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赵柯老弟:

  2006年桂林“小南国”酒家一别,转眼间已经九年了,你别来无恙?当年我在“小南国”请你吃饭,想让你消掉户籍网中“人口信息”一栏中的“煽动颠覆字样”,你一口拒绝,后来我不照样出来了?当然,我本来不想出国,立志效法戈尔巴乔夫,从共产党内瓦解中共,是你们的逼迫,成全了我出国。

  1998年,你的前任抓了李志友;2001年,你们抓了我;2007年,你带队抓了荆楚;2012年,你去骚扰了覃夕权的妻子;这一次,你又带队抓了桂林电子工业大学教授、律师陈泰和先生,十年来你赵柯侵犯人权真是“战功赫赫”。
  请问,陈泰和律师有什么罪?你们指控陈泰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于七月十六日把他刑事拘留,关进当年我被关的老地方——位于金鸡岭的桂林市第二看守所,但你们的指控所依凭的事实只是:陈泰和加盟“死磕派”律师团体,与死磕派律师合作。
  但是中共国的哪一条法律规定:维权就是犯罪?“死磕”就是犯罪?维权、“死磕”就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老百姓为什么要维权?没有你们共产党暴政和贪官污吏的侵权,哪来老百姓的维权?律师们为什么要“死磕”?没有共产党贪官污吏有法不依、执法犯法、颠倒黑白、枉法判决,人家会吃饱了撑的、会吃力不讨好地来与你“死磕”?
  “死磕”是什么?“死磕”无非就是依照法律、依照程序,找你们反复伦理,试问“死磕”怎么是犯罪了?你们共产党的官员、公务员,强拆了人家房、强抢了人家的地、绑架人家的老婆、强制堕了人家老婆的胎、强行绝了人家的育、强横乱罚人家的款、违法不让人家孩子上户口、进学校、乱抄人家的家。。。这些冤要不要伸、要不要给说法,你们搞惨了人家又不准人家按照法律、依照程序来“死磕”,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你们是不要人家步杨佳的后尘,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我告诉你赵柯,“死磕派”维权律师是中国社会的良心!正因为还有这些良知的律师在帮助那些受害群体,所以现在学杨佳的人暂时还是极少数。你们镇压“死磕”律师,你把陈泰和这样的人关进金鸡岭,是在断绝老百姓对你们的最后幻想,是在逼迫这些有冤无处伸的人,象杨佳那样摸进你们的办公室,是逼迫这些人捆绑炸药包、雷管,伺机与你们同归于尽,是在刺激这些人学会制作定时炸弹,对你们党政、公安、城管、计生。。。部门发动超限战!

  赵柯你知不知道,你们国保的所作所为,是在为共产党的贪官污吏保驾护航!谁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是陈泰和,陈泰和帮老百姓维权,客观上让老百姓对这个国家政权存有幻想,你们抓捕陈泰和、镇压老百姓维权,才是在彻底断绝老百姓的幻想、大力煽动老百姓颠覆这个国家,你们是在把守法老百姓推向造反革命的方向,你们和你们所保卫的对象——共产党贪官污吏,才是真正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嫌疑人,说真的,在发动民众发对共产党方面,你们比我们异议文人有效得多!
  但是帮共产党的贪官污吏保驾护航,你赵柯又得到了什么呢?上海国保十年前就有十万年薪的待遇,你们有吗?现在你可能已经有十万年薪,但那又如何?现在物价、房价上涨了多少?当年桂林市经贸委的一个小小科长,就有几千万,你的全幅家当还不及他们一次性贪腐所得的一个零头!
  而且,为这十万年薪,你付出了什么代价?我亲眼看到:你吃个中午饭都不得安宁,一个电话来你就要仓皇出警,晚上睡觉时时被对讲机叫醒。。。如果是抓小偷、追刑事犯罪倒也值得,可你们出警做的是什么?全都都是反异议、反维权、保专制的见不得人勾当——说白了就是侵犯人权!你们有没有抓过一个小偷?连你们公安系统内的人都看不起你们,说你们是公安里“不务正业”的一帮、且是“干脏活”的一帮,稍微正派点的人,谁都不愿意去你们国保支队,你们出警的时候,连警服都不能穿,神神秘秘、偷偷摸摸,看上去都象一帮劫匪。你这个国保支队支队长兼教导员有什么面子?
  为了这十万年薪,你起早贪黑熬夜,熬心费神地维护着共产党的专制流氓腐败的统治,元气大伤,现在你成了国保的一把手,压力更是重如泰山;而你们所保卫的贪官污吏,养尊处优、优哉游哉、“日行五千步,夜睡七小时”、提笼架鸟、打猎钓鱼、泰国观光、海滩度假。。。那种延年益寿的保养,你们有吗?你们国保的寿命,至少比别人短三十年!
  2006年我请你吃饭时,你神情疲惫、脸色苍白、眼圈发黑、面部浮肿、身体“发福”,已全无2001年你抓我时的精干和朝气像,想必现在你的气色只有更差。你也不想想,为了保卫共产党贪官污吏,你要钱没钱、要健康没健康,这样下去值得吗?
  由于你们为专制卫道、为贪官护航,专门抓捕中国良知人士,导致现在中国大陆道德崩坏、假冒伪劣毒遍地,你们不也是受害者?就象中南海有北京巨山农场特供一样,桂林市市委常委也有桂林市华侨农场特供,他们可以吃到无农药、无化肥、无激素、无转基因。。。全天然农家肥“绿色”鸡、鸭、鱼、肉、菜、果。。。你们国保能吃到吗?你们还不是得和受害的老百姓一样,去吃化肥、激素、农药、转基因、造假、掺毒。。。食品?你们是自作自受!你们这样“奉献”值得吗?

