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马会后马英九答记者问全文

 

《联合报》:媒体都称呼这次会面是“历史一握”,从总统一开始提出的5点建议,看起来习主席都有具体的回应,但这些回应最重要是后面要怎么实现、怎么落实。我们知道总统您的任期即将届满,不知道总统对下一任继任总统有什么期待与期许?热线为什么只设在国台办跟陆委会?

马:你的问题问得很好。今天是海峡两岸领导人来聚会,我们不太可能处理过度技术性的问题;因此,我们谈的都是原则性、重大的问题,双方达成的一些一致的意见,也是宣示性的。比如说“九二共识”,我们从1992年达成这个共识以来,这是第一次两岸领导人彼此在谈这个问题,而且我刚念给大家听了,什么叫“九二共识”?为什么是“一中各表”,这对中华民国表述的方式,不会出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九二共识”双方讲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两岸领导人前面还原它的真相。当初叫“一中各表”,就是贵报在1992年11月18日,它所用的名词。热线问题为什么在陆委会和国台办,而不是更高,我们先从这里开始,现在海基会、陆委会副主委之间都有热线,现在从主委、主任先建立,再看运作情况要不要调整。

东森电视台:您刚提到“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台湾民众对你来有些期待,台湾都是讲“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但刚张志军主任及习近平主席会谈中,只有到“九二共识”没有“一中各表”,你是否感到失望?台湾有一些国人失望,您怎样面对这样的问题?今天这样的会议,您觉得有达到对等尊严吗?

马:我刚跟各位说明,“九二共识”在1992年11月16日正式确定时,里面就有谈到两边都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但双方赋予的含意各自不同,所以用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达,当初是用表达,后来报纸用表述,以后大家都用表述了,当年报纸都可以查的很清楚。刚刚问到落实,大部分习先生都有指示相关单位去讨论、研究,我们会根据这个由陆委会继续追踪,看怎么样落实。我特别强调,如果不是由领导人拍板,往往基层有时候会犹豫、延宕,我也都讲了,我讲得非常坦白。

中央社:总统一开始有说,跟习先生表达两岸降低敌意,且提到台湾民众关心飞弹布署问题,不晓得总统是否有很具体向习先生表达,希望撤除飞弹的立场?

马:我在里面有提到。他的回应就是说这个布署是整体性的,不是针对台湾人民。(所以没有承诺撤除飞弹?)我想这恐怕是两岸领导人之间,第一次谈这个问题,我至少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告诉他台湾民众有疑虑,希望、请他能够重视。

美国CNN:刚会议中,您有跟中方提到台湾希望在国际社会上多一点被认同的问题?台湾的国际参与?

马:我刚讲过两个层次,一个是民间NGO,我们有些团体在参与国际组织时,遭遇到困难,我特别提到,我们的民众要去参观联合国,想用我们护照换参观证都得不到,这样子会使得民众有很多抱怨。这是小事情,但用这个小事情来说明,如果他没有处理好的话,会造成许多民众不满。另外,我们参加国际区域经济整合,我特别讲到,那个是属于政府层次的,不要有谁先谁后的问题,因为两边都参加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们一起参加世界贸易组织,对大家就有好处,我们希望将来能够这样,我提到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和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也让他知道我们很关心这个问题,不要以谁先谁后来看问题,应该一起参加。

日本共同社:去年媒体专访您讲到,两个地区领导人碰面时,应该把“九二共识”、“一中各表”这些概念稳固下来,成为超稳定架构。今天您与席先生见面,有达到这个目标了吗?不足的地方在哪里?

