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右派胜选,阿根廷不再哭泣

曹长青

 

22日,阿根廷总统大选揭晓,连续执政12年的左翼政党败选,中间偏右、强调市场经济的首都市长马克里获胜。大选结果不仅对拉美第三大经济体的阿根廷意义重大,而且对近年来南美洲的左右派两大势力较量,尤其对终结“贝隆主义”(美洲本土化的社会主义),促使拉美地区更走向市场经济具有潜在影响。

阿根廷的国土形状上粗下细,像个长条茄子,也像个大锤。以阿根廷前总统贝隆(Peron,也译庇隆)命名的“贝隆主义”更是个大锤,不仅曾严重打击了阿根廷的经济(实行社会主义一定是恶果累累),而且传播蔓延到拉美地区,使热衷政府干预经济,推行均贫富、国营化的社会主义思潮更加泛滥。这次的阿根廷大选结果,等于把社会主义“刹车”,或者说是终结“贝隆主义”。

熟悉拉美历史的人都知道,贝隆曾相当兴隆,这位20世纪40年代末就当了阿根廷总统的强人,把他信奉的社会主义移植到阿根廷,波及整个南美,冠之以“贝隆主义”:通过政府力量均贫富,高税收,国营化,政府主导经济,并对社会整体性改造。

在阿根廷那种经济落后、穷人成堆,再加上天主教盛行(有反富倾向)的背景下,尤其是在显摆自己占据道德高地、充满乌托邦幻想的左翼知识分子的推波助澜下,“贝隆主义”很有市场。除此之外,它还有另一个独特的推动力,那就是贝隆的第二任夫人艾薇塔(Evita)。

艾薇塔是传奇人物,她是乡下穷裁缝的私生女,生活贫寒,但性格刚毅,充满活力,并深谙钻营之道。她15岁进城当舞女,跟各种权势人物“性交换”,是著名交际花,最后在影视界成名。后被政治领袖贝隆看中,成为“第一夫人”。

她的苦出身背景,使她自然倾心贝隆的煽动穷人打土豪分田地式的社会主义,成为贝隆总统的战友伴侣。她倾心辅佐丈夫,四处演讲“贝隆主义”,深得贫下中农们的欢迎,更得到天主教徒们的爱戴。再加上她33岁就因子宫颈癌去世,更强化了她的传奇色彩。在不少穷人家里,她的画像甚至跟耶稣并列。

正因为贝隆夫人(艾薇塔)是拉美甚至全球女性中的社会主义名人,而且她还善于演讲,很有个性,所以西方左派作家和艺术家等,心有灵犀一点通,几乎把她捧为“女神”。不仅编排出《艾薇塔》的音乐剧,后来还拍成电影,由美国性感放荡女歌星麦当娜主演。当时阿根廷人还抗议了一阵子,但后来看到麦当娜卖命演出,还真演出真谛才作罢。导演选中麦当娜可谓慧眼识真,因这位性感女星对曾放荡不羁的艾薇塔感同身受,演自己本色当然会成功。电影《艾薇塔》(中国也译为《贝隆夫人》)主题曲“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也流传一时。

艾薇塔去世后,贝隆总统遭军方罢黜;流亡多年后回国又当上总统。后来他的第三任妻子也当了总统,后也被军方废黜。贝隆一家这种戏剧化的政治大起大落也使“贝隆主义”更加扬名。

12年前,信奉贝隆主义的左翼领袖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当选阿根廷总统,四年任满后,他妻子克里斯蒂娜接班当上总统并连任,夫妻店开了12年。

克里斯蒂娜总统非常推崇艾薇塔,她下令把艾薇塔头像印到阿根廷的百元货币上。她不仅学艾薇塔演讲握拳头,做出强人状,还常语惊四座。例如去年阿根廷队参加足球世界杯决赛失败后,她发表演讲,说对足球没兴趣,还表明未曾看过阿根廷任何一场比赛,让足球队员和球迷们伤透心。

今年二月她作为总统对中国国事访问,期间她竟在推特上发推嘲笑中国人的西班牙语发音。虽然中国官媒封锁不报,但中国网民仍在微博等发出对她的不满与批评。克里斯蒂娜如此不顾外交礼仪和总统身份,实为白目。

在这种左翼白目总统领导下,再加上仍信奉贝隆主义,继续社会主义政策,阿根廷的经济连续衰退,去年经济增长率只有0.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明年阿根廷经济将收缩0.7%。

《商业内情》(Business Insider)结合中情局世界概况(CIA World Factbook)2014年的数据,列出了全球18个悲惨指数最高的国家,前五名是委内瑞拉,叙利亚,吉布提,阿根廷,也门。

