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向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学习

德国 彭小明

 

大家都知道,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死难者纪念碑前一跪成名天下知。勃兰特的言行跟他的思想有关系。他流亡到北欧,非常注意学习北欧社会民主党和尊重基督教文化的经验。在流亡时期,他非常注重学习外国的理论和实践。他冒名作为挪威学生回到德国留学,直接了解德国的民情动态,然后又拜北欧社民党为师,学习工人运动实践。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到苏共的残暴和专制,对列宁共产党有了认识,在三十年代就已经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战后他回到德国,很快就重新建党,在1959年制定新的纲领,理论上跟马克思主义划清界限,结果仅仅十年就走上了执政的宝座。实际上 ,三十年代陈独秀也已看出苏联共产主义的残酷和专制。不幸,陈独秀已经不是中国最积极的革命家,缺乏社会影响力,而勃兰特却是德国流亡志士中最年轻有为的活动家。

共产主义应有更加深刻的认识。共产党宣言开宗明义第一句话就承认,共产主义是一个幽灵。幽灵就是鬼魂。

我们也要了解国内民情。中国的百姓已经接受了六十多年的共产主义病态教育。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病原体。在党的控制之下,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是一个用暴力控制一切、用谎言进行宣传、用利益进行腐蚀、没有任何道德、信仰的社会形态,它抽象的承认实际上践踏公民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根本没有法律和道德底线,唯一只追求执政党和领导人的权力和权贵利益最大化。腐败已经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人民也被腐蚀得厉害。到国外来移民的、求学的、经商的、旅游的,想的都是怎么贿赂律师,贿赂官员,办居留,开公司,延长居留,都问我们送什么礼,给多少钱;不仅是普通百姓,国家官员和官方代表机关,也都相信买通政府和官员,连缅甸、泰国 ,非洲小国人们都知道,中国人什么都靠贿赂来办事情,结果大量的投资打了水漂。

选择合理的政治道路

勃兰特选择了合理的政治道路,拥抱市场经济,摒弃武装暴力,坚持议会道路,创建全民党。我们不能再纠缠什么暴力革命的概念,现在的国内同胞都敢于发牢骚。计程车司机和交通线上的乘客,什么都敢骂,骂得比毕福剑还要难听,他不吃党国的饭,你也没有办法追究。人们也都知道,民主比专制好。可是怎么反抗专制?不知道。多少年的党史和革命教育已经把人们的头脑固化了。痛恨腐败、痛恨专制的人很多很多。我跟国内的来人聊天,听说我主张民主 ,他们就会说,你们要组织一个党。然后展开斗争。……这是党化教育的延长。那后面朦胧的潜台词就是,建立一个政党,再搞武装斗争,然后建军建根据地,然后推翻腐败的政府。这种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思路,完全是共产党政治教育的残留。完全是错误的理论。我们不要小看这类想法,它根本没有把自身参与进去,而且根本不符合当今时代社会状况。是犬儒想法的典型代表。

把希望寄托在他人的虚无缥缈的武装反抗中,而放弃了自己每时每刻的反抗和抵制,民主抗争的运动就无法在人民中扩展。所以我们去年在德国召开的民主论坛会议上明确地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议题。也是民阵成立的宗旨。暴力革命理论祸害了我们近百年 ,至今仍然祸害我们。有人说,你们不要忽略了必要的暴力斗争。我们不傻,如果专制不能继续统治下去,发生民变、兵变和政变,我们当然不会去反对变革。但是即使我们去联络军队、联络警察,那也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行动,而不是开展武装斗争。什么是武装斗争?那是组成军事委员会,民运领导兼任军事领导 ,筹措军费、购置军火、豢养军队。现代热兵器和核时代的政治条件下根本没有可能。是谁给我们作出了这个结论?毛泽东。毛泽东支持亚非拉武装斗争花数十亿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买来了这个痛苦的教训。毛的亚非拉暴力武装没有一个取得了胜利 ,给世界和平造成了很大的灾难,所有的民主国家都不允许我们鼓捣暴力活动.

