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美国看中国犹如“海市蜃楼”

詹姆斯·布雷德利

 

9月14日下午两点,美国知名作家、二战纪实性小说《父辈的旗帜》作者詹姆斯·布雷德利(James Bradley)来到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就自己的旧作新书、对中美关系的看法等,与研究院学者以及上海媒体进行了交流。

观察者网派出军事观察员参与了此次会议。布雷德利是美国著名纪实性文学作品《父辈的旗帜》、《飞行员——勇敢的真实故事》的作者,这两本书都曾荣获《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第一。他曾先后在40多个国家工作和生活过,并成立了詹姆斯·布雷德利和平基金会。最新著作《中国海市蜃楼: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The China Mirage: The Hidden History of American Disaster in Asia)》从历史的角度反思美国对中国的错误预判,以及由此导致的糟糕的对华政策及其影响。

父亲是战争英雄的家庭

问:中国读者对您的了解,主要来自《父辈的旗帜》及根据此书改编的同名电影。这本书缘起于著名的硫磺岛战役插旗照片,您的父亲也是插旗军人之一,能否谈一谈父亲对您的影响?

答:是的,这张照片或许是有史以来冲印次数最多的战争照片,达到了上百万份。而那部电影是斯蒂芬·斯皮尔伯格所拍,非常出名。我父亲约翰·布雷德利就是插旗照片6位军人中的医疗兵,也是3位幸存者之一。然而在他去世后我才发现了他的勋章和关于幸存战友的简报。父亲在世时从没有对我提及这方面的故事,我曾问我的母亲,母亲告诉我他们结婚47年,父亲只和她提起过1次战争的故事。

正是因为我不知道父亲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张著名的照片上,我需要去探访、了解他的经历,才有了这样一本书《父辈的旗帜》。



硫磺岛战役插旗

问:关于这个故事,中国人大多通过电影来了解,书是否有汉译版呢?

答:我曾写过4本书,前两本有汉译版,翻译非常糟糕,第三本正在北京翻译,而这本《中国海市蜃楼:隐藏在美国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正在台北进行翻译。美国在亚洲这片土地上踏入过3场战争,分别是太平洋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和众多的生命,从小在日本长大的我觉得有必要研究亚洲,就有了这一系列书。

为什么说中国是“海市蜃楼”

问:关于这本《中国海市蜃楼: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您的创作动机是什么呢?

答:这本书(作者举书示意)——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收藏版,所以看起来保存得有点糟糕——的名字,源于中美双方的信息交流不通畅,美国对于中国的认知是不准确的,依靠想象的。这就形成了迷蒙的海市蜃楼。



作者展示《中国海市蜃楼: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一书中美国人对中国错误理解的画作

我给你们看一下书中的插图,这是一幅画,19世纪90年代《自由女神怀抱中国婴儿》。这幅图上,美国的象征自由女神怀中抱着中国的婴儿,是美国对中国想象的具体表现——期望出现一个美国化、西方化、基督教化的中国。当时美国国内对中国知之甚少,许多信息都来自传教士,传教士寄回美国的信往往说,我还需要一些资金,中国就要基督教化了。

然而1882年美国推出了排华法案,此前美国从来没有非法移民一说,来自各国的人可以自由地移居——却针对中国设立了这样的法案,这是先被传教士的信息误导,再真实接触中国人后出现的情形。

问:最新的调查显示,有多达53%的美国人对中国不满,你怎么看?中美双方也不是完全没有交流,错误的印象为何会变得根深蒂固,如你书中所说,令美国至今看待中国还是如同看海市蜃楼那样?

答:这可以回溯到19世纪,美国人对中国充满了想象,现在的信息交流更多,却未曾改变这种海市蜃楼般的状况。中国没有按照美国的意愿变化,没有像日本一样成为美国的仆从和附庸。

我书中还有一幅画作,是山姆大叔与中国小姑娘,年份是1944年,也就是战争结束前的一年。蒋介石与宋氏家族针对美国的虚假宣传攻势起到了效果,导致美国人认为中国即将基督教化。正是因为被蒋介石政权的宣传所迷惑,导致美国连续误判。

二战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当时麦卡锡主义开始盛行,麦卡锡捏着一叠纸挥舞说他掌握了名单,宣称美国国务院中有共产党间谍,然而他说的名单上只有一个人,谢伟思——我想诸位应该都知道,谢伟思曾与毛泽东有过密切交流。在谢伟思被逮捕后,美国国务院里一时间就没有会说汉语、了解中国的人了。

二战中,美国认为中国会美国化、西方化、基督教化,最终没有实现,这令美国人很失望。加上后来的意识形态和国家利益隔阂与对抗,让美国大众对中国的了解很薄弱,但是因为自己的愿景没有达成,就持有很强的负面观点。

问:美国的政治学科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就是中国研究,而在二战后的研究中,美国最初研究中国套用了对苏联的模式,发现这个模型不适用,就换掉,换了还不行,再换……在那段时间,当年美国对中国的了解有多缺乏?

