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华民国与抗日战争

郭岱君,现任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与亚太研究学会会长

 

还原抗战真相,刻不容缓。因为,理解、肯定中华民国领导抗战胜利,是台湾存在与发展的根基,也是连接大陆与台湾竞合关系的重要枢纽。否则,台湾继续向上提升、以及未来两岸发展,都将是缘木求鱼。然而,中国大陆不提中华民国、讳言蒋介石,还有更多人不清楚抗战是怎么回事。

好在青史未成灰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略东北,东北军不战而撤,蒋介石、张学良被骂得体无完肤。但是,中日国力悬殊,如何抗日?蒋介石日记写道:「中国军队绝无取胜之道也。」他自承:「终日思虑,对日无良法。」

当时舆论沸腾,呼吁即起抗日。蒋介石警告:不可孤注一掷,「孤注一掷,一败之后将永无复兴之望了。」眼前唯有「忍辱待时, 巩固后方,埋头苦干。」 他发誓:「期于十年之内,湔雪今日无穷之耻。」

中国当时内忧外患,天灾人祸、地方割据,危机四伏。南京中华民国政府真正控制的只有长江下游六个省,其他地区都是地方势力把持,江西还有中共的苏维埃政权,广州还有一个中央政府与南京对抗。

蒋介石认为,内部统一团结,才能抵抗外敌。因此提出「攘外必先安内」,先解决内部问题,对日则暂时妥协退让。

(附件——“滚滚辽河”纪刚(1920-),满族,本名赵岳山,生于辽宁省辽阳的一个农家,幼读私塾,1942年毕业于沈阳“盛京医科大学”(亦称辽宁医学院)。17岁的纪刚时逢“七七事变”,再加上家乡东北沦陷后的严峻时局,由此做出了奉献生命的决定,加入了『国民政府领导的』抗日地下组织“觉觉团”,开始了长达8年的“现地抗战”。曾一度被捕入狱的他,因抗战胜利而幸免一死。[1]

“觉觉团”遭到围剿清洗,大多数成员被抓,幸存的纪刚成为“第二代”的领导者。但他也在1945年5月23日被捕入狱,幸好日本投降,纪刚的任务也告一段落。[2] 1949年赴台岛行医,为台南市儿童专科医院院长。——百度百科)

藉剿共以定西南

「倭寇之敌实在美俄」,这是蒋介石对大局的判断。他断定日本当时并无在华用兵的急迫性,日本陆军要对付的是苏俄,海军是美国;对中国,则是利用地方割据的现实,分而治之。因此,「我们现在对于日本,只有一个法子,就是作长期不断的抵抗。…若是能抵抗三年、五年,我预计国际上总有新的发展,敌人自己国内也一定有新的变化。」

一九三三年,持久战的想法渐有眉目。持久战需要后方根据地,蒋介石走遍西北、西南,最后选定四川,并以云南、贵州为腹地。

当时川、滇、黔均为军阀控制,中央政令进不去。蒋介石与德国顾问「筹得一计」:「藉剿共以定西南」。此事只能做、不能说,更不能让日本知道。「若为对倭计,以剿匪为掩护抗日之原则言之,避免内战,使倭无隙可乘,并可得众同情,乃以亲剿川、黔残匪以为经营西南根据地之张本。」

果然,红军长征,一路翻越大巴山,进入川北,四川督军刘湘左支右绌,不得已和蒋介石合作,政府补助川军饷款械弹,刘湘则打开四川大门,让中央势力进入。一九三五年一月,刘湘出任四川省第一任省主席,从此四川真正成为中华民国的一省。

韬光养晦 积极备战

1934年开始,蒋介石参考德国「秘密国防」做法,悄悄展开各种备战措施:铺设公路、铁路,赶筑淞沪、南京各地的防御工事、推出新生活运动、还计划六年内整编常备军六十个师。这一切都秘密、低调进行:「以和日掩护外交,以交通掩护军事,以实业掩护经济,以教育掩护国防,韬光养晦乃国家唯一自处之道乎。」