我们要告诉国内人民的是,没有外力组成武装力量来推翻这个病入膏肓的政权,全靠我们自己平时一点一滴的抵制和抗争。抵制和抗争越来越多,一旦遇到时机,比如经济危机等等,就能推翻专制,迎来转机。出现社会转型。

流亡海外的人们对战后建立联邦德国很有贡献。流亡北欧的人中包括著名作家布莱希特。很多流亡政治家都是联邦的创建者。我们要把先进的思想和策略传播到国内。新闻封锁,言论禁锢,但是我们还有互联网。民主运动应该多样化的开展。不要局限于政治的抗争,还要深入的开展文化的抗争。我也欣赏民国时代,民国人物和民国文化,我就从科学上论证汉字简化是错误的道路,像台湾那样识繁写简才是我们文字现代化的出路。我们年纪也大了,应该考虑写小说,写回忆录和民运史,不仅要写,而且要写得好,有文学性,吸引国内读者。直接打击国内的思想封锁!每个人都从自身的条件出发,进行思想文化的抗争,我们的运动才能波澜壮阔。

学习民主国家政治家的谨言慎行

我们的民运队伍在思想文化方面,学习很不够。只要发生一点争论,网上的文字就看得出来我们队伍的素质跟国内民众几乎没有什么区别。我们要向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学习。不仅学习他们的社会民主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和绿党意识形态,可以从他们的纲领和传记里阅读思考,还要学习他们的严谨作风和言行素质。

德国的政治家普遍都言语行为都十分检点。各位在报刊上都可以看到,总统因750欧元而辞职,国防部长和卫生部长因早年的博士论文引述文字不严谨而辞职下台。他们国家的强大,社会的稳定,是跟他们的严谨法治直接相联系的。我在这里谈这个问题,不是要简单的模仿,去找什么人的学位论文的有没有毛病。而是提出倡导一种新形态的现代政团文化。联邦德国基本法保障结社自由。Fraktionfreiheit.包括多党联合和多党监督制衡。在民主国家的政坛上活动的人为什么非常谨言慎行?因为他们代表自己的政治派别,言行牵涉到国家和社会。不能信口开河,不能因为意见不合就宣布谁是特务。财产公开,雇佣保姆,都要问明居留权和报税额.个人的婚恋状况尤其要清楚,绝不能含糊。各党派竞争,互相监督得厉害。一有事就有人质疑。结果往往自己一派的人犯了错误,还没等对立党团的人谴责或弹劾,本党内部就勒令当事人辞职了。这样的结果,最终让人民获得了实惠。让道德和诚信有瑕疵(或有疑问)的人离开决策中心,国家和社会的前进不会误入歧途。我们不仅要学习他们的理论,更要学会他们的政团文化.我们的民运从西单民主墙开始,已经三十六年了,从天安门六四算起,二十六年了。孔子云,君子之过如日月之蚀。君子犯错误,就像日食月食一样,人人都看得清楚。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我们生活在民主国家,贪腐、不诚实和性关系不检点,是隐瞒不了的。如果我们不能占领道德的制高点,怎么能赢得民心?人家共产党都反腐败,打老虎,我们自己必须促成民主国家的政团文化。我们不是躲在井冈山和延安,共产党贩卖鸦片,毛泽东秽乱窑洞,都是瞒着新闻界,人民以为他们是好东西。我们没有隐瞒的机会。这不是内斗,这是新形态的政团文化。我们必须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这也不是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残酷什么?没有暴力,没有逼供信。最严重的不过是弹劾和辞职。民主国家的下台政务官回去继续当律师、教授,做生意。而不是双规、判刑和处死。当然触犯刑法,是另一回事。

促成这种政团文化,非常重要,不可忽略。国内的事件我们常常没有着力点,有劲没处使。但是我们的自身建设完全依靠我们自己。会给国内人民留下好的印象。也给国内的民主运动留下宝贵的经验。未来的民主政团就要这样严于律己,道德完善。从来儒家的信条在治国平天下之前,讲究的就是正心修身齐家。

儒家的座右铭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有生之年,得见民主中国,我们好好为民主中国服务。 (我去从事汉字繁体字教育),看不到民主中国,死也要做一个人格和思想境界高尚的文化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