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蒋介石是“民族英雄”之最

诸玄识

 

是谁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使一个四夷交侵、列强瓜分的国度,完成民族独立,并晋升为“四强”。我辈把百年中国之遭罹最大的忧患,归罪于一个危难受命、支撑华夏于不坠的政府和个人,这是极为不公平的。

在中华民族面临有史以来的最大外患、深陷谷底而旦夕消亡之际,蒋介石“危难受命、匍匐救丧”。原先的“大一统、同心圆”冰消瓦解,举国散沙,西化狂热,暴乱充斥;在列强蚕食鲸吞之时,内忧与外患则“互动互激、相辅相成”。当此之际,蒋介石几乎是“独木难支、回天无力”,却竟然能够巧妙地发挥“大仁、大智、大勇”和“伐谋、伐交、伐兵”,把握契机,刚柔兼施,绝地反击,扭转乾坤:使我华夏,从险些亡国灭种到跻身大国——废辱约、收失地、战胜国、联合国!

先前,满蒙疆藏及台等都不确定是中国的,而且已被列强实际占领。假如蒋介石的“民族主义中国”不能成为“战胜国”,或者,它已被战争摧毁或被革命推翻;那么,任何一个本土势力都不可能取代蒋介石的救亡功能的。果真如此,苏俄必会吞并内外蒙古与回疆,法国挟越南取云南,英国据印巴兼藏巴,满洲乃日俄换位,沿海则日美易主;即使中华一息尚存,也是几省苏区(共产国际派“肃反”乡村暴动派)!并且,像俄罗斯策划的1860年代和1944年的回教屠汉、以及苏俄灭绝30万华侨那样的事件,会反复重演;其他列强也会通过“以华制华”来“灭绝土著”的。真是不可想象呀!

两个虎狼之国近在咫尺——日本是世界大战的策源地,苏俄是世界大战与阶级斗争的双重策源地。后者的危害远大于前者:苏俄是输出革命与割裂华疆之双管齐下;分裂蒙古,蚕食满洲和吞并回疆(军阀盛世才是苏共党员。倘若不是希特勒进攻苏俄,斯大林的狼子野心就会得逞)。抗战前,苏俄多次要与日本平分中国,日本受制于其“反苏盟国”——德国,而予以拒绝;另一方面,中华民国与德国是最亲密的“准盟国”。斯大林精心策划了1937年的中日战争,并缔盟与援助中国;深陷日本于“东亚—亚太战场”,而使苏俄免于轴心国的合围并进。

德国与苏订约、瓜分波兰和向西宣战(1939年9月1日正式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希特勒与斯大林共同发动的),斯大林如释重负;再加上苏联红军与苏联顾问分别在蒙满和长沙,挫伤日寇锐气;这之后的1年内,得意忘形的斯大林,故态复萌,乘机对日本“因势利导”,要求共同瓜分中国。恰值中国对日抗战,阵脚已稳,声名远扬,欧美援华——实际上,1940年,中华民国已成为美国的准同盟。若非如此,1940年的“日苏条约”就不只是“分割蒙满”,而是囊括全中国了!

孙中山身前告诫革命党人,在1920年代,中国与列强的力量悬殊达到了极点;如果中国与其中之一“绝交”(正面冲突),那她就会在1—3个月之内就会亡国;所幸它们互相对抗与牵制,中国可以“以夷制夷、结盟自保”。(《民族主义·第五讲》)蒋介石以其尚未成形的嫩弱师旅(德国军事顾问正在培训新军),领导这个混乱即亡之国度,而被国内民情与列强——主要是苏俄——所挟持,与日本军国主义的战争机器进行火拼;这个被西方军事专家称为根本不能坚持数月的“中世纪的武装”,竟然单独应对和抵抗世界大战的策源地,长达十余年之久(其他同盟国的成员只是4—5年)!1942年美国《时代周刊》选蒋介石其“风云人物”,介绍称他与军事强国孤军奋战,已经四年半了。

不仅如此,就像陈纳德所言,蒋介石所遭受来自同盟国内部的陷害,并不亚于战争本身。例如,1944—45年,国民党是单独抗击最大规模的日军攻势(“一号作战”)的。当此之时,美国强迫蒋介石抽调劲旅“第二次远征缅甸”,置国内战场危局于不顾;时任中国战场参谋长、主管《租借法案》的史迪威,阻止湘桂前线的后勤供应与空军驰援,导致悲壮失利(史迪威乘机要挟,谋取军权);苏俄乘虚而入,分裂西北回疆,杀死军民7—8万人;英美两国谋划了几次暗杀蒋介石的行动或政变。

现在的英美和俄罗斯的军事专家们指出,如果不是蒋介石组织了应对几十次中大型的会战;那么,日本就会不仅向南轻易而举地占领印度,断绝英国的海洋通道和战略补给,而且向北长驱直入地与德国在苏联会师(两面受敌,斯大林政权必败无疑)。果真如此,轴心国灭亡英国乃易如反掌,再就会挟“旧大陆”的战略资源,把战争重心转到“新大陆”,从两大洋夹攻美国,结果难以想象?蒋介石真实劳苦功高!

最近有网友哗众取宠,称:国民党投敌伪军大于杀敌人数。这是事实,但不能够以此来污蔑抗战与蒋介石。汉奸多的原因,首先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使西方思潮与“民族虚无主义”泛滥成灾,国人绝望,很多文士与军政人员认贼为父。其次,抗战中的叛国投敌者,各党派都有,例如汪伪政府的领导层都曾是左派(汪即是。陈、周是中共一大代表,李士群也是共产党员)。第三、比较一下法国和其他欧洲多国都是举国投降的,蒋介石抗战难道不是世界法法西斯战争的“中流砥柱”之一吗?至少,法国战时抵抗运动领袖戴高乐是这样认为的。他常为世人对蒋介石的不公,打抱不平;甚至在1964年法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新闻讲话时,也是如此。

戴高乐说:“我要对蒋介石元帅,对他的价值,他的爱国思想和高尚的情操表示敬意。我也相信有一天中国的历史和人民也一样会向他表示敬意。”

相比之下,戴高乐称日本是一个罪恶的民族,即:“日本,这是一个阴险与狡诈的残忍民族,这个民族非常势利,其疯狂嗜血程度类似于欧洲中世纪的吸血鬼德库拉,你一旦被他看到弱点,喉管立即会被它咬破,毫无生还可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