间最长,波及地域最广。先是“苏东波”,苏联和东欧国家相继结束共产专制、走向民主。然后是“中东波”,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到埃及,到利比亚,以及伊拉克、阿富汗等国家的民主选举,民主浪潮更加汹涌澎湃……

按亨廷顿的统计,全球有过两次民主倒退,第一次发生在1922到1942年之间,22个国家失去民主;第二次发生在1958到1962年之间,又有22个国家从民主走向独裁。两次倒退,都是在民主化浪潮之后发生的。那么全球第三次民主化浪潮(1974至今)后,民主是否会倒退?

第三波民主化不可逆转

亨廷顿教授2008年去世,无法继续他的研究统计。但据全球知名的《自由之家》的报告,过去七年,全球民主有所倒退,俄罗斯、委内瑞拉、埃及、土耳其、泰国、尼日利亚、肯尼亚、阿塞拜疆、匈牙利等,都被列为在民主自由方面倒退的国家。

但《自由之家》只是说这些国家在民主自由方面倒退,而不是亨廷顿所统计的从民主变成独裁(不再选举)。尤其像埃及,过去四年有过两次全民公投、两次总统大选,最近这次塞西将军以超过93%的高票当选总统。不能因为他曾是将军,就否定这个国家人民的投票选举和民主性质。尼日利亚同样,原来的左翼政府贪污腐化,导致民怨载道,人民选择了前将军(独裁者),但这位将军早已放弃专制思维,建立政党参选已有15年。即使在土耳其、虽然现任总理埃尔多安是伊斯兰主义信奉者,但该国仍是举行全国大选;他能赢的根本原因,是当地左派政策不得人心(这点跟新加坡很相像),所以左派(在野党)才一再败选。所以在这些国家,可以说民主有后退,但都没有倒退到失去民主、进入专制的程度。

从整个大局来看,第三次民主化浪潮的成果,基本是保住了。个别国家的倒退,只是所有成功道路上都会遇到的挫折而已,就总体而言,民主大趋势已浩浩荡荡,无法阻挡。

民主的三大好处

拉梅尔教授坚定地认为,民主可以创造和平,主要基于两点:第一,民主能避免战争,而战争是人类的主要杀手。他统计,从1816年到2005年之间,人类一共有过371场战争,其中205场发生在两个专制国家之间,166场发生在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之间,而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两个民主国家之间。结论很显然,如果全球都是民主国家,就根本不会再有战争,而只有和平!

第二,民主能避免大饥荒。全球发生的大饥荒(造成大规模死亡),全都发生在专制国家,而没有一例是发生在民主国家。难道民主国家就没有天灾吗?当然不是。而是民主国家可以抵抗天灾,更不会把天灾变成人祸。但在专制国家,常态是把天灾转变成人祸,人为造成大众死亡。例如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大饥荒,就跟共产制度有直接关系。中国六十年代的所谓“自然灾害”造成的大众死亡(四千多万人丧生),从根本上来说,当然是共产党的政策造成的。因为在大饥荒发生时,毛泽东们认为根本没有饥荒,是农民故意藏粮跟政府作对,所以拒绝发粮赈灾。在大饥荒最严重、饿死人最多的12个月里,中国粮食部的记录显示,库存粮仍有403亿斤,照当时标准,相当1亿4千万人一年的口粮。如按中国历史上最常用的救荒手段,开仓放粮,即使拿出一半救灾,也不会有几千万人被活活饿死。所以对这段历史独立调查和研究的专家众口一词,那是一场“人祸”!

拉梅尔没有强调的第三点是,民主可以避免政府残杀本国的人民。在任何专制国家,都有大量无辜者、更有优秀的思想者被残害的悲剧。例如共产党在中国建政至今,据西方学者的研究推算,在没有战争的和平时期,由于中共政策(屠杀,迫害,饥饿等)造成的大众死亡超过八千万人!平均下来,每年有123万人!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这是中国人的不幸,更是人类的惨剧!

2025年铲除所有独裁者

但毫无疑问,无论是中国的专制,还是北韩的独裁、叙利亚的野蛮、伊朗的恐怖威胁,所有的专制政权,其实都已到了穷途末日的历史尽头。前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后担任《自由之家》副总裁的人权活动家帕尔默(Mark Palmer)在2003年出版的《打破真正的邪恶轴心:怎样在2025年之前铲除全球的最后独裁者》(Breaking the Real Axis of Evil: How to Oust the World's Last Dictators by 2025)一书中指出,独裁者是导致贫穷、恐怖主义、专制的主要原因,也是对美国及全球安全的威胁。所以,全世界所有人都应该致力铲除那些最后的独裁者(按他当时统计,全球还有45个)。

帕尔默曾做过总统演说撰稿人,里根总统当年那段对共产主义盖棺论定的著名演说词就出自他的手笔:“苏联拒绝给自己的人民自由和人道尊严,那是对抗历史潮流的。我在这里描述的是长程的计划和希望:自由和民主的长征,将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这不仅是预言,更是对历史的回顾:1776年全球只有1个民主国家(美国),今天全球已有130个国家多党选举。239年间,人类发生超过两千年的巨大的变化:它雄辩地证明,全球民主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一切专制都将被历史埋葬,任何独裁者都会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