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再谈日本为什么侵华

冯学荣

 

对于“日本为什么侵华”这个问题,笔者猜想:中国99%的青年朋友可能会这样回答:“这还用问吗?日本灭亡中国蓄谋已久!”

可是,这只是历史爱好者说的话,而不是学者说的话。讲“蓄谋”,是需要举证的。而青年朋友列举得最多的证据,恐怕无非是以下两项:丰臣秀吉、田中奏折。

首先说丰臣秀吉。丰臣秀吉这个人,其实是中国明朝时代的一个日本封建领主,即便此人有“灭亡中国”的蓄谋,也不能代表日本整个民族的意志,更不能用它来证明1930年代日本政府的对华政策。我举个类似的例子: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召开军事会议,陈济棠向蒋介石建议:“以十年为期,吞并越南”(《陈济棠自传稿》)。这则史料能否证明“中国灭亡越南蓄谋已久”?显然是不能。因为某一个或某几个军政要人的提议,不能代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意志。一个既定的“国策”,不但必然是达成各方共识的,而且还必须是成文的、稳定的、清晰的。

再说“田中奏折”。说起来滑稽:动辄拿田中奏折说事的人,又有几个人真正耐心地通读过(几万字篇幅的)田中奏折呢?我们拿一个历史文件说事,首先要通读它、读透、读懂,才有发言权。田中奏折的真伪,本文暂且不论(我的书中有论述),就它的全文而言,它95%以上的文字,都是在谈“满洲”。从头到尾,都是讲的怎样经营“满洲”,而根本没有提到一个具体怎样吞并全中国的计划。要知道,一个小国要吞并一个大国,这是一个大计划,要在实行意义、可行性、具体步骤等方面,作出详尽的策划和说明,显然,这一类的文字,田中奏折里面是没有的。而更重要的是:田中奏折(就算它是真的)也只是首相向天皇写的一份建议书,它并没有获得天皇的正式批准(奏折上并没有日本天皇的批复文字)。也就是说,这事就算是真的,也仅仅在讨论阶段,类似于陈济棠建议蒋介石吞并越南,并不能说明这是“既定国策”。

有的青年朋友还会说:日本人秘密绘制中国军事地图,细得连哪个村一个水井都画上了。这就是“灭亡蓄谋”的铁证。可是,说这个话的青年朋友,可能未必知道以下的事实:

1、战前中国的高精军事地图,许多实际上是中国留日学生毕业回国之后从事测绘工作而绘制的。冈村宁次在他的回忆录里面感叹:中国留学生测绘的地图精确度很高,他在充当孙传芳军事顾问的时候,想法弄到了一些。另外,抗战爆发之初,日军也从国军王赓的手上弄过一些精密地图。另外还有一个事例:张学良的东北军在东北抓到了绘制军事地图的日军间谍中村震太郎,一审才知道:原来这个人是为了对苏作战做准备。

2、当然,除此之外,日本也的确有间谍曾经在中国的土地上绘制军事地图,但是,当年在中国绘制军事地图的,远远不止日本人,美国人、俄国人、英国人……许多国家的间谍都有。杨虎城曾经在陕西抓到过绘制地图的日本人、美国人,杨虎城果断枪毙了他们。而更重要的是:美国人、英国人、俄国人、日本人……他们之间也互相派遣间谍、互相绘制对方的地图。这看似混乱的一切,其实指出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常识:对潜在敌国的日常情报收集,是一个国家情报机关的正常谍报活动。直至现在,美国和中国仍然在互相收集、刺探军事情报(当然包含搜集地图),这并不能说明美国灭亡中国蓄谋已久,也不能说明中国灭亡美国蓄谋已久。

当然,也有朋友会说:日本都打到中国大西南来了,“灭亡中国蓄谋已久”还需要证明吗?这样说的朋友,会遇到尴尬之处:1979年,中国的军队直捣越南大地、径直打到了越南首都河内的外围谅山。若不是国际上反对和谴责的声音一边倒,中国军队将打到何处为止?但是,这能证明“中国灭亡越南蓄谋已久”吗?证明不了。

