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究竟哪个国家在系统性地制造人权灾难?

——评何兵先生的《美国“严打”的教训》

锺国平

 

何兵先生撰文说:衡量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有两个相对客观的指标:国民平均寿命和监狱在押人口比,由此指出,占总人口5%的美国在押人口占世界的25%,每100名美国人中,就有一个在"大墙之内"(请记住这个描述,后面笔者将具体解释在押人口与"大墙之内"并不是一回事)。何先生进一步提醒说:何先生说,"监狱人满为患,说明这个国家主要靠暴力来维护秩序。这是"人权丑闻"和人权灾难,而它是美国总统爆出来的。何先生指出,不仅以大规模监禁侵犯人权,而且存在着种族歧视,这些人出狱后,没有选举权,失业且没有政府房屋补贴,信用记录差;而还有五万多人因非暴力犯罪被判终生监禁,并没有假释。

如果根据国际学术标准及国际社会的观点(参看维基百科英文词条"治理",其中有国际社会各界对相关方面的治理水平的评估标准:https://en.m.wikipedia.org/wiki/Governance),以及具体的各国监狱统计数据和监狱管理法,以上这段信息全部为误导性或错误信息。

首先,衡量一个国家的治理水平有着非常成熟的指标,以世界银行为例,世界银行成员国针对200多国家的六个方面进行了国家治理水平的衡量,这六个方面是:言论自由及社会责任,政治稳定和低暴力,政府效力,法规质量,法治水平,控制腐败。 最后,世界银行发展出世界各国治理指标(WGI),它包括:和平与安全,法治,人权与社会参与,发展的可持续性,个人发展。在这里提醒何先生,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指标是"监狱在押人口比",更没有一个指标归纳出"人口比高意味着侵犯人权以及人权灾难"这样的论点。世界上还有其他的衡量国家治理水平的成熟指标,情况与世界银行的类似。因此,认为日本人平均寿命最长就是最善治国家,而在押人口比例是中国的六倍即意味着中国人权水平比美国好五倍,是没有根据的。

其次,所谓美国总统爆出人权丑闻和人权灾难为子虚乌有。美国司法部隶属美国行政部门,即归属美国总统管理,而这个部门之下有一个机构,叫作司法统计局,专门统计监狱管理数据,而且统计报告会及时公开在该部门的官方网站上。这属于政府透明度的一部分,也是程序性工作体系的一部分,不是秘密资料,无需任何人"爆"料,更不劳美国总统爆料。截至2013年12月31日的报告是在2014年12月完成的,奥巴马就是针对这一报告批评美国立法及法院系统的。

第三,何先生的"一组数据"却并不是遭到奥巴马批评的2013年的数据,却是2006年由英国国王学院调查的2005年的数据,也就是八年前的数据。而何先生在描述时(即声称的所谓1%的美国人被关在"大墙之内"的描述)扭曲了真实:美国的监狱总人口包括三类人:第一类人相当于中国的取保候审状态,叫“缓刑”,指实际刑期之后的考验阶段。但与中国不同的是这类人有行动的自由,只是需要按照法院判决期限定期向司法监管办公室提交生活汇报表;第二类在监犯人指已经判决且刑期超过一年的人士,此类在美国叫重刑犯,相当于中国的监狱服刑者;第三类指未判决人士、少年犯罪但尚未结案者、精神病人尚处于鉴定阶段者及缓刑或假释期间因违规而重被收监者,以及判决期从一天到一年以下的人士,略相当于中国的看守所。所谓每一百个美国人就有一个被关押,指的是三类人相加的数字,真正被关押的人近年来为总人口的0.5%(参照上图:美国司法统计局1925-2013年的数据,红线。其中结案并服刑的美国人仅为0.36%);同年中国监狱服刑人口占千分之一强。

但问题不在于此。如果拿2005年在监狱服刑超出一年的人口数来对比,当年美国的在监服刑人数接近153万人(含军队监狱及少年转化院);当年在中国监狱服刑的人数为近155万人(不含军队监狱及看守所劳教院等)。但真实情况却不止于此,因为中国公布的"大墙之内"的人口数量仅是真实数量的一部分。