答: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对中国的信息主要来自中央情报局,由香港和台北提供的,全都是坏消息,同时麦卡锡主义的影响导致美国国务院中并没有人懂汉语。乃至我研究发现,毛泽东早在1944年就希望能与美国握手,但因为美国政府机关无法获取有效信息和蒋介石政权的封锁,美国与中国握手一直拖到了尼克松时期。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在亚洲接连踏入两场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造成了大量人员的伤亡,与蒋介石有脱不开的关系。

中国海市蜃楼与今日的中美关系

问:那么美国民众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对现在的中美关系有什么样的影响?每次美国竞选中,各位候选人都会拿中国说事儿,比如这次的特朗普就说得很多,请问你怎么看?至少从表面上来看,那么多候选人关注中国,可以说美国在认真看待中美关系,候选人们是否就中国发展的原因发表过看法?

答:我看过特朗普的演说,长达4个小时,有2万人看。他说应该去中国看看,中国的基础设施、桥梁、机场如此高大上,我们美国的基础设施却破败了,是美国帮助建设了中国,美国复兴了中国,而中国却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我认为他是个蠢货,讲话内容也东拉西扯,但是他的切入点很打动人。特朗普说中国发展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操纵了人民币的汇率,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问:既然美国对中国的认知是海市蜃楼,那么对中东等其他地区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

答:并没有,大概是因为美军在中东地区有着密切而直接的接触,所以不容易产生这样的幻觉。在写作过程中,曾有一位美国国务院官员问我是否知道美国人持有护照的比例,我说大概只有20%到25%吧,他说并没有那么多,只有6%到7%,原来只有5%,现在因为去加拿大和墨西哥要护照了,所以护照的持有率有所提升。然而这些护照都是去欧洲去加勒比海旅游用的,不是去了解中国的,所以说美国民间对中国的观点都是美国媒体所掌控的。

问:美国这么希望中国美国化,我们假定中国的军事力量也会变得美国化,比如中国海军成为美国海军那样的全球舰队,这样一来太平洋是不是太小,可能引发冲突?

答:我曾参加过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的宴会,当时他的一众高级幕僚在列,吃的也是非常日式的食品。借此机会,我曾采访他:日本已经被美国殖民化了,既然中美在海洋权益上有冲突,为什么美军不与中国军队进行讨论,重新划分岛屿和控制范围?

当时的太平洋舰队司令是哈里斯海军上将——他有一半的日本血统——只回答了一句话:奥巴马总统指出中国越线了,所以我们(美军)要作出回应。美军的触手很长,到处都是,中美交流第一线是张牙舞爪的美军,这样怎么可能好好交流呢?显然美军已经成为中美之间正常交流的一个障碍。

中美两军如此面对,这就好比是整个房间里被倒满了汽油,一根火柴掉下就可以引爆,而美国大众又误解中国,这是很危险的。

虽然我认为特朗普很蠢,但是他有一句话深得我心,特朗普曾经被问及中国在南海的填岛建设问题,他的回答是南海在数千英里之外,我们还是多关注美国国内的问题吧。如果说中国舰队扩大,但是太平洋更大,我们可以退到夏威夷去。

关键的一点是,美国的媒体几乎像是被美国海军控制的,总是说中国在发展海军如何如何,像是中国海军舰队已经到了佛罗里达一样,然而你们只有1艘航空母舰,并且仍然处于训练中,全球总共也就20艘航母,我们却有12艘。公众对中国在哪里都没有概念,容易被媒体的渲染所影响,CNN这样的媒体与美国军队走得这么近,像是美军的传声筒,就会加剧民众的不安与不信任。

我曾经问过前总统卡特怎么看待中国,他的回答是他看到了中国的进步,卡特曾在与邓小平谈话中提到,中国应该允许《圣经》传播,这一点后来实现了,所以卡特认为中国进步了——很明显,美国人的传教心态还是非常强的。

二战后与冷战中,美国与苏联也是有对话和交流的,双方有人员互访,但与中国却是隔绝的,加上美国人的传教心态,这让中美隔阂严重,敌意也很严重。

问:那么美国究竟为何担心中国?人口庞大?政治体制?还是别的什么?如果说美国那么想要了解中国,但是在这方面没有进展,应该怪谁?怪中国吗?