抗日战争结束至今,已经有68年了(此文是2013年刊出的)。“日本为什么侵华”这个问题,是时候该弄清楚了。不能光看横店神剧,而连人家为什么打你,都不知道。

事实上,日本和中国交恶、直至大打出手,症结还是为了东北。

要讲清楚这个事,必须要先交代当时的三大历史背景:

背景一、殖民主义方兴未艾;
背景二、日本民族发展瓶颈;
背景三、苏联共产主义扩张。

谈“日本为什么侵华”这个话题,如果不从上述三大历史背景入手,则看什么都是糊涂的,谈什么都谈不出个客观的结论。

首先谈谈第一个历史背景:“殖民主义方兴未艾”。在当时,世界上有许多个帝国主义国家,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日本。这些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有驻军、有治外法权、有租界、有租借地、有许多铁路、矿产的经营权。日本只是列国中的一个。在这一点上,当年的日本,和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等一些帝国主义国家,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日本希望能将白人的势力,排挤出亚洲以外,这样它可以在“共存共荣”的亮丽口号之下,独占亚洲市场,名利双收。这显然是自私的,但这个和灭亡不灭亡,还不是一回事。

第二个历史背景是: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其民族的发展,遇到了严重的瓶颈。日本国土耕地不足、资源贫乏、人口膨胀、市场狭窄。尤其是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使日本走入了“不进则退”的困境。于是,日本不但要拼命维护它在海外的一些殖民特权,而且还有意将它们扩大,否则无法维持日本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当然,这并不是说它有理,而是说:人是自私的、贪婪的。中国人信奉“存天理、灭人欲”,可人家日本人不信这个。

背景三、苏联的共产主义扩张。这个问题直接对包括日本在内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国防,构成了威胁。而日本由于其领土与苏联接近,在所有资本主义国家当中,就苏联的威胁而言,日本是首当其冲。日本人当年的设想是:希望担当亚洲反苏联、反西方的先锋和盟主,并从中牟利(名利双收),而要做到这一点,日本的双手必须要插到亚洲其他国家的领土之内(例如驻军、租借地),否则无法“完成历史使命”。我们可以说它霸道,但是它认为自己很“伟大”。

弄清楚了几个主要的历史背景之后,我们来具体谈谈中日之间的事情。中日交恶的事情,其实起源于东北。1905年日本打败俄国之后,日本将东三省绝大部分的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但是它也继承了俄国先前在东北的一些殖民特权:旅顺大连租借地、南满铁路、特定林产和矿产的开采权。日本也依照和清政府所签订的条约,派了一支日军部队驻守在南满铁道两侧,这支部队就叫做“关东军”。

日本为什么要大清国同意它“继承”俄国的这些特权呢?两个动机:经济、国防。从经济上而言,日本在东北取得了旅顺、大连两处殖民地。从国防上而言,日本的势力开始进驻东北,可以与俄国抗衡。

日本自从1905年取得了上述的东北殖民特权之后,晚清政府、北洋政府一直与它相安无事,晚清政府、北洋政府也没有挑战日本的这些既得利益,可是,蒋介石发动北伐之后,事情就糟了。

为什么呢?因为,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开始了“革命外交”、开始挑战日本的既得利益。国民党宣称要“收回东北一切国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换言之,国民党要把日本人从中国东北赶出去。国民政府不但这样说,而且还开始这样做。例如:修铁路排挤南满铁路、禁止东北人租地租房给日本人、抵制日货…….这些事情,史料都收录在我的书中,在此不列。

于是,日本政府开始主动和国民政府接触、谈判。日本希望维持在东北的既得利益,而国民政府则多次明确回复:坚决要收回。

这件事,有点像邓小平后来与英国谈判收回香港。但是,邓小平和英国谈收回香港,邓小平是有军事实力作后盾的。而国民政府当时扬言收回旅顺、大连、南满铁路,国军有相应的实力吗?回首历史,这样做是否明智,一目了然。

