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课纲争议是场事实与谎言之争

---回应曾建元《课网争议解决应回归教育本质》一文

江飞宇

 

最近在教育部前的反课纲抗争,因苏迪勒台风来袭而顺势结束,但相关的争议却仍未平息,许多团体仍伺机而动,正准备进一步的持续抗争。由于反课纲行动的口号是「反洗脑」,所以许多不明就理的人,误以为这场抗争有道德的正当性,不过事实却远非如此。

反课纲者提出反对的理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台大历史系教授周婉窈所提的17项争议,总括为4大角度:1课纲不应有价值判断。2课纲应该有台湾史观视角。3课纲不应有汉族沙文观点。4.课纲不应有中华民族史观。这样的说法立即得到巨大的欢迎,所有反课纲的意见都不跳脱这些理由,成为主要基调,但这些理由却是完全严重违历史教育的根本精神。

我们必先厘清基本观念:「历史教育」与「历史学」并不同,历史教育的首要目的就是国家认同,美国历史教育着重美国史、英国历史教育着重英国史、 法国历史教育着重法国史、 德国历史教育着重德国史,各国皆然。既然是本国历史角度,当然有自己国家对于过往历史,有自己的价值判断。因此各国对本国史的重要事件,都有明确的定论,比如英国,是个曾经纵横世界的日不落帝国,所以在英国历史教育中,就会突显日不落帝国的光荣史,对于历史上的杰出人物,也多以正面方式描写,像是伊丽莎白女王击败西班牙舰队成为海洋新霸主,或是纳尔逊勋爵在海上多次击败拿破仑舰队,都是在英国课本中的正面人物。

要是历史污点的事件,历史教育也会有深刻的反省。德国就是个最佳例证,德国的教科书对于纳粹时代,是以负面的方式描写纳粹的领土扩张与侵略,并同时表扬在那个时代,不愿屈从纳粹的理性人物,就是希望每一代的学生,都能同时认同自己国家,但也记得历史的教训。

换言之,历史教育既有爱国教育和道德教育的双重意义,要是真如反课纲者的意见,历史教育只描述事件,却不做价值判断,甚至对公认的英雄,还要负面表列,那么英国历史教育,呈现的伊丽莎白,就会变成蛮横拔扈的独裁者,而纳尔逊勋爵是个近似海洋土匪,对妻子不忠的负心汉。而德国对纳粹,也不做道德批评,平淡的描述「纳粹以生产线的方式『处理』(还不能用『屠杀』),因为『屠杀』也是带有价值判断的字眼」600万犹太人」,这样荒谬的历史教育,可曾在各国见过?

言归正传,中华民国的历史教育,以中华民国历史为主基调,以中华民国视角为出发,自是理所当然,何错之有?中华民国自1912年建立,与中国历史有继往开来的传承身分,无论是孔家儒学的道统,或是民主共和的法统,都应光荣且骄傲的在历史教育中呈现。另外中华民国在世界大战也有参与,我们在反法西斯侵略战争中,坚持奋战,捍卫公理正义,为世界和平做出巨大的贡献,这在现在的世界各国,也是逐年的被正视、肯定,与赞扬,如此伟大的荣誉,更是应该传承给我们的每一代,历史教育岂有不教之理?

反课纲者,却是自己强调了台湾视角,有意将其取代中华民国视角,这之间的政治意识昭然若揭,就是要否定中华民国,以建立自己所期望的新国家立场。但是,台湾的文化和血缘确实都来自于中国,无从分割起,这使得反课纲虽言必称台湾主体,实际上却太过刻意否定台湾史的中国成份,所以周婉窈教授的反课纲17项争论,会出现台湾「只有国际竞逐」,却不能「汉人来台」;只有「郑氏来台」,却不能「反清复明」;只有「国际多元文化发展」,却不能「中华文化发展」。甚至更离谱的是,只能「日本统治」而不能「日本殖民」 ;台籍慰安妇甚至不得加注「被迫」,这哪里是台湾主体,根本成为日本主体,为日本侵略在美化了!

另有曾建元先生,多次指控检核工作小组无法源依据,他甚至直斥为非法定组织,不具备调整课纲的任何权限。这个常见的迷思也误导了整个反课纲抗争,使得反课纲群众以为自己在对抗非法。但是事实上,据中央行政机关组织基准法第28条规定,「机关得视业务需要设任务编组,所需人员,应由相关机关人员派充或兼任」,所以国教院有权邀请有调整课纲经验的课程纲要委员、教科书编者及审议委员等相关学科领域专家组成检核工作小组,一切依法有据,何来非法之说?