在这种背景下,阿根廷的首都市长马克里参选总统,挑战执政党。马克里的父亲是阿根廷著名企业家和大富豪,24年前马克里曾遭绑架(12天)勒索,马父用250万美元赎回儿子。马克里也经商,并为阿根廷青年足球俱乐部主席。足球是阿根廷人的最爱,马克里也成为名人。

通过家族经商和自身经验,毕业于美国沃顿商学院的马克里成为西方自由经济的信奉者,也自然成为“贝隆主义”等社会主义政策的反对和挑战者。他很早就投身政界,创办政党,出任议员,后高票当选阿根廷首都市长并连任。

在这次总统初选时,阿根廷的五家主要电视台等,都唱衰马克里,认为执政党候选人一定赢。但选举结果,马克里只落后不到一个百分点。由于所有参选人都没过半,按规定第二轮再选,这次马克里让媒体再跌眼镜,成为赢家,因为他的推崇市场经济的政策理念得到中产阶级、商界以及寻求变革的民众的欢迎。

今年56岁的马克里出任总统后,阿根廷在经济上明显将向右转,因为他要改变上届政府的控制外汇、农业重税、限制进口、高福利等左翼政策,实行减税,削减赤字,平衡预算,开放投资领域等自由经济政策,并将很快取消政府对商品价格的控制。目前阿根廷超市上有四百多种食品商品的价格都是由政府(而不是厂家)制定的。

马克里政府在经济上不仅会向美欧等开放市场,同时在外交上,也将改变上届左翼政府倾斜委内瑞拉、伊朗等,疏远甚至反对美国的政策,而重走亲美之路,支持美国力倡的“美洲自由贸易区”;会远离拉美反美小霸王查韦斯的接班人掌权的委内瑞拉。马克里曾公开批评委内瑞拉的人权纪录。

作为拉美第三大经济体,也是左翼重镇的阿根廷,这次右派获胜的变天,很可能影响下个月(12月6日)委内瑞拉的国会选举,激励该国的改革派和右倾选民,把热衷反美、社会主义的查韦斯党选掉,让委国也发生阿根廷这种变化。如果成真,那将对整个南美的政治版图产生重大影响。

过去多年以来,美洲多数国家都被左倾势力主导,亲美和倾向市场经济的只有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巴拿马、巴拉圭等少数国家。当年亲苏联、热衷马克思的智利阿连德政权被推翻后,虽然经过皮诺切特将军(Pinochet)16年的强人政治,最后左派反弹,导致长达19年的四届左翼政府。五年前右翼候选人、自由经济学家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击败左翼对手而当选总统。但由于法律规定总统任期只有一届(隔届还可再选),在前年底的大选中,被称为“智利大妈”的前任左派女总统巴切莱特又卷土重来(当选总统)。由此可见在南美以至整个拉美地区,推崇自由经济的保守派当选执政是多么困难。

在南美大国巴西(人口两亿多),左派总统卢拉任满后,钦定他的总统办公厅主任罗塞夫女士为接班人。在卢拉及左派媒体的造势下,罗塞夫当选总统。四年届满时,虽然巴西经济滞缓,反对声势高涨,但罗塞夫仍靠左派啦啦队的鸣锣开道而在去年八月连任总统。

罗赛夫带领的工人党(Workers Party)执政以来,巴西经济持续恶化,政府贪腐案件更为增加。据巴西中央银行预测,巴西今年(2015)的经济将出现1.8%负成长,美元汇率会创下12年新高。今年八月,巴西爆发最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游行,要求罗塞夫下台。目前罗塞夫的民调不仅跌至该国历史新低,只有8%,而且也排在全球民选领导人最低,第二低是台湾的马英九总统(9%),第三低是法国无能总统奥朗德(12%)。

巴西示威民众高举的标语写着:Less Marx, More Mises(少点马克思,多点米塞斯),即表达强烈的反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希望更多的奥地利自由经济派鼻祖米塞斯主张的市场经济。

从阿根廷的贝隆主义被终结,到巴西街头呼唤米塞斯自由经济的口号可以看出,虽然南美以至整个拉美地区由于天主教盛行,穷人多,有长期的贫穷历史,但由于今天进入网络时代,左派知识精英垄断媒体和信息的局面被打破,社会主义思潮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贝隆主义等所有变种的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都将会被终结,米塞斯的市场经济思想(其实质是尊重人的权利和自由,而不是政府主导一切)将进入拉美,拉动整个美洲走向繁荣、富有和个体的强大。

艾薇塔去世后,凭借传记音乐片,那句“阿根廷别为我哭泣”甚为流行。但在艾薇塔热衷的社会主义左翼政策下,该国的贫穷落后才是应该被哭泣的。而这次大选结果,可能才真是“阿根廷不再哭泣”的历史起点。

2015年11月23日(阿根廷大选次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