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试析台湾红统的来路与去路

——在「海峡两岸形势研讨会:一国两制还是一国良制」上的发言

雪 笠(空 气)

 

前面的发言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国两制和一国良制孰优孰劣。问题在于,如何实现一国良制?可能在座谈会都很深的是,在这条已经是异常艰难的路途,曾经誓言反共复国,倾全力支持大陆民主化运动的台湾深蓝,原本应当是我们最坚定的同志,却在吊诡的台湾政治情势下,逐渐分化,甚至局部赤化。很多人批评他们因为利益而堕落了。我以为呢,利益可能是其中一个要素,但统派转红的动因还远不止这么简单。

我最初想到的题目是,试析台湾红统与大陆绿独。再想想时间可能只够谈红统,就改成了,试析台湾红统的来路与去路。等到我到酒店开始赶发言稿,我才发现这个话题还是太大,发言时间完全不够展开。而且我还有很多问题没研究彻底,还需要调查数据来修正补充。所以今天我仅仅就我四次去台湾和在网路社区接触到的印象谈一点粗浅的思考:他们为什么从反共变得亲共?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将他们拉回我们的阵营?

自从台湾解严,台湾的政治叙述就离不开统独,统独争吵之热闹,甚至远远盖过了具体施政的讨论。一个台湾人的政治观,差不多可以简化为两个坐标:统独(两岸关系)+制度(具体施政)。同样,我们对两岸关系和未来安排的态度,也可以简化为两个坐标:统独(两岸关系)+制度(根本制度)。这样,我们就可以画出四个象限来对号入座:(我本想放几张 PPT 但临时抱佛脚来不及做就省略了,反正大家也很容易想象) 但这四个象限还不足以精确描述台湾日趋分化的政治光谱。

独派有急独有缓独,有建国派有归日派,有激进独有温和独。值得一提的是,温和独所抛出的「中华民国=台湾」的论述,获得了一部分并不反感中华民国国号和国旗的浅绿甚至不少蓝营分化出来的浅蓝的认同,他们承认自己是华人,甚至不否认自己是历史和文化意义的中国人。但他们认为大陆和台湾的关系就好似英国和美国,这群人常常被称为华独,我更喜欢叫他们「移民独」或「民国独」。同时,从蓝营分化出来的另一批人,虽然内心高度体认自己是华夏子孙是中国人的事实,对中华民国的国号和青天白日红的国旗保有相当深厚的感情,但因为不敢挑战汹涌的独派舆论,同时不堪国际上对中华民国的打压,也支持「中华民国=台湾」,他们忿忿不平的是,凭什么可以有两个德国两个韩国不能有两个中国呢?

这样子,统派就只剩下了蓝统和红统。

十二年前我和一批立志推动民国宪政复兴的朋友第一次透过互联网关注台湾大选。我们当时接触到的和经常互动的,不是墨绿、赤绿,就是深蓝。色彩分明,很少中间色调。那时候统派还是蓝统的天下,至少在蓝营大多数网民心目中,「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中华民国=中国」仍然是毫无疑义的目标。那些年我们看到台湾有人打五星红旗的新闻,都只是不屑一顾地嘲笑:中共派到台湾的匪谍余孽罢了,成不了气候!哪里想到,今天红统竟然蔚为大观。

其实台湾最早没有红统,只有红独。

通常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右倾的意识形态,分离主义则是左倾的意识形态。事实上,「两个中国」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中共。我们都知道李登辉主张中国应该分成七大块,其实毛泽东比他早几十年,早在1920年就提出了要把中国分成二十七块,他自己则至少将历史定位瞄准到了「湖南共和国」的国父。中共在自己获得政权之前,一直鼓吹各省包括台湾的独立。最早的台独纲领来自中共,最早的台独人士包括谢雪红、史明、李登辉都是共产党员。台湾光复以后的228更是离不开中共的积极参与甚至领导。换句话说,直到中共把控中国政权以前,它都是支持甚至撺掇台湾独立的。等到自己「当家」了,就要「统一」了。(不难想象,中共一旦失去政权,恐怕又要高呼「独立」的口号。)