  2001年时,你只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普通警员,我看到你精干、朝气和野心勃勃的样子,就断言你日后会成为国保领导,你当时洋洋得意;我告诉你:在末世当上桂林市侵犯人权组织的一把手,是祸不是福!
  现在中共已走满了一个循环,很快就要垮台了,你还看不出来吗?现在民怨沸腾、人心思变、共产党内部也是人心涣散、高官们相互内斗、上下离心离德、现在谁还信马列主义?谁还在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而股市灾变、经济滑坡,愈演愈烈。。。你们国保为保共产党的贪官污吏,得罪了那么多人,而且你们得罪的人中,许多都是政治精英,你们就不怕共产党垮台后遭到清算么?
  你以前的上司、副支队长尹利亚为什么2005年就申请调离了国保?还不是因为对共产党没有信心。尹利亚亲口说:“国保是个是非之地,调走心里更踏实一些。”你为何不想想尹利亚的选择?尹利亚经历过“文革”,不比你更懂共产党是什么?2001年你们抓我去抄家之前,尹利亚对我很人性化,还亲自给我手机,让我通知怀孕的妻子回避,而你却不欲给,你虎着脸很生猛地说:“你们这些反动分子,比小偷更可恶!”现在你明白尹利亚的智慧了吗?现在你知道谁是真正的“反动分子”了吗?阻碍中国民主法治的,究竟是共产党,还是我们?

  我告诉你:托你们保驾之“副”,中国民怨太大,共产党以后不受清算是不可能的,但共产党垮了之后,首当其冲的是直接得罪人的你们。中南海和广西、桂林市的高官许多人都准备好了后路,届时一张机票就可以走人,你们能转移资产吗?你们能跑出国吗?
  你赵柯过去得罪的人太多,而且得罪的人,多是今后政治上有能量的人,他们难保不已把你放在心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律师职业是政治家的摇篮,这是各个国家的共同规律,你这次带队抓的陈泰和律师,难保不会成为今后桂林、广西、甚至中国的领导人,你就不怕吗?
  因为你当年基本上没有整我,我以后也不会整你;我想,荆楚也不会整你;但是,不等于别人今后不向你寻仇!谁在恨你,估计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也有恐惧,你现在无动于衷,不过是误以为共产党政权会象满清一样,没有个两三百年倒不得。

  你的估计错得太离谱了!我看习近平都没有你那样乐观,要不然他也不会数番发出共产党“亡党危机”的警告。你知不知道,许多中共高官在美国买下房产、转移资产、并把家属子女转移到美国,这是共产党能长久的标志?

  包括你在内,你们国保警察基本上是国家主义者,这本身无可厚非,因为你们是国家机器的一部分;问题是你们所捍卫的国家是一个什么国家?是一个对贪污腐败只能唱颂歌、为贪官污吏保驾护航的国家——老百姓起来揭发贪腐,就是“死磕”、就是“煽动颠覆”。。。是一个连国民生育自由都剥夺的国家,你赵柯睁开眼睛看看,除中共国之外,现在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国民生孩子要“准生证”的?超怀超生的要绑架结扎、强制堕胎、要抄家、要重罚。。。不得上户口、不准上学。。。没有,连朝鲜都没有!
  你赵柯痛恨日本侵华,但我问你:日本人杀了两千多万中国老百姓,公开感谢皇军侵华、大笔一挥免除日本数十亿美元赔款、令中国人血泪无归的是谁?是毛泽东和他所缔造的共产党政府!是你们今天所捍卫的红色国家政权!
  你们国保所捍卫的共产党政权,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汉奸政权、最无耻的卖国政权!
  
  赵柯老弟,因为多年的侵犯人权造业,2006年的时候,你脸上的阴气就已经很重了,这是造业面相,造业多了,不仅自己没有好下场,也会祸及自己的子女家人。
  毛泽东有帝王之命,为什么家破人亡、几乎全家死绝,连跟他的女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唯一个聪明的儿子毛岸英,居然莫名其妙地死在司令部里?就因为老毛一生造业太多、罪大恶极,没有报在他身上,也要报在他家人和子孙身上。
  我劝你从现在开始要积德、不要造业:你要善待陈泰和律师,尽可能放他出狱。你现在把陈泰和和死刑犯关在一起是什么意思?你整陈泰和对你自己有任何好处吗?

  赵柯老弟,你也人到中年了,我知道你的后台不硬,你不可能再往上爬,该为自己的退路着想了:为了你今后平安着陆,我劝你学习尹利亚,尽早申请调离国保这个是非之地;如不能调离,你最好戴罪立功,消极应付上面要你侵犯人权的指令,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果能够以打压异议人士为名,暗中保护异议人士,则是你的功德和义举了。

此致,
  祝安康!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七月十六日于仲夏纽约州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