收回四川,蒋介石抗日的底气不同了。他公开表示:「前时所以避战,是因为与敌成为南北对抗之形势,实不足与敌持久。自川黔剿共后,与敌为以东西对抗,自能长期难之。」他拍胸脯保证:「我可以负责告诉大家:我决不怕战争;不过,我要作有计画、有准备的战争。我们和日本不战则已;战,则必胜!」

蒋介石经营四川,引起日本警觉,于是在华北寻衅。一九三五年六月,华北驻屯军司令梅津美次郎蛮横要求中央军及国民党退出河北,并取缔反日活动。何应钦慑于日军压力,以私函致梅津:「所提各项,均予同意。」是为「何梅协定」。

此举等于中央丧失在华北的主权。蒋介石闻之,气得发抖,「悲愤欲绝,实无力举笔覆电。」宋美龄在一旁落泪,夫妻对泣,彻夜未寐。

华北与东北不同,华北乃「党国存亡之所在」,蒋介石决心打破「何梅协定」,让中央势力重回华北。

战而不屈 拖垮日本

持久战精义在「久」,就是「战而不屈」的「拖」字诀。蒋百里指出,中国地大人众,不打则已,打起来就用「拖」字诀,「拖到东西战事合流,把敌人拖倒而后已。」他特别警告,这将是个漫长的战争,初期,中国肯定连战皆败,日军攻入国土,带来茫茫的黑暗期,但是,「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同它讲和!」

英国财政专家李滋罗斯指出:一九三六年六月,蒋介石私下告知,中国需要时间备战,他会「尽最大努力延后战争的爆发。」一旦战争爆发,「中国军队将在沿海地区做最强烈的抵抗,然后逐步向内陆撤退,最后在中国某地,维持一个自由中国,以待英美支援,共同抵抗侵略者。」

一九三六年十月底蒋介石生日。军政高层齐聚洛阳,明为贺寿,实为秘密国防会议。陈诚指出,「西北风云日紧,我奉委员长电召由庐山随节进驻洛阳,策划抗日大计,持久战、消耗战、以空间换取时间等基本决策,即均于此时策定。」

转换日军作战线

德国顾问和中国军事领导判断,大战爆发,日军攻势必从华北及华中两方面而来。日军据华北,对中国不利,因为日本机械兵团在华北平原畅行无阻,将轻易南下武汉,把中国一切为半,中国最精华的地区尽入日本之手,这场仗「于敌有百利,于我有百害。」

陈诚指出,「敌军入寇,利于由北向南打,而我方为保持西北、西南基地,利在上海作战。」因此,改变日军作战轴线,「诱敌自东而西仰攻」,成为中国抗战前期首要战略目标。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变,本是个地区性的偶发事件,日本并未在意,指示「不扩大事态。」然而,蒋介石在事变第二天,命令中央军四个师北上,“欲打破何梅协定也。”。

中央军北上华北,日军紧张了,赶紧增兵华北,并拿出「何梅协议」,要中央军退出华北。蒋介石坚持「双方同时退兵」、「任何华北地区达成的协议须经中央同意」,使得华北情势无法解决。七月二十五日,日军发动攻势,迅速拿下天津、北平。平津失陷,中日大战已无法避免。

东京想不到的是,中日在华北对峙时,蒋介石已悄悄部署上海,要在淞沪另辟战场,引日军南下,大打一战。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三日,淞沪会战爆发,陈诚建议:「敌如在华北得手,必将利用其快速部队,沿平汉路南犯,直趋武汉;如武汉不守,则中国战场纵断为二,于我大为不利。不如扩大淞沪战事,诱敌至淞沪作战,以达成我二十五年(一九三六年)所预定之战略。」蒋介石立即向上海大量增兵,惊天动地的淞沪大战就此展开。