有意思的是,同样加入了中共并且奔赴大陆实习的史明和张志忠,(史明在潘汉年领导下从事情报工作,张志忠在延安加入了八路军),回到台湾后,一个成了台独理论大师,一个成了红统的奠基人。

这个时期的红统,是百分之百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体制的中共同路人。他们不是像林毅夫一样投奔了大陆,就是像张志忠一样在戒严时期被肃清或 SHUT UP。(这些红统的后代我还遇到过几个,他们现在都是激进的台独。)

今天的红统,成分就复杂多了。首先,如何定义红统?我想,同样有两个指标:国号、制度。那么就出现了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种,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旗号,认同五星红旗。无论他是主张武统实现一国一制,还是主张和平进入一国两制,都是毫无争议的红统,或者可以谓之「赤统」。

第二种,接受一国两制,但还不能接受被「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主张国号各让一步,取两岸重迭的「中国」二字。

第三种,放弃对「中华民国」国号的坚持,接受「中国」作为国号:不提「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改提「和平统一中国」:还没有接受「一国两制」或者还没有宣称接受「一国两制」。这一种,以新党郁慕明和王炳忠为代表(我查证了一下,他们貌似还没有公开表示支持一国两制),在放弃「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以后,准备用什么样的途径实现「和平统一中国」,我还看不清楚,所以暂且归在蓝统和红统之间的模糊地带,称之为「蓝红统」。

第四种,今年前往大陆参加阅兵的连战等人,以及支持他或为他辩护的人,包括一开始反对他而后又表示谅解他的人。即便很多人还坚持中华民国的国号和民主宪政的制度,他们已经开始接受中共的历史观叙述,或者愿意后退一步「共写历史」。这究竟是投降还是仿效中共以退为进的「国共合作」呢?就假设有人是抱了后面的打算,我也敢断言不会成功——历史上的国共合作,没有一次国民党不是输得当裤子,更何况今天国民党愈加松散的组织结构和日趋模糊的意识形态,完全无法抵御中共的统战攻势。

第三种和第四种,要不要算作红统,我更是纠结。我心里面认为他们已经红了,而且一不小心就会红得发紫了,但要说他们是红统,我又心痛。因为曾几何时,他们都是我敬重的前辈,都是反共的先锋!

郁慕明曾经是全美中国同学反共爱国联盟最为激进的右派学生,曾经是中华民国的最忠实捍卫者之一。为什么现在连国号都愿意改了。6月份我们才赞扬了他在脸书上回应要他滚回中国的独派:「有骨气的中国人,就是要把自由民主带回中国!」,9月份他就义无反顾地出席了北京主持的阅兵。难道他宁肯做李宗仁也不要做蒋中正?经常挥舞五星红旗的爱国同心会,很多大陆人可能想不到,其会长曾经是从毛泽东治下冒险逃亡到香港再辗转到台的反共义士,并组织过极右的中华民国反共爱国阵线。对于他们的突变,一般人解释说是被金钱收买了,我不能够完全同意。因为我也遇到太多在大陆全无利益可言的普通老兵,抱有同样的态度。

除了现实政治的需要,这一块我今天来不及讲了,从蓝统到红统,这是怎样的一条心路?

既然他们都是,或者曾经是三民主义的拥趸,我下面就试着从民族、民权、民生三个方面来探析他们观点的演化。(在座如果有绿营的朋友,下面的话如果有所冒犯,请你们谅解。我必须站在蓝统的立场才可以进行这个剖析。)

民族

通常认为统派和独派的矛盾,在于一方要保持领土完整,一方要住民自决。有句传言是,「宁予中共,不予台独」,「先保领土,再图民主」。但据我的观察,对难忘清廷割地赔款耻辱记忆的深蓝而言,「领土完整」固然重要,也不过是一个相对抽象的表象。举个例子,有一位中华民国最有影响的前三位开国元勋的后人,他是极其坚定的统派,痛恨台独。李登辉还是国民党主席的时候,他差点利用自己的身份要带炸药包抱住李登辉同归于尽。但是,他又极其推崇达赖尊者。谈起自己作为第一名采访达赖喇嘛的中国记者的往事就眉飞色舞,他完全谅解藏人渴望自治甚至独立的立场。这说明,他虽然是热爱中华民国的所谓「大中华」统派,并不是无条件地坚持「领土完整」。他对台独的憎厌并非来自对领土的执念。