同样是2005年的监狱统计数据,BBC2006年的深度分析栏目也提供了监狱人口数据表(http://news.bbc.co.uk/2/shared/spl/hi/uk/06/prisons/html/nn2page1.stm),我将相关数据翻译成中文,如下表所示:


国家    监狱总人口    每10万比例    看守所使用率    未结案者比重    在押女性比重

美国    2194798         737                 107.6%               21.2%                 8.9%

中国    1548498         118                 不适用                不适用                4.6%


数据来源:国际监狱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Prison Studies)

继续分析这个数据:先看美国,何先生谈到被监禁的人里面一半以上都是非暴力犯罪。这是因为,自1970年以来开始对毒品犯罪加大刑罚力度,但毒品犯罪属非暴力犯罪,故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而不可判死刑。美国被关押的罪犯中,联邦监狱51%是毒品犯罪,而州监狱则是21%,(1997-2004),总人数约35-40万,其中涉毒犯罪三次以上者最低刑期为25年,最高为终身监禁,所有毒犯都没有假释的机会,这就是何先生所说的1/3终身监禁者为非暴力犯罪人员。美国1986年通过了反毒品犯罪法,将涉毒5克以上的冰毒或500克以上的毒粉(后通过新立法改为90克)规定最低刑期为5年。正由于这个原因,从上图可看到1975年以后,美国入监人口比例急速上升。然而与中国对毒品犯罪判死刑相比如何?由于毒品惯犯的长期服刑且无假释和大量涉毒案件的存在,被关押人口比重从1925年的0.1%上升到0.5%左右。如果按中国法律,这些人直接死刑,不会因常年关押而连年增加关押人口的比重。那么,哪种法律更加人道呢?更不用说中国用死刑犯器官赚钱的丑闻了。

何先生谈到美国在判刑上"存在着种族歧视",这是指一些新闻媒体爆料称:自从反毒品犯罪法案通过以来,黑人涉毒犯罪及服刑者大量增加,而真正涉毒交易及吸毒在各人种中比例却是相同的。然而法律专家的意见却不同(https://en.m.wikipedia.org/wiki/Race_and_the_War_on_Drugs):由于冰毒致命性严重超过毒粉且属娱乐而非治疗目的,冰毒犯罪在法律上受到严厉惩罚。然而冰毒在低收入人群中尤其是黑人和有色人种中的使用极为广泛,而且他们的交易许多是经过"街边毒贩"(公共场所),容易被抓捕,而白人使用毒粉的多,交易多数在私人场所(根据美国法律私人场所没有法院书面许可不得搜捕),因而被捕的概率低很多。即使被抓,由于美国的取保制度,使得多数中产以上的白人可以交保证金后不被实际关押于看守所,而低收入者却无力交保证金。这种情况并非起源于系统性的法律上或执法层面上的歧视,虽然不排除某些个案的处理不公,但是当事人有上诉及抗议示威的权利,如前年发生的美国黑人青年因被疑涉毒犯罪,逃跑过程中被警察打死而遭连续长时间的抗议。

再看中国数据:两个"不适用",这意思是,没有相关数据。为什么没有相关数据?可能因为:从第一个不适用看,中国看守所使用率可能极高,及人均占地面积极低,透露出来必被指责为不人道对待被关押人;从第二个不适用来看,可能是中国看守所人口总数非常高,而狱中服刑者仅为极少一部分。那么其余的"大墙之内"的中国人在哪里?