马:我觉得有帮助。第一,今天气氛很好;第二,双方对于能够举行今天这样的会面都非常肯定,认为是难得的历史机遇,态度基本上是非常健康、正面的。双方坚持“九二共识”,也许有一些解释上的问题,但是大方向上是一致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如果,不管任何一个未来的中华民国总统,都能够像现在这样的方式来推动“九二共识”,我相信我们所缔造的现状,应该可以维持并往前迈进。

TVBS电视台:习先生在会谈中,针对一些具体的事有当场交代相关部门去跟进,关于经贸合作和国际组织,特别是张志军主任刚谈话提到亚投行,希望台湾能以适当的身份加入?关于这个问题,习近平先生有交代具体措施?马总统有交代相关部门跟进?有具体时间表吗?

马:有,他说会以适当的方式让台湾参加,很具体。像我刚说的非政府组织NGO,他说只要不会形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印象的话,他们都愿意考虑。所以他谈到个案,我们说不是哪个申请案,而是那一类的活动都会整理出来,他今天既然说了,我们就希望他能够落实。这是我们陆委会和相关部会回去后要做的功课。

福建东南卫视:这次您跟习先生在新加坡会面,大家都说是里程碑式的意义,开创了两岸关系发展新篇章、上了新平台,您的印象中,未来新平台、新篇章是一幅什么样的图景?

马:我两天前记者会上说过,这不是为了个人或政党,而是为了台湾未来还能继续跟大陆互动,将来台湾的领导人跟大陆的领导人,应该还有机会仿照现在的情况来进行。换句话说,我的目的是为两岸领导人的会面,变成常态平台踏出第一步,像台湾跟大陆关系的关系已经到这个地步,双方领导人还没有见过面,这是蛮奇怪的事情、不是吗?这个时候能见面,把相关问题通通盘点一下,很坦率交换意见,这种机会应该是属于经常性的活动,我的目的是这样。

民视电视台:总统这次会面两个重要性指标,包括撤除飞弹、“一中各表”,您跟习先生会面时有提出来,但似乎你提出来,他并没有接受,台湾民众希望撤除飞弹,或他能接受“一中各表”的情形,你觉得习先生的回应有符合您设定的要求目标吗?

马:我们这次在这个议题上,最主要的成果,是把“九二共识”来龙去脉,以及我们的看法,做了一个很详细、最贴近事实的铺陈,让他能够了解。习先生他也讲,他注意到我在这个议题上有几十年经验,我算算差不多有27、28年经验,当初“九二共识”达成时,我是陆委会主委,这么多年来我都在讲,“九二共识”在8年以前,有一点偏离原来的轨道时,我到处呼吁双方同时回到“九二共识”,什么叫同时,因为那时大陆抓住“一个中国”,台湾抓住“各自表述”,结果两边差距越来越大,本来是一个可以好好发挥,一直没有发挥,一直到7年多前我上任后把它拉回来。大家知道一个很明显的事实,“九二共识”当然不是签订协定条约一样,但是它容许大家有一些解释跟发展的空间,这不是坏事。两岸关系60几年隔绝,能够在这时坐在一起谈,这非常不容易,我们一步步找出求同存异,以前认为不可能,现在可能了,以前认为做不到,现在做到了,而且还不断往前发展。我上任时,没人想到我们有机会在8年中,能跟大陆领导人碰面,原来我们希望在APEC,他们认为有问题,现在在第三地,双方都展现了相当的弹性跟务实的态度,这个最重要。有了这样的态度以后,以后讨论问题就比较好讨论。

新加坡《联合早报》:会谈中有没有要求习先生访问台湾?

马:还没有,一步步来嘛。你是要我补邀请一下吗?

《联合晚报》:1992年的“九二共识”是两岸政府授权团体谈的,23年后,两岸领导人首次就此来谈,彼此还有蛮大共识,为何不改为“一五共识”?

