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美国官员关切包卓轩 汪岷徐文立否认策划逃亡

 

正在北京开会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汤姆. 马林诺对中方表示,长时间拘押维权律师本身是不合法,并点名关注被捕律师王宇及其被软禁的儿子包卓轩。至于包卓轩逃亡失败事件中,汪岷及徐文立被官方环球时报指是策划逃亡主事人,两人否认涉及事件,但认为营救被迫害的人是应有的行为。

正率团在北京访问的美国助理国务卿汤姆. 马林诺斯16日向中国的公安官员表示,抓捕维权律师及有关人员的行动,本身违反自家的法律,他并点名提及王宇及包卓轩事件。专责民主、人权及劳工事务的马林诺斯对传媒表示,中国扣押这些人超过法定规定37日,没有作出检控,无可置疑地显示中国现有的法律已经被抛弃。他指中方官员回应说,他们处理这些个案是依据法律,其他国家不能干涉中国的司法独立。

另外,在美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负责人汪岷称,他本人并不知道这次救援包卓轩行动,也没有参与。但他认为这个救援行动本身就是善举。他说:我本人并不知道,我绝对也没有参与这一次活动。它说我是指挥、策划,那是凭空捏造。但是,虽然我没有参加,但我还是认为这一次帮助王宇律师家人的人员,他们不是做坏事,他们做的善事。汪岷认为,在最近的一两年来,特别是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人权运动和维权运动不断打压,最近逮捕了一大批的维权律师,对他们家属,包括子女也进行迫害,在这种情况之下,海内外的,关心中国人权的那些单位,组织和人士,通过各种方法来救援他们,这就是一种善举。他表示,尽管好心人士救援包卓轩失败了,但应该将这个责任算在中国当局的头上。他觉得被中共批评是一种光荣。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荣誉主席徐文立告诉记者,救援被迫害的人士是应该的。但他们没有组织策划这个事情。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刚开完第三次海外代表大会,正愁缺乏传播突进,感谢环球时报向中国民众宣扬这个组织。他说:环球时报太抬举我了,它能够提到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还把我徐文立的名字放在报纸上,真是很抬举我们。我们2007年和2011年分别召开两次海外的代表大会,这一次是海外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刚刚开完,说老实话,我们的传播手段是有限的,这次环球时报,它是(中共)喉舌,把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的名字宣扬一下,我们真的非常非常的感谢它。

他还说:凡是救援被迫害的一些人士,不管他是异议人士还是维权律师,都是应该的行为。可是这件事情跟我和我们这个组织没有关系,我们没有做。我本人和汪岷都没有策划过这个事情。

至于已被捕的成都维权人士幸清贤,其妻何娟称,她当时根本就没有进机场,同时,他们当时是去旅游,她只知道有朋友出油钱坐顺路车自助游。后来是听说丈夫出事、家里被搜查,她才用护照出境逃离。同时,何娟还表示,因为人权律师被打压,他们现在找律师很困难。她说:是他姐姐帮他找的。就说现在很难找到律师,所以,反正有律师现在还没有见到。现在找律师太难了,愿意为这些人说话的律师实在太难找到了。

曾经是温州中院前资深法官、现滞留美国的维权律师钟锦化一直关注此事的进展。他认为,中国当局此次跨境抓捕包卓轩,显示中国当局对公民肆意监控,甚至在缅北跨境监控,需要引起警惕。他说:中国对所谓的敏感人士,包括民运人士、维权律师这种,他们平时在国内,其实就是一直在监控的,包括手机、电话、微博、微信……。像我们平常的人,他如果真的要监控你的话,你根本就没办法防备。缅北本身属于武装割据的形式,这些就是说跟缅甸中央政府对抗比较强的一些地区,几乎跟中国的关系都比较好,所以说中国包括公安机关,包括其他的国家安全机关,想在他们那边做这些事,其实是非常容易的。

钟锦化还表示,警方对王宇夫妇,包括很多其他的维权律师、家属,以及捍卫人权者,无论是刑拘还是监视居住,本身就严重违反程序。他们禁止律师和家属会见,对一个16岁的孩子进行监控,已经是严重的违法。不让人家正常的去读书,禁止正常出境,把人家逼得没办法。到了境外,还将人抓回来,并封锁和压制国内反对的声音,用环球时报颠倒黑白的报道来混淆视听,本身就是在掩盖真相。

尽管环球时报称他们从警方获得了信息,但记者多次致电内蒙,云南和四川的警方,但他们都称不清楚此事。

《环球时报》14日引用警方消息称,中国警方掌握了一个情报,在美国的反华势力“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骨干汪岷、徐文立等人密谋,策划安排人员帮助包卓轩从中国偷渡出境。汪、徐等人私下联络美国、澳洲、泰国等地关系人参与该行动,并筹措了活动所需资金,并雇佣了泰国一个名叫“阿顺”的蛇头负责偷渡出境。其中其境内关系人负责将包从内蒙古带至云南,“阿顺”负责将包从云南西双版纳偷渡至缅甸打其力口岸,再从缅甸偷渡至泰国。届时再由美国官方出面,派人赴美国驻泰国使馆,准备接包卓轩赴美。

