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从马习会看台湾的「自虐」与「他虐」

苏起

 

11月7日在新加坡举行的马习会绝对是近年国际最大的盛事之一。据了解,将近200家媒体、600多位记者现身会场,其中1/3是国际媒体,2/3是两岸及港澳媒体。马习两手互握的相片登上大多数各国文字与电子媒体的重要版面,不但让台湾难得地在国际社会露脸,而且得到非常正面的评价。

但回到国内,大多数报导与评论好像仍然陷入政党恶斗的窠臼,以明年大选为取向,而不是超越政党而以国家利益为取向。为什么台湾与国际的看法会差得这么远?

笔者以为最根本的原因是台湾孤立太久了,以致于今天许多人根本不知道,甚至不在乎外界怎么变、怎么想,凡事「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起先我们的孤立是外面强逼的,但后来慢慢变成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圈起来,不看、不听、不想、不理。换句话说,既有「他虐」,也有「自虐」。

的确,自1971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及其相关组织以来,台湾就陷入严重的外交孤立。最低潮时我们只有21个邦交国与极少的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会籍。李登辉总统执政前半期的「务实外交」及马英九总统的「活路外交」,总算让台湾的国际空间稍微扩充,但也十分有限。这就使得我们的政府与民间愈来愈往内看,愈来愈像寓言故事里的「井底之蛙」。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蕊在卸职前骄傲地透露,她在四年任内曾访问了一百个国家,包括中国大陆的所有邻国。笔者曾在欧洲举行的一次国际会议上亲耳听到德国外交部长说,他仅仅在任两年就已经访问了一百个国家。这对我们中华民国的外交部长来说,绝对是不可能的任务。

比双边关系更糟的是多边国际组织的参与。早年外交界的先进多多少少还有参与国际组织会议或活动的经验。最近几十年由于全球化的缘故,国际组织愈来愈多,所讨论的题目也越来越庞杂,每天不知有多少国际活动在进行。但台湾绝大多数涉外的高层官员,包括笔者在内,都没有类似的历练。这种孤立使得台湾近几十年与国际社会的关系愈来愈疏离。在各种国际规则(譬如1982年的海洋法)纷纷进行大翻修的时代,台湾完全成为旁观者。不管国际规范怎么制订或修订,我们只能照单全收(taker),不依规范行事还要受罚。我们从来不是这些新规范的制定者(maker),甚至不是参与影响者(shaper)。

照说碰到这种情况,本来台湾可以凝聚内部力量,在国际上务实地多交朋友少树敌,逢山开路,遇水搭桥,逐步累积自己的资源与信用。以国际空间如此之大,只要我们努力,一定会有一席之地。即使碰到像北京这样强大的对手,也可以靠智慧与耐心「求同存异」,积极寻找互利互惠的可能。李马两位总统不都已证明这是可以做到的?

可惜台湾后来却是自己把自己孤立起来。这个起点大概是台湾的民主化。自1990年代初期,政治精英开始不分党派地疯狂投入权力的争夺战。频繁的选举与「胜者全拿」的游戏规则迫使他们经年累月只专注于国内选票的经营,每天只知跟着民调跑,或「看媒体治国」,而忽视国家长远利益的设计及追求,更不肯花心思在没有选票的涉外问题上。有时为了彰显台湾的「主体性」,还故意展现「横眉冷对千夫指」而不惧的气概。

部分媒体「愚民」的作用与政党一样大。民主化后的媒体曾经大致实践了当初民主的理想,满足了民众「知的权利」。但曾几何时一些媒体却堕落成国人心灵的乱源,让他们只知道眼皮底下鸡毛蒜皮的小事,完全无视攸关国家前途、人民幸福的大事。更糟的是,它们还忘了媒体应该在国内的政治游戏中维持一定的客观性与中立性;评论可以有色彩,但报导却应该客观。在这样煽色腥的媒体大环境里,最常被牺牲的就是国外的新闻。久而久之,民众根本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千变万化。

所以台湾今天的孤立是「他虐」加上「自虐」的结果。只批判「他虐」而不寻求问题的适当解决,不但不会缓和孤立,反而徒然强化「自虐」。笔者以为,缓和孤立的关键还系于沟通的有无,其中包括内部及外部的沟通。

内部的关键又在前述的政党与媒体的手上。因为任何民主社会都靠「政党」与「媒体」来整合民众不同的意见,最后才由行政及立法部门决策与执行。但今天台湾的政党早已沦落成选举的机器与斗争的工具。部分媒体也堕落成政争的打手与商业的俘虏。两者都没有发挥它们应有的整合民意的功能。所以台湾民众尽管高兴且骄傲地自由发表意见,但他们的意见事实上极少被整合成可以解决问题的方案。

譬如,大家都知道两岸关系重要,但这些年来,大陆政策永远只是政党斗争中的政治皮球。相关歧见不只政党间始终没有讨论,甚至连政党内部都没有整合。不只没有整合,似乎连努力整合的迹象都看不到。难道大陆政策在党内及两党之间的距离竟然遥远到没有任何妥协合作的空间?内部分裂至此,如何进行外部的沟通?

两岸的距离原本比台湾内部更远。但事实证明,事在人为;不是不能,而是不为。李登辉时期的「一中各表」及马英九时期的「九二共识」为遥远的两岸搭起了沟通的桥梁。原来只能透过海基会与海协会的「白手套」来握手,现在不只进展到部会首长的见面,还提升到马习两位最高领导人的面谈。这是台湾孤立最大的突破,是「他虐」降低的一大步。令人遗憾的是,台湾好像还是陷于(甚至享受)「自虐」而不自知。

明年如果两岸的既有桥梁被切断,又没搭起新桥,两岸难得顺畅的沟通就会中止。眼看现在各国普遍与大陆积极沟通往来,到时候台湾恐将不只是「他虐」而且是「他们虐」。真不知仍忙于「自虐」的政治人物及媒体是否已虑及于此?

(本文作者为台北论坛基金会董事长、国安会前秘书长)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