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的国际大洋相

高胜寒

 

习近平这次到美国正式国事访问,却正式出了很多洋相。其中之一就是吹嘘他读了多少美国的书。他在首站西雅图的晚宴上致辞∶“我青年时代就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托马斯•潘恩的《常识》等著作,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我还读过梭罗、惠特曼、马克•吐温、杰克•伦敦等人的作品。”

不知道是为习近平撰写饭前稿的枪手是美国盲,还是有意叫这位法盲在世人面前丢人现眼出洋相,竟然在民主之地,大谈奠定美国法治与体制根基的《联邦党人文集》、大捧华盛顿、林肯、罗斯福、马丁•路德•金、梭罗等人的“生平和思想”。在笔者看来,这与潘金莲谈贞节理论,希特勒论仁爱犹太一样的滑稽,一样的无耻。

习近平是中国近代最愚昧、无耻的共产党头子之一,资质之差,已经到了使人吃惊的地步,他连普通政客最基本的演讲技巧都没有。堂堂一位所谓国家元首,连一篇简单的饭前应酬话,都需要低著头念稿子,三句两低头,不念稿就说不出话,而且音调死板,言语乏味。这种格调,去殡仪馆念追悼词,或到坟场背墓碑文,是无可厚非的,但作为饭前的轻松致词,则是味同嚼蜡,不知所云,洋相百出。

习近平说他读过杰克•伦敦的作品,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在杰克•伦敦的19部长篇小说、150个短篇小说与大量的论文,报道与散文等作品,几乎是在批判资本主义的“罪恶”,与歌颂社会主义的“美好”。

杰克•伦敦生于1876年,只活了43岁,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商业作家之一,也是美国商业作家的先锋。

杰克•伦敦五岁开始早晚送报,八岁在牧场当童工,十岁在码头当小差,十四岁在罐头工厂当全职工人,每天工作十小时,十五岁开始干强盗,用小船偷窃别人养殖的生蚝维生。

热爱小动物的杰克•伦敦因为家穷,从小饱尝贫困,成长在贫民窟里,这些亲身体会的人生经验,使他作品中的底​下层人物,栩栩如生,极其突出。

但是习近平说他“喜欢”惠特曼的作品,就开始有点匪夷所思了。惠特曼是美国十九世纪末期著名的人文主义者,他创作了自由体诗歌写作风格,代表作是《草叶集》。

留著大胡子,不修边幅,双性恋者的惠特曼,1819年在纽约州长岛出生,1892年病逝,享年72岁。靠著写作和《草叶集》的版税,能够在纽约外州购买一栋小房,维持小康居面。惠特曼在《草叶集》中,有两首著名的自由体诗歌∶

“没有哪座为自由而牺牲者的坟墓不长出自由的种子,
而种子必然生出种子,春风带它们到远方播种,雪将滋养它们。
没有哪个被解脱的灵魂是暴君的武器能吓跑,
它将在大地上到处无形地前进,低语著商量著,告诫著。
自由,让别人对你失望吧----我永远不对你失望。”

另一首是∶

“那里没有奴隶,也没有奴隶的主人,
那里人民立刻起来反对被选人的无休止的胡作非为,
那里男人女人勇猛地奔赴死的号召,有如大海汹涌的狂浪,
那里公民总是头脑和理想,总统,市长,州长只是有报酬的雇用人,
那里对心灵的探索受到鼓励。”

人文主义最大的特征,是关怀人性,维护人性尊严,慈悲宽容,反对暴力,提倡自由,实行民主,主张文明,鼓吹理性、仁慈和博爱的和谐的社会。

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权鲜血的习近平,无论怎麽攀附,无论如何伪装,无论如何“全面依法治国”,也与普世价值的人文主义沾不上边。如果真的“喜欢”和“读过”惠特曼的作品,再看看他的人文自由诗,还会厚颜地在美国的大地上卖弄无知吗?