淞沪会战打了近九十天,中国投入七十五万兵力,迫使日军数次增兵,从原来不到五千名海军陆战队,增到三十万人,包括从华北抽调来的部队。

淞沪会战极为惨烈,上海成了血肉磨坊。「各地战士,闻义赴难,朝命夕至,其在前线以血肉之躯,筑成壕堑,有死无退,阵地化为灰烬,军心仍坚如铁石。」

十一月十二日,日军攻下上海,国民政府拒不投降,亦不接受议和。此役,日军伤亡四万多人,中国军队死伤超过二十万人。中国最精锐的中央军三分之二在这场战役中折损了。

但是,中国军民打破了日本三月亡华的神话,日军作战线也硬被转换成由东向西仰攻。日军极为愤怒,一不做二不休,跨过东京规定的苏州-嘉兴禁制线,进攻南京。首都沦陷,中国非降不可。然而,南京沦陷,国民政府西迁重庆,继续抗日。

放弃武汉,持久战布局已成

中国不降服,东京束手无策,决定孤注一掷。一九三八年六月,日本动员四十万人,发动武汉攻略。拿下武汉,中国非垮不可。

中日百万大军在武汉外围打了三个多月,双方死伤惨重。蒋介石在武汉失守前,下令放弃武汉。日军兴高采烈进城,发现是座空城。

中华民国政府迁都四川,从此以西南为根据地,与日军相持。日军占领了一城又一城,没有令中国屈服,反而陷入蒋介石持久战泥沼中。到此,日军最激进的军官也明白打不下去了。东京转而发动和谈,中国就是不从。

持久战最后胜利的关键

抗战战局发展与蒋介石筹谋的大战略若合符节;但是,持久战得到最后成功,还有两个重要因素:

一、 与世界大战结合

蒋介石认为,中日之战不能、也不是独立的议题,必须与世界大战结合,并在同一天结束。如此,中国才能「一举脱离次殖民地之地位。」

二、 蒋介石对持久战的坚持

敌强我弱,好几次国民政府几乎坚持不下去了,尤其是南京沦陷后,士气低到谷底。汪精卫、孔祥熙、于右任、胡适、傅斯年等都力主与日议和。唯有蒋介石,始终坚持不畏战、不投降、不签订任何有损国格与民族利益的合约。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底几几次会议上,蒋介石与主和者力辩,「国民党革命精神与三民主义,祇有为中国求自由与平等,而不能降服于敌人,订立不堪忍受之条件,以增加国家民族永远之束缚!」 他坚持,「与其屈服而亡,不如战败而亡也!」

他坚信持久战必会得到最后胜利,「这一次中日战争, 如果日本能够胜利, 那就是世界上一切战略战术和所有军事学说, 都要根本推翻,甚至一切事物的原理原则, 都可证明为无用了!」

然而,和议的声音仍然高涨,蒋介石不得不说重话,「中国若要自取灭亡,俯首上断头台则已,否则除抗战拼命以外,再无第二道路矣!」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无条件投降。蒋介石大战略正确、以及全国军民牺牲奋斗,中华民国终于赢得最后胜利。

抗战的初衷

抗战期间,国军发动大型会战二十二次、重要战役一一二七次、小型战斗上万次。国军二0六位将军壮烈殉国,三二一万名陆军官兵伤亡。海军全军覆没,空军四三二一名飞行员牺牲,人民伤亡损失更是不计其数。

这么大的牺牲,为的是什么?蒋介石一再提到,我们抗战的初衷是要收回东北、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台湾。

若不是蒋介石持久战战略正确,中国根本不可能与日本抗战这么多年。若没有蒋介石的坚持,中国早就像汪精卫政权,成为日本傀儡,不会有后来的废除不平等条约、联合国发起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若不是抗战胜利、台湾回归中华民国,台湾很可能被中共「解放」,历经三反五反、大跃进、文革;台湾人民根本不可能享受到土地改革、经济奇迹、民主选举。

中华民国不但救了自己,也救了欧美与苏联。国军在中国战场拖住七十万到百万日军,牵制日军在太平洋战场的兵力部署,并且阻挡德军与日军从东西两面夹击苏联,进一步打破德日在北非会师的计画。

这场战争,中国人死伤无数,但也使中国从一个没有主权观念、散漫落后的农业国家,迅速转为有组织的现代民族国家。抗战使蒋介石与中华民国的声望达于顶点,但抗战也使中华民国元气大伤,在内战中失掉中国大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