以笔者在教育部的经验,我自己在当地试图与反课纲者沟通,却被遭到辱骂、推挤,甚至出言恐吓,差一点暴力相向,可见得反课纲团体根本就不是反对洗脑,而是在建立他们的洗脑!虽然美其名是多元思考,但实际上却非常一言堂!教育部长几次数度的与学生代表沟通,也开了公开的公听会和谈话会,但是反课纲团体却完全不愿沟通,也不愿有任何让步和妥协。事实上他们是假冒公民运动的形式,无视法律、公理、道德,也无怪乎美国政评家郝志坚Dennis Hickey特别撰文批评,这场运动是「租用暴民(rent a mob)」来形容当中的危险了!

2015年8月

 

课纲争议解决应回归教育本质

曾建元

 

近日中国国民党政府强行推动〈普通高级中学语文及社会课程纲要〉特别是历史课程大纲的所谓「课纲微调」,引发了台湾社会的激烈争议。以高中生为主体的学生团体,掀起这一场「反洗脑课纲」的全面抗争,而且是在个别学校学生在网路上串连,逐渐汇聚成以校园为基地的小太阳花运动。类似的场景也出现在二零一二年九月的香港金钟,香港中学生团体带领了反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运动,数以万计的民众包围政府总部,最终逼迫特别行政区政府搁置课程指引。

在台港不同的历史脉络中,我们看到了相同的抗争意识。台湾经历近四十年的漫长戒严,在民主先进与公民社会的不断抗争下,终于迎来民主转型的新阶段,任何执政者试图重新塑造威权旧价值,必然遭遇公民社会的激烈抵抗。而香港在一百五十年的英国殖民统治中,也发展出根植人心的法治精神与自由理念,这是港人共同珍视的核心价值,断不容执政者强横践踏。

台湾新课纲的争议,主要集中在历史课程,特别是如何看待台湾主体性之史观问题。国民党政府意欲透过「课纲微调」强化大中国意识,相关人士甚至声称教育本来就应为政治服务,以没有真正的教育中立为辩解,或以台湾民主化以来的课纲调整意欲证成政治力的干预,要求抗争者就史观实质辩论,不要躲在程序正义的帽子下,而悍然不顾社会之反弹,强行植入国家教育体系之中。然而,课纲之制订与调整,教育部依〈高级中学法〉之授权,本来就订有一套程序,此即〈高级中等学校课程纲要课程审议会组成及运作办法〉,这是属于高级中等学校课程纲要课程审议会的专属权责,但国民党政府舍此不为,竟另由国家教育研究院成立高级中等学校及国民中小学社会语文领域检核工作小组进行课纲检核,而提出新课纲,此已公然违法,因为检核小组非法定组织,亦无课纲调整的法定权限,顶多只有向课纲审议会的建议权而已,而且检核小组由世新大学中国文学系兼任教授蚟晓波召集,其成员之选任任凭当局好恶,且至今未正式公布,不若课纲审议会有一套由下而上纳入各高中专业课程领域教师以及家长会的公开透明选任程序。正是因为台湾存在史观争议,所以教育部才在马英九领导国民党政府执政期间由蒋伟宁部长完成〈高级中等学校课程纲要课程审议会组成及运作办法〉之颁布,以实现教育中立之价值,如今教育部吴思华部长不依自订之行政命令调整课纲,护驾者还指摘异议者执着于课纲程序问题,更否定教育之中立性,则真是倒果为因,横柴入灶,既辜负了前部长蒋伟宁的一片苦心,也无疑毫不掩饰亦忝不知耻地承认政府当前的粗暴措施,目的即为洗脑。

如此一个由少数人黑箱作业、充满政治算计的课纲,不仅无视于台湾当前民智广开的社会环境,更剥夺了学生由多元和本土观点认识台湾之权利。

台湾经历漫长挣扎,终于走出中原霸权宰制下之中国史观,突破大一统帝国的思想奴役,发展出本土活泼而多元的自我认同,这是极为重要的经验与典范。而今,台湾正处于民主深化的关键历史时刻。当权者自缚于本身僵化的「历史感」框架中,又想透过教育把相同的模式复制到下一代身上,这种旧价值的政治思维,无异开民主倒车。

本人认为,教育的本质在于启迪民智、思索人本价值,进而指引人类文明的进化,不是型塑顺民的政治工具。于此,我人诚恳呼吁:台湾社会或国家领导人,应回归教育的本质,不应以政治算计,毁坏教育的百年基业。此外,台湾民主对于华人世界具有深厚的示范作用和责任,应以真诚负责的态度,来寻找和凝聚台湾共同体之共识,而以台湾落实多元文化的经验,为多元文化主义在华人世界开出新路。

2015年8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