马:我觉得“九二共识”是不错的安排,7年来就看得很清楚了,不能每年来一个共识、每年换一个年份,这又不像红酒。所以我们应该维持原来的“九二共识”,然后不断透过实践来赋予它新的意义,这才是最好的作法。就像我们宪法不能天天都修,可以透过解释;这样的方式,是让它能够与时俱进,现在我们说的“九二共识”和23年前说的完全一样吗?看实际结果就知道,非常不一样嘛,事实上,它能够引领两岸走向和平跟繁荣,我觉得这是一个成功共识,也许中间会有一些小的落差,没关系阿,透过不断协商把它弥补起来,所以,基本上,它是一个很可行的东西。

彭博社:您说这次是替两岸关系搭桥铺路,卸任前是否还有可能马习二会?

马:你走的蛮快的。我先把这次会开完,把开会状况检讨一下,刚很多人问,你要怎么追踪落实,我们希望有一点成果出来。尽管我刚说过,国家领导人不能谈很细的问题,但难免会接触到一些,看能否在这些问题上有些进展。如果有的话,这就是成功的,至于说要不要邀请他(习近平)来,我觉得下一步,一步一步来。两岸关系循序渐进,我那天说,“马习会”谈了两年了,为什么现在能实现,与时俱进、水到渠成。

《中国时报》:我想问一个软一点的问题,您见到习先生时,和他握手的心情怎么样?我观察到您还把西装解开了?

马:我为什么要解开扣子,因为手举起来时会拉的很紧,没有别的意思,那会产生误会吗?还好吧!那我的感觉是什么?蛮好啊,我们两个都很用力。

香港凤凰卫视:您在任内推动许多有利于两岸发展的政策,有人说,您最后一块拼图就是推动两岸领导人会面,但您的任期还有很长时间,两岸领导人应该不会是您最后一步,您觉得还有哪些目标要完全、还能在两岸之间做哪些有益的措施跟政策?

马:你刚讲的,正是我这次要开“马习会”很重要的目的。例如说《货贸协议》、互设机构、陆客中转等等,这些我们都希望能在这次会后,看到一些具体的结果。人家说你任期只剩6个月,为什么还要开这种会?我就是因为任期剩6个月,但习先生的任期还有7年多,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不会很快就结束,都需要我们打好基础,我们7年来,一直在做打基础的工作,也创造了一个可以让台湾跟大陆处于一种超稳定结构的可能,问题是,这需要很细心去呵护,不是嘴巴、然后等天上掉下来,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事情。我们这7年来很辛苦,但总算走出一条路来,各位想想看,全世界有没有第二个这样的两岸关系?没有耶,非常复杂,有内政、有外交、有军事、有经济,我们真的是很不容易、慢慢打造出这样的局面来,真的要珍惜、要珍惜,有一些小问题在是一定有的,但想法子把它克服,不要因为这些小问题,影响到大方向,这是我今天开会一个很深刻的感受。我感觉习先生也有这样的用心,所以我们要看大的,不要看小的,我们希望能够在大方向、大格局上,能有一致看法,对台湾跟大陆都是有利的。

新加坡电视台:请教总统是否会关切“马习会”的成果?如果下一任中华民国的领导人不愿意接受或不承认“九二共识”的话,是否会影响?

马:我们今天双方有一个明显的共识,就是7年来,双方关系能够如此这般地突飞猛进,让两岸关系成为66年来最稳定和平状态,主要基础就是“九二共识”,习先生跟我都有这样的看法。7年来的发展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如果没有是“九二共识”怎么做到今天,当然大家对“九二共识”的看法,不见得每一个人都满意,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它能够促成7年来的成果,这就是了不起的功效。各位都听过,有些外国朋友看到“九二共识”内容,他说这东西看起来很含糊,有些人甚至笑,这是一个含混的杰作,但是不管它含不含混,它能解决问题最重要。就像我们来之前,台湾记者会就有人问,在会议上会不会讲中华民国,我今天就讲啦,我特别讲到,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它表述到“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台湾独立”,就是因为《中华民国宪法》不容许,我一个字一个字都讲了,我一点都没有忽略到在这些立场上,我要站稳一个中华民国总统应该有的立场。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