很快,麻烦就来了。在这个旷日持久的外交交涉期间(1928-1931),爆发了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日本经济严重受挫。国民政府在此间中日交涉所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使日本军方开始有所抬头,日本军方暗地里决定:一旦时机成熟,则撇开日本政府,以铁腕手段,维护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既得利益。

就在此时,又出事了,1931年5月,日本军事间谍中村震太郎到中国兴安岭调查地形,被张学良的东北军逮捕、并枪杀、焚尸灭迹。这件事对日本人刺激很大、并加快了关东军密谋军事行动的速度。短短4个月之后,日本关东军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一举侵占了东北三省,并建立了一个傀儡国家:“满洲国”。这就是所谓的:一不做,二不休。

“满洲国”成立之后,日本军阀为了维护满洲国的安全,试图将长城关内的华北广阔地带制造成一个“缓冲区”,史称“华北自治运动”。但是,日本军人在华北的这个动作,使国民政府判断为日本要“从北到南、逐步蚕食”。

值得一提的是:苏联的各种势力,在这几年期间,开展了大量的挑拨活动。为什么?因为中日爆发大战,符合苏联的利益。

继而,爆发了真相至今不明不白的“卢沟桥事变”,至此,蒋介石认为“最后关头”已到,于是,蒋介石命令张治中率部主动攻击上海日本租界的海军陆战队。至此,中日战争全面爆发。

我所梳理的这段历史,简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蒋介石以及国民政府做得不对。但是,西方不是有哲人说了吗:“没有实力的反对毫无意义”。因此则可以引出这样一个问题:国民党当年既然没有相应的军事实力,为何要急着收回日本在东北的既得殖民利益(旅顺、大连、南满铁路)?

为什么写史?为了萃取经验教训,使人更成熟,使人做事更稳重。我们是否应该反思中国人自己在历史中的表现,例如在外交纠纷面前,应当如何应付,才能符合自己的最大利益?安邦治国,到底靠的是爱国青年的口号和热血,还是要依靠老成谋国的精明计算?我想,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在于引发这个思考。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语焉不详之处,在所难免,具体的参考史料以及各种具体的分析论证,诸位不妨可以参看笔者的新书《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

 

关东军是怎样来到东北的?

冯学荣

 

前天我发了《再谈日本为什么侵华》一文,被中国几大门户网站同时推荐到首页,因而,我遭到了铺天盖地的谩骂。其实,我在文中已经说了:“由于篇幅所限,语焉不详,在所难免,具体的史料引证和论述,可参我的新书《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可是,许多网民根本没有去读我的书,就开始放嘴骂娘,其中的一个网民,还扬言要杀了我。

面对这一切,我面不改色,为什么呢?因为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今天,我再来谈谈“关东军是怎么来到东北的”。为什么要谈这个呢?因为我国的青年朋友,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当年日本关东军是怎么样出现在东北的。他们一般会想当然地认为:关东军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突然从日本登陆到中国东北的。可是,事实的真相呢?

不弄清楚关东军的来历,看中日交恶史,始终是糊涂的。

这件事,要从1900年闹义和团运动说起。

1900年,中国北方闹起了一股暴力排外的运动,史称“义和团运动”,这个运动是好是坏,在此暂不评论。需要指出的是:在义和团运动中,驻黑龙江清军对俄军态度强硬,俄军以“保护中东铁路”为由,出兵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注意:是俄军,侵占了“中国东北三省全境”;从1900年至1905年,持续占领了五年之久——注意:是俄军,持续侵占了中国东北全境“五年”之久。

1904年,日本在征得清政府的同意之后,出兵到东北,发动了“日俄战争”——注意:是“征得清政府同意”之后。这一点,和青年朋友的历史认知有悖。但是,它是事实。不但这一点是事实,而且清军还派兵支援日军、共同抗击俄军。

闻所未闻吧?这些,都是事实。

经过一年半的战斗,在战死十万名日本兵之后,日本打胜了俄国。

日本军队将俄国军队从中国东北驱赶出去之后,日本将东北99%的土地,归还给了大清国——注意:在这里,日本将它所收复的99%的东北土地,归还了大清国。这个历史事实,与许多青年的认知相悖,但是,它是事实,铁的事实。

日本为什么要这样做?日本是活雷锋吗?

