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一位母亲的寻女之旅:我的宝贝,你在哪里?

 

我的女儿赵威(考拉),在北京的住处被警方带走已经一百余天了,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部门的任何通知。由于长时间的思念与担忧,我们老两口都一病不起。眼看天气由凉转冷了,病得爬不起来的我决定爬不起来也要爬起来,去寻找我的女儿,给女儿送御寒的衣物。也正赶10月20日是女儿的24岁生日。基于此,10月19日晚,我从病床上爬起来,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开始了寻女之旅。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及多次的辗转,于10月20日早晨八点赶到了河西区看守所门口。因为平素身体并不好,加上旅途劳累,未想刚到看守所门口,竟站立不稳、近乎晕厥,几乎晕倒,当时多亏值班室内的两位保安兄弟,他俩看我状况不好,赶紧给我倒了杯热水,我就着开水将随身带着的药服下去,休息一阵子,精神气才慢慢地缓了过来。(借此,我要向天津河西区看守所两位值班的保安兄弟表示真诚的感谢!愿二位好人有好报。)

大约九点钟,赵旭支队长把我领进了他的办公室,礼貌地给我让座,此时我心里有点小感动。落座后,我先介绍自己,说明这次来是寻找我的女儿。赵队首先告诉我:赵威人是被监视居住。我问赵队:我女儿到底犯了什么罪?赵队答:“你没看央视新闻了吗?12号、13号(指7月12、13号),还有河南法院门前的聚集事件。”我回忆了一下说:“13号没完全看完,其他的没看过。”赵队又接着说:“这周日的央视新闻你看了吗?”我说:“也是没看过。”赵说:“案子又进一步复杂化了。你回去多看看央视新闻,就知道案子进展了。”这时我斗胆地问了赵队一句:“央视新闻的报道,究竟是真的假的?”赵回我道:“真的。央视这么大,对全国、对国际能有假的吗?要是假的话​,那电视机、电脑都该砸了。”哦,我这才恍然大悟啊!看来以后还是要多看央视新闻,不能光埋头做家庭主妇了,只有多看央视新闻或许才能知道些许有关女儿的消息。

接着,我问赵队,我女儿现在哪里,我要见她是否安好。赵队答:这个不允许,且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我又问那我送些衣物给我女儿总可以吧?赵队说这个也不允许。后我又提出今天是我女儿24岁生日,我要给她买个蛋糕交给她。赵队依然是不允许,不过他说会转告专案组给予适当的安排。一连串不允许、不允许——就像一瓢冷水从头顶浇下来。我顿时浑身发冷,仿佛全身血液都凝固了,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赵队问我道:“你女儿怎么会到那个所工作,并问我有什么要对女儿说的吗?”我抹了抹满脸的泪水,定了定神,坚定地说:请转告我的女儿,爸爸妈妈相信你绝没有做任何犯罪的事情(另爸妈身体生病的事一定不能告诉她)。

我是个典型的家庭主妇,只听说习主席说了要依法治国,可是女儿失踪一百多天无任何消息,还被告知要多看央视或许会知道些许女儿的消息。我也不知道央视和法律究竟谁大?不懂!真的不懂!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离开看守所的。极度的担心、失望、疲惫,那时的心情难于言表,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无奈,只好找了就近酒店住下,躺了两天,才又爬起来,踏上返程的列车。

有时候会想,女儿啊,我的宝贝,你从来没有和妈音讯全无这么久过,你是否在和老妈开玩笑,考验妈的体能。有时听见邻居家女儿喊妈,我总以为是女儿回来了。希望政府会依法办事,不虐待你,不会动你一根毫毛。

女儿,你究竟在哪里?!

2015年10月27日

赵威母亲:郑瑞霞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