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与周小平大有一拼

司马逸

 

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两年多,不得不应对诸多的挑战。其中一个最大的、也是让他心力耗费甚多、所获成果也甚惨淡的挑战,就是他的个人宣传。

习近平惨淡个人宣传的标志性事件是,2013年年底习近平到北京庆丰包子表演吃包子亲民秀,没想到宣传立即露馅,有关事件随后成为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的一个词条,“习包子”、“庆丰帝”由此成为习近平甩不掉的外号,习近平从此不敢再公开吃包子。

于是,观察习近平的个人宣传如今已经成为中国公众的娱乐。

最新的娱乐是2015年羊年春节来临之际,中共官方媒体有关“习近平到延安视察”的报道宣传。

严重不接地气的宣传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官方在香港办的《文汇报》、《大公报》显然领受了大力为习近平进行个人宣传的新任务。

《文汇报》的文汇网2月13日发表的题为“习近平今日到延安视察,彭丽媛同行”报道,则可谓大成问题(即给公众提供笑料)的习近平个人宣传的标本。

该报道的头两段是:

“据媒体此前报道,习近平都在基建队劳动,主要任务是打坝淤地。那时的习近平经常卷起裤管、光着脚,站在冰水里干活,‘穿一件蓝色的旧棉袄,腰里系一根点炮时用过的导火索,没有一点书生的架子。’社员评价他是‘好后生’。村民至今仍对当时不到16岁的他带了一箱子书下乡的往事赞叹不已。

“在23年后的1992年秋天,时任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再次回到梁家河时,乡亲们依然你一斤我两斤地给习近平送来礼物——‘杂面’、豇豆、芝麻、小米,让习近平回福建后吃家乡的‘抿尖’和小米汤。习近平也惦记着乡亲们,他挨家挨户看望了大家,还给每户人家带了一只闹钟,让它提醒上学的孩子们按时到校。”

这两段文字各有可圈可点之处。但为了叙述方便,不妨从相对简单的话题讲起,先讲后一段最后一句话的问题——给人送礼物送钟,在中国文化中是大忌;不久之前,英国政府交通事务部长苏珊·克雷默在访问台北时给台北市市长柯文哲送上了一只钟表作为礼物,还成为一场不大不小的外交风波和国际新闻事件。

习近平一直竭力展示自己了解中国民情,习掌控的中共宣传机器也一直不遗余力的宣扬习近平领导班子“接地气。”然而,习近平给人送礼物送钟,中共宣传机器宣传又宣传习近平给人送礼物送钟,无疑再好不过地显示了习近平和中共宣传机器严重不接地气,而且也对国际新闻茫然无知。

当然,习近平本人或中共宣传机关可以辩解说,“送礼物不能送钟是迷信,不应当相信迷信。”但这种说法只能是进一步暴露习近平本人或中共宣传机关不接地气,不了解民情。这种辩解就好比是一个人坚持穿一身白衣参加中国人的传统的婚礼,还振振有词地说不能穿白是迷信一样。

换句话说,这样的习近平个人宣传让中国公众觉得特别富有娱乐价值,因为它太像是在玩高级黑,黑习近平。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这种高级黑式的宣传反复出现,很多观察家由此纷纷笑谈中共宣传部门是否已经被中共一直非常警惕并严加防范的“敌对势力”渗透。

习近平与周带鱼有一拼

文汇网2月13日发表的有关习近平带妻小重访延安报道的头一段最后一句话是,“村民至今仍对当时不到16岁的他带了一箱子书下乡的往事赞叹不已。”报道中还有一个小标题是,“习近平曾带了一箱子书下乡”。

在过去的两年里,人们注意到“习近平读书多、尤其是外国文学名著读得多”是中共官方的习近平个人宣传的重点之一。文汇网有关习近平带一箱子书下乡的宣传显然是中共官方宣传大棋局的一部分。

习近平本人也常常亲自出马为自己做这种个人宣传。他先前两度访问俄罗斯,两度在访问期间宣传他熟读斯大林时期的苏共拙劣宣传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并称之为俄罗斯文学巨匠的杰作,从而使他成为国际笑柄,并让俄罗斯东道主苦不堪言。

但这一切无妨习近平本人及其宣传班子继续努力宣传习近平熟读西方文学名著,熟悉西方文学经典作家,其中包括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

中共官方媒体援引官方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的话说,在去年10月15日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习总书记回忆起自己当知青的时候,可以走30里地,去向另一个知青借一本《浮士德》,看完之后,再走30里地送回去。说起世界名著,习总书记在座谈会上给出一个‘书单’:

“俄罗斯文学:他喜欢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普希金的《叶普盖尼 奥涅金》,在托尔斯泰的三部曲中,他更喜欢《战争与和平》。...”