据环球时报称,10月1日,北京唐某使用一个叫“郭允恒”的户口簿乘飞机将包卓轩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带至昆明,后偷渡出境至缅北地区。几天后,非法偷渡的唐某、幸某、包卓轩三人被缅甸地方警方抓获,并移交中方。三人对偷渡的非法行为供认不讳。该报道还称,唐某于10月2日凌晨从内蒙古到达昆明,幸某带一女子(其妻何某)驾车到机场接机,随后四人前往西双版纳,再从那儿偷渡到缅甸境内。

被大陆当局秘密关押百天后,律师王宇和丈夫包龙军首次在央视露面,谴责有人带走未成年的儿子包卓轩。参与偷运包卓轩的前“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认为,用违法手段断绝当事人与外界的资讯,威逼欺瞒当事人,并利用央视断章取义来进行舆论战,是中共当局一贯的做法。

继上周四《环球时报》声称,维权律师王宇的未成年儿子包卓轩是被境外敌对势力裹挟偷渡之后,周五、周六两日,大陆官媒新华社和央视分别再次以同样的口径报道了事件,被秘密拘押已达百天的王宇和丈夫包龙军,还首次现身央视,谴责带走儿子的行为。

根据央视的画面显示,王宇面容憔悴。她称,她对这种行为强烈谴责,这种方式亦非常危险,也是非法的。她还表示,她自己的事情,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并指公安应保护孩子。

央视还详细的披露今次接应包卓轩逃亡的线路和时间:在10月1日上午8时,包卓轩由婆婆家坐车到机场与犯罪嫌疑人唐志顺会合。10时,唐志顺、包卓轩从乌兰浩特机场登机。中午时分,唐志顺、包卓轩到达呼和浩特白塔机场。到2日零时,两人飞抵云南昆明长水机场,在机场与先前到达的幸清贤和妻子会合,4人乘坐一辆轿车离开。8时,经过八小时的连夜赶路,4人到达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区,入住酒店。到12时,4人在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离开酒店再次启程。下午3时,4人到达中缅边境的打洛口岸,驾车直接去国门。当地一个黑摩司机岩某带着幸清贤和包卓轩穿过铁丝网偷越国境。而唐志顺乘坐另外一辆摩托车单独偷越国境进入缅甸猛拉。3人先后到达后,入住猛拉巴莱酒店。到5日下午6时,3人换到另一家华都酒店入住。6日早上9时,3人在猛拉一个农贸市场内被缅甸警方控制,随后移交大陆警方。

报道称,包卓轩现在已经回到内蒙乌兰浩特市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但在官媒的报道中,没有提及包卓轩之前已经和父亲一起启程前往澳大利亚上学,并在北京机场被拦截,随后,16岁的包卓轩护照被当局没收,并遭遇多次传唤。

参与救援的周锋锁告诉本台记者,他看到了这个资讯。当局用禁止律师会见,隔绝当事人与外界的所有资讯,威逼利诱令他们上央视悔罪,或发表他们事先安排的言论,并用断章取义的方式拼接他们需要的资讯,是一贯的做法。

周锋锁说:央视拍的这些东西,这都是断章取义,我们并不知道,它的上下文是什么,然后它告诉王宇是什么组织。律师申请、要求了这么久,都不能见到,现在央视就可以去拍,这个是不合程式的。上央视当然是有很多的圈套,特别像高瑜在央视,中共逼迫她认罪,她见了律师就说,这是因为中共抓了人(她儿子),才被迫(认罪)。这种事情多得很。这种(与外界)隔绝的手段、欺骗,然后断章取义,我们当然不能相信它。

周锋锁还表示,用绑架亲情,甚至是绑架孩子来给被他们羁押的父母施加压力,是中共当局广泛采用的一种方式。在这种背景下还相信央视的说辞和宣传,无法理解。

周锋锁说:这个当然是很野蛮的一种,没有底线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一种做法。这也是很多年,中国,特别又在习近平执政后广泛采用的一个办法。有一个律师就被告诉,如果你不服我们就找你的孩子算账。一个绑匪,把父母绑架了,还绑架儿子,还能来让父母来讲话。这个环境下有人愿意相信,那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被捕的维权人士幸清贤的妻子何娟称,他们的一些亲友亦看到了央视的报道,但迫于压力,或是不愿意思考,很容易相信这些说辞。

何娟说:他们肯定像昨天看了央视的节目啊,反正家里人都是那种反对的态度,都觉得我不要去搞事,共产党是很强大的,没必要去和它说个黑白是非。就是它定性的东西,你也知道是那样子就行了,不要去跟它掰回来,掰得来吗?觉得别指望什么清白啊什么之类的。家里亲戚就是不怎么上网的那类人吧,就是头脑要简单一些,应该是这样。

自7.09抓捕维权律师以来,除20多名律师和维权活跃人士被限制出境外,还有4位律师的子女被大陆当局限制出境。他们分别是王宇律师16岁的儿子包卓轩、于合金律师的孩子、李和平律师15岁儿子和5岁女儿、刘晓原律师儿子。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