答:担心的问题可多了,比如美国欠中国很多债务,比如中国人抢走了美国的就业,比如中国的人权状况等等等等,但是我概括起来,就是中国变强大了,但又并不像日本那样听话。美国传统观念中对日本是很友好的,把日本视为东方的扬基佬——二战的时候除外。

也许是中国人来美国太认真勤奋、太成功了——当然这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却不是主要的原因。并不是这样,我生命中的前30年从没接触过中国人,我接触过来自欧洲的德国人、法国人,来自亚洲的韩国人、日本人,就是没见过中国人,双方分隔太久了。

我还要提一下关于美国化的问题。我一直觉得美国例外论这种观点是个笑话,然而我们的政客和媒体都这么在讨论,好像这事儿是真的一样。因此美国期望与中国搞好关系,中国要像美国一样美国化,按照美国的想法来。

中日关系、美日关系

问:您在日本长大,对日本怎么看?二战中,日美曾是敌国,近期日本又要通过安保法案,美国是否担心日本会脱离自己的控制?

答:在我眼里,日本就是美国的一个殖民地,到处布满了美国的军事基地,日本就像是美军的一个手套那样。曾有一次活动,我需要与驻日大使馆接洽,虽然我在日本长大但是从没接触过驻日使馆。当时进入建筑我就有个感觉,这也是个军事基地,除了大使是个平民,其他都是按照军事基地运行的。

而在美国国内,因为媒体的影响,民众认为诸如日本、菲律宾这样的盟友都是正常国家,实际上这些国家的政治家无法掌控该国局势。比如日本民众抗议要求美军基地搬走,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将领就这么回应说,这是我们1945年战胜打下来的。

至于日本变强和日本通过安保法案,并不会脱离美国的控制,我并不担心这一点。而对于中国而言,中国变强却不是美国所能控制的,也正因此美国人对中国存有很重的戒心。

问:如果中日之间发生冲突,你会有什么样的评价?

答:我只是个平民,虽然担心局势,但是也只能靠电视新闻获取信息。曾有一位国会议员——我不能指明是谁,对我说随时可以与中国开战。美国国内如果有人说德国是敌人或者日本是敌人——虽然历史上他们曾经是——但肯定会有人强力反驳,可如果有人出来说中国是敌人,就不会有人反对,大家理所当然地把中国视为对手。

能破局否?

问:你在这本《中国海市蜃楼:隐藏在美国的亚洲灾难背后的历史》中,是否提到中美之间不为大众所知的渊源?

答:是的,在这本书中,我提到了很多美国与中国的渊源,比如美国的几所著名大学耶鲁、哈佛、普林斯顿,再比如美国著名的大铁路,都是通过与中国的鸦片贸易赚取的。

再比如罗斯福是怎样参加竞选的。罗斯福的父亲并不是那么宽裕,而罗斯福母亲的家族却很有钱,支持了他的竞选活动——这些钱也来自中国,是在与中国进行的鸦片贸易中赚取的。而美国任何名字带福布斯的人,他们家族的第一桶金也来自于与中国的鸦片贸易,这一点美国的普通人并不知道,或许很多中国人也不知晓。

罗斯福总统与中国渊源尤其深厚,罗斯福与中国蒋介石政权有着密切的联系,宋子文很早就渗透了美国的政府部门,他与罗斯福私交甚笃,正是宋子文说服了罗斯福,让他认为蒋介石是中国的基督教领袖,因此罗斯福政府在二战中倾全力支持蒋介石政府。

美国在二战中对蒋介石政权投入了巨大的金钱,而且非常坚决。当时许多美国军人作为盟军来到中国,他们都表示蒋介石的政府和军队是极其腐败、极其糟糕的,但是他们没有办法说服罗斯福。罗斯福总统可以说是中国的好朋友和老朋友,只是他从未深入了解中国,他支持的是他想象中的中国。

问:既然中美两国面临着这样的交流隔阂,中国应该采取什么策略,来更加积极主动地改善这样的局面呢?

答:我是一个美国人,所以更加关注美国的事。如果你们来美国,能看到我们的基础设施已经比较糟糕了,桥梁烂了,钢铁生锈了,而美国还在花费大把美元用来到处轰炸。

其实这么想也很正常,对于政府、军队和情报机关而言,生产喷气机和炸弹显然是更加赚钱的行当,喷气机如此昂贵,是最赚钱的装备了,武器一旦消耗掉又要补充。而开发国内,比如说造一所学校,那就要和当地社区协调,征集意见,拨出地皮资金什么的,而且学校赚钱比较少,也会矗立很久,不需要重建。

美国说自己是民主国家,但如果查阅政府资料,就能发现至少有30%是被涂黑的。而且国内政务可以监督和追查,但生产武器装备却不是由民众决定的,政府、军队和情报机关觉得有必要,就生产出来了。

我希望美国能像中国一样,关注国内建设,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国内。

问:如果你是美国的决策者,怎么解决中国在美国眼中是海市蜃楼的问题?

答:如果我是美国皇帝,那我就每年绑架一批美国儿童到中国,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回去,这样就能加强联系和理解了,当然这并不可能。

问:习近平即将访问美国,请问你对习近平和中国的领导层有什么样的看法?

答:我是一介平民,对于高层的概念来自于新闻。我觉得习近平挺帅的,哈哈。

问:感谢你出席此次会议!

答:谢谢!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