至于习近平说他读过《联邦党人文集》,更是令人质疑。共有85章的《联邦党人文集》又名《新宪法》,是奠定美国宪法与政治体制的理论基础。作者是詹姆斯•麦迪逊、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杰伊。杰伊写了五章,后因病放弃,汉密尔顿独自撰写了63章,另与麦迪逊合写了三章,其余由麦迪逊独自执笔完成。

由1787年10月27日开始,三人用普布利乌斯(Publius)的笔名,在《独立评论》等三种刊物上发表,目的是为国会刚通过,尚待各州议会认可的新宪法催生。

麦迪逊是公认的美国宪法之父,开国元勋;汉密尔顿是思想家、理论家、开国元勋、第一任财政部长;杰伊是美国第一任国务卿、第一任最高法院院长、纽约州长、外交家、法学家和理论家。

整部《联邦党人文集》的主题,就是如何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强大共和体制,更主要的是,如何防止寡头专制的独裁暴政在新的共和国产生。共和制要提防,要铲除的,就是习近平这种寡头专制暴君。

习近平冷脸贴向热屁股,说他读过了《联邦党人文集》,“也喜欢了解华盛顿、林肯、罗斯福等美国政治家的生平和思想”,但他执政后的残暴不仁与逆行倒施,恰恰说明了他的庸俗无知,冒充了解文明法治的西方民主政治。

《联邦党人文集》的笔名是普布利乌斯,因为《联邦党人文集》的思想轮廓来自古罗马的民主思想。公元前509年,普布利乌斯联合了三位当时的英雄人物,悍然发动武装革命,刺杀暴君凯撒,推翻古罗马王朝,建立罗马共和国,史称罗马共和四英雄。

普布利乌斯等人要推翻的,就是远比凯撒还要凯撒,远比古罗马还要残暴的中国共产党。如今一位不知民主自由为何物的中国共产党头子,愚蠢地在美国大地上,不伦不类的赞美普布利乌斯起来,难道就不知道什麽是羞耻吗?

为了避免专制政治的发生,《联邦党人文集》第51章,提出了权力分散与制衡的重要性,为美国三权分立政治体系,奠定了强力的法理基础。

《联邦党人文集》主张司法独立,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提倡法官职位终身制,这个理论,美国至今依然采用。中国的司法独立在哪里?热爱“人民民主专政”的习近平,他的《联邦党人文集》理论,读到哪里去了?

习近平在中国,因为没有人敢摸他的老虎屁股,可以狐假虎威的冒充法学博士,政治圣人,但是一到光天化日之下,就因孤陋寡闻而漏馅,看来,这个无耻之尤的家伙,如果真的读了《联邦党人文集》(令人严重怀疑!),也是白读了。

热爱“一国两制”“三个代表”“四个坚持”“七个不说”的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乃理所当然兼天命所归的现状下,在两百多年前就用选票选出自己领袖的美国,用读过《联邦党人文集》说辞,来试图掩饰他的暴君庐山真面目,是一个愚不可及的策略也。

更成为国际笑话的,是习近平的大力肯定马丁•路德•金。这个政治蠢货可能浏览过《联邦党人文集》的封面,也可能耳闻过《联邦党人文集》的部分内容,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知道谁是神学博士马丁•路德•金。

金博士用了半辈子的时间。来为非洲裔美国人争取到人类包括投票权在内的应有民权,半个世纪以来的美国,已经用实际的行动洗净了历史污点,飞跃地朝著现代文明迈进,黑人投票权问题,已经是昨日黄花的历史,可是在视中国人民如猪狗的中国共产党暴政下,人类基本投票权在哪里呢?金博士鼓吹的诸多民权中,中国人民拥有吗?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金博士都是习近平的敌人,习近平“喜欢”金博士哪些地方呢?

2014年6月29日,笔者写了一篇《中国人的中国梦》短文,来响应习近平鼓吹的“中国梦”,并为习近平的画皮梦盖棺论定说∶“中国人的噩梦是中国共产党的美梦,中国共产党的噩梦就是中国人的美梦。”

不怕货比货,只怕不识货。与金博士的“我有一个梦”相比,习近平的所谓“中国梦”,活像一个滑稽的跳梁小丑。

习近平向美国人卖弄他的愚蠢,大捧托马斯•潘恩,真乃莫大的讽刺也。没有美国人不知道潘恩的大名,因为美国的国号“美利坚合众国”(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就是他起的名字。