真正令统派和独派水火不相容的是历史观(包括文化观)的强烈冲突(这一点也论证了为什么浅蓝和浅绿可以走得比较近,因为他们的历史观和文化观没有多大差异),而历史观又决定了国家认同。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的积弱、帝国主义的霸凌,是老一辈国民党人挥之不去的屈辱。八年血战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位列战后四强,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光复被清廷割让五十年之久的台湾,颁行宪政,不料又被叛乱的中共战败。为了捍卫中华民国的道统和法统,大陆军民转进台湾。一面继续反共复国的事业,一面和本省人民一起胼手胝足把台湾建设成三民主义模范省,使台湾经济飞升。同时顶着「独裁」的骂名,贯彻训政理想,实践地方选举,为台湾民主打下扎实的根基。这就是蓝统的历史观。他们深信,尽管大陆很大,台湾很小,相较红色中国,播迁台湾的自由中国才是中华民族未来的道路,才是历史的胜利者。

然而,台湾解严以后,停止了一切反共教育,同时放开了对台独论述的限制。国民党人蓦然发现,他们又遭遇了一个「共产党」(他们称为「少年共产党」),又一次步步败阵、溃不成军。他们不明白,他们为台湾献出了青春,却一下子变成了「中国猪」、「支那狗」、「清国奴」。而一直把台湾当作殖民地、把绝大多数台湾人当作次等非公民对待的日本,却被从未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年青人追怀、甚至为日本战败嚎哭;他们引以为傲的国旗被视为垃圾丢掷,他们为之自豪的中华文化被当作裹脚布唾弃。他们到死都想不明白,他们被伤透了心。

人说「远香近臭」。每日被历史观截然相反的绿营用「去中国化」和「忆苦思甜」折磨得气恼不堪的蓝红统,愈来愈觉得身边的民进党比遥远的共产党更可恨。这时候长袖善舞的共产党递上了橄榄枝,共产党高明的统战语言使还没有直接吃过共产党亏的蓝统感觉,原来中共不像两蒋描述的那么狰狞?或者邓小平以后的中共已经脱胎换骨,不再是毛匪时代的中共?胡锦涛对国军抗战主力的承认,更是增强了蓝红统对中共的正面印象。一边是骂自己「中国猪」的皇民,一边是言必称「中国」的中共,蓝红统很自然地在国家认同上靠近了后者。其中的一部分,由于不满国民党的懦弱无能,甚至对「中华民国」也产生了动摇的情绪:与之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在国际上愈发的强势,抚慰了他们的落寞,使他们敬佩和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民权

我一直说,蓝红统的问题在于,他们把民族和民生放到了民权的前面。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右翼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们对民主的追求持渐进的态度,不少人听信中共统战的谎言,将大陆的现状误读为和当年国民党一样的「开明专制」或「训政」,是渐进民主的一个阶段。同时,「要求国民党严守规则自己却不守规则」的绿营、「在民主国家冲撞正常法治」的太阳花运动和反课网更增强了他们对左翼社运的反感。在他们看来,民进党的所作所为和1949年前的共产党毫无二致,是欺骗式民主。他们开始怀疑台湾民主走向了民粹,进而甚至有人产生了「中国人就是贱,有民主就糟蹋,一定要让中共来管他们才舒服」的激愤情绪。柯文哲的胜选和其他一些政治素人的业务素质和道德素质,更使他们质疑允许空降的选举制度,网上还出现了中共对官员的层层甄选才是正道的说法。还有一些人,虽然心里很清楚中共专制,也很同情民国派的民主人士,但对大陆民主化的前景,有着悲观的预见。认为还需要上百年才可能实现。

半个月前薛伟兄很惋惜地对我说,你错过了国民党全力支持民运的好日子。我开玩笑的回答,是他们错过了我。玩笑归玩笑,民运早期对中华民国和国民党的「中共狼奶式」误解、一部分人在国民党失势后向绿营的投靠、民运自身的其他诸多问题,也使国民党对大陆民主运动的态度,从鼎力支持走到了极度失望的地步。使一部分人产生了共产党体制内技术官僚素质更高,不如效法共产党进入国民党内部的办法进到中共体制内去改造中共的天真想法。