根据人权观察2015年6月发布的《老虎凳和牢头狱霸》的中国酷刑状况调查报告,进看守所的人仅有0.07%被法庭判无罪释放,其余的全部被判刑;然而看守所中尚有一部分人连法庭程序都进不了,直接被公安转到劳教所或者黑监狱。笔者以"prison population China"(中国监狱人口)搜索,查找出维基百科透露的中国各种官媒报道的中国300多家劳教所关押的人口数据(https://en.m.wikipedia.org/wiki/Re-education_through_labor),为每年19万至40万之间。

也就是说,中国的"大墙之内"的人口有三个部分:监狱服刑者+看守所被拘押者+劳教所被劳教者(2015年以前)。以此计算监狱服刑者+劳教者人口总数为174万-195万人。中国的看守所究竟关押了多少人?监狱政策研究院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看守所里关押着大约65万人(http://www.prisonstudies.org/country/china)。因此,中国"大墙之内"的人口可能是:155万➕19-40万➕65万,合计:239万至260万人,以此计算,人口比例为千分之二。

但是在这些中国官方承认的正式关押机构以外,还有法制学习班、强制戒毒所、公安系统的精神病院和养老院。这些地方与法定关押机构一样,也属于“大墙之内”,其中法制学习班里主要关押法轮功练习者,上访人员主要被关押在法制学习班、精神病院和养老院。每年被抓的法轮功和访民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因为这些地方不受法律制约。我们知道上千万的法轮功和访民们经常被抓被截访,然后被关押在这些非法拘禁场所。虽然我们不知道具体人数,但一个名为“事实与数据”的网站(http://factsanddetails.com/china/cat8/sub50/item1646.html)披露,2009年12月,一个在黑监狱被关押的大学生遭到强奸,事情被公开到洛杉矶时报后,强奸者被判八年徒刑,但中国在起初时试图否认黑监狱的存在,最终在新华社下属的瞭望杂志上承认:仅北京一个城市就有73个黑监狱,上百间各种法外拘押场所里面关押着共1万人。

第五、究竟什么是"监狱人满为患"的问题。

何先生说,"监狱人满为患,说明这个国家主要靠暴力来维护秩序"。他指,美国监狱的状况属于“人权灾难”,这里仍然提供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统计的世界各国2010年监狱可容纳数量及实际数量之美国情况:美国2010年的在监人员总共超员98864人,监禁机构的关押人数超员4.6%。需要说明的是:根据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1991年的调查报告(https://www.hrw.org/sites/default/files/reports/US91N.pdf),经过对20多家监狱实地调查后表示:有些违反规定的监狱有时会永久性地安排使用上下铺,严重时犯人的人均面积被压缩到2.4平米。人权观察指出这种“人满为患”严重侵害了服刑者的权利。上图显示严重的人满为患时的美国监狱,健身馆变成了监舍,且不是单人床位而是三层铺。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监狱人均面积常常不足1平方米,一个几乎尽人皆知的事实是:一个20平方米的拘留所监舍可以塞进去30多人。

第六、最严重的问题还要算被拘禁者的待遇问题

何先生指,美国“犯人出狱后,由于没有选举权,找不到工作,拿不到政府房屋补贴,信用记录差等等,无法重回社区和社会。”美国犯人出狱后转为缓刑,即定期去缓刑官办公室填表,这个阶段没有选举权,因为刑期尚未结束,但找工作、福利待遇方面与任何其他人都一样,雇主无权询问犯罪记录然后再决定录用。找不到工作的人多数在入狱前也失业,并非因为入狱。信用记录是银行的政策,通常只要没有企业固定地每月预扣税,则银行记录都不会太高,但这与入狱没有关系。但即使没有工作,失业救济可以领一年多,之后无工作可领到每月生活必需的食品劵,有病的话可以先看病,以后有能力了再还。美国工作机会多,失业率仅为5%,属最佳比率。这就是为什么连1100万非法移民能长期在美国生活的原因,更不用说有意愿工作的美国公民了。

犯人待遇差且无法重回社会的是中国。同样是国际上最大的人权组织之一——人权观察,于2015年6月发布中国监狱的人权状况——《老虎凳及牢头狱霸》(https://www.hrw.org/zh-hans/report/2015/06/24/278258#page)。报告由人权观察研究员在2014年2月到9月之间透过48位个人访谈和审阅文档进行调查,并跟进研究到2015年3月。分析了中国法院在2014年前四个月共计约15万8千份裁判文书中涉及刑讯在押人员的432份判决书,以及同一时期中国媒体有关虐待在押人员的报导。先推算一下中国真实的被判入监的人数会是多少?基于无罪释放的比例为万分之七,15万8千份文书应该至少有157900人被判入狱(假设每案仅1人),那么一年可能有47万3千人被判入狱。如果按照150万监狱人口的话,意味着监狱人员平均刑期为3年而已。平均时间真是3年而已吗?各位可以自己判断该数据是否可靠。另一个对比是:美国死刑犯要在监狱呆十年才会执行,原因是防止误杀人,而中国死刑犯多数在监狱呆一年不到,中国有多少死刑犯却还是"国家机密",但是明确的一点是:点人头他们基本上不会"拖后腿"。

