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缅甸选举给中国的警讯

曹长青

 

缅甸25年以来首次民主选举,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民盟”大胜。这场反对党获胜的、具有真正意义的大选,使缅甸成为世界民主大潮的一部分,成为人类向自由跋涉的又一个里程碑,所以倍受国际瞩目。

在前东欧共产国家实行民选后,欧洲成为第一个所有国家都实行了民主选举的洲际大陆。在美洲,除共产古巴外,其它34个国家也都实行了多党制。在非洲,尼日利亚今年四月再次成功地大选,并首次实现政党轮替,其它非洲国家像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塞内加尔、马里等等在中国人印象中很落后的国家,也都实行了民主选举。

在中东,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民主之风劲吹,伊拉克、利比亚、突尼斯、埃及等都结束了独裁统治,光是埃及这个中东最大的国家(八千万人口,相当德国)近年就成功地举行了四次大选(两次选总统,两次宪法公投)。

缅甸的军政府统治了有近五十年、半个世纪之久,这次人民终于有了投票权,被国际观察员(一万多人)普遍认为基本公平,而且反对党大获全胜,所以这是非常值得庆贺的民主自由价值理念的又一个胜利!

缅甸的选举对中国来说,有比对其他国家更重要的意义。缅甸在地理距离上离中国很近,心理上也比中东、非洲等感觉更近,更了解一些。所以,缅甸的选举更会刺激中国人想一下,到底什么时候才轮到中国?东欧改变了,非洲改变了,拉丁美洲改变了,中东都在改变,连中国旁边那个弹丸之地“不丹王国”都实行了民主大选、政党轮替!全世界还有几个地方没民主?历来以泱泱大国自傲的中国却仍是独裁国家。中国不是最要脸面吗?从国家角度来说,还有什么比作为一个独裁国家更耻辱的呢?从领导人角度来说,无论哪国元首为了经济利益而用豪华国宴款待中共领导人,还有什么比作为一个独裁者更令世人蔑视的呢?

这次缅甸大选,就像当年利比亚变天、乌克兰天鹅绒革命、阿拉伯之春等一样,再次让中南海的统治者感觉到民主大潮的冲击、民主大潮的势不可挡。

从国情来比较,缅甸的经济远比中国落后,人均收入还不到一千美元,而中国已达五千七百美元。缅甸的手机、电脑等普及率,更是远远低于中国。去过缅甸都知道,那个国家动不动就停电,很多道路都是烂泥路,整体经济和生活水平,都不如中国。但就在那样的国家,早就实行了民主选举;25年前(1990)在缅甸的选举中,昂山素季领导的政党就获胜,只因选举结果不被军政府承认,反对运动遭到镇压。

但这次,军政府已经表示将接受选举结果,军人出身的缅甸总统吴登盛已对昂山素季表示祝贺,承认执政党败选。为什么军方会有这种变化?促进缅甸民主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现在很多媒体评论都在强调缅甸总统吴登盛的开放改革意识,甚至把他称誉为缅甸的戈尔巴乔夫,缅甸的蒋经国等等。这些都有道理,但我认为,缅甸变化的最主要原因不是来自上层,而是人民的反抗,而且是经久不衰、前赴后继、付出巨大牺牲的抗争精神的结果。

早在1990年大选之前,缅甸人民就起来反抗军政府,用选票展示了实力。虽然遭到镇压,大批民运人士被投入监狱(很多都判20年以上徒刑),但缅甸人民没有消沉,反抗仍在继续。在2007年,甚至和尚尼姑等都走向街头抗议,那个满街满地都是身穿红色袈裟的抗议者的场面,经媒体报道传遍世界。

那次僧侣抗议虽然也是遭到镇压(很多人被杀害),但因为寺庙和僧侣在缅甸有很崇高的地位(5500万人口的缅甸,89%信奉佛教),所以那次镇压之后,更激发缅甸人民的愤怒,反抗的火种更加燃烧。是那种不屈不挠的反抗,才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同情。

缅甸走向投票选举的第二个因素,就是外部的声援和对军政府的经济制裁。不仅美国等西方国家对缅甸军政府制裁施压,而且联合国近年也参与,要把缅甸军政府头子丹瑞定为“战争罪犯”,控其“反人类罪”。《维基解密》截获的美国驻仰光大使馆传回白宫的情报,丹瑞曾跟一位顾问说,他“不想出现在国际法庭上”。看来他预感到未来被追究审判的可能。

第三个因素才是现任总统吴登盛的政治改革意图。吴登盛的明智为昂山素季政党的选举获胜提供了可能。吴登盛当上总统后(2011年缅甸结束军人执政,出现文官政府),就解除了对昂山素季长达15年之久的软禁,并邀请她共进晚餐,传递了缅甸要进行政治改革的信号。随后昂山素季建议美国方面取消经济制裁;接下来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缅甸,被允许到昂山素季住处见面晤谈;然后就是昂山素季被允许出国访问,她访问欧洲国家时,受到近乎国家元首般的接待;尤其是访问泰国时,几十万人欢迎,导致原定稍后的缅甸总统吴登盛的泰国之行只得推迟,因为担心相形见绌,太尴尬。