对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迄今为止评论很多,但不知为什么几乎没有论者指出习近平假充内行谈俄罗斯文学时卖的一个大破绽——托尔斯泰三部曲,他最喜欢《战争与和平》。

习近平的这种说法相当于说,中国四大家鱼,他最喜欢带鱼。

众所周知,带鱼虽然也是鱼,但跟中国四大家鱼青草鲢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同理,托尔斯泰有自传体小说三部曲,《童年》,《少年》,《青年》,跟《战争与和平》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托尔斯泰的三大名著《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是三部题材截然不同、也互不联属的长篇、根本不能说是三部曲。

如此说来,习近平跟他所大力推举的网络小混混“周带鱼”周小平大有一拼——周小平发明了子虚乌有的人工带鱼养殖业;周小平的“习大大”则发明了子虚乌有的包括《战争与和平》的托尔斯泰三部曲。

有论者指出,从各种迹象看,习近平之所以动辄大谈西方文学,尤其是大谈俄罗斯文学,炫耀他熟悉莱蒙托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是为了给他自己扳回一局——他先前称赞苏共拙劣的宣传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成为国内外的笑柄,成为俄罗斯普京当局的叫苦和鄙视对象,很可能是这种反馈对他产生了影响,他觉得必须有所表现,以向世人显示他不是很傻。

习近平的文学试题

毫无疑问,论者上述有关习近平的心理分析很可能是偏狭的,偏颇的,甚至是极端的,至少,很可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但文学也是一种学问,可以进行科学的测试,让滥竽充数的人原形毕露。

以下几个文学试题跟习近平自称很熟悉的作家有关。假如可以对习近平提出,相信足以显示出习近平到底对文学是真懂还是装懂:

1)你认为托尔斯泰最著名的作品《安娜·卡列尼娜》的主人公安娜·卡列尼娜是怎样的人?假如彭丽媛是安娜,你觉得你会有什么反应?

2)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当中的基督教思想,甚至基督教说教,你怎么看?20世纪著名俄罗斯文学研究者和小说家纳博科夫列举大量证据说,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思想和语言拙劣幼稚,不超过高中生水平,对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3)你喜欢俄罗斯诗人莱蒙托夫,而他的代表作《当代英雄》所描写的主人公是一个所谓的多余人,即眼高手低、一事无成的人,你为什么喜欢这样的作品?

4)你如何理解《浮士德》?你是否认为,为了品尝一下高峰体验,也可以像浮士德一样跟撒旦做交易?

难以回到毛泽东时代

假如说,这些问题回答起来会让习近平或习近平宣传班子感到为难,那也要归咎或归功于习近平的个人宣传。

就像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样,自上台以来,习近平在个人宣传方面心力耗费很多,但所获成果也很惨淡。

这种局面导致有些论者得出结论,判定习近平太笨。

然而,更靠谱的结论或解释或许是,以重走毛泽东路线为己任的习近平之所以不能像当年毛泽东玩个人宣传那样玩得成功,并不是因为他特别笨,而是因为时代不同了。

在毛泽东的时代,毛泽东能骗倒一大些人,镇压住一大些人,从而让毛可以光着屁股招摇过市,众人不敢说什么,更有许多人诚惶诚恐,抱怨自己眼神不济,没能看出皇帝的华丽新衣。

到了毛泽东第二习近平时代,习能骗倒的人少多了,能镇压得住的人少多了,公众的自信更强,皇帝的自信更弱了。

于是,习近平的个人宣传就越来越成为大众的娱乐和笑话了,而这种大趋势是大权在握的习近平难以扭转的。

换句话说,在这个羊年里,习近平的个人宣传将继续惨淡,中国公众将继续乐。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