不过更主要的还是要看看中国犯人出狱前后的待遇问题。根据人权观察、大赦国际等国际最大的人权组织的研究报告,中国监狱最大问题还不是面积大小或伙食好坏的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酷刑问题。下面是一幅获奖的作品,叫《被告》:

这不是摆拍的,是2014年5月6日发生在重庆某派出所的真实事情,这位女子涉嫌非法性交易,接受询问。摄影师刘嵩凭此照片获得2015年荷赛奖肖像类单幅二等奖。实际上据两个国际人权组织总共对近100人的访谈了解,所有"涉嫌犯罪者"都享用过坐在这样的椅子上长时间被问讯的待遇。

2015年11月17日,联合国酷刑委员会的专家组对中国的酷刑状况进行审议时,告诉中国说,"根据联合国国际反酷刑公约的定义,这种老虎凳是酷刑刑具。2015年11月18日,中国40人代表团回复联合国:"这不是老虎凳,这是问讯椅,我们使用审讯椅,主要是为了保证讯问的安全,防止嫌疑人有自杀、自残、袭击办案人员的行为,对办案会产生严重影响。我们以前在办案过程中的确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有时为让犯人舒服。我们会在审讯椅加软垫。"

作为国际反酷刑公约的签约国,连公约对酷刑的定义都不接受,更不接受用这种椅子审讯是酷刑的说法。为什么?因为根据中国的法律,这是合法的手段,若接受联合国的说法,那么中国对每个嫌疑人都实施了酷刑。"联合国《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规定,戒具只有在防范囚犯伤害自己或他人而有绝对必要时方能使用"。按照国际标准,戒具使用的时间应尽量缩短,也就是应以分钟为单位而非以小时或以天数计算。然而,中国相关法规允许对囚犯使用戒具最长可达十五天,而且可以经主管公安局、处长批准延长使用时间。这种在中国可能不被认为是酷刑的戒具使用却得到法律认可,这就是违反国际反酷刑公约规定"系统性地使用酷刑折磨犯人"的法律及证据。当中国拿不出任何理据来否定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对中国的审议意见时,联合国专家代表说,"既然你们连酷刑的法律定义都否认,对酷刑实施的证据都否认,那为何要加入国际反酷刑公约?!"

事实上比这个更加严重的多的是,下面的图片为其中程度较轻的酷刑刑具,中国商家曾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网商平台及迪拜国际安防产品展销会上售卖(摘自人权组织——大赦国际2014年发布的关于中国酷刑刑具的报告https://www.amnesty.org/download/Documents/4000/asa170422014en.pdf)。

图片来自报告第八页,左边文字为出口商给的说明,告知上图为指甲铐,右图为多用途锁链,厂商销售目录中列举了15种用法。

犯人出狱后所受到的系统性的歧视也随时可见,不仅在没有法律许可下监控已出狱者,例如高智晟律师出狱快一年了,看牙医还因"可能危害公共安全"而被禁止!更不用说享受平等用工机会和医疗、失业等福利照顾了。连没有入狱的公民都会因为异议等非暴力原因而遭监控,根本没有谋生机会,更不用说出狱的犯人了。至于选举权,全中国所有公民都没有自由平等基础上的选举权,更不用说刑满释放人员。

限于篇幅,本文只能到这里收笔,最后总结一下:人权灾难往往是由系统性缺陷导致的大规模的人权侵害。而通过中美之间的监狱状况对比,读者应该清楚究竟哪个国家在制造着人权灾难了吧。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