现在有人担心,虽然吴登盛有改革的胸怀和行动,但他的老长官丹瑞将军(82岁)仍在,军方会放权吗?我认为吴登盛的“改革”很可能是事先得到丹瑞将军支持的,或至少是默许的。因为吴登盛当年的权力来源(出任总统)是丹瑞(丹瑞继奈温将军之后掌权了19年),如果丹瑞完全不同意吴登盛的做法,他有能力换人。如果丹瑞仍执政的话,不见得会像吴登盛走得这样快,但这个大方向,丹瑞应该说是基本同意的。所以未来缅甸的政治发展,不会像很多人担心的,军方不放权,再次否认选举结果,或者发生镇压,政局极为混乱等等。正因为军方早有改革的心理准备,而且自2011年吴登盛出任总统之后就在按部就班地推进改革,所以今天的民主选举,未来的政党和平轮替,政局稳定,都是完全可能的。

缅甸的民主变化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之一,是要靠人民的觉醒和抗争,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统治者的“主动”开恩和变化上。有人会说,那缅甸如果没有吴登盛这样的开明领袖,不把希望寄托在上层的变化,缅甸怎么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民主选举和变天?但这里最关键的一点是:只有发动启迪人民的觉醒抗争,迫使统治者感到无路可走时,他们才可能会放权,走改革之路。也就是说,那个“开明”的统治者不是你下跪祈求、上书谏言出来的——独裁者从来都不买下跪者的账,而是你坚持抗争,在统治集团挺不住的时候,就会被逼出来一个“开明”的领袖。台湾的民主转型同样,蒋经国的开放党禁报禁,也不是主动开恩,而是反对运动风起云涌,连蒋经国本人都在纽约遇刺,导致他不得不被迫改革。南韩同样,全斗焕也是在全国示威抗议的巨大风潮下,被迫放权、同意选举。虽然台湾、南韩,缅甸等的独裁政权都得到外部国际社会的施压,有一定的作用,但最根本的,还是本国人民的抗争。

缅甸的昂山素季等异议领袖,没有唱什么“我们没有敌人”“和平理性非暴力”等作秀高调。如果独裁者不是敌人,那还需要反抗者吗?另外昂山素季的长年坚持抗争和个人道德操守,为她赢得了巨大的国内和国际声望,所以缅甸的民运,没有内部激烈的争权夺利,而是更有理想精神。

目前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昂山素季无法出任总统,媒体报道说,她说自己的权力会“超于总统之上”,结果遭到广泛批评,认为她违背宪法,破坏民主原则。那应该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当然,昂山素季这种宣称是不合适的。但说“违宪”就是罔顾现实了。缅甸军政府2008制定的宪法本身就是反民主的,不仅制宪的议员中有四分之一是军政府任命的,而且那个“配偶或子女有外国籍的就不能出任总统或副总统”的规定,几乎就是对着昂山素季一个人来的,就因为她早年到欧洲留学时跟一位英国人结婚,还有了两名外国籍的子女。现在她丈夫已去世多年,她也没有权利要求或强迫子女放弃英国国籍。所以这个宪法规定是完全不合法、不合情、不合理的。

昂山素季之所以公开强调她要行使人民(通过选票)赋予的权力,是要提醒那些顽固的将军们,他们不可以把获得绝对多数选票的政党领袖排除在管理国家的决策圈之外,在这一点上她不会妥协。

既然军方同意大选,也事先预料昂山素季的政党将获胜,根据现在公布的结果,昂山素季的政党民盟可能赢得超过80%的选票,在这种情况下,硬是阻扰昂山素季出任总统,缺乏基本的逻辑和道理。现在缅甸总统吴登盛已同意昂山素季提出的见面会谈的要求,所以她是否可做总统的问题会被提到迫切解决的日程。从吴登盛在选前选后的言论来看,这个问题也有可能和平解决。

一般西方分析家认为,军政府的独裁跟共产国家相比,有“潜在朝向民主的有利条件”。也就是说,军政府反而没有共产党那么残忍,那么恋权,那么毫不顾及国家(更别说人民)的利益。比如,当年南韩的全斗焕面对要举办汉城奥运,为了韩国的国家利益,最后宁可接受自己“可能失去权力”的结果,也要为国家着想,同意反对派的要求,而构成全国合办奥运。

今天缅甸的局面等于再次提醒中南海权力者,是走南韩、缅甸的统治者放下屠刀、获得人民可能原谅的机会,还是执迷不悟,继续暴力统治,最后落得像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那样被处决的可能下场。从齐奥塞斯库,到后来的萨达姆、卡扎菲,独裁者们总是觉得他们大权在握,权大气粗,不可一世,但一旦人民揭竿而起,他们都是兵败如山倒,众叛亲离,最后落个死有余辜的结局。缅甸的选举,不仅给中国人巨大的鼓舞,也是给中南海权力者的一个警讯。

2015年11月12日于美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