潘恩不是美国人,他出生在英格兰,长在英国。偶遇在英国游说的(美国建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惊讶他的能说善道,才华横溢,协助他移民美国。

潘恩到了37岁才移民美国。他干过裁缝,抬过棺材,当过老师,编过杂志,胆色过人,嫉恶如仇,为了反抗暴政,悍然与母国翻脸,参与美国的独立战争,成为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

潘恩在1776年1月10日出版了《常识》(Common Sense),洛阳纸贵,风行一时,是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最爱的读物之一。《常识》只有50页,但是在人口仅有250万的殖民地里,三个月卖出了15万册,共卖出了50万册,几乎人手一册。

潘恩在《常识》中雄辩说,英国根本不是北美殖民地的祖国,欧洲才是北美的父母之邦,如果承认英国是北美殖民地的母国的话,“就连豺狼和野蛮人都不如,因为豺狼尚不食其子,野蛮人也不同亲人作战。”

潘恩鼓吹北美殖民地必须脱离英国而独立的最大理由,就是残暴的英国皇家与议会,贪婪地剥夺了北美人民的天赋权利。他支持共和体制,因为共和体制来自选举,“选民与被选者之间这种频繁互换,自然而然能建立整个共同体利害与共的意识,治者与被治者也自然而然会彼此支持。一个政府的力量,基础就在这种相互支持,而不在毫无意义的国王名义。”。

选举制度是人类不可剥夺的天赋权利,中国人至今尚不知道什麽是选举制度。在中国人来说,中国共产党就是从天而降的皇家,而且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皇家。

在习近平的“全面依法治国”糖衣毒药下,中国人至今尚且迷信应该只有被统治,而不需拥有统治的权利,任何胆敢要求选举的诉求,就像要求司法独立,要求军队国家化一样,均被视为叛国兼汉奸的阴谋行为。

历史上,在影响美国的20本书中,《常识》排行第一。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高度评论《常识》说∶“如果没有《常识》作者的那支利笔,乔治•华盛顿的宝剑将徒劳无用。”

潘恩的《常识》,加上他的另外名著《美国人的危机》(The American Crisis),成为美国独立战争革命有理的法理圣典,在美国诸多革命文献中,没有比《常识》更具强大说服力,鼓吹著全民参与抗暴战争,与独裁王朝不共戴天,决一死活。

在《常识》里,潘恩为世人留下了这些警世名言∶

“压迫常常是财富的后果,而很少是或根本不是致富的手段。”

“许多人因恐惧而服从,另一些人因迷信也服从,一部分有权有势的人则帮附国王对其余的人进行掠夺欺诈。”

“啊!你们这些热爱人类的人!你们这些不但敢反对暴政而且敢反对暴君的人,请站到前面来!旧世界遍地生长著压迫。自由到处遭到驱逐,亚洲和非洲早就已经把她逐出,欧洲把她当作异己分子,而英国已经对她下了逐客令。啊!只有北美大陆,只剩这最后的一片土地,接待这个逃亡者,及时地为人类准备一个避难所吧!”

“有人说,那麽北美的国王在哪儿呢?朋友,我要告诉你,他在天上统治著,不像大不列颠皇家畜生那样残害人类。还是让我们庄严地规定一天来宣布宪章,希望我们哪怕在世俗的德行方面也不要有缺点;让我们发表的宪章以神法和圣经为依据;让我们为宪章加冕、从而使世人知道,就赞成君主制而言,在北美法律就是国王。因为,正如在专制政府中,国王便是法律一样,在自由国家中法律便应该成为国王,而且不应该有其它的作用。但为了预防以后发生滥用至高权威的流弊,那就不妨在典礼结束时,取消国王这一称号,把它分散给有权享受这种称号的人民。”

潘恩的名言说,“不像大不列颠皇家畜生那样残害人类”。如果把“大不列颠皇家”几个字,修改为“中国共产党”的话,应该是量身定做似的实至名归,四平八稳,恰到好处。

习近平在读完潘恩的《常识》走向共和名言后,还敢在关帝庙前耍大刀吗?还敢以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暴政头子身份,在崇尚民主自由的国度里高谈阔论,卖弄他言行不一的“全面依法治国”吗?《常识》面世后两百年,才有了汉语译本,不知习近平“喜欢”的哪个版本?