日本当然不是活雷锋。俄军败退之后,1905年,日本约了清政府,在北京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谈判之后,清、日两国签订了一份《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在这个附约里面,清政府割让给了日本以下几项主要的主权,以作为日本从东北撤军的条件,在日本方面,则视为此次出兵抗俄的政治报酬:

1、割让旅顺、大连两处租借地;
2、割让南满铁路的经营权以及沿线的林产、矿产;
3、允许日本在南满铁路两侧驻军。

依据这个条约,日本开始派人接管南满铁路、移民旅顺、大连,并且派了一支部队、进驻南满铁路两侧,这支部队,就叫做“关东军”,驻扎的依据是《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理由是“保护日侨”。

换言之,日本关东军在“九一八事变”之前,已经在中国东北,驻扎了26年(1905~1931),而且在这26年当中,关东军无论与张家父子,还是与东北的中国居民,基本上都保持了相安无事。这个事实,也与我们青年的历史认知相悖,可是,它又是事实。

这就是旅顺、大连、南满铁路、林矿产主权流失的简要经过,以及“关东军”的来历。

事后,绝大多数中国人责备清政府“卖国”。但是事实上,当年在东北全境被俄国侵占的情况下,清政府只有以下的几项选择:

选项一、任由俄国侵占,奋发图强,期望有朝一日,与俄国决战,收复东北。(评:这个选项并非不可行,但是遥遥无期)

选项二、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但是,不给日本报酬。(评:日本打仗死了十万条人命,奢望它不要报酬,是不现实的)

选项三、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但是事后不与日本交涉,任由日本替代俄国、侵占东北全境。(评:这个选项没有意义,只是换了一个侵略者)

选项四、同意日本军队驱赶俄军,事后收复东北全境,然后割让小部分土地和主权,作为给日本的报酬。(评:这就是真实发生的历史)

冷静思考之下,我们可以发现:事实上,已经发生的历史,是清政府在当年所能选择的最佳方案,也是在木已成舟、米已成炊的历史条件下、符合当时大清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最佳选择。其他三个选择,都比这个选择更坏。

这就是为什么清政府甘愿签署《会议东三省事宜正约》以及附约、向日本割让小部分主权的原因。因为,当时只能这样办,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中、日两国在20世纪的大打出手,归根结底,就是根源于这个条约、根源于日本依据这个条约,向旅顺、大连、南满铁路两侧移民、并开始“经营满洲”。而日本这个“经营满洲”的殖民行为,与中国后来突然兴起的民族主义,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浩如烟海的史料显示:国民政府从发动北伐开始,就喊出了“收回东北一切主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民族主义激进口号,尤其是强行收回汉口英租界的成功,使国民政府斗志变得更加昂扬,在冒进的路上一路狂奔。不料,在东北,国民政府碰到了日本这只硬钉子,结果,出事了。

国民政府认为那些都是不平等条约,必须要废除。而日本则拿26年前的日俄战争说事,它指责中方忘恩负义、不守信用。中、日两国交恶的历史,就从这场“鸡同鸭讲”的争辩中,步步激化。

国民政府“铁腕救国”,在民族道义上,对不对?当然对。但是,在当时的具体历史条件下,这样做,是否符合国家的“利益最大化”,则未必。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写史的态度,是“只讲事实,不讲道理”。谁对谁错。读者可以自己去评判。我只负责还原事实。
这就是“九一八事变”爆发的主要历史背景和缘由。当然,要求我在这篇短短的介绍文里面,作充分的史料列举和论证,是不现实的,否则,我也不需要花两年时间、写一本20万字篇幅的书。

拙作《日本为什么侵华:从甲午战争到七七事变》,对这一切,讲得十分详细。
当然,有的人不读书,只骂人。他要这样才痛快。也就随他了。

西方人有一句话:it is never wrong to tell the truth。意思是:只要讲的是事实,则永远都是对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