既然推翻中共这么难,不如先使民生富饶,再徐图缓进民主。这是不少蓝营前辈在为民宪派青年的努力感动、为后继有人欣慰的同时,给我的忠告。

民生

我前面说了,不是每个人都是因为利益的诱惑亲共。我见过一些全无蓝绿色彩表现、纯粹为利益亲共的商人,也见过许多在大陆没有一单生意,仅仅因为老家来信说日子过好了、比以前富裕了,就原谅了中共屠杀家人的血海深仇的老国民党人。我不能说我不感动,因为他们是真的那么爱中国,他们以为,只要人民过得好了,什么都好。他们将共产党从改革开放开始划分水岭,他们恨毛尊邓,以为共产党已经改邪归正,并高度肯定中共的经济成就。

他们忘了,中国的经济腾飞,不是共产党努力的结果,而是共产党松了缰绳的结果。我们中国人民有勤劳,有智慧,有什么做不到?没有共产党,中国可以腾飞得更高。

除了民族、民权、民生几个方面的信念动摇,中共宣传机器尤其今年阅兵对蓝营历史观的侵蚀更让我焦虑。去年我在中央党部就遇到了一个来串门的老兵,他认为蒋介石丢失大陆无能,毛泽东统一中国有功。甚至有不少台湾人被洗脑,接受了中共和左派关于国民党腐败失国的论述。我一向认为历史观可以严重地影响政治观。这些历史观被动摇的人完全颠覆了蓝营的反共传统,认为一切两岸对立都是应该摒弃的「内战思维」。

如果说蓝营最初打算与中共的合作仅限于联手牵制台独,如果说十年前连战的破冰之旅真有回大陆推行两党制的抱负,如果说革新保台派「亲共」的态度真是出于「用中共来遏制台独『更彻底地卖台』或『毁灭台湾』,同时利用台独讨价还价使中共向自己让步、争取时间以拖待变」的苦心,我恐怕这一切今天都已成泡影!在蓝营的追随者受到中共统战论述排山倒海的腐蚀以后,在国台办设立了专门拉拢民进党的分部以后,在习近平这样的赤红子弟完全不甩统派、蔑视统派、越过统派来「收复台湾」以后,台湾蓝营已经彻底落入了中共的陷阱,动掸不得。

我前面总结的四种红统或类红统里面,除了具有红色渊源的赤统,并不都是像早期的红统一样心甘情愿、同心同德。哪怕白狼张安乐也有他心境复杂的打算。

有一句话,「台独是中共逼出来的」,我不能完全同意;另一句话「深蓝是台独逼红的」,我是深有体会。或许蓝营出现红统有其内在的因素,但绿独无疑是这一转化的最强大的催化剂,而国民党的懦弱无为和对本党传统意识形态的不自信乃至回避就是他们滑向红统的最后一推。

要知道,对于蓝统而言,他们被绿独欺负也罢了。更重的一击是,国民党的领导们竟然也处处迎合绿营、步步退让、事事小心、句句模糊,不敢提三民主义,不敢提中华民国,不敢提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次国民党本土派筹组「台湾国民党联盟」和换柱折腾以后,一位昵称「乔治•华盛顿」的网民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中国国民党最好赶快改名,有种就配合绿倭连国旗国号都改,不改也是糟蹋,所以应该赶快改,让我全家都能名正言顺、心安理得地彻底唾弃你! 替共党提灯笼带路 !!」

这是台湾深蓝相当典型的一个心理。这段话,是一个并不喜爱中共的深蓝对国民党高层发出的严重警告!

后记:因为发言时间有限,很多问题无法展开。我以后再写文章补充。同时我想告诉大家,我在台湾的一些朋友已经在网路上自发组成了「中华民国正蓝联盟」以对抗红统舆论、挽救蓝军转红的趋势。我自己是从一个大陆蓝的角度来观察台湾蓝统的红化;这些台湾朋友身在其中,感受更为深刻。我在议报上已经登载了几篇相关文章,如江翔宇的《绿独和红统》,接下来马上要推出许剑虹的深度分析《他们为什么都支持连战》,欢迎关注。

2015 年 10 月 12 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