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这次两岸政府“习马会”对台海未来的积极意义

------老王社长对习马会的简评

 

一,请注意,这次习马会,不是国共之会,不是抗战胜利后1945年国共两党最高领袖蒋毛重庆会见70年后的重演国共两党领袖之会。它是1949年后划时代的第一次“两岸领导人”之会。

“两岸领导”?领导什么?各自“领导”着两个政府,一个北京政府,一个台北政府。这北京和台北在哪里?都在两岸宪法中国疆域之内。因此,这习马会,是“中国北京政府”与“中国台北政府”两政府中央最高领导人之会。其性质,毫无疑义。


二、这是一次巨大的突破。在过去,北京的眼里,“一中两府”等同于“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主张的台独。今日中国两个政府领导人之会,可以视为北京的让步。但这让步,不是北京对台独软化的结果,而是新的国际力量对比形势下的结果。

陆台因内战分离后,北京和全中国人民最担心的,是台湾重新被外国势力拿走。哪个外国势力?美国?不是。美国从来承认台湾主权属于中国,事实上,没有美国主导的《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对日战争的胜利,台湾回归不了中国。美国只要求“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自己去和平地解决问题。唯一担心的是日本。因为日本从来不甘心它二战战败被迫吐出了它曾吞噬自中国的台湾,而求一旦机会,重新攫取。日本的这一野心,给予了台湾岛内自视日本遗民的皇民势力以希望。台独运动和民进党的初始,就建立在这一对日希望之上。因此希哲早指出,中国人民对皇民台独的斗争,性质正是百年对日抗战的继续。“日本比中国强大。只要台独成为了台湾主流民意,日本就能拿回台湾!”这是皇民台独心理的最顽强支撑,也确实是值得中国人民担心的。故此,北京当然不许“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也对“一中两府”抱持了高度警惕而不退让。

但今日不同了。今日中国与日本国力对比形势,已经根本反转。不但钓鱼岛,甚至琉球,中国都已在对日渐取政治进攻姿态。日本再攫台湾,已全无可能。虽岛内皇民势力的幻想尚存,但中国方面对此已经不再有了太多担心。这个新的国际力量对比形势,才是北京今日有可能主动对“一中两府”作出事实让步的根本条件所在。


三,为何要对“一中两府”作某种让步?

中共自邓以来,一直对台有个根本的错误政策。

我们知道,台独势力,特别是在台日本皇民势力,是极端地仇视“中华民国”国号的。他们视抗战后收复台湾的中国国民政府政权为“外来殖民政权”。“中华民国”国号存在于台湾,就是中国对台主权的界碑矗立于台湾;就是台湾“中国人”维系其认同中国信心之根本所在。是台湾台独势力亟欲铲除而消灭之的。中共邓以来,放弃了对台战争解决的方针(这是正确的),代之以“和平统一”方针。但他放弃了战争手段,却顽固而奇怪地坚持只有战争胜利才能达到的结果:取消“中华民国”,一国两制,要求台湾承认只有北京的政府才是中国唯一合法的中央政府。也就是说,既要和平又要人家投降,消灭人家。这怎么可能?于是,中共政府便用尽一切办法来挤压“中华民国”包括其一切标识物存在的空间,也就是中共政府用尽一切办法,也来铲除矗立台湾的中国对台主权的界碑,摧毁在台“中国人”维系对中国认同的最后信物。这样,无论主观动机如何不同,中共政府与台独皇民势力事实结成了铲除“中华民国”,打击在台“中国人”的同盟和统一战线。我们设身处地想想,“中华民国”无法存在,和平之下,台湾的政权又将“民主”生存下去,那末,民众不认同台独的出路,还能认同什么?!台湾的新生代包括国民党人的孙儿辈整体绿化。什么“越让利越台独”,什么“民进党操弄”,中共的既要和平又不允许台湾的“中国政权”存在的对台错误政策,才是今日台独意识终成为台湾“主流民意”的根本推手。

为今之计,欲挽台湾既倒之狂澜,习近平必须改弦更张,中日力量对比形势也已允许,那么,先事实承认“中国台北政府”,也即60余年前的国共内战并未被彻底消灭的“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存在。以维系和支撑对台和平之下,中国主权界碑在台湾的存在。其他一切,慢慢再说。民进党吵嚷说,习马会“剥夺了台湾人对未来的选择”。这次习马会深刻而积极的意义,正在这里了。习近平,马英九为中华民族作出了贡献,我们赞赏。


四、北京事实承认了“中国台北政府”的存在,民进党上台,会不会无视一切,继续推动去中国化的台独呢?这终究取决于中国与一切国际反华国家力量的对比。当台湾一般民众终于能看到了中日力量的对比已经根本逆转,甚至台湾顽固的皇民势力也对日本的可能攫回台湾前景绝望,而由于中国台北政府,也即“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得到了北京事实的承认,台湾民心主流趋势必将重新向认同“中国人”反转,民进党没有胆量也没有力量去毁宪(中华民国一中之宪),去台独的。“办不到就是办不到”,陈水扁办不到,蔡英文们竟能办到?民进党与共产党没有历史仇恨,更没有法统障碍,可以预见,形势一变,那时,民进党将与国民党竞争“亲中”,甚至民进党内各派系也将激烈竞争“亲中”。未来,中国的两个政府关系将如何处?不如将它留给后人。至于希哲的意见,早在他2011年《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的结语中,阐述的清楚了,习马会有这个端倪。附后。


老王社长

2015年11月8日

=======================================


2011年双十,王希哲《辛亥百年台湾访问报告》结语:


