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什么样子的课纲应该反对?

——致曾建元教授,兼论「教育本质」

探春

 

日前,由高中生发起的「反课纲运动」,占领部会,引起震动。

中华大学行政管理系副教授曾建元先生撰写了一篇题为《课纲争议解决应回归教育本质》的文章,反对中国国民党政府「黑箱作业」、「政治算计」的新课纲,并认为「教育不是型塑顺民的政治工具」、「应回归教育的本质」, 呼吁坚持「多元」和「本土」,以此发挥台湾在华人社会中的「示范作用和责任」、「开出新路」。

反课纲运动,已为苏迪罗雨打风吹去。天灾带来的「息事宁人」,并未能阻止「余波荡漾」。曾建元先生这篇短文所传达的观点很有代表性,颇具讨论和辩白的必要。

首先,对于曾教授「教育不能沦为政治工具」的看法,吾人深表赞同。如果执政的国民党政府真的有「相关人士」说过「教育就应当为政治服务」这样的话,那么确是「大言欺世」(欺侮之「欺」),理应挞伐,并向全社会鞠躬致歉。吾人以为,教育,不仅不应当为政治服务,甚至不应与政治有任何牵连(特别是人文学科的教育),这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之共识。

曾教授举了香港民众反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运动的例子,以与本次反课纲运动相互印证,并认为台港两地的这两次运动具有「相同的历史意义」。对此,吾人无法同意,绝难认同。

众所周知,意图强加于港人的国民教育科及德育课程,背后黑手并非梁振英的所谓「港共政府」。香港政府至多不过跪受笔录,真正的黑手不言而喻——乃是北京的中共当局。

中共当局在这个国民教育课纲中,意图推送类似于大陆地区人民从小就被强制灌输、耳濡目染的「忠党爱国教育」。从课纲内容来看,竟然有「中国共产党是忠诚、无私的执政团体」这般啼笑皆非、引人作呕的语句,使人一望而知其非谬、不证自明其险恶。这种「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就科目性质而言,难以划归,不伦不类;就科目内容而言,鼓吹效忠中共、强迫服从统治,确实是不折不扣的「政治工具」。

吾人对香港民众后来声势浩大的反对运动,无条件地支持,百分之百地赞成。而香港民众抗争的成功,正如曾教授所言,乃是「根植人心的法治精神与自由理念,这是港人共同珍视的核心价值,断不容执政者强横践踏」。

一言以蔽之,香港课纲,关涉到了价值判断和人格塑造的根本问题。价值问题,生死攸关,不容轻忽。这也正是「教育的本质」。

然而,曾教授将中国国民党政府所颁行的新课纲,与中共在香港所推行的这类洗脑课纲相提并论,显然是引喻失义,难以自洽。

我们看到,马英九政府所颁布的新课纲,只是在历史科目上有所改动。不特此也,课纲也仅只是「微调」而已——「郑氏」改为「明郑」,「日治时代」改为「日据时代」,「慰安妇」加上「被迫」字样……试问这些历史事实上的微调,与「威权和旧价值」何干?难道新课纲鼓吹了「中国国民党是公正、忠诚、无私的执政团体」了吗?试问如果香港的历史课纲直言「英国殖民统治」,那么港人还会如此如临大敌吗?试问,在新课纲《台湾史》和《中国史》并行、学校可自由选用、微调内容不计入考试大纲这些情状之下,它对「多元文化」和「台湾主体」又会有多大影响和冲击呢?

同样,一言以蔽之,马英九政府拟推的新课纲,并非「去台湾化」,更不是否定民主价值、肯定威权旧价值。它只是一个事实判断的问题,并非价值判断,更不是什么政治上的洗脑和人格上的型塑。它,也与「教育本质」关系甚少。

退一万步讲,哪怕马政府完全恢复了威权时代的「大中华课纲」,并实现了「去台湾化」,试问这又对于台湾今日的「多元价值」和民主价值观有多大影响?难道今日台湾民主的基础不在于1947年制定的《中华民国宪法》吗?

显然,曾教授和大多数鼓吹台湾本土化的人士一样,将国民党、大中华、威权统治捆绑到了一起,以至于将它们与本土化、民主价值、多元文化相对立起来。这也是吾人所万难认同的。

相反,吾人以为,台湾能有今日之民主成就,与两蒋时代塑造并确立的中华文化价值休戚相关。「伦理,民主,科学」、「温良恭俭让」、「四维八德」这些中华传统价值,不仅并非民主宪政之敌,恰属民主宪政之良友。两岸华人,谁更具备中华文化传统,这也已不证自明了。

在《台湾史》与《中国史》并行的现状下,单方面砍掉两者中任何一个,都非常不妥。在两岸分治、中华民国被打压的现实情状下,吾人对台湾本土化运动极表尊重,但却不能认同将「文化台独」的浪潮波及到历史教育中的做法。若诚如曾教授所言,扁政府时期大肆增加《台湾史》比重、「去中国化」的做法,又岂非是「教育作为政治工具」的做法?又岂能在「台独」之外,对民主价值、多元文化有所贡献?如果强调「台湾本位」定于一尊,又是哪门子的「多元」呢?

曾教授文末提出,「台湾民主对于华人世界具有深厚的示范作用和责任,应以真诚负责的态度,来寻找和凝聚台湾共同体之共识,为多元文化主义在华人世界开出新路」,对此,吾人极表赞同。

台湾既然有着文化和制度上的自信,有为何不能坚持那一份大中华正统的自信呢?《中华民国宪法》、《六法全书》、故宫博物院、孔孟圣裔可是皆在台湾。台湾,理应有着坚守主体性价值的同时,逐鹿中原放眼全中国,将「台湾之中华价值」推广到「全中国」的抱负和理想。这么做,和台湾本土化、「主体地位」绝无抵牾和对立之处。

所谓「大一统帝国」和「思想奴役」,用在中共当局身上当然是允洽之极,但用之描述中华民国政府,决难成立。试问,若没有中共的武力恐吓,那些国府为了保卫台湾而不得已而为之的「戒严」、「白色恐怖」,又怎会存在。将之归罪于国民政府并斥为「思想奴役」,实为不妥。

最后吾人要说,教育之本质,正如曾教授所说,应是启迪民智、思索人本价值——新课纲微调的历史课部分,与之并无冲突。

如果有一天,国民党政府或是民进党政府推出了「国民应当热爱国民党/民进党」、「国民应当感谢政府」这样子的科目,那么我就要用我全部的生命和力量,声嘶力竭、倾尽所有去反对——这才是我们应当去坚决反对、永远杯葛的课纲。

2015年8月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