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浩气长流》史诗国画长卷在美巡展开幕

 

2015年8月15日上午10时30分,华府地区侨界纪念抗战胜利暨台湾光复七十周年《浩气长流》史诗巨卷国画美国巡展的华府首展开幕仪式在马里兰州的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侨教中心举行。

摆放了300多张座椅的礼堂里坐满了来自中美台湾的老中青少数代人,座无虚席,站无虚位,盛况空前。

开幕式主席台的嘉宾席上,左侧坐着三位美国二战老兵,右侧坐着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六位前国民党将校,他们中间最年轻的也已年逾90高龄,却依然不改英雄本色。还有一些嘉宾,包括前飞虎队长陈纳德的遗孀陈香梅女士,因身体原因无法赴此盛会。

此次画展的主办单位之一大华府地区“亚太二战浩劫纪念会”的主席陈壮飞博士致开幕辞。

《浩气长流》创作团队的学术顾问、“一辈子以重庆人的身份而自豪”的留美学人邓鹏博士致辞。他说:“国于天地,必有与立。对于中华民族这样一个具有优秀史学传统、以史载道、以史为鉴的民族,公正而诚实的历史是其心智健全的标志,书写超越党派意识的中国抗战史是中华民族在21世纪初必须实现的自我超越。而《浩气长流》这样来自民间的义举不愧为二十一世纪初文化中国之奇观。”

中美二战老兵代表们也在会上致辞。这位精神矍铄、声如洪钟、目光如炬的前飞虎队战机驾驶员、国民党空军中将陈洪铨老先生今年已经96岁高龄。他在发言中回忆说,70年前的8月15日,当他听到美国人敲门大声疾呼“日本人投降了!”的时候,他的感受不是高兴而是遗憾——他遗憾的是,日本人投降了,他不能再打日本鬼子了!

宾夕法尼亚州的议员Duane Milne先生在会上发言。他此次赶来参加开幕盛典的起因是自愿开车送宾州的一位99岁高龄的老战士参会,却不料被国画的浩气所感染,被现场的热情所激励。Milne先生说,他有生以来从未看到过这样大气磅礴的画作;他当场表示,如果《浩》画愿赴宾州展出,他愿意促成此事。

《浩气长流》国画的主创与策划人、来自重庆的民间学者王康先生向抗日先烈鞠躬、向中美抗战老英雄们鞠躬、向在场的各界人等鞠躬之后致辞。

王康在讲话中说到:“十年前,有五十多名义工,在中国抗战陪读重庆联袂绘制了大型的抗战绘画《浩气长流》,我们谁都没想到,过了五年,2010年我们居然能够跨过台湾海峡,出展国父纪念馆。我们更没有想到,十年之后,2015年我们能够跨过太平洋,到美国首都,到伟大的华盛顿跟各位见面。”“在座的中国杰出的作家郑义曾经指出,伟大的文学作品都源于某种巨大而持久的热情。我们坚持有十年了。我们的热情来自于,我们没有红头文件,没有政府批款,包括没有鲜花掌声,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背后站着三千万中国的罹难同胞,站着三百万喋血沙场的中国官兵,站着三百余名为国捐躯的抗战将领。我们背后还站着中国危而不亡、巍然不动的抗战陪都重庆。……”“今天高朋滿座,盛友如雲,足見天理常昭,人心不死。”

在演讲的最后,王康先生告诉在场的媒体和听众,就在画展开幕的三天前,他接到友人的邮件,说:政府有关负责人找到我,请我转达他们对你的正式决定:要求你停止办画展,立即回国。如果你不立即回国坚持要办画展,今后就不会同意你回国了。据笔者了解,对此,王康先生是这样回复的:请转告重庆政府有关负责人两点。第一,浩展是我与美国华人共同举办的纪念抗战胜利和台湾光复70周年纪念活动,邀请了中美老兵以及300多名嘉宾,天经地义,任何力量不能阻止。这也是浩画团队十年心血,必须有所交代。第二,祖国在我心中,我在哪里,重庆就在哪里。流亡是人生之一种,很艰难也很美好,我不会拿如此艰难美好的归宿作交易。

王康先生私下里曾对朋友们说,他原想待《浩气长流》美国巡展结束以后回国,哪怕是去坐十二年的牢,比刘晓波还多一年,他也在所不辞。十年前,布衣王康为《浩》画倾其仅有,连兄姐们计划用来安葬父母骨灰的几万元钱都投了进去,致使父母至今尚未入土为安。王康打算回国后,先请当局允许他将父母的骨灰安葬,然后便可以心无旁骛地去坐牢。而如今,他连这个心愿也无法实现,不得不选择在66岁时开始人生的流亡之旅。

开幕式下午的活动是中美二战老兵对话以及由已故老兵的后人讲述父辈的故事。那些90以上高龄的老人们上下午连续五、六个小时开会,却依旧热情不减、精力不衰,提起当年事,一切似乎尽在眼前。

国军将领徐柏年,因打篮球与飞虎队陈纳德将军结识。1942年4月18日,时为美军飞行员的杜立德将军(注:英文名Jimmy Doolittle)首次带领美军飞机轰炸东京,回程因天气和燃料用尽等原因,几十名飞行员掉在浙江一带,有的掉在牛棚里,有的掉在水田里。徐柏年将军当年是个营长。他参与了救护美军飞行员的行动,并将杜立德与其它几名飞行员辗转送抵重庆。抗战胜利后徐将军接受驻杭州日军投降并奉命接管杭州。此次能够请到96岁高龄的徐老将军实属意外惊喜。老将军携家人同赴盛会,虽步履略显缓慢,讲起话来却依旧英气逼人。

已故二战老兵Joseph Harvey Mathias的儿子James Mathias讲述他父亲抗战时期在昆明时的故事。他说,父亲曾经一度对自己二战中的经历闭口不言。他去世多年以后,孩子们在地下室找到了一个雪茄盒子,盒子里面有一个咖啡罐,罐里面竟然有许多35毫米的胶片,都是父亲当年在昆明拍摄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