就像民主自由体制不能与中国共产党共存,共和体制是中国共产党的天敌,共和体制在中国出现之日,就是中国共产党覆灭之时。

中国共产党比任何一个人类历史上独裁专制的寡头政治都贪污腐败,都残暴不忍,都寡廉鲜耻,它的头子习近平居然说他“喜欢”潘恩,就像他往自己脸上贴的“全面依法治国”“中国梦”一样,会有人相信这些活见鬼的胡扯淡吗?

更令世人吃惊的是,习近平居然睁著眼睛忽悠说,他“喜欢”和“读过”梭罗的作品。大概这是习近平自我意淫地发“中国梦”发得过了头后的梦呓,连“喜欢”和“读过”梭罗的作品都冒出来了。笔者怀疑他知不知道谁是梭罗?

笔者终身信奉并长期研究非暴力公民抗命论(nonviolent civil disobedience),而“非暴力公民抗命论”的创造者,正是亨利•梭罗(Henry Thoreau)。笔者曾撰写一系列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有关文章,后收录在《高胜寒弹剑录》一书里。

梭罗是美国十九世纪初期的思想家、哲学家、废奴主义者、超验主义者,写过一些文章,但皆平泛之论,唯独《瓦登湖》(Walden)文笔优美,意境飘逸,读之如沐春风,使人陶醉。他提出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却使他青史留名。

在人类近代文明发展史上,最受梭罗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影响,而产生巨大效果的有三人,印度的甘地,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与被美国《波士顿环球报》社论誉为“改变世界的人”的吉恩•夏普教授(Gene Sharp)。

梭罗只是写出了非暴力公民抗命论的概念,并没有提出一套完整的理论思想体系,直到夏普的横空出世,才将之完善成为一套对付独裁暴政的杀手锏。夏普将他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学术化、具体化、思想化、理论化、现代化和实践化。这种专以独裁暴政为对像的杀手锏面世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所向无敌。夏普博士是举世公认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运动行动战略权威。

1968年,夏普凭著研究梭罗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在英国牛津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哈佛大学政治系教授。这位现年87岁,依然单枪匹马挑战全世界独裁暴政的老英雄,从早期的南韩、台湾,到目前的中东,再到非洲,凡有暴政之地,就有夏普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著作在黑市流行。

夏普既无财富,也无兵将,手无缚鸡之力,早就连车子都不敢开了,孤独地生活在波士顿一栋老旧公寓里。1983年,夏普在自己家的窄小客厅里,成立了使全世界独裁专制暴君们闻风丧胆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Albert Einstein Institution),自此单枪匹马,挑战全世界的独裁暴政,故享有非暴力公民抗命论教父的美誉。

夏普的代表作《从独裁到民主》(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已经翻译成包括汉语在内的四十余种文字,并且免费在其官方网站上下载。

在历史上尚且没有失败先例的非暴力公民抗命论,所到之处,独裁暴政纷纷土崩瓦解,寡头专制节节溃不成军。甘地未放一枪一炮,就将大英帝国赶出印度,金博士没有高喊革谁的老命,美国白人当仁不让,就自我清醒,主动地让他普世价值的“我有一个梦”逐渐成真。夏普足不出户,威震群丑。

缅甸军事法庭案例指出,凡藏有夏普的《从独裁到民主》的人,一律以美帝特务标准查办∶判刑七年;甚至远在天边的伊朗暴政,疑神疑鬼,杯弓蛇影,一口咬定他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务。

可能习近平没有意识到,为日薄西山的中国共产党送终的,不会是台湾小岛的败军之将国民党,不会是贪污腐败的大陆军政体系,而是潜伏民间,无所不在的全民非暴力公民抗命论,新土八路们累积了大半世纪民怨与民愤,正是培养全民非暴力公民抗命论的最佳温床。

不知道习近平是脑残,是糊涂,是灌水,是读错稿子,还是对美国历史一无所知,居然表扬起为自己撞丧钟的梭罗来了。笔者在想,这个只知权力斗争,不知自由民主为何物的新土八路,如果多了解一下美国的文化和历史,又何至于出这种国际大洋相?

2015年10月10日写于美国华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