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新华社自掴 锋锐所痛哉

谢显宁

 

这几天,公安机关摧毁(新华社人民日报语)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新闻吸引了公众眼球,连黄得亮瞎眼的“优衣库”和耸人听闻的“南海开战”之类传奇都没把人们的目光拉开。

这场“摧毁战”新闻,新华社记者邹伟和人民日报记者黄庆畅二人共同写作的两篇文章:《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查 揭“维权”黑幕》和《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律所主任周世锋认罪忏悔》,可谓一枝独秀。

由最高等级的中央媒体联袂撰写文章(以下简称“联袂文章”),可见此事非同小可。两篇文章写的都是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头篇写抓人,第二篇写认罪。见报时间相隔一周。如此时间安排,给人的印象俨然是案子已经破了,涉案人员已经认了罪。

无论个人还是组织,犯罪理当曝光,并受到法律制裁。但读了上述联袂文章后,感觉未必如此简单。

一、未审先定罪

两篇文章内容相同,曝光的也是同一批人。曝光虽属媒体本分,定罪权却该归法院。但从上述标题就能看出,文章先于法院就给案件定了罪。紧接着一周之后又跟进报道律所主任周世锋认罪忏悔。法院何时开庭审判的?何时判定有罪的?判的什么罪?什么时候报道过?满世界又有哪家媒体报道过?既然未经审判更没定罪,在“依法治国”的法治社会,联袂文章有何权力做有罪报道?哪怕你是顶天的媒体,也没有如此权力。新华社、人民日报如此作为,不算违法也算擅权,并且误导了全国受众。

二、庆安結未解

庆安事件是锋锐律所被摧毁的主要原因。联袂文章第一篇,开篇第一句也是庆安事件。但该事件的关键问题,即徐纯合这个买了车票的人“为什么要挡住車站入口?”恰恰至今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联袂文章把庆安事件摆在开篇之首,难道表示此結已解?那么,徐纯合买了车票,为什么要挡住入口?请回答。

三、案情很复杂

联袂文章说,锋锐律所“自2012年7月以来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事件”,有“组织核心层,策划行动层,跟风参与层”,是“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形成体系,勾连滋事分工精细……如此复杂的案情、如此严密的组织、如此严重的罪行,一个星期就能搞定从“揭开黑幕”到“认罪忏悔”的程序?两篇文章可以这么“盖棺论定”,但能让受众相信吗?

四、锋锐所疑点

按联袂文章的说法,能量如此巨大的锋锐律所,其“组织核心层”中的三个主要成员周世锋、刘四新和黄力群,却都是素质低下之辈:所长周世锋“法学专业素养非常差”,“刘四新是刑满释放人员”,黄力群则是受周世锋欺骗怂恿,从“国家机关”提前退休的公务员。

如此低素质人员能在3年里兴风作浪,“严重干扰正常司法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并形成“重大犯罪团伙”,除了说明管理律所的政府机构低能。若我们相信,岂不说明我们也低能了。事实如何呢?

周世锋,1964年生,自称出生在河南“一个贫穷的富农家庭”,北大法学硕士,澳门科技大学法学博士。特别关注农民、农村和司法腐败问题。《纽约时报》2005年12月28日A版有文,称周世锋为“北京著名律师……经常帮助弱势群体打官司,处理过很多棘手的案子”。

刘四新,1966年生,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美国美利坚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在美国大学排名80名左右)华盛顿法学院国际法硕士、北大刑法学博士、浙大博士后。“刑满释放人员”事发刘四新在浙大做博士后期间——妻子被上司——北京联合大学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张仲林N次性骚扰,直至被张书记“抱过”“摸过”。刘四新得知后,在张的办公室将其痛打,直打得该书记耳膜穿孔,事后又收了张16万元“精神损害补偿”。刘四新因此被刑拘,判刑。

黄力群:1957年生,与周世锋同为北大法律系93届研究生同学,曾援藏并担任西藏自治区人大法工委主任,之后担任全国人大信访局副局长,直至离任去锋锐律师事务所。

原来如此!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