1、希哲赞成王晓波、林浊水、施明德等先生哪怕站在不同立场角度得出的同一看法:自从邓小平的“和”的方针一提出,“一国两制”,两岸统一在北京一个中央政府下的模式,事实已经根本不可能的了。这不是任何人的责任,这是共产党自己的责任。用北京政府全国人大前委员廖瑶珠女士说法,“谁要你没有将革命进行到底?”“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施明德)。既然要和了,却要得到没有将“革命战争”进行到底的结果,让人臣服北京中央政府,这是可能的么?你要坚持战争征服台湾,台湾老百姓没有话说;你要“和”,就要平等待人,就要承认内战遗留下至今的两个平等中央政府的存在。你要“和”,又要人家降下旗帜接受你的“一国两制”,这在台湾人民看来,就是对他们的欺负,就是以大压小。只能更增加两岸人民的心理对抗和距离。中华民国政府,历来是中央政府,也曾是中共归顺的中央政府。与香港殖民政府不同,也与东北张学良割据地方政府不同。张学良地方政府可以向他选择的中央政府易帜归顺,中央政府则本身是个独立有机生命体,把它的“中央”取消,就是它的灭亡。邓小平说“和平统一不是一个吃掉一个”,但保留自己的中央政府,取消人家的中央政府,无论你是“战争”、“和平”,实质都是“一个吃掉一个”。中共以为,扩大两岸人民的商贸观光交往就可以拉近两岸人民的距离。适得其反。十几年的事实证明,商贸观光交往可以增加两岸人民的民族文化认同,却更提醒、加深和强化了两岸人民对各自中央政府的归属感和认同,更疏远了两岸人民距离和增加了对立性心理壁垒:“你们是中国人,我们是台湾人!”或“你们是台湾人,我们是中国人!”。已经完全沦陷了过去在台湾长期坚守“我是中国人”的蓝色群众及其后裔。
那么,放弃“和”的方针回复战争方针吗?不是!我们坚决地反对内战统一方针而拥护和平方针,只是说,既然确定“和”了,就必须要平等和实事求是地面对和承认存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在这个平等基础上,最后寻找出理顺两岸两个中央政府关系的方案来。

2、中国主权不容外国侵夺。这是唯一的原则。故我们坚决反对皇民台独理论,但中国的主权,只要是中国人所有,“楚弓楚得”,哪怕一两个中央政府,有什么多大的关系?反正在一个中华民族大家园之内。蔡英文承认“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已经很不错很进步了,它承认了台湾主权还是中国人的,不是日本人的,不是美国人的,就由它去,岂不皆大欢喜,真正和平?中国人保留多一个自己民族的另类家园可以去自由逛逛,多好。总比香港“回归”了,也学会了专制,一批北京政府不喜欢的中国人连香港都被拒进不去了,要好些吧?

3、孙蒋国民党于中华民族是有功劳的。其功劳大者有三:一是推翻满清建立民国;二是团结全民族赢得抗战胜利;三是领导建设了现代台湾。有此民族三大功劳,北京政府便让出台湾一隅土地,容他“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有何不可?孙文两蒋之庙,享祀永久,亦是北京“孙中山事业最忠实继承者”之美事。

4、丰富中华民族文化在百花齐放。百花齐放之要义在土壤水性之多元。既要民族文化的千姿百采,百家争鸣,就何必在大一统下将土壤弄成一样?正如林浊水先生所言,中华民国传统治下的台湾文化可以对中华文化与欧美日本文化的沟通,起无可替代的中介带动和互补作用。因此,保留台湾的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正是对中华文化的贡献。

5、站在共产党统治利益的立场,为共产党在大陆的长远统治利益计。还真是将共产党国民党分开地域分治为好。共产党国民党历史上虽曰难兄难弟毕竟血海深仇。今日能够握手“合作”,客客气气,“台独”共同敌手外,恰完全是因分开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秦越肥瘦,鞭长莫及。即便如此,一遇到“抗日谁领导下的胜利”之类题目,便暗中翻脸,旧恨在胸,龃龉不断。设想,假若国共两党真能在某种国家形式下合在一起了,而国际国家大势,又是必将趋向民主,一旦国家大选到来,这两个历史血海深仇的党,怎能和平相安,按规则共玩“民主”?台湾一个“2.28”,民进党便操弄多年必欲借此消灭国民党而后快,使国民党灰头土脸,国民党共产党几十年你我相杀多少成河的血案,还不谈所谓“解放战争”和“戡乱剿匪”现代无数历史事件价值观和领袖人物价值地位的截然相反。这些,都是激烈的民主大选中,有待野心极端分子为夺权上位提出煽动口号而挖掘的无限丰富的矿藏。便今日反共论坛上这类极端的言论口号已经是屡见不鲜。何其危险!国共共处一国之“民主”前景,必将再陷中国于内战厮杀崩溃不能免。共产党今日以为“和平”招安国民党行“一国两制”为得计,殊不知恰是引火烧身,引“狼”入室,埋下祸乱之源?为共产党计,真不如改“一国两制”为“一个民族中国,两个中央政府”,哥俩各自登山,一个在大陆一个在台湾;一个“中国北京政府”,一个“中国台北政府”,中国主权,终在“一个民族中国”大屋顶下。两岸平等合作,和平发展,人民心理障碍必将日久渐消。今后将如何?蔡旺诠先生说,“顺其自然”而已。“两个中央政府”方针此不仅为共产党计,也真为我中华民族长远计也!


王希哲
2011年10月13日
xz7793@gmail.com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